LV. 23
GP 948

RE:【其他】大航海的小說-世界(第九部份)

樓主 Tony jusco123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當時雙方的分歧是甚麼呢?

小說主線第六百八十七回       (第九部份)
第三十二回 家族戰爭(一)

1735年10月18日 雨 上午十一時三十分 英國 蘇格蘭愛丁堡 事務大臣官邸 書房

喬治·卡文迪許說了自己的想法後,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就對凱莉·西斯拉凱莉,你知道這個家族最貴重的資產是甚麼嗎?不是錢,也不是爵位或家族的名,而是信用。誰也知道,大洋商行和英華美銀行是因為當年幫助各國戰勝荷蘭的金融霸權,因而獲得這一切,所以當年跟各國有協議,一定不會干涉政治,如今有人違反協議,各國政府也可以不用再遵守協議,故現在真的需要重拾大家的信任。」
喬治·卡文迪許問吉瑪,你是否已經想到甚麼辦法呢?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喬治,我聽了你的提議後的確有個想法,只是這不過是個初步的構思,具體的細節還未想到。」
喬治·卡文迪許再問「那麼你有甚麼辦法呢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喬治,我打算效學祖母在當年的方法,利用這次戰爭再次賺錢,然後利用這筆錢作為籌碼。」
凱莉·西斯拉問「夫人,你應該知道現在是戰爭期間,一旦衝擊金融市場的話,政府一定會動用全國的行政力量對付你,你怎樣應付呀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這次不會在倫敦交易所打這場仗,因為這一次的戰爭會在歐洲大陸進行,英國只會反映戰況,所以英國政府是不能干預。」

喬治·卡文迪許問吉瑪,這事需要我幫忙嗎?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喬治,你千萬不要參與其中。你是大不列顛王國的臣民和官員,怎能參與一個危害自己的君主統治國家的事呢?你只要假裝不知情便行。」
凱莉·西斯拉問「夫人,你打算怎樣做呢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凱莉,你現在立刻發信聯絡法國的第四代呂伊內公爵查理·菲利普-阿爾伯特閣下、克里米亞汗國第二代塔甘羅格公爵蘇萊·奧斯曼閣下,以及法蘭西王國的阿卡迪亞公爵亨利·德·路易斯·波旁閣下,請他們可以實踐之前的承諾,幫助我打這場毫無勝算的戰爭。」
凱莉·西斯拉說「謹遵夫人吩咐。

凱莉·西斯拉按照她的吩咐,先後發信給法國的第四代呂伊內公爵查理·菲利普-阿爾伯特、克里米亞汗國第二代塔甘羅格公爵蘇萊·奧斯曼,以及法蘭西王國的阿卡迪亞公爵亨利·德·路易斯·波旁,可是三人需要做甚麼事,連凱莉·西斯拉自己都不知道,而且書信送出後也沒有任何回音,更沒有發現他們身處的地方和國家有任何大事發生,故她和喬治·卡文迪許都對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所做的感到懷疑

轉眼便到了1736年的7月。這時候的歐洲大陸已經回復平靜,由於西班牙帝國、葡萄牙帝國和法國已經先後退出戰爭,加上俄國、奧地利帝國、薩克森和一些波蘭立陶宛聯邦的親俄奧貴族的聯軍不斷報捷,單憑瑞典和支持斯坦尼斯瓦夫·萊什琴斯波蘭立陶宛聯邦貴族組成了吉科夫聯邦軍隊根本無力招架,結果斯坦尼斯瓦夫·萊什琴斯基和效忠他的軍隊被逼死守但澤,只能依靠英國海軍運輸有限的物資維持但澤的生存。

不過這一切都需要資金,偏偏斯坦尼斯瓦夫·萊什琴斯基就是沒有錢,只能依靠三位金主:他的法國國王女婿路易十五、瑞典的第四代奧勒岡大公伯文·馬拉泰斯塔和英國政府的資金援助,使他可以繼續跟敵人作戰。當然,真正的金主只有瑞典的第四代奧勒岡大公伯文·馬拉泰斯塔,路易十五和英國政府不過是給予微薄的金錢支持,或是一些貸款給他購買軍用物資和支付軍餉,而且累積的金額更是不斷增多。根據一名曾經加入吉科夫聯邦的什拉赫塔的記錄,從1733年10月至1736年5月的戰爭期間,支持斯坦尼斯瓦夫·萊什琴斯基的吉科夫聯邦,一共獲得七百八十多萬威尼斯達克幣的軍事經費補貼,另外有十七萬威尼斯達克幣用來購買生活物資;至於馬拉泰斯塔家族的財務記錄則顯示,伯文·馬拉泰斯塔在這場戰爭裡一共花費了一千一百多萬威尼斯達克幣,幾乎把家族在這數十年間積存的財富都花掉了。

不過,馬拉泰斯塔家族花費了這麼多的錢,並沒有換取甚麼政治成果,法國、奧地利帝國、俄國和西班牙帝國早於1735年6月已經開始秘密談判,協商怎樣可以結束戰爭。四國的特使經過許多次秘密接觸後,終於在1736年8月3日簽署一份和約的草稿。薩克森選侯奧古斯特會成為波蘭立陶宛聯邦的國王,洛林公爵弗朗茨·史蒂芬會獲得托斯卡納大公國的繼承人資格,帕爾馬公·卡洛斯成為那不勒斯和西西里國王,帕爾馬公國成為奧地利帝國的直轄境土,俄國可以在波羅的海擁有自由航行權,還有獲得在波蘭立陶宛聯邦駐軍的權力,四大國餘下的只有和約的細節而已
在大國掌控的世界裡,哪邊的實力較強就是王道,這是從十六世紀末開始確立的世界主宰遊戲的重要方程式,就算英國是一個一等大國也好,總不可能同時跟法奧俄西四國抗衡,何況他們還有許多中小型國家的支持,怎樣計算都是不可能有反敗為勝的機會;就算伯文·馬拉泰斯塔這位大財主擁有富可敵國的財力也好,在這個時代也是不可能改變大局,何況他所屬的瑞典如今不過是個二等國家。

就在這段時期,梅費爾商行和奧馬卡商行的收入卻不斷增加,這跟兩間商行所參與的投資和生意有關。梅費爾商行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積極參與房地產的投資,並且購買了許多產業,這些產業散佈在荷蘭的阿姆斯特丹、丹麥的哥本哈根、波蘭立陶宛聯邦的克拉科夫和俄國的聖彼得堡等地,全是利用英華美銀行的貸款購買;同時積極利用購買俄國、奧地利帝國、葡萄牙帝國、法國和丹麥的國債,這些國家的國債剛巧因戰爭的緣故而價格低殘、息率甚高,所以吸引了梅費爾商行的投資。至於奧馬卡商行則在這段時間不斷收購俄國、奧地利帝國、丹麥、法國、西班牙帝國、葡萄牙帝國、瑞士邦聯和神聖羅馬帝國各成員國的農產品、畜產品、礦石和木材,再賣給英國和瑞典,有人估計奧馬卡商行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賺到的純利約有六百威尼斯達克幣。

隨著四個大國於1736年夏季議定了和約草稿,並且開始從邊界退兵,俄奧薩三國的軍隊終於在波蘭立陶宛聯邦各地,對吉科夫聯邦的各成員發動全面攻擊,但澤的海岸線也被俄國海軍封鎖,英國和瑞典的海軍先後被擊敗,前者是六艘三等戰列艦被擊至重傷,退到中立國普魯士王國的哥尼斯堡維修,後者更是全軍覆沒,十七艘軍艦全數被擊沉。
由於但澤的海岸線被俄國海軍封鎖,同時又被兵臨城下,故斯坦尼斯瓦夫·萊什琴斯基只好喬裝為偽裝為農民逃了出來,到了普魯士王國的哥尼斯堡再次號召波蘭立陶宛聯邦的民眾和貴族抵抗三國的軍隊。

可惜的是,三國聯軍有克里米亞汗國的哥薩克軍團的全力協助,加上吉科夫聯邦的裝備跟三國聯軍相距太大,結果他們的抵抗很快便被瓦解。到了1736年10月20日,他正式宣佈退位,瑞典和英國隨即停戰,並開始跟四個大國進行接觸。
1736年12月30日,各國在維也納談判,草擬一份正式和約。根據後來獲各國簽署確實的維也納條約的內文,薩克森選侯奧古斯特三世確認成為波蘭國王,萊什琴斯基得到洛林公國作為補償,洛林公爵弗朗茨·史蒂芬會獲得托斯卡納大公國的繼承人資格,帕爾馬公·卡洛斯成為那不勒斯和西西里國王,帕爾馬公國成為奧地利帝國的直轄境土;與此同時,瑞典需要向俄國、奧地利帝國各支付四威尼斯達克幣的戰爭賠償,英國需要向俄國和法國支付因支援瑞典的軍事行動,所以導致俄國和法國海軍軍艦受損的船艦維修費,金額為各十威尼斯達克幣。俄國獲得波羅的海建立海軍和自由航行的權利,並可以派遣軍艦停泊波蘭立陶宛聯邦的但澤。

戰爭可以結束,理論上應該值得高興。不過對瑞典、英國和馬拉泰斯塔家族而言,這就絕不是好消息。老實地說,戰爭持續了這麼久,有這麼大的損失,如今還要兩國支付賠款,他們怎可能有這筆款項呢?瑞典國內對這事當然是一片反對和憤怒,連英國國內也是一片不滿,政府受到舉國的抨擊。幸好的是,兩國都找到一個發洩的對象,那就是馬拉泰斯塔家族。俄國在維也納的談判裡再次提出,馬拉泰斯塔家族必須更換族長,即是強逼現任族長伯文·馬拉泰斯塔下臺,瑞典由於戰敗而需要支付鉅額賠款,故沒有表示反對;英國就沒有表態反對,只是要求俄國提出一個能符合各國要求的族長人選,讓各國考慮是否同意該人選,至於法奧西葡四國則同意換人。
對於由誰接任,各國都是意見分歧,英國和瑞典認為安排監察人監督族長的工作便行,法國、俄國和奧地利帝國就認為可以安排家族的長輩或其他已成年的成員出任,西班牙帝國則認為不應該貿然決定。

那麼,這個家族的事會怎樣呢

下回預告
家族的戰爭

(本故事純屬虛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