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946

RE:【其他】大航海的小說-世界(第九部份)

樓主 Tony jusco123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羅伯特·沃波爾知道國王不反對介入後,便決定同意伯文·馬拉泰斯塔的建議…

小說主線第六百八十六回       (第九部份)
第三十一回 麻煩的工作

1792年5月20日 晴   下午二時
法蘭西王國北美洲自治領 渥太華 新愛丁堡區 麗都廳 大廳

英國的霍克斯伯里男查爾斯·詹金遜問:「請問凱莉·西斯拉女士,當時新加坡女公爵有沒有答允幫忙呢?」
凱莉·西斯拉答霍克斯伯里男爵,當時夫人的確答允了他的請求,只是她僅是代為寫信給克里米亞汗國駐俄國的使館,請克里米亞汗國協助解決這事,因為那封信是夫人命我代筆,所以我知道這事。到了1735年9月3日,俄羅斯帝國的女皇安娜·伊凡諾芙娜親自寫了一封信回覆這事,她表示俄國願意把答覆期限延至1736年7月1日,也願意接受英國使用別的方式支付贖款;不過,贖款一定要全數支付,英國也必須退出戰爭,答覆期限更不會再延期。」
英國的霍克斯伯里男查爾斯·詹金遜再問:「那麼,請問當時的英國議會和政府有沒有同意俄國的要求呢?因為在我的記憶裡,議會和政府的文書記錄好像都沒有記下這事。
凱莉·西斯拉答霍克斯伯里男爵,這事沒有記在英國的官方文檔裡是很正常和合理,因為當時英國政府不想用政府的名義處理,畢竟這涉及國家的顏面,所以這事並沒有在政府的官方文檔裡記錄,而是記在奧馬卡商行的文件庫和法國王室的外交文檔。」
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喬治·奧古斯塔·腓特「請問凱莉·西斯拉女士,這件事是怎樣解決呢?真的有支付贖款嗎?
凱莉·西斯拉答「稟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贖款的確有支付,只是並非由英國政府支付,而是法國的阿卡迪亞公爵府代為支付。由法國安排一艘商船到聖彼得堡接走他們,至於軍艦則由俄國海軍押運到里加,才讓英國海軍官兵取回軍艦並離開波羅的海;不過,當俄國正式釋放人質的時候已是1740年5月,足足延遲了五年。」
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喬治·奧古斯塔·腓特立刻追問「請問凱莉·西斯拉女士,這又是甚麼的一回事呢?延誤了五年才放人!
凱莉·西斯拉答「稟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這五年的延誤不是俄國故意造成,而是大不列顛王國對俄國提出的贖款替代方案有著嚴重分歧,結果一眾人質在這五年裡都是住在俄國的聖彼得堡、一幢由奧馬卡商行擁有的物業裡,一邊工作一邊被監視。」
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喬治·奧古斯塔·腓特立刻再問「請問凱莉·西斯拉女士,當時雙方的分歧是甚麼呢?畢竟這涉及數百人的性命,絕不能輕描淡寫。
凱莉·西斯拉答「稟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這事跟馬拉泰斯塔家族和大洋商行有著重大的關係,也跟歐洲的許多上流貴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這時候,約克和奧爾巴尼公弗雷德里克·奧古斯塔斯說:「我曾經聽過父王提及,馬拉泰斯塔家族曾經出現分裂,我推斷這跟人質事件有着一定關係
凱莉·西斯拉點頭同意、說約克和奧爾巴尼公爵所說的事真的存在,並且跟這次英軍人質事件有着重大關係。要知道的是,當時的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族長是第四代奧勒岡大公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瑞典和英國先後參與這場戰爭都是因他的鼓動所致,如今俄國要求英國退出戰爭,不就是把他的助力再減少嗎?所以他利用一切方式阻止英國退出戰爭,更不惜利用大洋商行的財政力量,試圖通過僱用海盜和私掠船攻擊往來俄國的商船,逼使俄國投降。不過,他的大計並沒有成功。」
第五代黎塞留公爵阿爾芒-埃曼紐爾·索菲·迪普萊西問:「請問凱莉·西斯拉女士可否告訴我們,他的計劃為何會失敗呢?畢竟大洋商行是歐洲的主要商行,擁有鉅額資金和人脈力量,怎可能會敗給俄國呢?
凱莉·西斯拉答黎塞留公爵閣下,你應該知道各國的君主並不可怕,因為貴族和中產階層的力量更可怕,只是最可怕的是歐洲大陸的黑暗世界。在歐洲也好,亞洲也好,甚至在美洲都好,誰都不會否認黑道的力量是十分巨大,特別在商業世界和軍事世界裡,隱藏在暗處的力量是十分巨大,這事就是一個好例子。另一方面,俄國對英國拒絕支付贖款的決定是十分憤怒,本來打算殺死一眾人質,只是在俄國的許多貴族都反對這提議,認為俄國沒有這個需要,因此俄國又提出了另一個替代方案,只是這個方案立刻令各國政商界感到不安和注視。」
第五代黎塞留公爵阿爾芒-埃曼紐爾·索菲·迪普萊西再問:「請問是甚麼方案呢?
凱莉·西斯拉答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族長必須換人。」

1735年10月18日 雨 上午十一時 英國 蘇格蘭愛丁堡 事務大臣官邸 書房

在愛丁堡的聖吉爾斯街,即後來的王子街,有一幢毫不起眼的磚牆公寓,木門牌上刻了「蘇格蘭事務大臣官邸」的英文字句。在官邸裡,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正在愁眉苦臉地閱覽着一封用德文書寫的信,在她身旁的凱莉·西斯拉和女侍衛蘇非亞望見她的表情,兩人都惟恐自己招徠麻煩,故一起不敢說話。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閱覽信件完畢後,就放下這張寫得密密麻麻的信紙,然後嘆了一口氣、說「真是萬萬想不到,這個馬拉泰斯塔家族的好日子轉眼就過去了。」
凱莉·西斯拉勸導她、說「夫人,你已經嫁給老爺,而且剛剛證實懷有身孕,你就不要再憂心忡忡啦,保重自己的身體吧。」
她回應說凱莉,有時候我是很羨慕你們,最少你們不用為家族的名譽而苦惱。」
女侍衛蘇非亞問「請問夫人,發生了甚麼事呢?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俄國向歐洲各國發出公告,若要俄國釋放被扣押的英國官兵和軍艦,英國卻拒絕支付贖款的話,替代的條件就是必須安排另一名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成員接管馬拉泰斯塔家族,而且替代人絕不能是現任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族長的子女或兄弟,或是由馬拉泰斯塔家族代為支付五百萬威尼斯達克幣的贖款。如今奧地利帝國的哈布斯堡家族已聯絡克里米亞汗國的奧斯曼家族、法國的維勒魯瓦家族、孔代家族、吉斯家族、鄂圖曼帝國的阿齊茲家族、波蘭立陶宛聯邦的權貴薩佩哈家族、拉齊維烏家族和神聖羅馬帝國的紹姆堡-利珀家族,準備聯合起來逼宮。這封信就是巴登-巴登藩侯路德維希·格奧爾格·西姆佩特閣下寫來的信件,希望我可以勸告我的兄長盡快表態,免得家族的情況變得更惡劣。
凱莉·西斯拉說路德維希·格奧爾格·西姆佩特閣下所言的雖有道理,但是他並不知道夫人的兄長們全都對這個家族的事業沒有興趣,寧願做大學教授、醫生、軍人、會計師和廚師,就是沒有一人願意做生意。」
女侍衛蘇非亞問「夫人,你不是打算重新跳進這個麻煩的深潭嗎?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這就是上流社會的既定悲哀生活,雖然我自己是不想參與,但是我沒有選擇的餘地。」

這個時候,喬治·卡文迪許雙手捧着木盤和茶具進入書房,身後的侍女的臉上帶著歉疚的樣子,誰都想到他是搶了侍女的工作。
他放下木盤和茶具後對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說吉瑪,雖然我不是出生在一個商業家族,可是我自己都是一名貴族的後代,也許可以理解你的心裡的擔憂和不安。縱然我不知道接下來會有甚麼事,可是我一定會支持你,不用擔心這個家的事,只管做你想做的事,放心做吧。」
女侍衛蘇非亞立刻用一種羨慕的眼光望着他、歡欣地說「老爺這麼愛護夫人,真是一名好丈夫呀。
凱莉·西斯拉卻對他不悅地說老爺,你要知道夫人已有身孕、不宜操勞和憂心忡忡,你還要刺激她,很不負責任呀。」
喬治·卡文迪許一副無辜的樣子回應她、說凱莉,我可以勸阻她嗎?既然我是勸阻不了的話,不如讓她放心去做吧。」
凱莉·西斯拉問「那麼,老爺有甚麼高見呢?
喬治·卡文迪許一副無辜的樣子回應她、說我從沒有參與商貿的事,怎會有高見呀?我只是想,若是俄國有這種想法的話,這代表有不少國家已經對馬拉泰斯塔家族干涉政治,甚至鼓動戰爭的事十分不滿,如今可以做的事一定不是直接參與,而是修補關係。你們應該明白,歐洲的上流社會對承諾是十分重視,因此最需要的就是讓大家知道,問題是有人不守信,而不是現在直接介入。」
凱莉·西斯拉問「老爺,你可以說得簡單點呀?
喬治·卡文迪許答收買人心。」

下回預告
家族的戰爭

(本故事純屬虛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