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945

RE:【其他】大航海的小說-世界(第九部份)

樓主 Tony jusco123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蘇格蘭有這些新事,當然會對經濟有支持作用

小說主線第六百八十五回       (第九部份)
第三十回 蘇格蘭的生活(三)

在蘇格蘭,牛和羊都是很容易看見,特別在城郊和農村就更容易見到。由於英格蘭的圈地運動日益嚴重,而且工商業也日漸興旺,令城鎮和農村之間的貧富差距不斷擴大,不少農村的年青人漸漸走到城鎮居住和工作,農村的居民便不斷減少。

面對這種情況,喬治·卡文迪許本來打算通過法律方式阻止,可是他的妻子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卻對他表明這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工廠和商行可以支付的薪酬一定較務農的人所賺取的多,而人的貪慾和生活需求給予的壓力是不可能阻止,所以她認為他應該想辦法減輕民眾的生活負擔,或是協助務農的民眾增加收入。
由於這個提議,故他隨即開展一項對蘇格蘭影響深遠的工作,就是向外推廣本地的產品。蘇格蘭的商人當然對他的想法是十分支持,並且立刻提出一些本土生產的產品值得推銷,包括威士忌、高地牛、安格斯牛、本地所出產的泥炭,另外他們也推薦生產亞麻布、繩索、帆布、革、朗姆酒和啤酒。

作為蘇格蘭事務大臣,他當然會全力支持,並且簽署了行政命令,先後同意對蘇格蘭生產的威士忌、朗姆酒、啤酒、亞麻布、繩索和帆布給予稅項寬免,對農產品和畜產品則通過推廣蘇格蘭的飲食文化、鼓勵本地的民眾購買本地產品,還有向各國船隻的倉管提議採購蘇格蘭的食物作為補給品,讓更多人認識和採購蘇格蘭的產品。

縱然他的任期只有六年,可是在他擔任這份公職期間,蘇格蘭的貴族、氏族、學者、商人、政客和軍人都沒有輕視他。他不僅沒有被輕視,在這五年多的時間裡更漸漸獲得他們的尊重和重視,更成功團結了一群有識之士為蘇格蘭的未來而努力,最終對英國的政壇、工商界和科學作出各種貢獻。

當然,在他們於蘇格蘭服務的日子裡,英國的政治環境都在轉變。由於波蘭立陶宛聯邦的王位繼承戰爭,歐洲大陸的不少國家都先後參與戰爭裡,中立的國家不斷減少,英國作為中立國,英國國內的黨派對這也是意見分歧,羅伯特·沃波爾的輝格黨黨員對於歐洲大陸的事本是漠不關心,可是在馬拉泰斯塔家族第三代掌舵人伯文·馬拉泰斯塔的重金遊說,大多已變為支持參與戰爭,並加入瑞典一方。不過,在野的托利黨和那些反對第一財政大羅伯特·沃波爾的輝格黨黨員則是堅決反對,反對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英國的財政不可能支持一場大規模戰爭。
當然,在野的托利黨和那些反對第一財政大羅伯特·沃波爾的輝格黨黨員的議席太少,執政的仍然逾半數,他們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對上議院的貴族和議員而言,他們的態度相對明確,就是堅決反對。國王呢?國王喬治二世對這事也感興趣,畢竟他也是不倫瑞克-呂訥堡選侯選帝侯,故對歐洲大陸的事感到興趣也是合理,因此受伯文·馬拉泰斯塔通過多方遊說影響,終於向第一財政大羅伯特·沃波爾表達了自己的想法:若不用大不列顛王國的名義介入這事,他不會反對第一財政大臣提出的建議
羅伯特·沃波爾知道國王不反對介入後,便決定同意伯文·馬拉泰斯塔的建議,派遣大不列顛王國的皇家海軍偽裝為瑞典海軍,支援瑞典的軍事行動,並且派遣特使前往波蘭立陶宛聯邦的但澤,表示大不列顛王國同情瑞典支持的斯坦尼斯瓦夫·萊什琴斯基

英國的這個舉動,當然是激起連串反彈。縱然瑞典、法國、西班牙帝國和葡萄牙帝國是參與戰爭,還有薩伏伊王國的協助,可是英國的介入立刻激起歐洲大陸的不少國家的反彈,丹麥、荷蘭和神聖羅馬帝國的一眾邦國開始同情或支持俄奧薩三國聯盟,甚至克里米亞汗國和拉古薩共和國也表示會接受奧地利帝國的要求,派遣傭兵支援奧地利帝國。
結果,戰爭發展開始向法瑞西葡陣營不利,本西班牙帝國是輕易地服了那不勒斯和西西里兩個王國,法國和薩伏伊王國的軍隊也在1734年9月19於意大利北部的瓜斯達拉戰役獲勝。不過,這已是他們在這場戰爭的最大優勢時段。

隨著克里米亞汗國的三萬傭兵抵達意大利半島,並於1734年9月29日在威尼斯共和國西南邊的菲拉拉附近重創法國陸軍,奧地利帝國、拉古薩共和國和克里米亞汗國的五萬大軍又成功登陸並攻下西西里王國的巴里,更在當地的貴族和部份武裝力量支援裡,於1734年的10月和11月先後反攻西西里王國各地,結果到了1734年11月下旬,西班牙帝國的軍隊已經被逼退守拿波里,其餘土地則被收復。
西班牙帝國對於這種情況當然不安和擔憂,故立刻安排特使跟奧地利帝國議和,最終西奧兩國於1734年12月1日簽署停火協議,奧地利帝國同意西班牙國王腓力五世第二次婚姻所生的兒帕爾馬公卡洛斯成為那不勒斯兼西西里國王,西班牙帝國則立刻退出戰爭並不得再支援法國、瑞典和斯坦尼斯瓦夫·萊什琴斯基,西班牙帝國也要確保開放國內的運輸業、工商業、金融業、農業和酒店業市場,容許奧地利帝國商人和貴族投資,並且支付一千金衡磅的黃金作為對奧地利帝國的補償金。
西班牙帝國退出後,葡萄牙帝國也在1734年12月20日跟奧地利帝國簽署停火協議,由於雙方並沒有大規模的戰事衝突,故雙方是直接停止交戰,直到正式的和約簽署後便會恢復正常外交關係。

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先後退出戰爭後,法國也立刻跟奧地利帝國進行秘密談判。由於法國和薩伏伊王國的軍隊於菲拉拉被重創,導致意大利北部的防線出現不穩,加上荷蘭、巴伐利亞公國和丹麥向法國表明若在1735年3月31日前仍舊派遣軍隊支持斯坦尼斯瓦夫·萊什琴斯基的話,將會支援奧地利帝國的軍事行動,故法國也不敢叫價太高,並同意不再通過實質參與戰爭的方式支持斯坦尼斯瓦夫·萊什琴斯基,換取奧地利帝國的軍隊不會攻入薩伏伊王國和法國本土。法奧兩國於1735年2月3日簽署了停火協議,並且繼續進行秘密談判,希望達成最後的正式和約。

這個時候,英國立刻陷入一個尷尬的局面。一方面要面對奧地利帝國、俄國、薩克森的聯軍及歐洲大陸的不滿,自己只有瑞典這個虛弱的盟友作支援,另一方面要應付歐洲對英國的貿易政策立場再次轉變的問題,還要處理國債急速增加的問題。英格蘭銀行於1735年4月首次就英國國債問題向羅伯特·沃波爾提出警告,表示英國的財政實在難以應付不斷增加的開支,而且走私避稅的問題嚴重,要求政府先行穩定財政收入和控制開支。羅伯特·沃波爾就此提議增加琴酒等烈酒的稅率,又要求各地的市政廳必須全力打擊走私逃稅的問題,最終招徠惡果。

1735年7月,有波羅的海的商船傳來壞消息。7月13日,一艘來自盧貝的商船,把一封奧馬卡商行的盧貝克分行的書信送到倫敦,信裡表示有三艘屬於英國皇家海軍的四等戰列艦在波羅的海被俄國私掠船團偷襲,三艘軍艦的官兵因寡不敵眾而被逼投降,如今軍艦已被俄國海軍扣押,官兵則被俄國海軍押往俄國,只是俄國認為英國只是蒙騙,所以委託奧馬卡商行的盧貝克分行把俄國的要求告知英國政府。俄國要求英國退出戰爭,並向俄國支付二百金衡磅的黃金作為贖款;若在10月1日前拒絕接受,所有英國戰俘一律會被送往西伯利亞開荒。
英國政府對這當然是大為震怒,畢竟英國皇家海軍在這十數年間已經不斷強化裝備,又建造新軍艦,如今竟然會被俄國私掠船團逼降,這要英國人情何以堪呢?這事很快便傳遍下議院和上議院,上議院的反應已經較為冷靜,就是要求第一財政大臣羅伯特·沃波爾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皇家海軍的軍備是否不足應付外國的挑戰;下議院的反應就十分激動,除了要求政府解釋為何會介入,也要求政府強硬回應,絕不能向外國屈服。

英國下議院於1735年7月18日舉行緊急會議,三讀通過一項強硬的聲明,要求第一財政大臣向俄國發出最後通牒,若在101日前拒絕無條件釋放大不列顛王國的官兵,就要接受大不列顛王國的怒火。不過,誰都知道皇家海軍怎可能有這麼多的軍艦呢?更麻煩的是,俄國現在是用「攻擊瑞典海軍」的名義俘虜英國海軍官兵和軍艦,可是為何英國軍艦和官兵會出現在波羅的海的戰場呢?這一點是難以解釋。
面對這個兩難的局面,第一財政大臣羅伯特·沃波爾只好一方面要求俄國放人放船,另一方面卻要暫停派遣皇家海軍支援瑞典的軍事行動,只安排英國軍艦運送軍事物資到瑞典的哥特。他當然明白俄國並不是小國,對大不列顛王國的要求一定不會無條件接受,可是支付贖款的話又會損害大不列顛的面子,故他如今做的就是找尋中間人,通過這位中間人跟俄國談判,希望俄國可以釋放人質和軍艦。

最終,他想到請求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幫忙,畢竟她一方面是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成員,她的母親又是第一任克里米亞汗國塔甘羅格公爵的女兒,而且她跟法國、奧地利和俄國的上層的關係較好,最少一定較英國駐三國的領事為佳,故通過她跟俄國談判,應該較英國直接跟俄國談判容易。那麼,她願意嗎?

下回預告
一個較難處理的要求

(本故事純屬虛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