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939

RE:【其他】大航海的小說-世界(第九部份)

樓主 Tony jusco123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你還記得在1731年的經濟危機後開始的事嗎?…

小說主線第六百八十一回        (第九部份)
第二十六回 很繁忙

1733年10月31日陰   上午十時
英國 倫敦 聖詹姆士區聖詹姆士廣場13號 客廳

這幢剛剛成為卡文迪許夫婦的家的建築物,這個早上有一輛馬車駛到門外。馬車停下來後,有一名身穿絲綢半長袍的中年男子趕快下車,然後立刻叩門。
凱莉·西斯拉走到大門附近,悄悄地撥開窗簾望向窗外,看見這名中年男子手持一份文件、神情好像有點緊張,就走到大門那裡、隔着木門問他、說請問你是誰嗎?有甚麼事呢?若只是送信的話,請你放在門口便行。」
他答我是英華美銀行倫敦分行的利奧波·沃伯格,按上級的吩咐帶來文件拜會卡文迪許夫人,並盡力解答夫人提出的問題。」(註:這是虛構人物的虛構情節。)
凱莉·西斯拉便對他說「請沃伯格先生稍後片刻,我現在請示夫人。」
他回應說「感謝。」

過了片刻,凱莉·西斯拉便開門請他進來,並帶他到了客廳。在場的不僅有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還有兩位長者。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微笑地對他沃伯格先生請坐。我為你介紹這兩位在席者,他們是克里米亞汗國第二代塔甘羅格公爵蘇萊·奧斯曼閣下,以及法蘭西王國的阿卡迪亞公爵亨利·德·路易斯·波旁閣下。(註:這是兩個虛構人物的虛構設定。)
利奧波·沃伯格恭敬地向各人問好、「向兩位尊貴的公爵閣下問好,願你們平安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沃伯格先生,勞煩你把我需要閱覽的文件交給我」他隨即把文件交給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
她仔細地閱讀文件上的記錄,她一邊閱覽、一邊低聲地吩咐凱莉·西斯拉記錄下來。過了約半個小時後,她終於打破客廳的沉默氣氛、說沃伯格先生,有些問題我想請教你,希望你可以解答我的疑惑
利奧波·沃伯「我會盡力而為
她問「請問沃伯格先生,你自己有否先行閱覽這些文件的內文嗎?
利奧波·沃伯格答「回稟夫人,沒有
她又問「請問沃伯格先生,你可否解釋為何英華美銀行的倫敦分行,會接受大洋商行的波蘭立陶宛聯邦的華沙分行的免息貸款申請,卻不用大洋商行的華沙分行給予抵押品呢?大洋商行的華沙分行至今已經向英華美銀行借了三萬威尼斯達克幣。
他答「回稟夫人,這是分行行長的吩咐,我跟其他同事並不知情;至於答允批出貸款的是分行行長古德哈特先生,我們是無權阻止
她再問「請問沃伯格先生,你認為倫敦分行的現款是否足以應付存戶的提款要求嗎?
他答「回稟夫人,這是銀行的機密,請恕我不能回答
她聽了後便對他說沃伯格先生,感謝你前來解答我的疑問,你可以回去工作」他隨即由凱莉·西斯拉送他離開。

凱莉·西斯拉送走利奧波·沃伯格後便回到客廳,立刻聽見在客廳裡的三人已在談及英華美銀行的事。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問「請問奧斯曼舅舅,你認為這事該怎麼辦呀?這個不是小數目呀。
克里米亞汗國第二代塔甘羅格公爵蘇萊·奧斯曼答吉瑪,你冷靜點。你現在已經嫁給喬治,不再是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成員,有甚麼資格介入這事呀?再說,他都說了這是家族的掌舵人的決定,做下屬的就只能遵行、不容反對,你責罵他也是無補於事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不滿地說「這是祖母的心血,也是留給家族最重要的禮物,我們怎能眼睜睜看著它要面臨倒閉呀!
法蘭西王國的阿卡迪亞公爵亨利·德·路易斯·波旁閣下對她說吉瑪,我今年已經六十歲了,跟你的父母和祖母都有一點交情,看見你對自己的家族如此重視,雖然我同意這是好的,但是你也要明白,做每一件事都需要知道自己有甚麼本錢跟別人對抗或談判,那怕你是找一份工作也好,沒有相關的技能也是沒有用。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問阿卡迪亞公爵閣下,你的意思是我現在沒有本錢跟他談判、對嗎?
法蘭西王國的阿卡迪亞公爵亨利·德·路易斯·波旁閣下答吉瑪,正如你的舅舅所言,你已經嫁給喬治,已是卡文迪許家族的成員;從現在的身份而言,你真的沒有不滿或反對的資格。不過,你自己有沒有想過,除了自己的家族身份外,還有誰可以幫助你完成這事呀?要記得一件事,就是世上不僅只有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成員才能處理馬拉泰斯塔家族的事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問阿卡迪亞公爵閣下,你是指我要找尋外援嗎?
法蘭西王國的阿卡迪亞公爵亨利·德·路易斯·波旁閣下說吉瑪你果然是個聰明人,我簡單地提醒便明白我的意思。你要怎麼辦,那是你的問題,我們幫不了甚麼,只是我們可以給你一個忠告,大洋商行是不可能滿足所有人的要求,可是你的祖母當天的確是答允會投資各國,並如實地在各國納稅,你可以從這點著手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聽見後就沉思片刻,然後對凱莉·西斯拉說凱莉,你立刻替我找尋一封信,就是跟奧地利帝國發行新國債有關的那封信
凱莉·西斯拉說「稟夫人,那封信在昨晚已經被你棄掉了,今早倒垃圾時已經送走
克里米亞汗國第二代塔甘羅格公爵蘇萊·奧斯曼問吉瑪,你認為奧地利帝國這次派兵援助俄國和薩克森選帝侯,勝算有多大呢?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我認為俄奧薩三國應該可以獲勝,只是不會獲得大勝,最大可能是慘勝,而且奧地利帝國應該會損失不少。
克里米亞汗國第二代塔甘羅格公爵蘇萊·奧斯曼說吉瑪,若你估計的真的實現,那麼你就應該支持俄奧薩三國的陣營,而且要在三國的心裡種下友善的種子。要記住,貴族的圈子對恩怨情仇是十分看重,不要隨意跟別人積怨。

當天下午,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親自前往奧地利帝國駐英國倫敦的領事館,向領事表示她願意購買約等值一萬威尼斯達克的奧地利帝國十年期國債,並委託領事送信給奧地利帝國國王查理六世,表明她願意繼續支持奧地利的經濟發展。除了購買奧地利帝國的國債,她還委託俄羅斯帝國、西班牙帝國和法國駐英國倫敦的領事館,向三國的領事表明她對三國的十年期國債很有興趣。

另一方面,她繼續努力經營梅費爾商行,通過向巴克萊銀行貸款一千萬英鎊,在倫敦周邊地區興建更多公寓,同時開辦一些房租較低廉的旅館,讓更多民眾可以通過驛馬車服務往來各地,促進英國各地的運輸業、工商業和酒店業發展,順便降低失業率。她更向英國財政部和國王提出申請,請求他們同意梅費爾商行可以購買蘇格蘭銀行和蘇格蘭皇家銀行的總發行股份數量的各四分一,財政部於1733年11月28日批准了這兩項申請,國王也在同日御准了這兩項申請。

在1733年12月18日,瑞典答允派兵介入波蘭立陶宛聯邦的王位繼承戰爭,聲援法國擁立斯坦尼斯瓦夫一世的軍事行動。俄國、奧地利帝國、薩克森選帝侯隨即對瑞典宣戰,不過誰也沒有想到的是,本來是中立的奧地利帝國藩屬國克里米亞汗國,竟然跟另一個奧地利帝國藩屬國拉古薩共和國,還有神聖羅馬帝國的巴伐利亞公國、巴登-巴登藩侯、符騰堡公國、梅克倫堡家族的各邦國、盧森堡公國和利珀親王國一起對瑞典宣戰,縱然法國和西班牙帝國獲得鄂圖曼帝國的支援,並在那不勒斯王國的戰事取得大勝,可是從外交形勢而言,情況絕不樂觀。

在這個冬季,縱然英國沒有參與波蘭立陶宛聯邦的王位繼承戰爭,可是英國的政局仍舊不太樂觀。首相羅伯特·沃波爾在1733年提出更改徵收煙酒稅的徵稅方法,縱然他最終撤回草案,可是他的民望已經下跌不少,就算他領導的派系和所屬的輝格黨可以在快將舉行的選舉裡保住下議院的控制權也好,預料優勢也會被削弱。
不過,相對1731年的困境而言,經過兩年的努力,英國的政局和經濟環境已有一些改善,最少上議院已甚少跟下議院出現針鋒相對的局面,因為下議院掌控了大部份的實權,上議院也專注扶貧和降低失業率的問題,所以彼此沒有衝突。這時候的上議院,由於擁有一定比例的俗職議員是民選產生,而且蘇格蘭、威爾斯、愛爾蘭和英國的殖民地都可以參與在內,使各地民眾都知道自己是這個國家的一份子,更可以通過議員在上議院表達自己的意見,令不少人都認為英國是個值得自己愛護的國家。

當然,要做這麼多和複雜的事,是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還要有很強的組織能力,單是一名商人或一間公司是不可能完成。因此,當時的上議院便向下議院提交一份建議案,提議英國政府招募一些人負責協助管理國家,可是下議院認為這是浪費納稅人的金錢,因此否決了上議院的建議。只是一些人很快便明白上議院的建議是正確的,不過要他們明白的時候,英國已經付出沉重的代價。

下回預告
國王御准的實驗

(本故事純屬虛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