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47

【其他】那嗚的個人作品(1)

樓主 艾薩克•那嗚 kinginking
飛天新傳 --- 和平之後 第一回 故事開始

廣陵鎮,天人的集散地,
由眾多的湖泊所組成,
天人們在湖泊上搭建許多橋樑來通行,
美麗的天然景觀加上古雅的建築,
很容易讓人誤以為來到了仙境;
而城鎮外圍通常會有保護結界,
除了天人以外 其他人或許連廣靈鎮在哪裡都不知道,
再加上“到了廣陵鎮就可以修道成仙”的傳聞,
一直以來被賦予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想到廣陵修道的人也從來沒斷過;
不過真正到達過廣陵的非天人,
卻是寥寥可數;
也因為如此,
對於沒去過的人而言 廣陵鎮成為了這世上不存在的傳說......


時間是某年某月某日某時某分某秒,
地點在廣陵鎮某地方,
故事就這麼開始了....

雖然廣陵鎮的人口很少,
但是,在廣陵的市場,還是看的到這個城市的生命力;
而在市場的尾端,有一處看起來很破舊的攤販,
說是攤販也不對,
因為攤販是不可能會提供椅子的,
或許,比較像是在晚上會有人出來賣滷味所使用的推車吧;
上面的招牌寫了幾個小字,
“不負責任情報發佈處”
桌子上面什麼都沒有,
只有老闆趴在桌上,
什麼!?趴在桌上!?不會是死了吧......?
不!!
他只是睡著而已......
不過很奇怪的,
熱鬧的市場竟然會出現冷冷清清的“攤販”
其他人卻沒不覺得奇怪,
到底是天人們個性比較隨和
還是另有隱情呢........

今天,廣陵的市場中出現了一名人族,
你沒看錯,是人族,
看起來好像已經餓了好幾天,
衣服破破爛爛的.....
腳步也很不穩的在市場中行走,
其他天人看到了,
馬上讓開一條路給他過,
不是因為他是什麼有錢的公子哥兒,
而是他的味道讓人不敢靠近.....
那個衣服破爛的人不管他靠近哪個攤販或店家,
老闆一定會出來趕人,
直到他走到了這個“攤販”....

一有客人坐下去了以後,
“攤販”的老闆就起身,
看到他的樣子,什麼話都不說,
就拿起了四方形,看起來有點黑的容器,
到後面的河流舀起了一點水,
把這杯水拿給了那個人,
那個人看到了,
就馬上拿起來並喝了它,
喝完了水他說了一句話:
「X!來了好幾天了 現在才知道水溝的水能喝.......」
「水溝!?這是河流......= ="」
「河流!?這個是河流??」
「不然勒?你認為他是什麼?」
「一條比較小的水溝。」
「..........= ="」聽到那個人這麼說“老闆”十分無言....
「原來這就是河流阿....」那個人證自言自語中....
「你沒看過河流嗎??」
「嗯!是沒看過」
「@_@!」老闆有點驚訝,就繼續問了下去...
「看你的裝扮應該是從長揚城過來的吧 怎麼會沒有看過河流勒?」
「.........」那個人沉默了一下 然後就慢慢的說了出來..

「其實,聽老一輩的人說,長揚城本來是有河流的;不過在十幾年前,原本務農、打獵和砍材的人發現了,自己一輩子賺的錢,竟然比不上商人一個月所賺的錢 所以,許多人把值錢的東西賣了,換成了貨物,再賣給其他人獲利;原本這樣可以快速發展長揚,所以其他人也沒有阻止.....」
「嗯....」聽著那個人所訴說的話,“老闆”,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只見那個人拿起容器,到他說的“水溝”去舀起了水,再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邊喝邊繼續說...
「過了幾年,越來越多人眼紅而當上商人,用的手法越來越惡劣,甚至於有人將原本要流到長揚的河流堵住,再把水拿出來賣....所以,現在長揚再也沒有河流 有的只是髒的水溝而已。」
「至於官府 原來是有人注意到事態的嚴重 但是到了現在 也無力阻止事態的發生 只能默默的看著事態發生而已...」

那個人說到這裡,就沒再說什麼,只是靜靜的坐在這裡,“老闆”這時候開始說話了:
「那你呢?為什麼來到這裡?這裡有什麼你需要的地方嗎??」
「........其實我來這裡 是為了要到“廣陵天人法術協會”的。」
「哦!?」
「聽說這協會是廣陵鎮各協會的龍頭,而且會長也是位有名人物。」
「是嗎?」
「會長的名字叫『邪之軒』,聽說是十五年前的“蚩尤討伐團”的其中一員,更是給予魔王蚩尤最後一擊的高手........」
「看來你什麼都知道了對吧?」
「..........」
只見他拿出一個袋子,倒出了十二顆珠子,看起來好像只是稍微大了點,看不出來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但是“老闆”看到這些珠子卻震驚了一下:「鏡王之珠!?」
那個人又拿出了一塊黑布,蓋在珠子身上,只見珠子突然發出了連黑布都遮不住的光芒,且每一顆珠子發出的光芒又不相同,就像是在相互競爭似的...
「......你是怎麼得到的?」
「我跟長揚城贓物店的幻紫收購的,聽說好像是飛賊糖果貓去十二鏡王那偷到的

「看來你連規矩都知道了........好吧。」
只見老闆拿出了紙筆....
「把你的資料填上去吧。」
那個人寫了一下 然後就交給了“老闆”:
「我看看阿~ 名字叫『點子』,字寫太差看起來像『黑占子』.....年紀是27,有點年紀了,種族是人族,職業是.....“無業遊民”!? 原籍長揚城,自我介紹:我是最強的!? 目標是:我要成為火影.........= =|||」
看到了這種怪異資料,“老闆”停頓了一下,就彎下腰去桌子下面找些東西;點子見狀就馬上伸手把桌上的容器拿走,再換了一個新的容器;換完了以後,“老闆”就伸出頭來:
「現在開始進行入會測驗,請至客棧三樓靠窗的座位上,那邊有一名女鏡童,請把這張紙條交給她,然後再依照她的指示行動。記住!紙條決不能自行打開。」
「我知道了。」
拿到了紙條,點子就往客棧方向前進.....
看著點子離去,“老闆”突然說了一句話:「敢偷我的東西 你不想活了...= =+」

到了客棧...
「女鏡童?在哪裡勒??」
走上三樓後,在一堆穿著重甲的天人之中發現了那名女鏡童:
「請問是協會的人嗎?」
「嗯..」
看起來那位女鏡童好像早就知道點子會來到這裡...
「我這裡有張紙條是要給你的。」
「請拿給我看看。」
看完紙條的女鏡童,突然開始尖叫:
「阿!!!!!色狼!!!!!!! @O@」
「@.@!?」
尖叫完後的女鏡童,馬上跳下椅子,往穿著重甲的天人們走去,並說了一些話;這時的點子突然覺得大事不妙,正準備離開時,卻發現自己已經被那群天人包圍住了....
「請問?我做錯了什麼事嗎??」
「現行犯!我現在要逮捕你!」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只見那名天人把紙條拿起來,並打開來給點子看,上面赫然寫著:
“搶劫!我要你的處女貞操!”
「@口@!」點子突然呆滯......
「竟敢欺負女人,好大的膽子,現在跟我們到衙門去一趟吧。」
「@口@"」點子呆致中......
「帶走!」
「我沒有阿!我是受到了協會的人指示,要我到這裡把紙條交給她而已Q.Q"」
點子突然回魂,並說了這句話。
「你說的那個人他在哪裡?」
「在市場裡面。」
「好!帶路!我要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正要走的時候,點子的身上突然掉出了某樣東西.....
女鏡童看到了這個四方形容器驚訝的說:
「阿!?這是會長的千年古藤杯 @.@!」
「什麼!?」眾警衛和點子顯然很震驚,尤其是點子,他只是直覺認為這是一樣好東西,但沒想到竟然這麼珍貴......
「這東西這從哪裡來的??」那名天人警衛長說話了。
「我....Q.Q"」點子一副想說但又說不出話的樣子,沒辦法,他總不能說這東西是去偷來的吧.......
「來人阿!搜身!」
「是!」
在點子正被搜身時,女鏡童問天人....
「請問你怎麼會要搜他的身呢?」
「最近收到情報,飛賊糖果貓正要到廣陵鎮洗劫財物,所以我們在這裡監視著廣陵鎮的一舉一動;想不到才第一天,就有人自投羅網了。」
「原來如此。」
「報告!搜出了一個袋子!」好像發現什麼了....
「倒出來!」
「是!」
倒出來後,出現了十二顆珠子和一面黑布,且好死不死,黑布正好蓋在其中幾顆珠子上,所以珠子開始發出屬於它了亮光.....
「十二鏡王珠!?」天人警衛長顯得十分驚訝
「@口@!」點子嚇到了.....(這東西不是在攤販那邊嗎??)
「這些不是已經被飛賊糖果貓偷走了嗎!?」
「怎麼會在這裡!?」
在眾天人七嘴八舌的討論時,那名天人護衛長發出了一道命令:
「來人阿!帶到衙門問話!」
「是!」
「冤枉阿...@O@」點子開始求饒..
「這句話等你到衙門再說吧,帶走!」
「是!!」
「冤枉阿!!大人!!冤枉阿!!大人!!..................@O@」

在眾天人帶走點子之後,三樓就只剩下那名女鏡童了,只見女鏡童走道某面牆壁 並且用手指在畫牆壁;突然,牆壁出現了一個洞,女鏡童馬上就走了進去....

到了通道的另一端,已經有人在等他了,
那個人赫然是那間“攤販”的“老闆”,
女鏡童一看到他,就罵了起來....
「你寫的是什麼怪東西阿?? >"<」
「“我要你的處女貞操”阿」
「對阿!寫這什麼怪東西阿 >"<」
「那我下次寫“我要你身上的內褲”好了..」
「我說的不是這個...= ="」
「沒辦法,依你的身材寫內衣沒人會信的....」
「我說的不是這個!! \ /」
「!?」
「我問你,你怎麼寫這種怪東西給他讓他被抓??」
「因為他太白目了,拿“十二鏡王珠”給我;這東西不只是名貴的寶石,更是十二鏡王的功力結晶,誰拿到誰倒楣.....且他又拿走我的“千年古藤杯”,所以才想說要教訓他一下......」
「那他的下場會怎樣?」
「本來想說叫你洗掉他的記憶後丟出廣陵鎮也就算了;但他實在太過白目,所以乾脆把他交給廣陵警衛;等到十二鏡王收到消息後也會趕過去,到時就夠他受的 哈哈哈~~~~」
「...........= ="」
「那傢伙他還以為說的這麼感性就能讓他進來協會,他卻沒想到卻先被我發現了他的異狀.....」
「異狀!?他哪裡有異狀?」
「他雖然說的這麼感性,但是他的眼睛卻從頭到尾一直盯著我的古藤杯看,所以我試了他了一下,故意離開了一會兒;結果一試就出來了」
「嗯..........那你還要繼續待在那裡嗎?」
「當然,這實在是在是太好玩了;總是有一堆搞不清楚狀況的人,總是以為只要進來協會,就可以學習這裡的法術,進而獨步天下;不然就是一堆看上我的名號的人,進來不是招搖撞騙,就是要找我挑戰;我才沒這這種天人時間跟他們瞎攪和;所以才會待在哪邊先早一步堵住他們,想辦法逼退他們....」
「嗯...」
「贓物店的幻紫一直把這裡的情報賣給那些傢伙,晚點就過去跟他說一下....」
「要跟他說不要在賣這裡的情報嗎?」
「不!是要求以後如果再賣情報的話,我要抽六成佣金。」
「..........|||」
「時候不早了,我先過去繼續等那些凱子;有事的話,你應該知道怎麼聯絡我吧?」
「嗯..」
「那好,我去等下一個凱子了,掰掰~~」

看著會長離開,女鏡童自言自語說了一句話:
「傳說中的『邪之軒』現在是怎麼回事?這段時間到底間發生了何事,能讓他的個性改變了這麼多呢???」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