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7

【同人】戀心如花 -- CH.4 花開 (月X日)

樓主 夏日微風 natsuuda
CH.4 花開

「月森,外找,是一年級的女生喔。」傳話的男同學擠眉弄眼的,笑得頗為曖昧,顯然不是在想什麼正經事。

「喔。」

淡漠地應了一聲,月森蓮頂著一張無表情的鐵皮臉,起身往教室外走去。

失戀了,世界還是依然轉動,人還是要繼續生活,該做的事不會因為失戀就消失不見,所以他也沒什麼天崩地裂死去活來的激動表現,起居行動練習一如平日——起碼外表如此。

事實上,他已經連著三天沒睡好,眼睛下方出現了淡淡的黑眼圈。

明知不會有答案,依然忍不住想她。

總有一天她也會褪色成一段回憶吧,一段能夠微笑著提起的青澀回憶,他只能如此確信,這份心痛早晚會痊癒。

教室門外走廊上的音樂科一年級女生,見到他立即迎過來,女孩五官秀美亮麗,配上褐紅色中等長度的微捲頭髮和高瘦苗條的身材,外表頗為出色,可惜她無法動搖月森蓮如古井般冷寂無波的心。

「什麼事?」

「月森學長,這個請你收下。」女孩的態度落落大方,遞給他的是一封飄著香水味道的粉紅色信箋。

香水味、粉紅色、心型貼紙加上從女生手裡送出來,只要神智清醒的人都該想得到這是一封情書,不過周圍的人看學妹的眼神充滿同情,有幾個女生還露出同病相憐的神情,這個學妹一定不知道自己將要面臨什麼,如果知道就不會這麼莽撞的上門送情書了。

「我不收。」平板直接的拒絕,這種送上門的豔福他向來退避三舍。

「月森學長,為什麼?我不夠漂亮嗎?」這位學妹或許是對自己太有自信,所以才敢在眾目睽睽之下送出情書,她完全沒想到會得到這麼不客氣地拒絕,顯得有一點錯愕加一點無措。

根本不想回答這種沒營養的問題,月森蓮轉身就要進教室,眼角餘光卻掃到了一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他該感謝普通科的制服設計不一樣,在一堆音樂科學生的包圍中特別顯眼,他才沒有錯過。

「妳……」來這裡做什麼?

「好像……我來得不是時候喔?」日野香穗子尷尬地笑笑。「嗯,反正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月森君再見。」

見她轉身拔腿就跑,這回月森蓮毫不猶豫地追上去,留下一堆呆若木雞的人和一顆剛被無情砸碎的少女芳心——還有飛速傳開的八卦,原來音樂科的小提琴天才與普通科的小提琴天才早就走到一塊去了,這可是在星奏流傳許久的小提琴羅曼史的又一見證啊。

不過,兩位傳說的當事人此刻都無暇在意校內的蜚短流長,在經過一場艱苦漫長的拉鋸賽後,月森蓮終於仗著男生較佔優勢的身高和體力追上香穗子,一把拉住她終結了這場追逐。

「呼、呼,放、放手。」因為一段高速的奔跑,一停下來她便劇烈的喘息。

「呼、呼,不、不放。」月森同樣喘得厲害,手卻握得牢牢的,深怕一鬆手她又像兔子一樣跑掉了,對她跑步速度有多快,他可是深有體會。

在三天的刻意迴避後她來到他的教室外,這是代表……他可以有所期待嗎?

原本感到無望的感情又有死灰復燃的趨勢,他知道他的心跳會如此之快並不只因為剛剛長跑過。

「呼、呼,放、放手啦,這樣拉拉扯扯很難看耶。」

他不想放手,但也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給人當猴看。

「跟我來。」

掙動了幾下,仍無法把手臂從他如銅澆鐵鑄的掌握中抽出來,紅髮的少女彷彿死心了不再掙扎,低頭默默跟著他走。

進到隔音的練習室,他落下了鎖,佔據了門口的位置,確認她無法不經過他的同意逃脫後,月森蓮終於鬆開了手。

「妳……找我有事嗎?」

「不,沒什麼事啦!」否定得又快又急,她慌亂的擺著手,那模樣根本就在告訴別人「我在說謊、我很心虛」。

「別騙我,我要聽實話。」心中那份無以名喻的期待愈發高漲,月森蓮必須一再地告訴自己別想太多、別想太好。

期望愈高失望愈大,他不想成為被妄想愚弄的傻子,但……生平第一次,他向上天祈求,請不要讓她那麼殘酷,他已經無法承受再次失望的打擊了。

不安地扭著裙擺,日野香穗子數次看著他欲言又止,每一次都讓他的心提到高處又重重落下,饒是月森蓮的心理素養良好從未怯場過,也受不了這樣反覆的起落折磨。

「不要這樣子折磨人,妳會來找我一定是有事想跟我說的吧,妳說吧,不管妳的決定是什麼我都可以接受。」

音樂科和普通科的校舍是分開的,除了操場和體育館之外沒有其他共用的教室,她會出現在音樂科,絕不可能是湊巧。

「那、那個跟你告白的學妹呢?」

月森蓮愣了一下,話題怎麼會轉到那個他連名字都不知道的路人學妹身上?

「她比我漂亮得多,又是學音樂的,跟你有共同語言,她和你……比較相配吧。」

「不要提她,她根本不重要!」月森蓮低吼。

「可……可是……」

「妳想跟我說的只有這個嗎?日野,妳太狡猾了!要拒絕我就直說,不要把不相干的人扯進來!」大受打擊之下,他再也無法維持平靜的表象,火藥味十足的話語,其實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傷口。

「月森君?」她嚇呆了,沒想到他會有這麽大的反應。

「我喜歡的人是妳!我也不曉得為什麼,跟我告白的女生裡有人比妳漂亮、有人從小學音樂,但我不喜歡她們,我就是喜歡妳!妳不喜歡我就算了,感情不能勉強,但為什麼還要說這種把人當傻瓜的話?!」

落進地獄原來是如此輕易的一件事,只需要用一句話,就能讓人有心如刀割的感受。

「我……我沒有不喜歡你啊。」

「如果妳要說什麼『你是個好人,可惜我們不適合』之類的話就免了,我不想聽。」他讓開位置,把門鎖打開。「請妳馬上離開,讓我一個人獨處。」

「等……等一下!等一下啦!」

「拜託妳,不要讓我更狼狽了好不好。」別過臉,不願意再多看她一眼,怕會讓自己更傷心。

夠了,一個男人能承受的也只有這樣了,此刻他只想躲到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獨自舔傷口。

突然,一個柔軟溫暖的身體自後抱住他的背,對此毫無意料的他,身體頓時僵直了。

「妳在同情我嗎?放手,不需要。」閉上眼睛硬起聲音,不願再流露出一絲脆弱,他這樣子已經夠難看了,日野香穗子,還想讓他出醜到什麼地步?

「不是同情,是因為……我也喜歡你。」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