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1k

【創作】英雄淚 --『七雪尋夫』

樓主 費迦納的誓約 nianxkurapik
  第四篇 七雪尋夫

  伏龍洞之行過了數天後…
  「喏…小遜,這個大羅仙術是給你的,要趕快裝備上去喔。」白淩遞了張大羅仙術卡給陸遜。
  「喔。」陸遜接過卡片後,狐疑地問了白淩。「你今天講話怎麼一副文謅謅的模樣?」看了他會怕咧…
  「因為人家…不好意思說這是要〝插〞在你身上…」白淩一副羞赧的樣子。
  陸遜險險昏倒,旁邊程普、夜叉跟徐庶捧著肚子在笑…
  「好了好了,別再聊了…」夜叉趕緊出來打圓場,雖然他的嘴角還不由自主的再抽蓄。「先去客棧下榻吧,天快黑了。」
  「到了客棧,夜叉跟白淩分別叫了兩間房。
  「為什麼要叫兩間房?」陸遜問。兩人一間不是比較省盤纏嗎?況且兩人現在又窮…
  「那是因為四個人睡一間太擠了。」程普回。
  「為什麼是四個人啊?」陸遜再問,程普算數不太好的樣子哩。
  「我、你、小普跟夜叉啊!」
  「為什麼我跟程普得算在內啊?」
  「因為阿淩喜歡跟英雄一起睡啊!以後伯言睡最裡面,阿淩睡中間,我睡外面保護你們,就這樣了,睡覺!」程普說了算了。
  於是程普跟白淩開始寬衣解帶…
  「為什麼你們要脫衣服!!!」天啊!他有不好的預感!
  「當然,難道你睡覺要穿的跟粽子一樣嗎?」唉唷,最近伯言怪怪的,先給他摸摸額頭看有沒有發燒。
  〈↑英雄會發燒嗎?〉
  「站住,不要靠近我!」天啊!怎麼現在的白淩跟程普看起來好像牛頭馬面…
  〈↑你已經死了你還會怕喔?〉
  白淩的眼中突然迸射出一道凜冽的精光!「小普,抓住小遜!!」
  「ok!」程普一個箭步向前,捉住了陸遜的雙手往後反扣。
  「嗚哇!放開我啦…」陸遜突然有種…晚節不保的預感…
  此時白淩一臉賊笑,一雙手不停地搓啊揉的,走到陸遜的面前。「既然你不願意自己動手,那我代勞也沒差啦!」說著,開始輕解陸小遜的羅衫…
  〈作者:嘿嘿嘿嘿嘿嘿…〉
  〈為什麼我改到這段嘿嘿嘿的時候,剛好在聽的闍城x印片頭曲的西蒙笑聲剛好響起?〉
  陸小遜也不願受辱〈?〉,開始蠕動掙扎,但越是掙扎,背後程普的箝制就越重!
  「嗚…丈人、丈母娘,是小婿無能,守了數百年的清白居然在今日被人玷污…」
  白淩的雙唇移至陸遜的耳邊,軟聲道:「乖乖就範吧!少一點掙扎就少一點痛喔…」為什麼會痛?
  「外套脫掉~脫掉~外套脫掉~上衣脫掉~脫掉~上衣脫掉~通通脫掉~脫掉~脫!脫!脫!脫!」白淩得逞…


  同一時間的某處
  「咦?夫君..我好像聽到伯言在哭的聲音…」
  這時候的孫策夫婦在幹嘛呢?嗯嗯…看樣子,孫策好像在大喬的〝上面〞耶。
  「沒啊,妳聽錯了吧。」孫策置若罔聞,繼續做著他〝想做〞的事情。
  「可是我很擔心耶…」
  「呔!要當我們孫家的女婿就不能怯懦,所以…我們繼續恩恩愛愛,伯言會很堅強的~」總之是不理他的死活就對了啦…
  「夫君你說的是~」
  好一對無情的岳父母…


  也是同個時間的夜叉…
  「唉…隔壁真熱鬧,可是我卻在這邊獨守空閨〈?〉,好吧…」夜叉拿出點將錄,念念有詞:「鳳兒啊鳳兒,快聽我招喚…」
  不久,一道溫柔中帶著剛強的聲音回覆夜叉:「主人,您找鳳兒有事嗎?」
  「當然有事。今晚風冷,有點孤寂…想找鳳兒妳一起〝聊聊心事〞,共渡這個寂寞的夜…」話說到一半,夜叉突然覺得有股又沉又冷的壓力橫陳在自己肚子上…
  「主人的意思鳳兒當然不敢違背,不過現在鳳兒正跟元直在PK〈此指大富翁〉,恐怕不太方便,不如鳳兒的劍先陪伴主人一晚好了。」
  「呃啊…那妳先回去吧!我自己一個人睡就好了…」夜叉趕緊把鳳兒的劍移開…
  「先謝過主人啦!」
  〈楊鳳兒:該死的徐元直,不知道會不會趁這個時候把我的房子通通賣光光…〉
  〈徐庶:妳把我徐某人當做啥了呀!我當然…會囉,順便把妳的錢也A光光~〉





  近日的風帶著幾許寒意,一向身子單薄的白淩染上了風寒,大咳小咳不斷,陸遜與程普留著照顧白淩,而外頭跑腿抓藥的任務則交給了夜叉,一直到七天後,白淩的病才見好轉…
  「老毛病了,現在發作也不奇怪啦!」白淩甫下床就說了這一句話。「對了,夜叉呢?」
  「他剛剛幫你去抓藥了,他看到你痊癒了一定會很高興。」
  「想出去找他嗎?」陸遜提議,這七天一直悶在客棧,在不出去走走他會得自閉症的。
  「你們想出去就走吧。」隨手梳理好,多披了一件外褂,三人便出了客棧。
  一路上,白淩一直悶著不說話,沉默著像是在思考。
  陸遜看了,心中是怪彆扭一番的,忍俊不住問:「阿淩你怎麼了?」
  白淩轉看陸遜,給他一記淺笑:「沒什麼…我只是在想,如果我死了,你跟小普會怎麼樣?」
  陸遜跟程普一怔,面面相覷…
  『小普,阿淩怎麼怪怪的?』陸遜偷偷地問。
  『該不會是發燒燒壞腦袋了,變成啪帶?可是他以前著了風寒後也沒這麼怪異過。』
  「怎麼問這種怪問題?」陸遜問。
  「沒什麼!只是生了那場病,想起了一些事情,也想到你跟小普了…」
  「喔。」陸遜還是覺得怪,又不好意思明說。「通常持有者若死,點將錄就會消失,裡面的英雄會回到他們最純粹的姿態,然後去找我們覺得幫助的人,我們都稱之為『回歸』。」
  「是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
  『他真的好怪啊…』
  『咳個幾天也會頭腦爬帶喔?』
  三人停停走走,終於在公佈欄旁邊,發現了夜叉跟徐庶的身影。
  「夜叉!」白淩對前方N公尺的夜叉用力的招招手。
  只見夜叉一臉菜色,作勢要白淩噤聲。「快過來…」
  白淩、陸遜跟程普是滿面問號,不過還是乖乖到夜叉的身旁。
  「你快看這是什麼…」
  白淩、陸遜、程普轉頭一看,公佈欄貼的是一張尋人啟事。
  「阿淩,這上面的人是你吧?」程普把他那雙大眼一揉再揉,在圖像中的人怎麼看都像白淩…
  「青葉村‧王府…」白淩仔細看著署名處。
  「該不會貼這張公告的人是七雪跟王老吧?」該來的總是要來啊!
  「唉~時也運也命也…京城已非久留之地…」白淩輕嘆,語氣中帶著感慨。「夜叉,我們…快‧溜‧吧!」開玩笑,不溜難道要等死嘛!
  「沒錯!我們去川都吧!去沒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重新開始。」夜叉也腳底抹油,準備落跑了!
  「阿淩,這張公告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程普問。
  「這是…糟了!!」白淩本要對程普解釋的,但面對程普之時,正好也看到程普背後不遠之處的倩影。「是七雪!!」白淩趕緊用招幡把臉掩著,儘可能地縮在公佈欄的最角落處。
  「現在不是躲藏的時候,快逃啊!」夜叉拉了白淩一把,快速往車伕的方面衝去。
  陸遜、程普、徐庶三位英雄還是不明所以,但不追上去也不行。
  就在陸遜跟上白淩的同時,旁邊的一股強力突然往陸遜的方向撞去…
  「啊…對不起,我不知道後面有人。」許褚只是在看京城的攤位而已,哪知道陸遜會正巧經過他的背後?恰恰好他後退了一下,可憐的陸小遜就被他撞飛了…
  「好痛喔…」跌倒的陸遜好死不死又是膝蓋先著地。
  許褚身邊的穆容月也開始責罵許褚:「你這是第幾次撞到人了?就跟你說後退一定要先回頭看一下的嘛!」
  「對不起啦…」許褚一副無辜樣。
  「我說陸丞相啊,雖然你為官清廉,死時家中無餘財,我可以體會你身無幾兩肉啦,不過一撞就飛也太丟臉了吧…」徐庶說話也蠻刻薄的。
  「別說風涼話了,被撞的又不是你!」陸遜勉強在程普的攙扶爬起來。
  「別吵架了!快跑啊…」白淩一邊催著三位英雄,一邊觀察在不遠之處逛街的七雪。
  不過時不予也,七雪正好注意到這場英雄之間的小紛爭,也同時看到白淩跟夜叉…
  「阿淩?阿土?」七雪瞪大了眼,沒錯!瞪很大,瞪到白淩跟夜叉魂飛千里!「你們兩個…給我站住!」
  妳這樣威脅有誰敢站住?
  「快!跑!!啊!!!」
  接下來,夜叉推著徐庶,白淩拉著陸遜〈程普自己跑〉,夾者尾巴迅速逃離七雪的視線。
  「阿淩、死阿土!給我站住別跑!」七雪當然不會放過擒拿兩人的好機會,於是形成了一場你追我跑的遊戲…
  「小庶你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跑?」夜叉推了徐庶一把,就怕晚跑了這一、兩步,這條小命就會因七雪的擒拿而葬送。
  「小遜別唉了…逃命要緊。」白淩也拉著陸遜,要唉也要等逃過一劫,有命在唉呀…
  〈謎:把英雄收起來不就得了嗎?〉
  〈儒:人急無智嘛…〉
  而七雪見目標逃跑,形象、矜持啥的都不理會了,就算撩起裙子也給她追下去了!「白淩!陳阿土!再跑…就給我試試看!」還不忘語帶恐嚇!
  七雪的恐嚇是聽的白淩與陳阿…不對!是夜叉,細胞都死了一大半,越是恐懼,就越不敢停下…
  「玉皇大帝、阿彌陀佛,如果祢們有靈驗的話,求求祢們大發慈悲,我還是處男、沒交過女朋友,連KISS跟牽手手都沒有過啊!!」夜叉邊跑邊祈禱著。
  但見背後追兵〈?〉眼露嗜血兇光,口吐瘴氣,白淩跟夜叉心知,逃不過此劫的下場等於…沒命!!
  「好吧!既然此事是我引起,我只能自己承擔,不能連累你們…」白淩鼓起勇氣,決定捨身〈?〉取義。
  「阿淩…」陸遜、程普、夜叉及徐庶眼角噙著淚光,感動地看著要犧牲小我以顧全大局的白淩。
  「啊!!不發絕招你們還不把我當作風水師!讓你們瞧瞧風水師有多厲害啦!!」白淩氣聚丹田,準備發功!
  陸遜、程普、徐庶差點跌倒。
  「阿淩,這裡是京城,下手輕一點啊!」夜叉不愧是白淩的知己啊,也知道白淩不會白白去送死…
  「阿淩的…絕招!!」陸遜很早就想見識白淩這個娘娘腔有何本領了。
  「看我的…移形換影!!」白淩大喝一聲,瞬間…一個和白淩一模一樣的假分身立即成型!!
  「這是什麼絕招?」三位英雄只差沒吐血…
  只見失去理智的七雪衝向假白淩,手握成拳,直逼假白淩的人中之處!!此招謂之…

[b]  鐵拳無敵!![/b]
  〈解說:鐵拳無敵─可在狂暴狀態增加力量加成,並有一定機率可造成一擊必殺…〉

  脆弱的假分身〈HP:10〉當然不是對手,成為了鐵拳無敵之下的祭品…
  「好一個巾幗不讓鬚眉的女中豪傑!!」陸遜驚見,大大讚曰!
  「現在不是稱讚的時候了啦……」快逃呀~~
  「那這次只好祭出殺手鐧了!」白淩仍不放棄,使出第二招……火輪咒!!!「弟兄們,趕緊逃出生天吧!!」用五鬼運行不是比較快?
  三位英雄已經無話可說了。
  不知跑了多久,最前面的徐庶突然一停,後面的四人也跟著踩煞車。
  「小庶你…你幹麻往死巷子裡跑啊!」前無出路、後有猛虎,天啊~夜叉看到了七爺八爺拖著鐵鍊往他們這邊走來…
  「如果那女的那麼強,那我們不可以力搏力、得要以智退敵才是良方!」這句話是程普說的。
  「小庶,這裡是你跑的,你得要想辦法!」夜叉將責任都推到徐庶身上。
  「明明就是你推我到這邊的耶!」徐庶擺明了就是不想辦法。
  「小遜…救命啊!!」白淩趕緊苦苦哀求陸遜。
  「我是有一個方法…」
  「什麼方法!?」黑暗中乍見一道曙光啊~~
  「就是…解鈴還須繫鈴人…」
  「啊…」白淩身子一晃,有個不祥的預感。
  「陸遜!你這個方法好喔!」徐庶雙手舉高高贊成。
  「阿淩…為了大家,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吧?」夜叉扣住白淩的左右肩頭,不讓他逃跑。
  「小普…」白淩的眼中閃著晶瑩的淚水,乞求程普可以幫他一把。
  「去吧!我們的精神會與你同在…」說罷,抬腳頂了白淩的小屁股,讓他更靠近了追來的狂暴化七雪。
  「初一十五,我會帶鮮花素果看你的!」夜叉的眼淚已經如江水滔滔不絕的溢出,他也不想犧牲掉這十六年來的友情,可惜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
  「你…」原來在危急的時候,不管是男人還女人,友情比一條破抹布還不值錢…
  白淩更沒想到,自己以為是交心的四位好友,居然在最危急的時刻捨友求生,一個限制了他的行動〈夜叉〉,一個讓他更逼近虎口〈程普〉,另外兩個則是冷眼旁觀〈陸遜與徐庶〉!
  「安息吧!願主基督與你同在!阿門…」其他四人如此祈禱。
  七雪越趨逼近,白淩眼一閉,等著黑暗的降臨…
  有人說人死之前,過往的回憶會像走馬燈一樣歷歷浮現在眼前,白淩也不例外,他隱約看到了五人一起抬大靈芝回南都道的場景、與夜叉徐庶討論著情書的內容、陸遜初見到自己時的那個驚訝的反應、與程普第一次的相遇,以及一年前,與夜叉一同離開青葉村時,七雪哭著挽留他的模樣…
  再見了,夜叉、徐庶、程普…就算你們這麼狠心,但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不會怪你們的;還有小遜,雖然跟你相處的時光不長,但這是我此生最好的回憶…







   -英雄淚(完)-




  白淩的七箭符、陸遜的寒冰術、程普的斷頭踢、夜叉的破碎擊、徐庶的破‧擊斷符:「喂!!想死啊!!」某人被打飛到冥王星去…


  就在白淩認為死神降臨的同時,一輛六人大轎硬生生的掃街而過,也攔阻的七雪的前進。
  「喂!沒看到高太尉出巡啊!快走開!」一名紅衣侍衛朗聲斥責七雪。
  「誰管你出巡還紅蟳啊!沒看到本姑娘急著過嗎?」七雪也不是省油的燈,毫不猶豫的給他嗆回去…
  而巷子內的白淩、夜叉等人見狀,莫不為七雪捏一把冷汗。
  「不行!我得去幫她!」也不管被七雪逮著會有命還是沒命了,她是為了找自己才得罪了高太尉的侍衛,白淩絕不能眼睜睜看她與那些危險人物發生爭執。「高太尉是京城魚肉鄉民出名的狗官,不幫她我們還算男人嗎?」
  「阿淩我們支持你!」陸遜、程普也要跟白淩同進退。
  「好吧!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哀…真怕我會被她打死!」夜叉雖然抱怨,不過手已經放在劍柄之上。
  徐庶只是擺擺手,沒有回應。
  「走吧!」在白淩等人跨出第一步時,前方傳來了一陣哇哇大叫…
  「喂!你們這樣欺負一個女孩子,不覺得很過分嗎?」穆容月指著被許褚撞飛的侍衛,活像阿婆一樣嘮嘮叨叨念著。「還是你們沒本事,只會靠身上那副鎧甲跟對方是女生這兩樣優勢來耀武揚威啊!哀…如果脫光光打,你們可能連一隻老鼠都打不贏…」
  「喂!你們是誰的英雄?敢這樣不知好歹?」被撞飛的侍衛狼狽的咆哮,要是他不開口,搞不好穆容月的嘴巴都不會停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褚跟小容月是在下的英雄。」一個束著及腰馬尾的巧匠不疾不徐的出現。「在下姓尹,單名芳。如果容月有冒犯到大人,我在此先跟您道歉…」
  「不過嘛…高大人您當街對一名少女這麼不寬宏,是不是會讓人覺得您過於氣狹呢?」尹芳噙著笑,表情有些高深莫測。
  轎子裡的高太尉聞言,也立刻從轎子裡鑽出來,會會這名語帶挑釁的程咬金。
  高太尉一見到七雪,略為心悸了一下…
  「我說高太尉啊!您在這邊惹事生非不是好事喔,雖然說始作俑者不是你…」尹芳慢慢靠近高太尉,說話的聲音也越來越淺,然後暗示高太尉瞟一下尹芳從腰間抽出的物品…





  「咦?那個巧匠…」看到有人幫七雪解圍,白淩等人也不多出面,只是躲在暗處偷偷看著事件的經過發展。
  「那個巧匠怎樣?」程普問。
  「他腰間的東西,可是個好東西…」






  在尹芳的調解一下,高太尉也不再刁難七雪;七雪跟丟白淩,跟尹芳道了聲謝後也悻悻然回去青葉村。
  「主人!你幹嘛讓那個高太尉這麼輕易就跑了,憑你的身分,要教訓那個高太尉很簡單的啊!」穆容月似乎不滿尹芳的作法,在高太尉走遠後便不停地在尹芳耳朵邊碎碎念…
  「夠了小月!妳這聒噪的嘴巴那麼想被我縫起來嗎?」尹芳一個擊掌,還在碎碎念的穆容月就被給收回了點將錄。
  「我怎麼有這種英雄?」尹芳揉著後腦杓。
  「啊!我說這位公子…」
  「嗯?是叫我的嗎?」尹芳聽見前方的呼喚聲,自然而然便抬頭看來者何人
  「你好喔!我叫白淩,至於這個劍士他叫做…夜叉…」好加在差點說錯。「至於這三位英雄應該不用介紹了吧?」白淩很有禮貌的先自我介紹。
  「嗯?你們好?找我有事嗎?」今天出門沒帶筆,要簽名改天吧。
  「是這樣的,我們剛剛看到了…你能讓高太尉知難而退的東西唷!」
  「這樣都能讓你看到,莫非你也是〝同道中人〞?」尹芳問。
  「不是!我只是剛好有研究而已。」白淩突然雙手交握,熟悉的小宇宙光輝再度出現。「那你真的是神州巡查使囉?好帥啊!那不就像高麗的暗行御史或是倭國的水戶黃門那樣了嗎?」
  「呵!雖不中亦不遠矣!」白淩的那聲〝好帥啊〞,讓尹芳是聽的歡喜飛上天。  「不過啊!我們神州巡查使也是有階級之分的喔!」
  「階級?」呆呆五人組齊聲問。
  「對啊!而且聽說直接由當今聖上授命的那位巡查使,他的令牌上還有聖上的玉璽浮印,這才叫炫咧!」好羨慕啊,他也想要有那麼高階的地位。
  「那個不是重點啦,重點是我很好奇你愛將是誰,像我…我的愛將就是小遜跟小普。」白淩將陸遜跟程普拉到左右,左擁右抱~多幸福啊~~
  「哈!不是我在吹牛!我的英雄可讚的呢!」尹芳收起了許褚,立刻念念有詞的招喚!!
  碰!煙霧散去後〈噴乾冰?〉,出現了三道人影!!
  驃騎將軍、瑤池仙女、天策軍師!!
  「哇!這三個英雄!!」白淩用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語氣驚嘆。「他們不就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雷x大神座前三大名將?實在是太棒了~~」
  〈陸遜、程普、徐庶:||||=.=||bbb〉




  東都道
  七雪當然是憤恨難平的返回青葉村。
  「可惡的阿淩,居然看到我就好像看到鬼一樣逃跑!最可恨的就是死阿土啦!他要出村就出村嘛,幹嘛連我的阿淩也帶走…太可惡了!!」七雪咬著手絹,只差沒把它咬爛而已。
  嗯?旁邊有一道視線在監視!?
  七雪如雷射光線的眼神往旁邊一瞟,立刻發現縮在角落裡一臉膽寒的蕈衣精們。
  連怪物看了都會怕了,難怪阿淩他們會逃…
  「你們這些傢伙想怎樣啊?想襲擊我是吧?你們這群可惡的怪物,只會欺負像我這樣無法反抗的弱女子而已!」七雪立刻將其中一支蕈衣精踩在腳底,還不忘將牠多蹂躪…翻滾幾下。
  可憐的蕈衣精就在七雪的反抗掙扎〈明明就是七雪主動攻擊…〉下遭到ko。
  同時,一張七雪未曾見過的卡片緩緩掉落。
  「這是啥?」七雪撿起那張紙片,還閃亮亮的咧~
  「妳好?我的新主人。」不知從哪邊冒出的聲音對七雪問了聲好。
  「是誰?哪個怪力亂神的傢伙給我出來!」
  「我不是怪力亂神的傢伙啦,我就在妳手上啊!」
  七雪看了手上的紙片,對著紙片問:「妳說妳是這張紙?」
  「對啊!其實我剛剛注意妳已經很久了,我很欣賞妳,所以決定選妳當我的主人。」
  「喔?」這張紙的邏輯怪怪的喔?不是主人選人,而是主人被選?
  「妳很喜歡那個叫白淩的人對吧?我可以幫妳喔!」
  「妳說妳能幫我抓回阿淩?」只要能幫她把阿淩逮回來,就算是妖怪她也信任。
  「嗯!所以先把我放進點將錄招喚出來吧,妳不想看看我的樣子嗎?」
  「點將錄?那是啥?」能吃嗎?
  「呃…妳沒有點將錄嗎?」
  「沒關係,我回去問人就知道啦!」七雪拿著卡片,開始與卡片裡的英雄閒聊起來。「我叫王七雪,妳呢?」
  「我叫甄宓…」


  =待續=

板務人員:

4415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