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365

佳作:〈在雨中〉

樓主 冷煙飛雨 coldsmoke
使用詞彙(共20個):
01.[祥和寧靜]
02.[單純的意外]
03.[真正的勇氣]
04.[分離]
05.[家人的牽絆]
06.[恐懼]
11.[重要的東西]
13.[滴答的水聲]
14.[暴動]
15.[狠狠的發洩]
16.[沉重的過往]
18.[命運之輪]
19.[記憶深處]
20.[破碎的...]
21.[深淵]
22.[無法抹滅的存在]
26.[疾走]
28.[發抖]
29.[壞掉了]
30.[無能]
──────────────
前言:
  這是一篇以羅伊、休斯、霍克愛三人為主角的故事。
  我以單行本第二集的時間為背景,插入了一個小插曲。
  第一次嘗試鋼鍊小說創作,還有很多地方要改進,請各位板友不吝指教,謝謝。
  整篇文章約六千餘字,不知不覺就寫了這麼多……如果能夠耐得住性子看完整篇故事,我會非常感激的。

  〈在雨中〉

  天空陰雲密佈。
  起初落下了幾滴雨,[b]滴答的水聲[/b]構成單純有規律的節拍,聽起來十分悅耳。但過不多時,水聲由滴答轉而為嘩啦嘩啦,竟下起傾盆大雨了。
  轉眼間,整座東都已浸潤在由雨所織成的簾幕之中。
  幾輛軍用轎車在大街之上奔馳,車子[b]疾走[/b]而過所激起的水花,濺濕了來往的行人與路旁的攤販。
  旁觀者竊竊私語交談著。
  「搞什麼啊?慌慌張張的,發生了什麼事嗎?」
  「那好像是馬斯坦古上校的車子呢。」
  「不會吧?既然讓上校親自出馬,肯定是很嚴重的事件。」
  「聽說好像有國家鍊金術師被殺害了。」
  「什麼?是誰下的手?」
  「不知道,上校應該是正要調查此事吧。」
  破壞原本[b]祥和寧靜[/b]的氣氛,許多人為此感到不滿,期盼能夠早日捉到兇手。

  「可惡,到底是在什麼地方啊?」
  坐在司令官專用車的羅伊.馬斯坦古上校,以充滿焦慮的眼光隔著車窗掃視大街,口中喃喃低語。一直找不到目標,再加上這陣突如其來的滂沱大雨,更令視線受到嚴重影響。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不如兵分數路,分頭尋找,這樣比較有效率。」
  坐在他身旁的是來自中央市、任職於軍法會議所的馬斯.休斯中校,為了調查前陣子在東都所發生的「修.塔克」事件,偕同阿姆斯壯少校前來東都,但卻發生了一件意外。

  擁有「綴命」之稱號的國家鍊金術師修.塔克,涉嫌以活人製造合成獸,由於這在國內是被明令禁止的,獲知消息的中央政府,特地派遣專員將之押回中央審問。不料,就在兩人抵達的前一天,遭到軍方囚禁的塔克被不明人士殺害。
  根據研判,兇手很可能是外號為「傷痕男斯卡」的神秘男子,這人專門找國家鍊金術師下手,到目前為止,已有十位國家鍊金術師喪生在此人手中,連人稱軍隊格鬥的高手「鐵血之鍊金術師」巴斯古.古蘭准將也不敵此人,令同樣身為國家鍊金術師的羅伊感到一股莫名的[b]恐懼[/b]感。
  休斯提醒羅伊要小心此人,因為在東都之中最負盛名的國家鍊金術師,除了修.塔克以外,就是羅伊了。因此,休斯認為「傷痕男」的下一個目標肯定是羅伊,然而  羅伊卻想起了另外一個人。
  那就是「鋼之鍊金術師」愛德華.愛力克,他目前也在東都。
  比起身在司令部的自己,在外頭四處走動的愛德華更有可能成為「傷痕男」的下手對象,羅伊立刻命令屬下前往大街尋找愛德華,順便打聽「傷痕男」的消息。

  「也好,就這麼辦。霍克愛中尉,聯絡哈博克與阿姆斯壯少校,要他們分別往北邊與南邊搜尋,我們則繼續搜索西邊。一旦發現愛力克兄弟的下落,立即回報。」
  「遵命。」
  聯絡完畢之後,碰巧行經一處十字路口,車隊立即兵分三路,往西、南、北三個方向開去。
  羅伊的座車朝西方疾奔。

  「對了,羅伊。」
  休斯打破短暫的沉默。
  「怎麼了?」
  「我想讓你看一個[b]重要的東西[/b]。」
  休斯將手伸入懷中,取出一張照片,交給羅伊。
  「這是……」
  照片的主角是一名可愛的女孩,有著金色的頭髮及甜甜的笑容。羅伊不解地看著休斯。
  休斯那嚴肅的表情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這就是我的女兒愛莉希亞,可愛吧,哈哈哈。」
  「唔……」
  「她已經兩歲了喲!」
  羅伊感到一陣錯愕,看著女孩天真無邪的笑容,又轉頭看著休斯那得意的笑容,不由得嘆了口氣。
  羅伊雖然與休斯的年齡差不多,軍階也相當,然而年近三十的他,到目前還是單身,這並不表示他沒有女人緣。事實上,羅伊可說是整座東都最受女孩子歡迎的男人,黑褐色頭髮底下是一張充滿英氣的臉龐,時而帶著溫柔,時而充滿堅毅果敢的形象,受到女孩熱烈的歡迎。
  往往在街上巡視一圈過後,就帶著一堆禮物回到司令部,這種際遇令眾下屬感到十分嫉妒,因此許多關於羅伊的傳言就在司令部傳了開來,但羅伊本身並不引以為意,依然我行我素。
  與喜歡四處風流的羅伊不同,休斯很早就已經成家立業,有一位美麗的妻子。儘管個性爽朗,對任何人都很和善,但他卻非常忠於自己的家庭,被視為是一名好丈夫。

  霍克愛冷不防發出一聲尖叫。
  接著,突然一陣緊急煞車,在後座的羅伊與休斯因慣性作用的緣故,頭部撞到前座的椅背。
  「好痛!中尉妳在幹什麼啊?」
  「抱歉,前方突然出現一個人。」
  「是哪個不長眼睛的傢伙?」
  原本因找不到愛德華而焦慮的羅伊,此刻更是怒火中燒。
  「上校,那個人躺在地上……」
  「妳說什麼?」
  羅伊連忙下車,霍克愛也隨後跨出車門。
  「怎麼了?」
  有幾名在路旁圍觀的民眾,彼此正七嘴八舌地交談著,很奇怪的是,居然沒有任何人願意對此人伸出援手,讓令羅伊感到困惑。
  羅伊蹲下身子,將那人上半身扶起,仔細一看,原來是個女人。她的全身早已被雨水浸濕,全身不停地[b]發抖[/b],被雨滴拍打著的臉龐,顯得相當蒼白。
  「喂,振作一點啊。」
  為了不讓羅伊的身子被雨淋濕,霍克愛手持雨傘走了過來。
  「上校,要不要先將她帶到醫院?」
  「嗯。」
  「孩子……我的……」
  女人嘴裡吐出幾個字句,由於聲音微弱,又受到雨聲影響,羅伊只看到她的嘴巴開合而已。
  「什麼?」
  正待更進一步的詢問,這時突然響起一陣劇烈的聲響,大地隨之動搖。
  「危險!」
  羅伊尚無法理解發生何事,眼前閃過一道光芒,緊接著又是一聲爆炸。
  霍克愛迅速拔出腰間的手槍,朝前方開了一槍。
  被炸彈破壞的街道揚起一片塵砂,[b]破碎的[/b]石塊到處彈跳著。慘叫聲此起彼落,受到驚嚇的民眾四處奔走,察覺事態有異的休斯也下了車,來到羅伊身旁。
  「似乎有人打算引起[b]暴動[/b]。」
  休斯對羅伊如此說道。
  「是『傷痕男』嗎?」
  休斯搖搖頭。
  「還不確定,但對方擁有強大的火力,不可掉以輕心。」
  「……危險!快趴下!」
  霍克愛大喊,羅伊與休斯依言蹲下,隨後感到背上有東西快速掠過。
  霍克愛迅速轉身,朝後方又開了兩槍。
  「可惡!到底是哪個混蛋,竟敢在我的轄區內這樣亂來。」
  羅伊忍不住破口大罵。休斯也凝神注意週遭情況。
  這時自前方傳來一陣狂笑聲。
  「哈哈哈……這次你逃不了了,焰之鍊金術師。」
  出現在眼前的人,令霍克愛與羅伊大吃一驚。
  「你不是那個……」
  「沒錯!我是巴魯特!」
  「……」
  事實上,羅伊也忘記這傢伙叫什麼名字了,在他的印象裡,那個人只不過是個愛大聲叫囂的獨眼軟腳蝦罷了。

  「真是的,偏偏是在這麼忙的時候……」
  「羅伊,你認識這個人嗎?」
  休斯問道,羅伊點了點頭。
  「嗯,他是我們不久前逮捕到的恐怖集團首領,他們在火車上襲擊了哈庫洛將軍,多虧有鋼仔小弟的協助才將他順利逮捕……」
  「鋼仔小弟」是羅伊對愛德華的慣用稱呼,因為他總是記不住愛德華的名字,所以利用他的「稱號」為他取了這個暱稱。
  「『順利逮捕』?那這個?」
  休斯用手指著巴魯特,他的意思是,為何這傢伙現在正活潑亂跳地出現在這裡。
  「唉,大概是趁著人手不足的情況下逃出來的吧,我剛下令『沒有事情的人全都趕到大街』……本以為已經將這些混蛋一舉擒獲,八成是漏網之魚搞的鬼吧……」
  眼前這位綁著馬尾,體格結實,面貌凶惡的獨眼男子巴魯特,是東方激進團體「青之團」的首腦人物。由於苦思已久的計畫遭到羅伊的破壞,令他咬牙切齒,憤恨不已。好不容易脫出牢籠的他,現在只想要殺了羅伊,[b]狠狠的發洩[/b]一番。
  巴魯特嘴角泛起一絲令人不愉快的微笑。
  「可別以為我們『青之團』就只有這麼幾個人而已,我們能夠在東方橫行數年,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我沒空聽你那些廢話。」
  「我說……羅伊啊,你這個東方司令官到底是怎麼搞的,轄區似乎不太安穩哪,如果我把這些事呈報中央,你的位子恐怕……」
休斯以嘲弄的口氣揶揄羅伊,儘管眼前情況極為不利,但休斯仍是一派輕鬆自得的模樣。
  「少囉唆,與其有空說這些閒話,倒不如快來幫忙,後面那幾個雜碎就交給你了,老大交給我對付。」
  彷彿無視於巴魯特的存在,羅伊與休斯正在你一言我一句地鬥嘴。
  在一旁觀看的巴魯特,忍不住火冒三丈,伸出隱藏在披風下的左手。那不是正常人的手,而是一具前端裝有槍管的機械鎧。
  「死到臨頭還敢如此狂妄!通通給我下地獄吧!」
  一陣連環槍擊,三人立刻找尋掩護,羅伊還抱著那名昏迷不醒的女人,行動較為不便,只差一點就被槍彈擊中了。
  「可惡,那傢伙的機械鎧不是早就[b]壞掉了[/b]嗎?」
  「八成是他的同伴幫他換一具新的。」
  霍克愛回答他的問題。
  「算了,怎樣都好,我這次是真的火大了。」
  羅伊環顧四週,沒有看到休斯的人影。
  「休斯中校呢?」
  「在那邊。」
  霍克愛手指著街道的另一端,羅伊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去,休斯正躲在一面招牌之後,邊微笑邊向自己打招呼。
  羅伊以眼神向休斯示意,休斯點了點頭。
  猛烈的砲擊聲依然無間斷,被砲火揚起的碎石、木片、煙塵,嚴重影響到視線,街上的行人早已逃得一乾二淨,家家戶戶的門窗都緊緊關上,深怕會遭到波及。現場只剩下刺耳的槍擊聲以及吵雜的雨聲而已。
  「到底有完沒完啊,他的子彈是用不完的嗎?可惡,看來得看我的……」
  正當羅伊打算戴上由發火布製成的手套,霍克愛伸手制止了他。
  「等一下,上校,這裡交給我吧。」
  深知擅用火焰進行攻擊的羅伊在雨天是個[b]無能[/b]之輩,為了不讓羅伊白白喪命,霍克愛遂自願挺身上前。
  不等羅伊回話,霍克愛瞄準目標,朝前方開了一槍。
  連續不斷的槍聲霎時中止。
  「怎麼了?搞什麼啊?」
  先是一陣猛烈的衝擊襲上左臂,接著機械鎧發出令人不快的聲響爆裂開來,巴魯特憤怒地大吼。
  霍克愛以神準的槍法破壞了機械鎧,素有「老鷹的眼睛」的她幾乎是彈無虛發,可說是東方司令部首席神槍手。
  「休斯中校!」
  霍克愛大喊,休斯從招牌後面閃身而出。他揚起手臂,一道寒光朝著巴魯特疾飛而去。
  「嗚哇────」
  從休斯手中拋出的小刀,準確地命中了巴魯特的左眼。
  「我的眼睛──我看不見了──」
  巴魯特的右手緊貼著左眼,鮮血不停地自手指的縫隙中滲出。
  「哎喲,真是可憐啊,這下子可就變成瞎子了。」
  休斯滿懷惡意地嘲弄著巴魯特,此時,眼神一變,右手向後揚起,兩道光芒劃破雨幕,刷刷朝後飛去。
  先後響起兩道慘叫聲。
  原本打算趁著三人不注意時偷襲的青之團餘黨,被休斯先發制人,也分別被刺瞎了一隻眼睛。
  「真是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本來是要瞄準喉嚨的。」
  休斯忍不住哈哈大笑。
  這兩人內心頓時一陣冰涼,隨即又感到慶幸不已,幸虧是手滑,要不然……
  「你們這些混帳──」
  巴魯特咆哮著,雙眼已盲的他,往後已注定永遠生活在黑暗的[b]深淵[/b]之中了。
  羅伊鬆了口氣,心想,這次可真的結束了吧?
  「孩子……咳咳……」
  「孩子?孩子怎麼了?」
  女人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重複這句話,由於事態緊急,羅伊無暇體會這句話的含意,因為直到現在,都沒有看到什麼孩子。
  雨勢變小了,休斯也注意到女人的情況,將「青之團」餘黨交給霍克愛及憲兵隊處理後,他來到羅伊身旁。
  「怎麼了?」
  羅伊搖搖頭。
  「我不知道,她一直在說孩子、孩子的,可是我根本沒看到什麼孩子啊?」
  「嗯……」
  身為一名父親,休斯能夠體會父母擔憂孩子的心情,儘管有時給人一種輕浮的印象,但休斯在女兒和妻子的眼裡,是一位無可取代的好父親及好老公。
休斯眼鏡底下的目光變得柔和,他溫言安慰這名女子,用溫柔的語氣詢問。
  「孩子怎麼了嗎?」
  「死了……死了……」
  彷彿心頭遭到一記重擊,一聞此語,休斯與羅伊的神情頓時黯然下來。
  「是被那些匪徒……實在很抱歉,這是我們的錯。」
  「沒錯,這都是你們的錯。」
  女子的語氣為之一變,原本虛弱的聲音,此刻卻顯得與常人無異,而且更增添了幾分冰冷。
  「是你們殺了我的孩子,我要你們償命!」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兩人一陣錯愕,不知何時,女人的右手多了一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羅伊的額頭刺下去。
  眼見羅伊即將斃命於這名來歷不明的女子手上。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
  「上校!」
  一顆子彈劃破空氣,如電光火石般疾飛而至,射穿了女子的右掌。
  「該死!」
  就在同時,休斯推開羅伊,左手一晃,以小刀將女子的手掌釘在地面上。
  強烈的劇痛襲上女子心頭,她忍不住而放聲大叫。

  等到羅伊回過神來,女子已戴上手銬,雙眼茫然地呆坐在椅子上。
  「羅伊,你沒事吧?」
  「唔。」
  羅伊稍微重整了一下思緒,看著眼前的休斯和霍克愛,又看著那名女子。
  「這是怎麼回事?」
  霍克愛向他報告事情的原由,她用手指著女子。
  「她就是這件陰謀的主使者。」
  用手托住下巴,羅伊頓時陷入了沉思。
  「中尉,妳的意思是,將那個獨眼小子從監獄裡放出來的就是她?」
  霍克愛點頭回應。
  羅伊走到女子身前,用視線向她上下打量一番。
  「妳為什麼要這麼做?妳也是青之團的成員嗎?」
  「不是。」
  羅伊瞇起雙眼,眼神頓時變得銳利,彷彿要將這名女子切割開來一般。
  然而,女子卻一味低著頭,裝出一付不理不睬的模樣。
  「妳說我殺了妳的孩子?」
  女子點點頭。
  「沒錯。」
  「是什麼時候的事?」
  「就在伊修瓦爾殲滅戰的時候……」
  聽到這句話,羅伊和休斯同時臉色微變,這句話勾起了他們[b]沉重的過往[/b],然而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並沒有任何人注意到,羅伊很快地恢復了嚴峻的神情。過了一會兒,他的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胡說八道,看妳的樣子,根本不是伊修瓦爾人。」
  伊修瓦爾人的特徵是褐色的皮膚和紅色的眼睛,而這名女子的皮膚卻極為白嫩,雖然應該有一些年紀了,但看得出來駐顏有術。
  「雖然我不是,但我的丈夫是……你能夠體會與家人生死[b]分離[/b]的感覺嗎?一定不行吧?像你這種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怎麼能夠體會這種事……」
  女子的聲音變得顫抖,她的臉頰似乎滑落了幾滴淚珠,但是看在羅伊的眼裡,他無法確定那究竟是雨水還是淚水。
  休斯嘆了口氣,伊修瓦爾殲滅戰的回憶,對他……不,還有羅伊、霍克愛、阿姆斯壯等人而言,是永遠也[b]無法抹滅的存在[/b],這段不堪的往事,原本打算就此將它塵封在[b]記憶深處[/b]的某個角落,但是現在卻有人又令他們搬了出來。
  「六年了……我隱忍了六年,不停轉動的[b]命運之輪[/b],注定我們再次相遇,我鼓起勇氣,要殺了你為我的兒子和丈夫報仇,但如今……」
  說著說著,女子吐出了幾縷乾澀的苦笑。
  除了苦笑聲跟雨聲,現場只有一片無盡的沉默。
  「中尉。」
  「是。」
  「放她走吧。」
  霍克愛滿臉愕然,靜靜地看著羅伊。
  「上校,這個人……」
  「這件事就以[b]單純的意外[/b]作結,除了她以外的青之團餘黨,通通捉起來,一個也不能放過,然後,務必派人嚴加看守。」
  羅伊的這個決定令女子大出意料之外,她抬起頭看著羅伊。
  「為什麼?你為什麼不乾脆殺了我?我已經一無所有了啊……」
  羅伊嘆了口氣,他抬頭看著灰暗的天空。
 「我認識一對兄弟,在他們很小的時候,雙親就先後離去,只留下兩人相依為命。但他們不但不放棄希望,依然咬緊牙關,努力地活了下來,連這麼小的孩子都明白生命的可貴了,何況是妳?」
  女子默默無語。
  「我相信,妳的丈夫跟孩子也希望妳能夠好好地活下去吧,否則他們的生命豈不是白白犧牲了嗎?」
  「……」
  休斯也走到這名女子的身旁,蹲了下來。以溫柔的眼神凝視著她的臉龐。
  「我也是孩子的父親……所以我能夠體會這種心情,雖然他們的肉體已經死了,但是精神依然活在妳的心中,不是嗎?妳不也是因為這股[b]家人的牽絆[/b],成為支持妳生活的動力,而一直努力走過來的嗎?」
  「……」
  「成功地報了仇,然後再自殺,妳以為這就是勇敢嗎?放棄仇恨,承繼家人的意志努力地活下去,那才是[b]真正的勇氣[/b]啊!」
  「我……嗚……」
  聽到這裡,勾起了女子無數的回憶,她不禁放聲痛哭。休斯拍著肩膀安慰她。見到此情此景,羅伊的內心也感到萬分不捨。
  被當作是「活人武器」而投入戰爭,殺害無數無辜的人民,這並非羅伊的本意,而是身為國家鍊金術師所應盡的義務。羅伊雖然對此事感到後悔不已,但他並不會就此一蹶不振,永遠生活在痛苦的回憶裡。他有他的理想,他有必須要達成的目標。因此,就算遇到了再嚴重的挫折,他也必須強迫自己繼續走下去。
  「中尉,叫人帶她走吧,我們還有要事在身。」
  「是的,上校。」
  霍克愛扶起這名女子,命令一位憲兵開車將她送走。
  看來事情總算是落幕了吧?羅伊終於鬆了口氣。
  望著女子離去的背影,休斯心裡也是五味雜陳,一股說不出的滋味在心頭纏繞著。
  過了不久,霍克愛匆匆跑來。
  「上校,哈博克少尉傳來訊息,已經發現『傷痕男』和愛力克兄弟的所在位置了。」
  羅伊與休斯不約而同地回過頭來。
  「在什麼地方?」
  「就在距離廣場不遠的一條巷子中,有人目睹傷痕男正與愛力克兄弟進行戰鬥。」
  「哼,我想得沒錯,這傢伙果真去找鋼仔下手了。即便鋼仔再怎麼厲害,遇到那傢伙恐怕也是沒輒。」
  羅伊的嘴角浮現惡意的笑容,他正想像著愛德華向他跪地求救的情景。
  「事不宜遲,上校、休斯中校,請趕快上車吧。」
  「好,我們走!」

  雨水依然沒有停止的跡象,激戰過後的街道,顯得凌亂不堪。一行人各懷心事,朝著目的地前進……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127 筆精華,01/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