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8

第一名:Birthday

樓主 妍銀 tifanaru
《[b]Birthday[/b]》


眼前擺著生日蛋糕,是慶祝愛德和阿爾的生日。

臉上的笑顏隨著燭光搖曳,今晚的月色特別清晰。


Happy birthday! my dear!

即使兩個人的生日不在同一天,父母仍然習慣一起慶祝,

即使面前兩個娃兒聽不太懂英文,父母仍然愉悅的說著。

「看!爸爸媽媽給你們兩個寶貝兒買了什麼東西?」

朵莉夏從餐桌底部抱出了一隻小狗,正天真無邪的對愛德和阿爾開心的吠著。

雖然小狗的體積和愛的阿爾都差不多,但是愛德仍然發出滿意的稚嫩笑聲,阿爾則是很好奇的猛盯著小狗瞧。

「他們似乎很喜歡。」霍恩海姆微笑的說,「讓他們好好的學習如何照顧生命。」

「嗯。」朵莉夏也溫馨的笑著,餐廳裡洋溢著[b]祥和寧靜[/b]的家庭氣氛。

「來切蛋糕吧!」

夫妻的手各握著一個孩子,稚嫩的小手握不穩那塑膠刀子,切出來的痕跡看起來嚴重的參差不齊。

「愛德已經兩歲了,阿爾也剛滿一歲,時間過的真快呢。」霍恩海姆將四個杯子個別倒了酒與果汁,遞到合適的人面前。

「也對,你一直都在研究鍊金術,很少看到你肯走出房來,看看你,頭髮白了不少。」朵莉夏的手指輕輕拂過霍恩海姆的瀏海,溫柔的說著。

霍恩海姆則是回應她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接著拿起酒杯啜了一小口,「朵莉夏,」

「等孩子睡了以後,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喔…,嗯,好啊。」

朵莉夏完全不知道,丈夫心中所想傳達的訊息就是必須與這平凡的家庭[b]分離[/b],找尋不凡的法則。

此時的她,仍然擁有賢妻良母的風範,以及上帝所賦與人類的感情。





眼前擺著生日蛋糕,是慶祝愛德和阿爾的生日。

臉上的笑顏隨著燭光搖曳,今晚的月色特別清晰。


Happy birthday! My dear!

朵莉夏開心的說著,就像以往一樣,兄弟的生日是一同舉辦的。

不同的是,身邊少了一個跟孩子一樣擁有金髮與黃眼的男子。

「好了,快許個願望,好方便吃蛋糕!」朵莉夏將雙手放在愛德和阿爾的肩膀上,輕柔的說著。

「我希望我的鍊金術能便得更完善!」愛德天真的道說,眼睛直視著面前若隱若現的燭光。

「哥-哥,願望-說出來-就-沒有-用了啦!」剛學會說話的阿爾,吱吱嗚嗚的把媽媽講過的事情說出來。

「說大聲一點小仙子才聽得到啊!」愛德理直氣壯的回答,但是臉上的表情卻十分歡愉。

生日願望是小仙子在達成的,

母親曾經這麼說過。

「還有媽媽永遠要和我們在一起!」愛德笑嘻嘻的望著朵莉夏,她笑著回應可愛的臉龐。

「許完了吧?來吃吧。」朵莉夏在數分鐘後開口,但是周圍卻多了那麼點的孤寂。

愛德和阿爾極力的想炒熱差點被凝結的氣氛,說了許多看過父親的書之後的心得,家裡的各個角落都充滿了笑聲。

「等等睡覺前來玩[b]枕頭戰[/b]吧!」愛德嘴角沾著奶油說,「媽媽也要來玩喔!」

「呃…,」朵莉夏小小的呆住,但是又立刻回覆母親特有的笑容,「好啊。」

「太好了!」愛德和阿爾異口同聲的歡呼著。

「今晚大概會有[b]暴動[/b]吧,小調皮。」朵莉夏開玩笑的說道,並且拿起罐子再替阿爾添了一杯橙汁。

這是一個安靜卻不真的晚上,真實的只有雙子的開朗和母子親切的共處。

窗外的銀曦灑進木質的地板,和老式的電燈相互輝映著,呈現一幅單調、美麗的景致。





眼前擺著生日蛋糕,是慶祝愛德和阿爾的生日。

臉上的笑顏隨著燭光搖曳,今晚的月色特別清晰。


祝愛德華和阿爾馮斯生日快樂!

愛德和阿爾大聲的說著。

兩個人的生日仍舊是不同日期,但是他們卻默默的接下父母所留下來的習慣。

屋內的空虛,是因為小仙子的怠職,

他並沒有實現愛德的願望,反而提早奪走在他們的心目中,最[b]重要的東西[/b]。

父親離家,母親病逝,對才剛開始接觸世界真理的兄弟來說,是極大的受傷。

媽媽病倒在床時,仍然很慈祥的關愛著我們,不願讓我們看到她脆弱的一面。

把自己用時間的面具覆蓋住淚水的痕跡,以笑臉和虛偽的堅強來扶持住這個家庭,即使知道是虛偽,

我們都還是很希望媽媽可以回來,不要躺在冰冷的墓園裡。

面對自己的將來,兄弟倆不知不覺的繼承父親的能力,鍊金術是他們活下去的泉源。

今晚的蛋糕,不是出自母親的廚藝,吃起來只有苦苦的味道,就算這是名師的作品。

「哥…,」阿爾說著,語氣就像是忍著淚水般的抖動,「你看過爸爸吧,可以跟我說,他是怎麼樣的人呢…。」

「何必提他!他不值得我們去牢記在心裡。」黃金色的眼睛突然怒意上升,拿起紙巾不悅的擦拭嘴巴,「怎麼?」

「我對爸爸的印象很淺呀…,我想知道媽媽每天在等待的,是個怎麼樣的人。」阿爾無辜的低頭,表情就像是[b]小貓咪[/b]遇到了大狼犬一般,害怕卻不敢太明顯的表現出來。

「呃…別這樣嗎!」愛德發現了阿爾的不對勁,趕緊陪不是的安撫他。

「…沒事啦。」阿爾抬頭苦笑著,「蠟燭好像快要燒完了耶!」

「啊!?怎麼…。」愛德吃驚的回答,雙手立即合十準備開始默念願望。

「沒什麼願望了…,小仙子根本不存在。」過了幾秒,這句話劃破了沉靜的氣氛。

「…」


在[b]記憶深處[/b],媽媽是這麼告訴我們的:

從前,有個可愛的小仙子在孩子們生日的時候,會飛到窗戶外傾聽,他會幫善良的乖小孩實現願望,等到願望實現以後,

那個小孩要朝著窗櫺向天空道謝,小仙子一定會看得到,這樣他明年會再來聽你的願望的。


不付出犧牲的話,就沒辦法得到任何東西。

沒有實現願望,也沒有必要向他道謝了-

等價交換,才是這個世界的真理。






眼前擺著生日蛋糕,是慶祝愛德和阿爾的生日。

臉上的笑顏隨著燭光搖曳,今晚的月色特別清晰。


之前的生日宴會幾乎都是晴朗的夜晚,本應在天空上閃耀的星群被黑雲蠻橫的取代,

[b]滴答的水聲[/b]在屋簷上奏曲著,一年一度的慶生是越來越寂靜了。

「許個願吧,阿爾。」愛德笑說著,但是卻多了一點點的苦澀,

這再也不是小孩子的慶生儀式,而只是要讓自己記得爸媽曾經這樣陪我們過。

頭髮變長的愛德梳了和父親相似的髮型,心裡就算是多麼的討厭父親,仍舊不自覺的效仿心中的影子;

包括鍊金術的本能,也是因為父親的關係我們才擁有,但是,我們卻愚昧的用在人體鍊成上面…。

反彈效應,鍊成失敗,躺在地板上的母親…

不是人。

我們太接近神的領域,取而代之的是以「等價交換」的名義取走我們寧靜的日子,取走一些…東西。

在[b]門的彼端[/b],我看到了真理,或許是吧,因為我覺得看了就可以把媽媽找回來,就像以前一樣的一起玩…稱讚我們的鍊金術。


藏匿在盔甲中阿爾的靈魂, 和哥哥之間已經默默行成了距離。

眼前的蛋糕,他一口都吃不下去,難過,也沒有眼淚可以流,只能哽在自身的[b]鋼鐵之心[/b]裡頭,沉默的哀泣著。

無形的淚水漸漸腐蝕了盔甲,他知道被哥哥發現的話,愛德一定會很擔心他,所以這件事從來都不肯訴說出來。

「哥,你吃就好了!」阿爾也笑笑的回答,透過盔甲傳出來的聲音,總是有一點點的空洞和孤寂。

「我一個人哪裡吃得完呀!對了…溫莉,奶奶,你們也來吃吧!」愛德摸著頭說著,他現在是寄住在鄰居家裡。

「愛德,你已經痊癒了嗎?」比拿可望著愛德手腳上的機械鎧說著。

「這沒什麼啦!就只是[b]單純的意外[/b]而已!」愛德閉著眼睛笑說,心裡其實很酸、很酸…。

「…」

比拿可知道那一點都不能算在意外裡頭,當時推開愛力克家的門扉,只看見一個容的下大人的鍊成陣和滿地的血,以及噁心駭人的東西。

在裝上機械鎧以前,愛德幾乎都不說話,眼神一直都是死氣沉沉的,眼眶偶爾還會突然紅了起來,活像是被欺凌的兔子。

這些[b]沉重的過往[/b]愛德用另一個目標掩飾-當上國家鍊金術師,好好的研究賢者之石來恢復弟弟的身體。

也因為這個目標,愛德和阿爾才日漸恢復笑容,開始嘗試更高階的鍊金術,來應付國家所下命的考試。


「溫莉,奶奶,再見了。」過了幾天,愛力克兄弟將踏向目標,朝向中央市邁去。

「好好保重。」

「嗯。」

[b]命運之輪[/b]正無聲的啟動著,血的一筆一畫,讓這對兄弟的故事成為口耳相傳的事蹟、以及擁有[b]無法抹滅的存在[/b]性。





眼前擺著生日蛋糕,是慶祝愛德和阿爾的生日。

臉上的笑顏隨著燭光搖曳,今晚的月色特別清晰。


今天是當上國家鍊金術師後的第一個生日,軍方的朋友們來幫我們慶生。

「愛德,你怎麼想和阿爾一起慶祝啊?你們生日有段距離呢。」中尉端著果汁給兄弟倆,順口的問道。

「嘿嘿…習慣吧!」愛德和阿爾對看了一眼,笑著回答。

「?」霍克愛不解的望著他們,更不明白他們互看的意義。

「又大了一歲啦,鋼,你的身高還是一樣,哈哈…。」大佐走過來對愛德說出殘忍的言語,使得愛德突然不悅了起來。

「你說誰從小時候就從來沒有長高的超級矮豆子!」愛德生氣的大聲說著,被阿爾攔了下來,

「哥…他又沒有說這句話!」看著眼前這熱鬧的氣氛,每個人都放下平常在軍中嚴肅的面孔,開懷的大笑著。

「愛德華˙愛力克和阿爾馮斯,來試試看[b]阿姆斯壯家代代相傳的[/b]烘培術所烤出來的蛋糕!」少佐閃耀的走出廚房,手上端著『充滿藝術氣息』的蛋糕,上面有愛德和阿爾的餅乾小人偶,旁邊的巧克力片上則有少佐的人像…。

「呃…謝謝你,少佐。」看著那片巧克力,上面還灑滿了金粉,看起來更是搶眼,「真大的蛋糕啊!」

「這樣在場的各位才能嚐到阿姆斯壯家的精華啊!」在旁陶醉的少佐,不知不覺又脫下了上衣,歡愉的說著。

「呵...。」每個人都苦笑了一下,不想澆息這場面熱絡的氣氛。

「鋼,當上軍方的走狗感想為何?」大佐開玩笑的說著,用叉子將蛋糕的奶油撥開。

「越來越麻煩了,每天都活在生死邊緣的感覺!」愛德懶洋洋的看著停在樹枝上的小鳥,夜月的光輝灑在牠美麗的[b]羽翼[/b]上,照進了房子的欄杆。

「正常的,看來你願意繼續當下去也算是[b]真正的勇氣[/b]吧!」「怎樣?想不想助我一臂之力爬上高階層的軍職?」

「別作夢了!我研究就很累了,沒多餘的時間理你的野心。」

「我開玩笑的、說說而已,瞧你認真的樣子。」大佐空出一隻手用力的拍拍愛德的頭,爽朗的笑著。

「…」阿爾無奈的搖搖頭,因為愛德和大佐又開始鬥嘴了。

「你這雨天就變得[b]無能[/b]的大佐!」

「矮鋼!」

「你敢說我矮!可惡!」愛得雙手合十,正準備和大佐打架的時候,少佐突然壓迫性的出現,「生日派對要和平喔!」

說著說著,他便開始擠壓著肌肉,讓大佐和愛德都不自覺的感到一股寒意…。

「好啦。」大佐脫下了發火布,從桌上再度拿起了蛋糕,嘴角微微的上揚。

「這樣就對了,啊,蛋糕的味道覺得如何?不錯吧!」少佐微笑的望著愛德和阿爾,「說說實話吧!」

「耶…!真的不錯耶!」愛德說著,感覺上出乎意料的好吃,「想不到還滿合我口味的。」

「因為我牛奶加的少。」少佐如是說,閃亮的星星似乎又浮現在他左右。

「啊…喔!」愛德尷尬的回答,但是臉上不忘掛著笑容。

「好好的慶祝生日吧!一年才那麼一次呢!」


愛德開懷的笑著,自從母親去世以後從來沒有過那麼令人溫馨的生日宴會,可以的話,愛德和阿爾很想一直保有這份暖暖的感覺,

雖然稱不上母親的溫暖,但這感覺讓他們放心、高興,忘卻了多年來無依無靠的孤寂,不再是以悲容面對世界,

長久以來,愛力克兄弟常常在想,我們到底是[b]從何而來,要往哪去[/b],到底要付出多少才能平衡明日的代價?

[b]家人的牽絆[/b]促使我們一步步的走到今天,但是明天、後天、未來,這個意念是否會不停的支持我們?

故作堅強的笑顏,逃避內心失去母親的孤獨與[b]恐懼[/b],專心的想恢復由大自然安排的過去。

在這美麗的世界裡,因為接觸了許多形形色色的東西,所以我們必須用生命來作等價交換,萬物都會逐日的枯萎也因為於此。

雖然這道理看似理性,幾乎接近了沒有人性的階段,但是,我們卻無怨無悔的接受這法則,因為我們是鍊金術師,

『等價交換』是我們所相信的,永遠,深信不疑。


愛德和阿爾這時笑著互看一眼,發現了比鍊金術更重要的東西,

但這東西卻無法言喻,是一種感受,

說的出來的話,就會變得不重要了,放在心裡吧,這樣會比較好。





眼前擺著生日蛋糕,是慶祝愛德和阿爾的生日。

臉上的笑顏隨著燭光搖曳,今晚的月色特別清晰。


祝愛德和阿爾生日快樂!

也慶祝我們拿回了身體和手腳!

愛德夢囈著,他希望這個夢會有成真的一天…

「太好了…。」


褪色的照片裡,稚嫩的我們得意的笑著…。


Don't forget 3. Oct. 11"...

月輝,灑在我們深信的等價交換上。

-------------------------

2005 08 03




微不足道的補充後言:
第一次寫鋼鍊文,而且還是短篇(抖),內容如有瑕疵,
請各位讀者們多多包涵。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127 筆精華,01/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