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77

佳作:《回憶》

樓主 澄玥兒 annie1992
《回憶》

「我們能不能讓媽媽恢復原狀呢……?」細嫩的童音詢問著,回應他的是一個肯定的微笑。「只要能看見媽媽的笑容,要付出多少代價都無所謂!」

但是,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卻是一個不完全的母親。因為一味的堅持,他們觸犯了人體鍊成的禁忌,失去了他們擁有的……到頭來,卻好像什麼也沒得到。



「不……不!啊!!」少年從夢中驚醒,緊握著右手,感受到的是機械的冰冷,他諷刺性的笑了笑,再次倒回床上。

然而,卻怎麼樣也睡不著了。

剛剛的那個夢境,是他與弟弟背負的罪。[b]沉重的過往[/b]與回憶,就這樣全部讓他回想了起來,痛楚彷彿還隱隱傳來,都已經過了這麼久,這傷痛卻仍然還殘存在他心裡無法釋懷……

「哥……」這是一個平靜的聲音。

「阿爾?怎麼還沒睡?」

「你自己還不是一樣。」

「我……我是想起來上廁所嘛!」愛德傻笑著,希望自己的軟弱不被發現。

「哥,你又做那個夢了,對吧?」此時,阿爾站了起來。

愛德不語,卻慢慢的坐了起來,頭低著,一股無奈與傷心頓時湧了上來。其實,在那場悲劇中,自己的痛根本不算什麼,阿爾失去了他的身體,只能以靈魂的型態活在這個世界上,自己還算是比較幸運的吧?……他想。

「哥……你想哭就哭吧!反正,你的痛我了解……」阿爾貼心的道,哥哥為他付出的、失去的,都太多太多了……

「阿爾……」愛德緊緊的將手環抱住他的頭,將臉頰貼在上頭。

阿爾感覺到溫熱的淚水劃過冰冷的盔甲,這感觸竟是如此深刻,[b]恐懼[/b]、無助與無奈,深深的埋在[b]記憶深處[/b],就像一個沉重的包袱,他不願這個包袱只給哥哥一個人承擔,但是他也了解愛德的倔強,他只能在一旁陪著他,包容他的脆弱,這樣就足夠了……


-----------------------------------------------------------------
「真是討厭,那個笨蛋豬頭加三級的[b]無能[/b]上校每次都給我們錯誤的情報。」

看著哥哥任性的表現,阿爾笑了笑,道:「好啦!你昨天不就打電話罵過了嗎?」

阿爾的聲音很清澈、自然,雖然是隔著盔甲發出來的,還是聽的出來聲音裡面的真誠與喜悅。

這裡是亞銳西亞鎮,偏北方,氣候寒冷,前天才剛下了一場大雪。
雖然說已經沒有留在這裡的必要,但是這個地方與家鄉的相似卻深深的吸引了他們兩兄弟。他們決定要留在這兒幾天,這是阿爾的哀求,但是愛德自己心裡也明白自己的意願。

故鄉……早已立過誓,絕不回去了。
現在,那兒是怎麼樣的呢?
突然有種思鄉的情緒,這讓愛德覺得有點可笑。不是都說好了,絕不要在想起?

走著走著,前方出現了一隻[b]小貓咪[/b],在角落[b]發抖[/b]。阿爾迅速的走了過去,將牠抱了起來。

「喵──」對著如此巨大又陌生的盔甲,貓兒一點也不害怕,或許是感受到阿爾那顆善良的心,動物,都是有靈性的吧?愛德想。

「哥,我可以養牠嗎?」雖然這問題問了不下幾百遍,他還是開口。

「呃……」

「拜託嘛。」

「好吧。」偶爾順一下他的意,也沒有什麼不好吧?況且如果不答應他他也會養在自己的盔甲裡吧……愛德無奈的答應,看著弟弟開心的模樣。




「喵──喵──喵──」夜晚,房間的角落傳來貓叫聲。

「噓……這樣會吵醒哥哥啦!」少年緊張的安撫。

「沒關係,我已經醒了。」

「唔……」看著愛德走到自己面前,阿爾抱著貓咪緊張的望著他。

出乎意料的,愛德竟然蹲下來摸那隻貓兒,這充滿溫柔的舉動,讓阿爾也開心了起來。貓咪似乎很享受似的,在阿爾的手中靜靜的閉上眼睛。
愛德走到他旁邊坐了下來,眼睛直視著前方。

「下雪了呢……」他道,看著一旁的弟弟。

阿爾沒有回答,只是跟著他,一起看著窗外緩緩飄下的白雪。


愛德現在心裡想的,是關於那段記憶。
或許,他至今擁有的都是一些[b]虛假的力量[/b]吧?如果沒有阿爾,他能這樣撐下來嗎?因為自己的擅自決定,而讓弟弟一起承擔,這麼做,到底公不公平?

突然,一種溫暖的感覺傳到了手心。

他抬頭望著阿爾,又望向觸感的來源,愛德看見了那隻貓兒。
牠輕輕的舔著自己的手,感覺有點癢,卻有一絲溫暖的感覺漸漸佔滿了他的心。

愛德笑了。

是種很美麗、很完美的笑容,沒有一絲虛假與掩蓋,阿爾很開心能看見這樣的哥哥,
[b]鋼鐵之心[/b],是否正漸漸被軟化?

其實在阿爾心中,愛德一直是一個很稱職的哥哥。
雖然總是把脆弱的一面隱藏起來,但是阿爾還是看的到他的心,他明白過去那段記憶帶給他的打擊是多麼重大的負擔,他們都只想相信那是個[b]單純的意外[/b],可是心裡卻不容許。

而愛德已[b]破碎的[/b]心總是一再的碎裂,但是他知道哥哥很堅強,且阿爾也願意替他縫補好他的心傷。

-----------------------------------------------------------------

「明早就要離開了。」這是個[b]祥和寧靜[/b]的夜晚,愛德獨自一個人站在雪中,阿爾並不在這裡。他趁弟弟不在的時候偷溜了出來,只是想要一個人散散心。

突然,一個穿著黑衣的男人走了過來,帽簷壓的低,看不見臉。

愛德看的出來他正走向他,但不明白他的來意。當男人走到他面前,愛德發現他幾乎跟自己比高。

兩人沉默的站了良久,對方先開了口。

「你困惑嗎?」

「你是誰?」愛德反問。

「不用問我我是誰,你困惑嗎?」

「嗯……」

「為了什麼事呢?」跟一個陌生人吐露心事?這也太怪了吧。不過對方就是有一種神奇的魔力吸引著。

「為了……那段記憶。」吐出這幾個字,突然變的好困難。

「記憶的[b]深淵[/b],陷入了就很難上來的。」

「我知道……但是……」他低下頭。

「對你來說,真正[b]重要的東西[/b]是什麼?還是那段痛苦的記憶嗎?」

愛德不語。

「有時候,試著放下是好的。」

「別管我!沒有人會了解我!」他撇過頭,倔強的喊著。

「[b]命運之輪[/b]還在轉動,如果你不能放下,你的未來會更艱辛。」

他走了,愛德轉身。他彷彿看到了一雙金黃色的眼睛──和他一樣。



剎那間,愛德才明白,那是他自己。

他自己的回憶與羈絆。



「哥……」他驚訝的轉頭,見到了是他最心愛的弟弟。

與他同甘共苦了這麼久,自己在他的心中,地位為何?他想問,但不敢啟口。

「哥,你一直都是我心裡,最堅強的人噢。」難道阿爾聽到了他的心聲?

「雖然包袱很沉重,但是我願意和你一起,不管我們還要走多遠,也不管我們會不會找到[b]門的彼端[/b]──那確切的真相,也不管那[b]真相的背後[/b]到底是什麼,我都會陪你一起走。」聽著阿爾這麼說,愛德笑了。

原來,真正重要的東西,是[b]家人的牽絆[/b]與親情。

那是個永遠也[b]無法抹滅的存在[/b]……



「不管未來有多遠,我們永遠不會[b]分離[/b],對吧?」

接著,是一抹最溫暖的笑。




[b]羽翼[/b]將高飛於天際,飛向夢想──而他們並不孤單。









-------------------------------
作者小記ˇ
這不是弟兄文(認真)
我知道很像可是不是啦!!!
第一次在版子發文呢...
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127 筆精華,01/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