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2k

犬、與貓

樓主 Numai澤 wing1120
犬、與貓


    ※可接續13th Friday 13號星期五(笑)
     其實篇名我比較想取成「羅伊.馬斯坦古,衰尾的一天」。


  雨後放晴的天空彼端搭起七彩的橋樑。
  巨大的盔甲正努力的在乾地上畫起圓形的鍊成陣。

  「阿爾,雖然說可以先在這裡鍊出讓貓待的小屋,可是你可要自己搬到車站那裡。」愛德華一手拎著貓,一手叉著腰站在一旁。
  「我知道啦,哥哥……」阿爾馮斯接著從一旁搬了幾塊木頭之後將木頭收在鍊成陣的正中央。

  「好,那我要開始囉!」阿爾馮斯雙手緊握著拳頭之後,馬上蹲了下去。
  愛德華站在一旁,無奈的說,「是是是───啊!」
  不遠處被黑色疾風號纏上的羅伊正快速的衝過來。

  ───撞上。

  事情總是發生在一瞬間。


  鍊成開始,拎著貓的愛德華,被黑色疾風號撲上的羅伊。
  驚訝聲,鍊成反應。
  風吹起,霧瀰漫。
  黃色的虎斑貓率先走出鍊成陣,來到阿爾馮斯的腳邊磨蹭著,黑色疾風號在主人的聲聲呼喚下跑出來衝向主人的懷抱。

  「哥哥、大佐?」阿爾馮斯的心中吊著不安,看著逐漸散出的煙霧。
  褐黃色的精緻小木屋站立在眾人面前。
  接著映入眼簾的是倒地的兩人,驚叫聲再次傳出。













  睜眼,便是眾人要笑不笑的表情,「你們全部在這裡做什麼?」從床上起身後不解的看著霍克愛、哈博克、普雷達、法爾曼及菲利。
  轉頭一頭,另一張床上隱約看得到……

  貓耳朵?

  「阿爾馮斯,我不記得休息室的床可以讓貓休息喔。」然而話才說完就聽到一旁的竊笑聲,以及看到阿爾馮斯手上抱著的黃色虎斑貓。
  不解的看著其他人,心中突然浮現是不是被人愚弄的感覺。
  下床後想也不想的走向旁邊,將棉被用力扯開。

  「……」沉默。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博克及普雷達同時發出狂笑聲。
  法爾曼仍然一臉冷靜,但可以看到他的嘴角微微上揚,菲利則是用手摀著嘴巴低頭輕笑。
  他望向霍克愛,霍克愛只是聳了聳肩。
  「大佐,也許您也應該摸摸自己的頭上是不是多了什麼。」

  啊?
  心中起了疑惑,鎮定且緩慢的伸手摸了摸自己黑色頭髮。
  「……」動作頓了一會兒,「中尉,有鏡子嗎?」
  羅伊的臉上帶著相當勉強的笑容,從抱著黑色疾風號的霍克愛手上接過鏡子。


  「好吵。」床上的小人兒發出聲音,接著是一聲呵欠聲,「阿爾,剛剛怎麼了?」
  一頭霧水的問著坐在一旁的弟弟,但阿爾只是搖頭指向他身後。
  「中尉、少尉……大、大佐……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在看著羅伊頭上的黑耳朵之後,愛德華肆無忌憚的放聲大笑。
  「鋼,你不要笑我。」被眾人嘲笑的羅伊不悅的將鏡子放在愛德華的面前。
  鏡子中明顯的讓愛德華看到自己的臉,以及他頭上那對和自己髮色幾乎一致的金黃耳朵。
  「我們可是彼此彼此,小貓咪……」藉由嘲笑愛德華,讓羅伊取回了一些自信。
  「這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驚叫聲。
  「剛剛在鍊成的過程中,哥哥不小心被大佐撞上,兩個人就跌到鍊成陣裡……」
  「所以就變成這樣。」羅伊說,接著瞪向一旁的哈博克等人,「不准笑!」
  一旁的霍克愛突然翻開她隨手攜帶的記事本,「大佐,那麼原訂下午要開的會議……」
  「取消!」羅伊想也不想的說,「所有會議無限制延長!直至我恢復原止。」羅伊長嘆了一口氣,「中尉,麻煩妳和對方說一聲吧,用什麼理由都可以。」
  「是。」霍克愛收起記事本,抬起右手,「對了,大佐,如果會議取消就麻煩您趁這段時間將您積欠兩個星期的公文處理完畢。」說完後,霍克愛才領著哈博克等人離開休息室。
  完全無視於長官垮下來的臭臉,以及一旁愛德華的笑聲。




  「那麼現在的事情分配是───」阿爾馮斯站在門口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愛德華,以及正在處理公務的羅伊,「我去圖書館找可以讓哥哥和大佐恢復的方法、大佐處理中尉交代的工作,那哥哥就隨便做什麼都可以囉!」
  「為什麼我不能一起去!」愛德華抗議道。
  「因為哥哥的耳朵太明顯了!」阿爾馮斯指著愛德華頭上那對毛茸茸的金色大耳朵,「就算是用外套的帽子蓋住還是會看到,而且更明顯呢!」
  「我可以戴其他的帽子啊!」愛德華反駁。
  「唉喲,反正哥哥難得能休息就好好的趁這個機會休息嘛!」阿爾馮斯無奈的說。
  「反正我不要和那個蠢無能待在同一個地方就對了!如果不是大佐的話事情也不會這樣!」愛德華說到一半,不忘回頭瞪了罪魁禍首一眼,「都是他自己走路不看路,他自己頭上冒出狗耳朵也就算了,還連累到我!」
  「可是哥哥這樣很可愛啊。」阿爾馮斯天真的說,不顧愛德華跳上跳下的大吼,「那我先走囉!哥哥和大佐要好好相處喔!」
  阿爾馮斯砰的一聲將門關上。
  「喂!阿爾!」愛德華粗魯的打開門,朝著阿爾馮斯消失的方向大吼,「你這個只會出賣自己親哥哥的混帳弟弟!」

  走回辦公室內,將自己用力甩在柔軟的沙發椅上,沒多久卻又一臉無聊的走到一旁的書櫃,隨便抓了幾本書搬回椅子上。
  「鋼,看完要放回去。」接連聽到兩聲沙發所發出來的哀號聲,羅伊這才抬起頭看著愛德華──一隻穿著紅色衣服的金色小貓就這樣大刺刺的躺在他辦公室內的沙發上翹著腳,翻著從他的書櫃上搬下來的書。
  「大佐,你臉上的鬍子和你很搭嘛……」聽到羅伊說話的聲音,愛德華幸災樂禍的看著羅伊的臉。

  明顯的六條黑線,左右對稱的呈現放射狀。
  據說這是手上不知何時拿著油性黑筆的某位中尉小姐,在看到自己上司一臉痴呆時所畫上的。


  異常燦爛的笑容,以及來源不明的白色毛線球,從羅伊的辦公桌以完美的拋物線丟出,目標落點為愛德華面前的桌子。
  頭上的天線宛若雷達般在看到毛線球的同時豎立起來,將手上的書丟在一邊後不由自主的撲上桌子,玩弄起來。
  直到旁邊傳來噗哧笑聲之後,愛德華才反應過來──「我、我在做什麼啊!」
  回過神的愛德華生氣的將毛線球用力的丟在羅伊的臉上,但柔軟的毛線根本無法對羅伊造成傷害,於是他抄起一旁厚達六公分的書。


  匡啷一聲,玻璃應聲碎裂。
  樓下傳來男人的慘叫聲以及嘈雜聲。不用看也知道是愛德華丟下去的那本厚書砸到某個正好站在底下的倒楣鬼。
  這時羅伊正悠哉的從抽屜中拿出一張設施申請表格,鋼筆在紙上畫過的沙沙聲響之外,還有他的自言自語,「申請設施司令辦公室窗戶玻璃,申請原因,遭鋼之鍊金術師愛德華.艾力克破壞……」
  「什麼被我破壞!」金色大貓不滿的提出抗議,「你不閃開不就沒事了!」
  「我不閃的話那現在我要填的可能是保險證明單。」羅伊笑答,「而且如果身為這裡最高司令官的我離開的話,那剩下的工作就得轉由階級第二高的人,也就是擁有與少佐同等階級的鋼之鍊金術師,愛德華.艾力克來處理囉。」說得一派悠閒,完全無視於愛德華頭上明顯清楚的青筋。


  短而急促的敲門聲在羅伊說完話的同時響起,未經過屋內人同意,敲門者已經逕行走了進來,「大佐,非常不好意思打擾到您,但是關於剛剛從您辦公室掉下來的書藉砸到正好經過底下的哈博克少尉這件事情,希望您能做個解釋。」
  霍克愛一走進門,完全不給愛德華及羅伊任何反應的時間,直接將來意說明清楚,她的手上還拿著十分鐘前乖乖躺在司令官辦公室書櫃上的書。
  「為什麼應該放在您書櫃上的書會莫名奇妙的掉在樓下,而您身後窗戶又是怎麼一回事。」語氣不帶任何質疑,反正很明顯的兇手不是愛德華就是羅伊。
  羅伊只是笑了笑的指著愛德華,「剛剛鋼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想拿那本書丟我,我閃過後書就掉到樓下了,至於會打到哈博克少尉這就是完全沒有辦法預知及避免的……」
  「如果您不招惹愛德華的話,愛德華也不會那麼激動。」霍克愛冷眼看著羅伊,金色小貓此時正露出一臉得意的躲在霍克愛背後,朝著羅伊扮了個鬼臉。
  「我根本什麼也……」羅伊才正想為自己辯駁,但話才說到一半,他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看著似乎不打算為這件事做出任何解釋的羅伊,霍克愛走過去將她左手抱著的文件疊在原本已經堆得像座小山般的文件上,「這些文件請您在『今天下午三點前完成』。」
  不給羅伊任何抗議的機會,霍克愛直接帶著愛德華離開辦公室。




  經過了兩個半小時,司令官辦公室的門口才又傳出靴子踩踏在走廊上的聲音,簡短有力的兩下敲門聲結束,仍然在未經過辦公室主人的同意下自動打開門,「大佐,請問您……」

  風微微的吹在霍克愛的臉上,窗戶兩旁的窗簾像是在嘲笑她一般的隨風飛舞,幾份文件也被風吹落在地上,發出摩擦的聲音。
  但是應該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卻不見身影。

  依舊習慣的關上門後,快步走回自己所屬的辦公室───
  「普雷達少尉,你有看到大佐……」打開門,缺少一個被丟進醫護室的哈博克,軍部四人眾一臉不解的看著霍克愛。
  「愛德華呢?」
  「剛剛被大佐拖走了。」
  霍克愛的臉色沉下,「他們去哪兒了?」
  「不知道。」菲利搖頭。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慘叫聲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力,「是休息室!」
  霍克愛大喊一聲後,其餘三人也馬上站起身來,跟在霍克愛身後跑向休息室。





  「死無能你走開!」金色小貓縮在牆壁一角,雙手抱頭的大吼,「滾開啊啊啊──!」
  站在小貓面前的黑色大野狼不顧小貓反抗的緩步前進,臉上帶著讓人害怕的笑容。
  小貓抓住機會,往大野狼左側空隙跑去,但大野狼更勝一籌的趁此拉住小貓身上的紅色外套。
  「鋼,你別想逃。」
  小貓依舊奮力的抵抗,想要爭脫大野狼的手掌心,「放開我!」
  「可以,除非你乖乖聽我說的做。」大野狼臉上的笑意變得更深。
  「不要!」小貓想也不想的拒絕,回過身用力的朝著大野狼的右腳大腳踹下。


  說過了,意外總是發生在一瞬間。
  一瞬間能發生的事情也很多。


  跌倒的羅伊.馬斯坦古,破門而入的霍克愛等人,飛出去的牛奶瓶。


  牛奶瓶掉落在地上發出的聲音完全被愛德華的尖叫聲蓋過,霍克愛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畫面。
  跌倒的人,被壓倒的人,還有沾滿後者全身的不明白濁色液體。
  霍克愛想也不想的掏出手槍壓下保險。

  「中尉!這是誤────」






  「哥哥!我找到可以讓你和大佐恢復的方法了!」
  阿爾馮斯興奮的推開辦公室大門,映入眼中的是羅伊背後那一大塊充滿補丁痕跡的玻璃窗,額頭纏著繃帶、臉頰貼著紗布一臉哀怨的羅伊,站在一旁滿臉不悅的霍克愛以及沙發上失神落魄的愛德華。
  「發生什麼事了嗎?」阿爾馮斯天真的問。


  站在鍊成陣的正中心,愛德華一臉厭惡的瞪著羅伊,羅伊只是露出無奈的笑容。
  「哥哥、大佐,要開始囉!」阿爾馮斯說完後,蹲下身用兩手觸碰著白色粉筆畫成的鍊成陣。
  鍊成反應引起的巨大風壓,讓一旁圍觀的五人不得不瞇起眼睛,用手擋在眼前避免雙眼被強光傷害。

  不久,鍊成反應所造成的風壓逐漸轉弱,被風捲起的灰塵也隨之消散。
  愛德華緊張的用雙手摸向自己的頭頂,「終於變回來了!」興奮的撲向一旁的阿爾馮斯。
  「真可惜……」阿爾馮斯的口語中充滿了無奈,「哥哥有貓耳朵比較可愛……」
  「喂,阿爾!」愛德華好氣又好笑的搥著阿爾馮斯的鎧甲,「你別開玩笑了!」

  同樣恢復原狀的羅伊卻沒那麼幸運。
  「大佐,既然恢復了,就請您繼續完成您的工作。」手槍上膛,沒有讓人拒絕的餘地。
  「好……」臉上那六條引人發笑的線條依然存在,更顯現出羅伊的無奈。


  羅伊正準備轉身走回司令部時,愛德華卻突然開口。
  「大佐,你……」手指不禮貌的指著羅伊。
  因為這一句話而開始望向羅伊的眾人,除了霍克愛及阿爾馮斯外,又是一陣爆笑。





  「嘿嘿嘿嘿嘿……」翻著書的愛德華不懷好意的笑著,「大佐,這下你欠我的人情可多了……」琥珀色的眼眸不經意的瞄向羅伊背後黑色毛茸的尾巴。
  被嘲笑的人,只能無奈的握著鋼筆繼續完成未完的工作。






《End》


澤後記───
玩弄大佐真的好歡樂啊ˇ
這篇其實是鋼鍊50題中的其中一題(樂)

Gio(zhi)2005/05/28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127 筆精華,01/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