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2k

13th Friday 十三號星期五

樓主 Numai澤 wing1120
☆這是遲到的13號星期五賀文(謎)


13th Friday
  十三號星期五




  「黑色星期五?」



  羅伊坐在辦公桌前接過霍克愛遞給他的文件,「什麼黑色星期五?」
  原本坐在座位上的四人馬上湊到羅伊的辦公桌前。

  「黑色星期五就是傳說中會讓人一整天倒楣的日子啊!」一向膽小的菲利上士說。
  「黑色星期五的來源是過去人們普遍認為十三是一個非常不吉利的數字,當十三號又碰到耶穌被釘在十字架的星……」
  「法爾曼准尉,我想大佐想問的不是這些。」霍克愛拿著羅伊甫簽閱完畢的文件說。
  「簡單說十三號星期五就是會諸事不順吧?」哈博克叼著菸,一副吊兒鎯鐺的說。
  「上次十三號倉庫的事情還沒讓你們得到教訓嗎?」羅伊無奈的看著自己的部下,「什麼十三號什麼星期五,科學家講求的就是證據與現實!那些都只是迷信,迷、信!」
  「大佐,寧可信其有啊!」一旁的普雷達說。
  「鍊金術師是科學家,我才不要再相信你們說的什麼迷信!」
  羅伊還沒忘記上一次因為誤會而鬧出的笑話,足足讓他損失了好幾個月的薪水。
  「信不信都是個人的自由。」霍克愛做出結論。
  「可是……」
  「工──作──!」羅伊瞪了還想繼續發言的菲利一眼,「就算是十三號星期五也要繼續工作!」
  「大佐,那也請您盡快將這些文件簽閱完。」霍克愛說。
  「……是。」


  中尉大人取得第一回合賽的勝利。











  「什麼?車票全部賣完了?」一陣怒吼聲從車站的櫃檯處傳來,聲音之大連車站大門附近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是的,剛剛在十點十一分的時候,開往中央市火車的車票已經銷售一空。」櫃檯人員調整臉上眼鏡的位置,仔細的查看手上的劃位表。
  「可是我昨天已經打電話來訂車票了!」
  「我們的紀錄上,昨天並沒有任何乘客以電話訂票的方式……」
  「開什麼玩笑!」愛德華生氣的拍著桌子,「我確確實實有打電話過來!」
  「哥哥,冷靜點啦……」一旁的阿爾馮斯用手攔住挽起袖子,一副準備和人打架的愛德華,「不好意思,那還有沒有站票呢?」


  「真是的,哥哥每次都這樣想也不想的就想衝上去打人。」
  站在車廂與車廂連接的地方,阿爾馮斯無奈朝看著風景發呆的愛德華。
  「明明就是他們作業上的疏失才會害我們沒買到車票。」
  「我昨天就說應該要直接到車站買,哥哥你又說太麻煩……」
  「阿爾,難道你要說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嗎?」愛德華回過頭斜瞪著阿爾馮斯一眼。
  「本來就是了嘛。」
  「對了阿爾,今天是幾號?」
  「十三號。」阿爾馮斯回答,「咦,今天好像是十三號星期五……」
  「那是什麼鬼東西?」愛德華不解的問。
  「有人說只要碰到十三號星期五的話,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特別的倒楣喔!」
  「那是騙人的,哪可能會有那種───」
  愛德華的話還沒說完,車廂門卻喀噹一聲打開,不偏不倚的撞在靠在門邊的愛德華臉上。
  「哥哥!」
  「咦,有人啊,真是對不起啦。」肇事兇手只是簡單的對著阿爾馮斯道了聲歉之後,頭也不回的跑到另一個車廂。
  「喂!搞什麼啊!撞了人就這樣跑開的嗎!」臉上掛著兩條鼻血,愛德華生氣的大吼。


  路過的路人獲得第二回合賽的勝利。










  指針指著下午一點二十分。


  「大佐。」聲音響起。
  軍靴踩在地毯上,傳來悶響。重重一落的文件及紙張被安放在辦公桌上。
  「出發的時間到了。」
  「出發?」哈博克問。
  「今天大佐排定下午時參加哈庫洛將軍閣下邀請的下午茶茶會。」霍克愛翻開隨身攜帶的記事本。
  「可不可以不要去啊……」被文件淹沒的羅伊一臉垂頭喪氣的說,「我寧願待這辦公室處理文件也不要去見那隻老狐狸……」
  「大佐,請注意您的用詞。」雖然霍克愛本身對哈庫洛將軍也沒什麼好感,不過她還是習慣性的糾正羅伊,「哈博克少尉,就麻煩你將大佐桌上的文件整理一下。」
  哈博克望向霍克愛所指的那幾疊文件山,再次楞在原地。
  一旁的普雷達在第一時間撿起從哈博克手中掉下的香菸並快速的丟到一旁的鐵製垃圾桶中。
  「哈博克,你要吃驚之前也先把菸用熄,不然你想燒了司令部嗎?」這是抱怨。
  「啊──普雷達少尉!那個垃圾桶剛剛才丟了一疊紙下去啊!」菲利大叫。
  在辦公室內的其他五人望向冒著熊熊烈火的垃圾桶。


  在四個男人不知所措的驚訝,一個男人的冷眼旁觀之下,偉大的女人──莉莎.霍克愛於第一時間從茶水間提來一桶水,全數倒進垃圾桶,澆熄了這場無名火。

  「哈博克少尉。」
  霍克愛一手拿著水桶,回頭看著哈博克。
  被點名的哈博克自然是緊張的立正站好,只差沒有朝著霍克愛敬禮。
  「現在開始,辦公室禁菸。」
  哈博克的臉上又是一陣錯愕,只是這次他嘴上沒有菸能掉下來。


  站在門口,等著霍克愛自車庫將軍用車開過來。

  「你們不覺得到現在發生的事情,都是受到十三號星期五的詛咒嗎?」菲利這時板著一張臉,朝著另外四人說。
  「我說過一切都是迷、信。」羅伊看著菲利,大聲的說。
  「那怎麼可能會那麼巧讓普雷達少尉把菸丟到才剛被丟進一疊紙的垃圾桶中呢?」菲利問。
  「這一切都是因為哈博克少尉不良的抽菸惡習。」
  「我抽菸那麼久,就沒發生過這種事情!」哈博克反駁道,「怎麼這時怪到我頭上?我都被霍克愛中尉禁菸了耶!」
  「這是你應得的。」羅伊冷冷的看著自己的部下。
  這時霍克愛已經將車子開到五人面前。她從駕駛座出來後越過車頭,打開朝向四人的後座車門。
  「天氣好像怪怪的?」法爾曼突然開口。
  「什麼怪怪的,明明就……」普雷達還來不及把話說完。
  而羅伊正好走離司令部建築的遮蔽。

  嘩啦────。
  彷彿有人從天空中倒下了一大盆水一般,雨水瞬間傾倒而下。

  「我就說今天一定是諸事不順的嘛!」菲利看著混身濕透的羅伊,一臉得意。
  「中尉,為什麼妳的手上會有傘?」法爾曼的注意焦點倒是站在車門旁撐著傘,面無表情的霍克愛。



  取得,濕掉的焰之鍊金術師。












  「中央市──中央市到了,下車的旅客請不要忘記您隨身的行李及物品。」
  廣大的火車站,伴隨的是人來人往的熱鬧。

  「奇怪,剛剛天氣不是還很好嗎?」愛德華提著行李,站在車站的門口望向不斷落下雨絲的灰色天空,「又要淋雨……」無奈的嘆了口氣。
  「哥哥,旁邊有賣傘呢。」這時阿爾馮斯注意到一旁擺著雨傘的小小攤位。
  「不用了,反正司令部離這裡不遠,用走的就……」愛德華的話才說到一半,才發現阿爾馮斯沒有站在自己身旁,「喂,阿爾──?」
  朝著四周尋找,最後才在一根柱子背後看到弟弟巨大的身影。
  「噓,安靜點喔……」阿爾馮斯抱著一隻被雨淋濕的小貓,輕聲的說。
  就在他準備打開盔甲將貓藏進去的時候,他感覺到從背後傳來的殺氣。
  「阿──爾──,把貓放回去……」愛德華壓低了聲音。
  被逮得正著的阿爾馮斯,心虛的把貓藏在身後,「哥哥,你說什麼,我不知道……」
  「把貓放回去!」
  「可是現在下雨……小貓淋濕好可憐……」
  「放、回、去!」
  「可是……可是……」

  雨還是嘩啦嘩啦的下著。


  「哥哥是沒有良心的冷血笨蛋────!」
  「喂,阿爾!」愛德華看著在雨中奔跑而去的阿爾馮斯,「回來啊!」
  最後只能看著弟弟的背影,無奈的抓著頭。


  「你看,那麼小的孩子這樣欺負人……」
  「他還是人家的哥哥呢!居然這樣欺負自己的弟弟,現在的小孩怎麼這樣啊!」
  「哥哥?都是哥哥了還那麼矮,不怕讓人笑話嗎……」
  身邊不斷傳來旁人的閒言閒語。

  喀嚓。
  這是理智線斷裂的聲音。

  「你說誰是用雨水澆下去也一樣長不大的小豆子───!」

  暴走完畢後,才驚覺自己還身負著把阿爾馮斯找回來的任務。


  取得,和弟弟走失的矮豆鋼之鍊金術師。












  「是的,將軍,非常抱歉,所有的車子都突然拋錨,無法前往您的茶會。」
  辦公室內,只傳出霍克愛朝著電話另一頭平淡的對話聲。
  甫掛上電話,便聽到敲門的聲音,「不好意思,有一通外線電話要求由馬斯坦古大佐接聽。」
  「大佐他現在在休息室,請轉進來由我代接。」霍克愛說完後,等著櫃檯接待的女軍人回到座位,將電話轉接進來。


  「喂,混帳大佐嗎?」
  (不好意思,愛德華,大佐現在在休息室,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啊,霍克愛中尉,不好意思。」聽見電話另一端的聲音才知道自己罵錯人,愛德華連忙道歉,「那個……我現在人在中央車站這裡,不過剛剛阿爾,呃……和我走失了,不知道他有沒有到司令部了呢?」
  (我想他應該沒有過來。)
  「是嗎……那我再找找好了,我大概在三點前會到司令部交報告書,就這樣了。」
  聽到霍克愛的回答後,愛德華掛上電話走出電話亭。
  「真是的,阿爾那個笨弟弟……」




  關上休息室的門,才剛換上乾爽備用軍服的羅伊隨即遭遇到第二場災難。

  「咚!」
  撞擊力之大,足足讓羅伊往後彈飛了一段距離,接著落地。
  「啊,大佐,對不起!」肇事兇手跑到羅伊的身邊,將他扶了起來,「大佐,您還好吧?」
  紅腫的鼻子底下掛了兩條鮮紅的血液,起身後從口袋中掏出白色手帕,抵著自己的鼻子,「阿爾馮斯,你哥哥呢?」
  很難得在司令部見到了弟弟阿爾馮斯,卻沒看到那個囂張的鋼之鍊金術師。
  「哥哥他……」

  喵……
  聽到從盔甲中傳來的貓叫聲,讓羅伊在一剎那完全反應過來。




  分針指到十二,傳來整點的樂聲。
  而大門也準時的被打開。

  「啊!阿爾!」
  「喲,鋼。」
  開門者沒有理會座位面門的上司對他的熱情招呼,而是一個勁兒的走到坐在一旁沙發的盔甲。
  沙發旁邊有隻嬌小的虎斑貓正舔著水盤中的清水。
  「你這傢伙,幹嘛被唸幾句就直接跑開,害我在雨裡找你找了好久!」全身濕得沒一處乾的鋼之鍊金術師想也不想的對著阿爾馮斯開罵。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反正你等一下把貓放回原來的地方就對了!」
  「那可以請大佐收養……」
  「讓大佐收養只會讓貓死更快!」
  「那讓小貓自己待在雨中不是很可憐嗎?」
  「把牠帶回來我們又沒有辦法養!你想一隻貓能陪著我們到處跑嗎!」
  「可是、可是……」盔甲傳來的聲音,帶著微微的哭泣音。

  在一旁看不過去的霍克愛走到兩人身邊,阻止兩人的爭吵,「你們不要吵了,不然大佐和少尉他們的工作量可是會增加的。」
  愛德華及阿爾馮斯這才注意到美其名是被他們吵架聲煩得無心工作,實際上卻是在看戲的五個男人。
  「對不起……」兄弟倆有默契的說。
  「如果愛德華堅持要把貓放回去的話,就至少等到天氣放晴,再幫貓弄個可以保暖的地方,相信一定會有人因為貓的可愛將牠帶回去的。」霍克愛輕聲的說。
  「這……」愛德華有些為難的低頭,「好吧……」


  這時喝完水的虎斑貓一聲不響的走到羅伊的腳邊。
  羅伊注意到虎斑貓的動作,安靜的看著那隻貓想要做什麼。


  貓,沒有他預期的在他腳邊磨蹭。
  這是羅伊.馬斯坦古在十三號星期五的第三次災難。







【End】





澤後記───
遲來的十三號星期五賀文。
因為那天遊戲帳號被盜,(HIGH到)沒心情將這篇打完,今天補上ˇ

說真的,星期五那天我還真的是衰整天…(遠目)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127 筆精華,01/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