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2k

《鋼之鍊金術師》野貓(4)

樓主 Numai澤 wing1120

    (4)


  「蒂卡!蒂卡!!蒂卡──!!」女人歇斯底里的大喊著女兒的名字,「蒂卡!妳醒醒啊,不要惡作劇啊!」她用力的抱著女兒冰冷的身體。
  「埃蕾娜!」男人推開人群來到埃蕾娜的身邊,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妻子以及妻子懷裡抱著的……,「這……」他瞪大著眼,久久不發一語。
  「漢特,你快來說說蒂卡啊……」埃蕾娜的臉上盡是淚水。
  站在一旁的男人以及陸續趕來的軍人看到眼前這付景象,雖為漢特及埃蕾娜難過,但更讓他們覺得毛骨悚然。
  被埃蕾娜喚為蒂卡的女孩,在鎮民的印象中是個有著紅色大波浪長髮,繼承了她母親漂亮容貌,個性活潑的可愛女孩。但他們眼前這個穿著蒂卡衣裳的生物,卻無法讓人和那可愛的女孩聯想在一起。
  紅色既長又捲的毛髮覆蓋了她的頭,只隱約露出了兩個小小的、充滿驚嚇的雙眼以及她的全身,耳朵也變得尖而長,有如動物一般的蓋滿了細毛,手和腳長出了尖長外露的指甲,沾滿全身的黏稠血液,也正緩緩的從她的口、鼻及雙眼中流了出來。



  「請讓開。」
  「我是東方司令部的羅伊.馬斯坦古上校。」
  走在哈博克之後的羅伊,身上套了一件制式的軍部黑色長外套,身後跟著的是忠心的副官以及鋼之鍊金術師及其兄弟,「發生了什麼事。」非常肯定的疑問句。如果不是知道有事,在現在這種時間也不可能會有上校級人物無聊跑到這種偏遠地方。
  「剛剛是誰向司令部通報的?」哈博克看著在場的幾位軍人。
  「是我。」一個長得有些瘦小,臉上帶著些許雀斑的年輕軍人說,「哈博克少尉,一切就如剛剛屬下在電話中所說一樣……」
  這時愛德華卻不顧任何人阻止的走向埃蕾娜,「對不起……」他莫名奇妙的對埃蕾娜道歉後,看著她懷中的蒂卡。
  注意到愛德華表情驟變的羅伊,突然下令,「在場所有人通通不准透露現在在這裡看到的任何事情,連親人也不能說。」很明顯的,這是封口令,「誰是這位小姐的丈夫?」
  漢特走到了羅伊面前,「我是漢特.華特森,埃蕾娜和蒂卡,是我的妻子和獨生女。」他的表情有著難以言喻的悲傷及哀痛,「上校,請問……」
  「華特森先生,麻煩你先帶你的妻子回去,並找個醫生好好照顧她。」霍克愛中尉說。
  羅伊走到了埃蕾娜身邊,一把抱起滿身是血的蒂卡。已經失魂的埃蕾娜,則在丈夫的攙扶下起身,緩慢的離開森林,「剩下的人,也請你們離開,不要忘記我剛剛說的話,『不准透露現在發生的所有事情』,有人問起也不要回答。」
  隨即在阿爾馮斯及愛德華上車後,哈博克發動吉普車的引擊,離開科摩特鎮。


  「……是合成獸嗎?」阿爾馮斯在一片沉默下,突然開口。
  愛德華只是看了阿爾馮斯一眼,輕輕的點頭。
  「就和當時妮娜和……」一字一句都讓愛德華的表情變得更加凝重。
  「別說了。」羅伊說,「所有事情都等回到司令部再說。」
  「上校……」愛德華的聲音一反平常的異常細小,「要將她……處分掉嗎?」
  「牠已經死了。」羅伊說,「鍊成的過程出現鍊金術師沒預料到的意外,導致鍊成失敗,而那個叫蒂卡的女孩以及被用來鍊成的動物也因為鍊成反應的衝擊死亡,我帶牠回去只是要研……」
  「夠了!夠了!」愛德華沒來由的大吼,「不要再說了!」
  「哥哥?」阿爾馮斯、霍克愛及開車分心的哈博克同時回過頭看著愛德華。
  「為什麼你還能說得那麼冷靜!」他惡狠狠的瞪著羅伊的背影,「難道看到有人這樣面對一個小女孩,你不會覺得生氣嗎!」

  「因為沒有那個必要。」




  「哥哥,該休息了。」晚上十一點,阿爾馮斯看著坐在床邊悶悶不樂的愛德華,「剛剛是我不對……我不該提到妮娜和亞歷山大的……」阿爾馮斯有些自責的說。
  「不是你的錯,阿爾……」身上的紅色外套還沒換下,「是我太不成熟了……」愛德華甩了甩頭,「不想那麼多了!今天忙東忙西的卻忘了要先到旅館訂房間,這才是我現在煩惱的事情啊!」愛德華突然打起精神般的大吼。
  「……矮豆子,閉嘴。」一旁睡眼惺忪的羅伊隨手抓了枕頭就往愛德華的後腦勺丟去,「睡覺不睡覺的,不要在那裡鬼吼鬼叫!」
  「你說誰是小到看不到的小豆子!!」愛德華拿起一旁矮桌上的檯燈往羅伊的方向砸去,「你以為是誰沒事叫我補寫報告,害我和阿爾現在得淪落到和你一起待在軍部的休息室啊!!」
  「哥哥……」
  被檯燈打中的羅伊起身,半瞇眼的看著愛德華,「小豆子,你想打架就對了?」面無表情的將手伸進口袋內,拿出發火布手套。
  「打就打!誰怕你!」
  「哥哥!!上校!!」阿爾馮斯無奈的大喊,「現在不早了!請你們兩位快點休息!特別是哥哥你!」
  「為什麼要特別針對我?」愛德華不滿的說,「明明就是那個死無能先挑釁的!而且先動手的也是他!」
  「哥哥,你再說下去,我就要生氣了喔!」
  「沒錯,小豆子,乖乖聽你弟弟的話。」羅伊收起手套,窩回床上。
  「呿,無情冷血的臭上校!」愛德華小聲的嘀咕著。
  「不要以為我睡著了就聽不到。」
  「哥哥!上校!你們別吵了好不好!」阿爾馮斯抱著熟睡的雪菈,無力的說。





   昨天晚上在科摩特小鎮發生的事情,雖然羅伊已經下了封口令,但還是無法阻止喜歡聊八卦的人到處散播。東都的街道上甚至有消息靈通的小販開始兜售關於命案的新聞。

  幾聲腳步聲出現在門口,辦公室內的人不免繃緊神經,等待門外的人開門進來。
  「哈博克少尉,普雷達少尉、法爾曼准尉和菲利上士,請馬上到上校的辦公室。」進門的人不是他們原先猜想的那個人,大家因而鬆了口氣。
  「上校找我們?」普雷達少尉疑惑的看了看其他三人後問。
  「是的,請馬上過去。」


  「就算下了封口令,還是會有多嘴的人把事情說出去。」愛德華說。
  「這就是人性啊,鋼仔。」羅伊雙手手指交叉的托著臉,看著愛德華,「小孩子要多多學習……」
  「你說誰小!!你說誰小啊───痛痛痛痛痛啊──」正準備跳起來破口大罵的愛德華被阿爾馮斯拉住紮在後腦的辮子,痛得叫了出來。
  「哥哥!」阿爾馮斯無奈的說。
  「阿爾!你居然這樣欺負你的哥哥!」愛德華從阿爾馮斯的手裡救回自己的頭髮後大喊。

  扣、扣,還未等羅伊的回應,門已經讓剛剛被派去叫人過來的軍人打開,「報告上校,已經將哈博克少尉他們帶來了。」
  「謝謝你,萊恩下士。」羅伊點頭,示意要萊恩下士離開。


  「好,走吧。」四人才一進門,羅伊馬上說了這句話。
  「上校,要去哪裡啊?」菲利上士不解的問。
  「當然是驗屍啦。」
  普雷達少尉這時打了個冷顫,「驗屍?」
  「沒錯。」
  羅伊不等其他人反應過來,就直接走出辦公室,朝著走廊另一邊最末端的房間走去。
  「哥哥,可以把雪菈帶去嗎?」阿爾馮斯問。
  「把動物帶進去不好吧?」哈博克說。
  「有個遠方的島國傳說若是有貓跳過屍體的話,屍體會……」
  「法爾曼准尉,請不要說鬼故事!」愛德華大聲的喝止法爾曼,「阿爾,不准把貓帶過去,也不准把貓藏在你的盔甲裡!」
  「可是,哥哥,那誰要照顧雪菈?」
  「……」愛德華看了阿爾馮斯一眼。
  「雪菈不能沒人照顧啊……」
  「沒關係的,阿爾馮斯,帶雪菈一起去吧。」霍克愛中尉說完後,跟在羅伊之後離開了辦公室。
  「中尉都說了,那就好吧。」愛德華無奈的嘆了口氣,「你可要把貓顧好!」




《待》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127 筆精華,01/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