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RxR
LV. 7
GP 62

【RxR】鍊愛

樓主 紫荊歌月 yuei222
大家好,我是歌月。(鞠躬)第一次來這裡發文,還請大家多指教囉ˇ
本文為RxR大佐中尉向,不喜者慎入。

--

「……報告中尉!」年輕男子彷彿是下定了某種決心,終於鼓足勇氣來到有著「冰山美人」封號的上司桌前,大聲的說道。


「有什麼事嗎,萊德下士?」俐落的在文件末端挑起一個完美的弧,莉莎˙霍克愛中尉這才抬起頭來,語調依然是貫有的冷靜。


「那……那個……」頭一次與那雙琥珀似的圓潤雙眸直視,萊德差點將好不容易背好的台詞給忘記:「……中尉今晚有安排活動嗎?」


「沒有。」簡短有力的回答。不過她的私人時間通常要視某人的工作情況才能做計畫──霍克愛忍不住斜眼瞄了一下那位罪魁禍首。


嘖,果然又在偷懶了……才一會沒盯著就這樣!正打算出聲催促大佐回到工作崗位上,立於她桌前的年輕下士卻開口將她思緒打斷:「那……那麼……」深深吸了口氣,萊德終於說出最重要的一句話:「我有這個榮幸邀請中尉共進晚餐嗎?」


「砰」地一聲巨響,一疊公文冷不防躍入桌上,剛好擋住了下士的熱切眼神。霍克愛茫然的抬起頭,一抹墨黑色的髮正從她眼前晃過。


「很抱歉,中尉今天晚上要˙留˙下˙來˙加˙班!」這小子不是新來的就是活得不耐煩了,居然敢在他面前邀他的副官出去吃飯?


「……大佐?」霍克愛不解的望著她的長官──雖然有那麼瞬間,她的確是希望他能現身替她解圍。


「只要您現在馬上認真批閱,這些公文三點半前就可以準時交出去了。」嘆了口氣,她按了按有些發疼的太陽穴。


「不,有些地方我還想調查一下。」羅伊淡淡的道,完全是公事公辦的口吻。幸好偽裝心思是他的拿手強項:該死的,難道她完全無視剛剛死命瞪著不速之客的他嗎?


「中尉,妳會留下來幫我的吧?」他明白這句話對她絕對有效。


「……我知道了。」她輕輕頷首,沒再多說些什麼。


──她的世界永遠繞著他運轉,一如月球只受地心引力影響。


只是她忘了,地球潮汐也只因月亮圓缺而有所變化。


「很好。萊德下士,最近南方司令部急需人手,我覺得你是個適合的人選──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就準備過去吧!」滿意的看著成果,雖然他並不願意用這種方式。


***


水聲嘩啦啦的響著,某個纖細身影映在鏡中。少了平日的武裝,滿滿的孤寂在空氣中不斷的飄盪。


她解開夾子,讓淡金色髮絲傾洩而下;總是盈著冷靜優雅的琥珀眸子有著莫名的幽黯,彷彿月光被遮住的深夜。


若「等價交換」是這個世界不變的真實,那麼,她為他付出的一切是否僅等於一個長官對部屬的關懷?


「別傻了,莉莎˙霍克愛……妳早就決定要永遠跟隨他了!無論他到哪裡、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妳、或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待妳,妳都不會離開他的,不是嗎?」鏡裡的倒影嘲弄的問。


「是的,我的確是這樣說過……但每天逼著自己冷靜無情,這樣的『永遠』也許會沉重的讓我無法負荷──又有哪個女人能夠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在花叢中盤旋飛舞而毫無感覺?」她悄聲說道,被稱作「鷹隼之眼」的淺棕色瞳孔把哀傷放大的很清楚。


低下頭,她猛地把冷水往臉上潑去,企圖洗掉某種太過沉重的愁绪。吸氣,吐氣。甩甩被濺濕的髮,用他送的、某次視察帶回來的焰紅色髮夾重新盤上,那個冷靜的霍克愛中尉又重新回到鏡前。


「……該回去工作了。」說完,她頭也不回的走出洗手間,把方才在電話旁聽到的、他向某個女孩的解釋給丟在臉盆裡,和她的黯然一起流向不知名的遠方。


***


滴答,滴答。秒針像軍人踢著方步般規律的走著。


八點五十。簽下最後一個「羅伊˙馬斯坦古」,他無力的甩開鋼筆,重重的倒進寬大柔軟的椅背。夠了……他的人生應該要轟轟烈烈的幹些壯舉,而不是成天埋沒在這堆囉哩八唆的文件堆裡!下午故意把工作積欠到現在,弄得自己萬分疲累不說,還得勞心費力和花店的女孩解釋為何取消約會……不過這些如果能成為拒絕他的副官和其他男人共進晚餐的正當理由,他很樂意這樣做。


其實他並不想成天往外「視察」的,羅伊想。但他的確需要人們的支持與歡迎,作為自信豪氣的基石;又或許,自己不過是像個調皮小孩,想藉此引起某人的注意罷了……


──然她總只是面無表情的說:「請您在約會之前完成工作。」即使如方才那般撞見他和別的女孩講著電話,她也只是淡淡的說了聲「請不要在工作時間用軍用電話講私事」。雖然他很快的結束掛斷,嘻皮笑臉的說「這可是為了晚上加班呢」,他美麗的副官依舊漠然。


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妳真正的微笑呢……癱坐在椅中,他閉上眼,苦笑著想。


驀地「咚」一聲,一杯熱茶輕巧的端坐在他桌前。緩緩張開雙目,氤氳的熱氣模糊了視線,卻不影響他判斷那雙端茶的手隸屬於誰。


「您辛苦了。」依舊是平淡的語氣,他卻知道裡頭有她無言的關心。


嘴角開始上揚,勾起某種寓意深刻的弧度──妳注定是要為我綻放的,對吧?


***


霍克愛隨手翻著桌上的公文,很快的略覽過一回。依大佐平常對約會的重視程度,居然會自動加班甚至放棄約會?──怎麼想都覺得詭異。然而在三秒鐘後她終究還是棄械投降:還是別想那麼多的好……頭越來越昏了……


突然一隻手貼住她額頭。就算腦袋像窗外景色般只剩下唯一的白,她還是知道那寬大掌心的主人是誰。


「……果然在發燒……」羅伊原本昂揚的語調驟然降至冰點。嘖……總是在照顧別人的偏偏最不會照顧自己!


啊啊……總是溫暖的那雙手此刻居然比自己的體溫還低呢……看來自己的確在發燒……


已無法再做思考的霍克愛茫然看向羅伊,卻發現他黑曜石般的眼睛似乎蘊含著某種極少見的光芒,正在最深最遠處如火焰般閃動。


──怒氣!?


正當她想努力分辨之時,體內的火焰猛地竄出將她全身包圍吞噬;意識全然沉入黑闇,彷彿靈魂將獲得永久的安息……


「……莉莎!?莉莎?莉莎!」


***


「唔……」很勉強的睜開雙眼,她覺得全身空虛無力,覺得身體好輕好輕──也許這就是靈魂的重量吧。原本井然的思緒好像被高溫溶化後再度凝固,只謄下一團無法成形的混亂:我是誰?我在哪裡?我該往哪去?


她試圖伸出右手去捕捉答案,卻意外發現早已被另一雙掌心給緊緊握住。


「……大佐!?」意識快速倒流進空殼裡,霍克愛覺得自己的腦神經終於接上準確的那一端:昨晚帶著發燒的身體加班,好不容易盯著大佐將工作完成,接著就陷入了無意識狀態……想必是他送自己回來的吧!


連自己都想不起來是誰的時候,為什麼還是能在看到那抹黑髮的同時準確叫出他的軍階呢……她苦笑,卻不知該笑自己身為一個部下的忠誠,還是一個女人絕對的痴心。


「……妳醒來啦?」揉揉惺忪的眼,男人自趴著的床緣抬起頭,揉了下還在發疼的太陽穴。啊……坐在地板上趴著睡比改一整天公文還累……所以親愛的莉莎,請妳多保重自己的身體好嗎?經常性的低劣睡眠品質會讓妳最重視的的工作效率大打折扣哦……他邊在心裡低聲嘀咕,邊爬起身來。


「妳啊,認真工作是好事,可是總該注意一下自己的底限在哪吧?」左手將她額上的濕毛巾拿下,再與右手上傳來的自己的體溫相互確認,他這才安心的嘆了口氣,用有些不悅卻又無奈的口氣數落著。


「……對不起……」不知怎地,反射性的就是道歉。「……幾點了?」稍稍偏過頭看向已然明亮的窗外,她害怕直視他帶有責備和關懷的眼神。


「九點十三分。」瞄了一下代表國家鍊金術師的銀懷表,立於床畔的他毫不在乎的說。


「這麼晚了!?九點要開軍部會議啊!」床上的她大驚,隨即掙扎著想爬起身。


黑眉微微皺起,而後一個伸手,拉起、坐落、擁入,下一秒她已陷入他白色的襯衫中。


「我已經打電話叫他們延期了。」讓艷色金髮順著自己左肩灑落,羅伊低下頭看著懷裡蒼白帶紫的唇,有些氣她對工作的掛念。「妳不在哪有辦法開會?」


「我沒問題的……」屬於男人的氣息飄進呼吸裡,霍克愛繃緊了身子,只想逃開他的懷抱。


「不˙行!病人要在家裡好好休息!」注意到她的動作,他微怒的將她額頭按回自己肩上。「我已經幫妳請好假了。」該死的,她就只會想到工作?


「……那您也該去上班了吧?」她不死心的續問。不應該這樣的……理智已經被情感逼退到邊界,她害怕自己將沉淪於他溫暖胸膛卻無力自救。


「這妳不用擔心──我也請好假了。」理所當然的回答。


「……連今天的約會也取消,對人家不好意思吧?」驀然想起昨晚的那通電話,她脫口而出的負氣話語連自己都感到訝異。


聞言一怔,墨黑色的瞳忍不住仔細打量她有些憔悴的側臉,而後露出苦笑:妳究竟過了多少獨自傷心的日子呢,親愛的莉莎……下意識的撫過散佈肩上的艷金色髮絲,男人輕輕的在心裡告解,卻不奢求她的原諒。


曾經縱橫情場,卻在遇見傾心摯愛時變得畏縮──這時他才懂,原來自己還是會害怕。所以他一次又一次的試探,小心翼翼的觀察,拚命想確認彼此的關係不僅是長官和下屬而已……她該恨這樣的自己呵……


──但他仍希望能用一生在她身邊贖罪。


「……我去倒點水給妳喝。」終究是沒有回答她的問題,羅伊輕輕扶起她略顯纖細的身子,細心的把枕頭立起後才又讓她舒適的靠上。


「妳總是保護下雨天的我,所以這次就讓我照顧不能拿槍的妳吧。」


***


「啊~很久沒這麼悠閒了呢……」紓展了下筋骨,黑髮男人順手拉了張椅子至床邊,彷若剛才什麼也沒發生的翻起手邊的舊報紙。


「總是在偷懶的您沒資格這樣說吧。」讓最後一口冷水滋潤乾枯的喉嚨,半坐臥在床上的金髮女子忍不住瞄了他一眼,無奈的道。


「喂喂……我有哪件工作延誤過的嗎?」放下報紙,羅伊大聲的替自己喊冤。拜託,他好歹也是上級眼裡有為的年輕部屬、市民心中能幹的俊帥將領耶!


「……如果您不是老在期限之前才開始趕工,也許我今天就不用請假在家了。」嘆了口氣,霍克愛讓手裡的玻璃杯「扣」一聲輕放上右側床頭櫃。


有多久了呢,從這樣近的距離看著他的髮他的眼他的臉他的全部──可這麼多年了,她還是未曾看透他的心。


「現在不是在軍部,就別用敬稱了吧……叫我名字就好。」注意到她的聚焦方位,他笑著說。


「……我以為您是以長官的身分來照顧屬下的。」低下頭,她刻意的劃出彼此間的界線,像是在提醒自己千萬別忘記:莉莎˙霍克愛,別忘了妳的身分!


空氣在說出口的剎那間凍結,一個手臂外距離的寬厚身軀也隨之僵硬。她的貫性冷漠是引爆他心底情緒地雷的導火線,讓那個向來能精準控制自己的羅伊˙馬斯坦古在轉眼間崩潰渙散。


而後陡然冒出的烈焰劈開了沉默:「……難道我們就沒有除此之外的關係嗎?」再也無法忍耐的低吼出聲,他砰地坐上床,直盯向她盈滿訝異的眼。


「……您……您在說什麼啊……」她偏過頭,不敢直視那樣懾人的火光。


「不懂?那我告訴妳好了:妳,莉莎˙霍克愛,是我羅伊˙馬斯坦古的女人──就是這種關係!」說罷,他狠狠的將她一把摟進懷裡,貼緊她毫無防備的唇。


一如火舌吞噬傲冰,有那麼瞬間,她無法多做任何思考的只能感受他的溫熱,然在最後卻不自覺的殘下兩行清冷。


「……好卑鄙……」猛然將他推離,顫抖的聲音這樣說著。她曾試圖阻止眼淚溢出眶外,然最終卻只能無力的任其劃開臉頰,將她最赤裸的感情攤露於他熊熊火光之下。


「……明明知道我的永遠只能用來守護一個人……可告訴我,你曾經對多少女孩說過這句話?」將臉深深的埋進雙手,她憤恨的喊著對他的心痛。


彷彿雨水澆熄烈火,發狂的焰之鍊金術師只是癱坐著呆望他從未見過的她的潰堤淚水,想開口說些什麼最後卻只能沉默。


就像妳說的……下雨天的我確實是無能……


黑髮低垂,蓋住了空茫的眼神卻遮不了嘆息的後悔:剛告解完的是誰?不奢望被原諒的是誰?說要用一生贖罪的又是誰?──自伊修瓦爾之役後他從未如此懊惱自己的無能為力。可那時身邊有個能理解並支持自己的人,他才能重新站起並冷靜的繼續往上爬……


所以,他絕對不能失去他的動力。


黑色的深遂眼眸又燃起了認真的光焰,羅伊用上僅存的幾分力氣再度將她摟進懷裡,緊緊不放。


「……不要過來……放開我!」霍克愛奮力掙扎著想脫離那會令她自傲的理智摧毀殆盡的寬厚臂膀,可他哪允許自己再有放手的機會?


「……放……開我……」動作逐漸緩了下來,積蓄多年的悲哀浸濕了白色襯衫。她好氣,氣自己被傷透了心,卻還是願意守護這個男人直到生命盡頭。


不願心與心之間再有任何距離,他低頭在她耳畔悄聲起誓:「只要相信我這一次就好──這輩子,我只能對我的唯一說這句話。」


「……騙人……」可她已經無力再去懷疑。


「那就讓時間去證明吧。」輕輕吻去她的不安,他卻依然不改霸道的自我本性:「……反正妳已經逃不開我身邊了。」

--

遠超出預計範圍的文。(苦笑)越寫越覺得大佐欠揍──把我的甜文還來!(踹)
大概是極少數沒寫中尉拔槍對著大佐的RxR文吧?
開玩笑,女王陛下一句話和一個眼神還不夠嗎?根本不必勞駕愛槍出來啊啊啊~(吶喊)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127 筆精華,01/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