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RxR
LV. 7
GP 62

【RxR】魅雨

樓主 紫荊歌月 yuei222
雨滴成群結隊的在屋簷上跳起舞,零碎紛亂的腳步聲和偶爾轟然作響的巨雷拼湊出一部盛大的交響詩。

這是金髮的中尉調任到中央後的第三次休假。難得的假期卻碰上少見的連日大雨,讓她又把時間幾乎全花在採購日常用品上。好不容易將一切歸位,她慵懶的斜躺上屋裡僅有的一張沙發,隨手拿起一直無法好好看完的散文集,準備好好享受所剩無幾的假日。


只是今晚,集中注意力突然成為一件分外困難的事。窗外未曾止歇的雨聲讓心情有些煩躁,她闔上書本,一個深深的呼吸,期待微涼的空氣能帶走無法穩定的情緒。


雨這麼大,有沒有人記得替他撐傘呢……驀然想起某個自信猖狂的背影,原本抿上的唇拈起一朵微笑。


下著大雨的晚上十點鐘,一個出門總是帶著兩把傘的傻瓜在想著另一個從來不記得帶傘的傻瓜。


──忽地她猛力甩甩頭。


……不是說好不可以繼續這樣的嗎,隨意的越過那條界線……


笑容依然停留臉上,只是在不經意間染上了幾分苦澀。誓言守護那個男人完成夢想的人,怎麼能成為他的累贅?


「怎麼啦,剛剛不是才餵你吃過東西了?」垂出沙發外的右手忽地觸碰到某種溫熱的鼻息,霍克愛睜開雙眼,憐愛的撫著愛犬黑白相間的柔軟鬃毛。


而平常訓練有素的黑色疾風號仍然不停的低聲嗚叫。正當她不解的望著愛犬的同時,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哪位?」想不透有誰會在這種下雨的夜晚特地來拜訪,她帶著更多的疑惑起身應門。


「……是我。」低沉的男性嗓音從厚重木門的另一頭傳來。


「……大佐!?」她驚訝的讓門開出一條不算太細的縫。「您怎麼會……哎,我不是把傘留在辦公室了嗎?」看著渾身溼透的黑髮男人,她皺起眉頭問道。


「沒有人替我撐傘。」男人斜倚著左邊的門框,講了個令她哭笑不得的理由。


「……我記得您不喜歡淋雨。」嘆了口氣,她極為無奈的說。


「反正終究會濕的,乾脆淋個痛快也好。」一無所謂的口吻,卻似乎有幾絲淡淡的憂愁參雜在冷笑之中。


「……時間不早了,您還是快點回家休息吧,這樣很容易感冒……」邊說著,她邊從門邊的傘桶取出一把墨黑色的軍傘,卻被他接續著的動作給打斷。


「……生病請假就會延誤工作,對吧?」硬是推開縫隙擠進屋內,羅伊一個反手把門帶上,順勢將她給定在牆邊。


「大……大佐?」吃了一驚的霍克愛對突然貼近的男人氣息有些驚慌。


「……就不能為了我而關心我嗎?」


「……在說什麼呀……」呼吸突然變得滯礙。「……發燒了嗎?」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地準備探向他還掛著雨滴的前額,伸出的左手卻被另一層冰冷給攫住,他的額隨即貼上她的。


「發燒的人搞不好是妳唷,」恣意呼吸著只屬於她的微香,他唇邊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墨黑色的眼透著某種邪魅光芒。「……瞧妳臉紅成這樣。」


輕輕摩蹭她鼻頭,他冷不防獻上一個深深的吻。或許是太過突然,她忘了自我防衛,只是眼睜睜的任由他舌尖恣意侵略,而後……


完全陷落。


「……為什麼躲我?」良久,當被雨滴濺得冰冷的唇瓣因為冷熱平衡而重回溫暖時,他掬起一束艷金,語帶威脅的問道。


被……發現了嗎……


她怔住,最終卻只是默默的垂下頭,沒有辦法為自己辯解。


──可這個動作只會讓焰之鍊金術師的怒炎更加張狂。


「我要妳一直看著我。」抬起她下顎,他墨色雙眼銳利的彷彿能直接穿透她心。「所以我故意偷懶、我故意偷溜出去、我故意淋雨全身溼透……這樣的話,妳就沒辦法不看著我了吧?」


猛地抬首,望向那邪魅笑容的琥珀色瞳變換著訝異、不滿、以及更多的……


又被耍弄了啊……老做些讓她擔心的事就只是爲了……這種理由?有些氣憤的想著,可那樣的神情,她比誰都清楚──說著那句話的他再認真不過。


總是笑著自己的癡自己的傻,卻還是情不自禁的、隨著這個男人的腳步起舞……心底有種甜甜的感覺在擴散,但她莉莎˙霍克愛還是不甘心這麼容易就被征服。


正想開口埋怨,卻被出乎意料之外的輕吻給打斷。


「其實妳生氣的樣子很可愛。」滿意的舔了下嘴唇,他壞心的笑著慶祝偷襲成功。


「……啊!」可……可惡!憤憤的撇過頭,她一把將他推開,指著自己被他身上雨水沾濕的米色連身裙,沒好氣的嗔道:「我才剛洗好澡!」


「那有什麼關係,」男人不以為意的說,然後突然一把將她打橫抱起,帶著某個意味不明的深遠笑容走進浴室。「再洗一次不就好了?」


***


<隔日清晨>


「……好難過喔……」床上的羅伊聲音很微弱。


「三十九度半,」坐在床邊的霍克愛看了下溫度計,完全公事公辦的口吻。「這是你淋雨的代價。」


他哀怨的眼神像隻將要被拋棄的小貓:「怎麼這樣啦……我會生病都是為了妳耶……」


只可惜他的主人早就對悲情攻擊免疫。


「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我會幫你請假的。」輕輕的將濕毛巾覆於他額上,她嘆了口氣:自己終究還是拿這男人沒辦法。「我中午會帶午餐回來……!?」


──太大意了!捂著又被偷襲的唇,霍克愛氣呼呼地盯著裝做重病無力的上司。


「……聽說把感冒傳染給別人會很快好起來唷。」他像個頑皮小孩一般開心的笑著,在詭計得逞之後。


「那麼,」她站起身來轉向便往門外走,只留下一句話伴他度過高燒不退的病假。「這幾天我會好好觀察街上有哪些女孩們感冒了。」


--

突然冒出的邪魅大佐。(大心)
可總寫不出腦海裡那種畫面啊啊啊啊啊~=口=
貌似沾到十八禁的邊緣了~XDD不過好孩子不可以鼓吹人家寫H文唷~ˇ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127 筆精華,01/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