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697

七十九回﹢激戰!盟與敵間的相手!(一)

樓主 偽娘耳控★情話 misadaisukia
《七轉八起☆盤古聖殿爭奪戰篇》七十九回﹢激戰!盟與敵間的相手!(一)﹢

「妳不是在來到東方藍之前一直很希望這種事情的發生嗎?」雪稚在我的腿旁抬頭看著我,而夜塵在我的大腿上打鼾

我沒什麼很想說話的意思。只是靜靜的待在東廠錦衣衛為我所抬的花轎之中,隔著竹簾的細縫窺探著花轎外的達雷斯

心中有說不出的五味雜陳。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才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手掌反覆摸上雪稚的烏亮柔毛,掩飾我心中的煩躁。或許我只是想找個東西來摸罷了

盤古神殿位居在皇城的東面賀茂山上。大概有半日行程,沿途總有些上刻著經文的石碑、石柱

再來…就是那開滿路旁的杏花樹了…

「居鄰北郭古寺空,杏花兩株能白紅。曲江滿園不可到,看此寧避雨與風?二年流竄出嶺外,所見草木多異同。冬寒不嚴地恆泄,陽氣發亂無全功。浮花浪蕊鎮長有,纔開還落瘴霧中。山榴躑躅少意思,照耀黃紫徒為叢。鷓鴣輪輈總叫歇,杳杳深谷攢青楓。豈如此樹一來翫,若在京國情何窮。今旦胡為忽惆悵,萬片飄泊隨西東。明年更發應更好,道人莫忘鄰家翁。」

看到杏花,想起韓愈的詩句的我不禁緩緩的唸了出來。還算頗有詩情畫意的意味

聽作者說,最近有個叫做火龍果的人在搶巴哈姆特歡樂惡搞KUSO板面。所以需要我趕快把故事快速的經過

為什麼是火龍果?

我覺得奇異果比較好吃,為什麼是那淡而無味的火龍果?

抱歉…我離題了…

那麼…我現在…做的事情有意義嗎?

夜塵似是察覺了什麼而醒悟過來,雪稚更是抖動雙耳聆聽遠方

「很奇怪,有種說不出的妖力存在」夜塵細說,身上的白毛更豎直起來。十足像隻刺蝟般

「應該是…一尾守鶴吧?…」想到阿國會召喚一尾的我說

「不是,不可能是一尾守鶴…而是…」夜塵想說下去。卻被雪稚給打斷

「停轎。前面有人在打鬥。再深入下去會有危險」雪稚一說。眾人停駐腳步,轎子更停了下來

「請各位隨機應變,一切依照會議時的計畫進行」現在也顧不了這麼多了,我才甫掀起簾子踏出了第一步

一個忍者裝扮的無名人士從我們天上哀嚎飛過,是我方先行的伊賀忍者探索隊。眾人看了此景皺了眉頭

「走吧…如果會怕。當初就不該來」

「拿出你們的真本事!」

「是!」眾人齊聲


由於事態緊急,先派遣對戰況毫無幫助的錦衣衛先行回宮。想靠他們為自己擋刀?

別礙手礙腳就天地感激了,或許還會回過頭來捅自己一刀也說不定

愈走愈前,愈聽的到人與人的廝殺叫囂。

為什麼?世代守護者只有阿國、明智左馬介兩個人有可能傳出這麼激烈的打鬥聲嗎?

事情絕對沒有這麼單純

首先見到的。是一男一女正被伊賀忍者給團團包圍住

「哇殺!」一個無名的忍者揮刀跳上前去。在那瞬間卻被女子手中的黑色長柄薙刀給打飛不知哪裡去。不難猜出剛才那個飛過我們頭頂的伊賀忍者也是出自於她的傑作

女子擁有一頭褐色的短髮,瞧她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有如此怪力實在令人嘖嘖稱奇

「交給我們吧?」孫策連同身後的大喬一併走出。而在前頭背靠著背的男女相互瞧了一眼。其餘對峙的伊賀忍者見到我們來也全數分散開來退了下去

如果我沒猜錯,眼前的正是阿市、淺井長政兩位。阿市穿著一套粉紅色的輕衣、頭上戴著一串梔子花枝,而淺井長政頭頂連式面甲、身上也是一整套的重裝。手中的兵器則是一把長短刃劍

夫妻檔對上夫妻檔嗎?我向著後邊的眾人打手勢。孫策和大喬也各自亮出手中武器迎上前

避開淺井長政和阿市的我們。若是遇到的敵人都可以接受單挑那再好不過。

但我總覺得路上應該會有很多人好好的對我們打招呼才對

阿市和淺井長政照理說會阻止我們繼續向前,但反而很簡單的就放行

該不會…?

風遁秘術‧「黑暗風卷!」

才剛想到這裡。在我們的腳底刮起一陣暗色的颶風。十足將我們給包圍起來

這是個陷阱!

東軍老早就對我們來到此地有所準備,在「沙沙」聲的樹叢灌木之中。居然躍出一隻龐大的…


板務人員:

3130 筆精華,10/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