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499

第五十七話「男性天堂?共浴牛奶池!(下)」

樓主 情話 misadaisukia

在這裡必須再次聲明一次,袂月的曾祖母文姬
改為祖母等級!!

這回總算扯到了袂月的第一個身份了…呵呵呵…


*  *  *  *  *   *   *   *   *   *

《七轉八起西方紅比武招親篇》第伍拾捌回「男性天堂?共浴牛奶池!(下)」

春間佈滿淋漓蒸氣,我也開始打量眾女的身材和我比較

此時應是各位男讀者的福利時間

不才袂月就來好好的講解眾女的身材吧!?

但光是用詞句或著罩杯、三圍數字很難形容

不如就引用某位姓「閒來」的前輩所創「生果推算法」來令各位男讀者想像那曼妙身材

到底什麼是「生果推算法」呢?

例如…有著兩顆半邊小玉西瓜奶的甄姬…

呵呵呵…是否很容易想像呢?

可是太過於情色或許會被行政院評為限制級

那麼就婉轉一點吧?開始囉!!…

大、小喬的身段是渾然一體的,樣貌就有如C×C藝術高校中的澄靜、澄心那樣巒生雙胞胎的如出一轍

兩人的粉嫩娃臉猶可和妲己相比,同為蘋果的等級,嬌小的身軀與另一未知名的女孩歸於同一類型

嗯,這樣大概可以了

而靜絮、孫尚香、虞姬三人,身形差不多高矮。四肢較為纖細而外表又有些柔弱的體態,看起來就很惹人憐。和我、月英、星彩、琉璃、琥珀八人同為水蜜桃的階級

星彩、月英、琉璃、琥珀、雪風似因修練過武技,在身材的曲線上有些肌肉的線條,但整體上十分勻稱、看起來也頗有健康的味道

不像靜絮、虞姬、貂蟬的皮膚慘白色系,星彩、月英的小麥色肌膚反而倒好

至於雪風、貂蟬兩位較以上豐滿,屬於比較營養的木瓜。正所謂前凸後翹,但腰枝的凹線可並不比我們差上多少

最後則為甄姬這位,如我方才所說的半邊小玉西瓜。較不一樣的是甄姬的膚色屬於珍珠色澤,和上一階級的體型相比算豐腴許多,稍稍肉感還算不錯

話說回來…那位不知名的女孩是…?

「她叫做呂倩,是我的女兒」貂蟬頗不好意思的說道,並摟起了水中的呂倩。殊不知貂蟬的這話令眾人和我大吃一驚!

產後還能維持這身段還真是有辦法…我心中暗暗的佩服著

不過…依呂倩從外表看起來的調皮程度,應該可以和佳菈夏相比

等等…呂倩從外表上看去應是十二、三歲的女孩

那麼貂蟬幾歲!?

「今年三十有五」

哇…皮膚能夠保養得這麼好實在很讓我稱羨啊…

「不如我們來排個姐妹順序吧?經常被年紀大的人稱為皇上我實在很不習慣」

「但…該有的禮數還是得有」虞姬說道

「私下以姐妹相稱應該可以」我說,而眾人亦贊同

去除了呂倩、星彩和我們不同輩,以及雪風、琉璃、琥珀身分不同以外,姐妹排行以最大的開始由後挪起

分別是月英、貂蟬、甄姬、虞姬,我和孫尚香雖也同年齡,但礙於我貴為皇室身分,才稱我為姐姐。而妲己和大、小喬同年紀,但是妲己居然自己甘願做最小的

嗯…看來以後加入了日本一方的女角將會大洗牌也說不定

和眾女角一起洗過香香之後,我亦從多人的口中套出了許多情報


 經過我的大腦運算思緒初步整理,也變成待會上早朝的一些人員調度、施政方針、如何對東軍用兵的種種想法

但一切最後決定,還得看我的祖母到底和靜絮交代過什麼才能下定論

這次我任憑髮絲散布其後,僅戴后冠。從衣櫃裡居然挑不到合適的衣裳裝身

作者該不會真要我穿半透明的睡衣半裸上朝吧?

那可是有辱國體的呀!

「穿這件吧?」夜塵和雪稚用嘴不知道從哪拖來一件金黃色錦衣,撿起攤開時我亦驚呼

「龍袍!?」

在金質布料的棉帛絲綢,上頭繡上了十二條大大小小的龍身盤據其中

真氣派,就挑這件!

所謂『黃袍加身,乞丐也成皇帝』,那是因為你沒那個命!!

在龍袍的內裏穿上了白底、粉紅色澤的襯衣。從水鏡內看我總覺得喜氣洋洋的…

什麼嘛!又不是作壽!!再換過!!

金黃色本來就很難搭配,更何況這龍袍還是外件。看來得放棄了…

「不然這件呢?」達雷斯笑嘻嘻的不知從哪冒出來,亦遞給我一件哥德式絲絨而製成的夜色洋裝禮服、長至腳踝的蓬蓬裙擺,上頭還滾著層層蕾絲

「你哪裡拿來的?這好像不是東方藍會有的服飾呢?」穿上白色袖套和黑色舞鞋以及同為黑色系的長統襪,我在隔間換過之後出來映照水鏡道

唔…居然還是低胸的…該不會這神之天陸西島的叛神天使長有這癖好吧?

「這是目前西方紅翼人族-蘭妮娜當朝女皇開會的一貫裝扮,既高貴又典雅又有何不好?」

哦?那就借用一下啦…

當我自後門驕傲的走進中央大殿。北方六郡主、西軍等將領皆瞠目的說不出所以

喜樂和芥川更是直盯著我身上的裝扮不放,眾官臣你看我、我看你的表情似在確定自己有沒有眼花

一屁股坐上龍椅的我見了此景,不禁微微皺眉。只是穿上異國的服飾有必要這麼奇怪嗎?

這次的騷動,比先前我第一次上朝還遠遠的大上許多

「恕臣冒昧…請問您究竟是先皇文姬…還是袂月皇上?」喜樂在我耳邊低吟

「我這樣穿很像我祖母!?」

「我這樣穿很像我祖母!?」

「我這樣穿很像我祖母!?」

「我這樣穿很像我祖母!?」

別懷疑,這不是重複打錯。我正就在中央大殿上瞪大雙眼大喊整整四次,我幾近是用尖叫的

我撇眼瞪視著故意站在最後排的達雷斯,沒想到他居然裝做什麼也不知道的低頭吹口哨

「我祖母喜歡這套衣服上朝?」

「是的,自三百年來每遍上朝都是這套」芥川在我右邊回道

西方紅翼人族女皇-蘭妮娜是我的祖母?…想來想去我覺得只有這個可能

啊啊啊…情況已經很複雜了。作者你擺明是把我搞死才甘願?

「達雷斯你給我上來解釋清楚!」我嗔怒的吼道,拼命招手示意達雷斯上來殿上給我說明白

「我什麼都不知道啊!或許妳問我的琉璃、琥珀女奴會比較清楚」

「那你上來幹什麼!?給我下去!!」我坐在龍椅上大腳一抬便將達雷斯給踹落至階梯下

實在氣死我…真是…我早晚一定會把你抓去烤成乳鴿!

「琥珀,妳老實告訴我。我真的很像翼人族現任女皇?」

「在五年前…當我和妹妹還在西方紅銀月森林的時候…翼人族曾派使節團來到銀月森林曾經見過一次面…皇上確實長得很神似翼人女皇…之前我和琥珀就有這個感覺了…只是沒說出口…」

我身子一攤在龍椅上,壓根子不敢相信有這種事。這不就表示我的祖母根本就沒死?

「翼人女皇蘭妮娜在百族大戰前就已經繼位。現今若無恙…算算應該已持續七百年的皇朝…」琉璃續道,而琥珀補充

「蘭妮娜女皇在位期間歌舞昇平。翼人族亦欣盛繁華,在百族大戰之後經濟更是超越魔、冥兩族,僅次於神族之後…」

這…不就和東方藍文姬治世之盛一模一樣嗎?來到東方藍從頭到尾,我第一次有種當兔子的感覺…十足被晃點…

「是不是妳的祖母我並不曉得,我初來到東方藍遇見皇上時就有這熟悉的感覺,這事情證實我的想法…」達雷斯還沒說完,臉上已經被我從腳上所脫下的黑色舞鞋給砸中那微捲金髮底下的俊俏臉龐

「你敢再讓我聽到你說一個字我就閹了你!」我從亞空間招出莫邪,將其抽出劍鞘顯露那奶白色的圓柱劍體指著達雷斯。達雷斯赫然止住了口,只得自討沒趣的摸摸自己鮮紅鼻樑

「靜絮」

「下官在」

「請妳一五一十的告訴我,我祖母到底和妳說過些什麼?」 


板務人員:

3130 筆精華,10/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