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230

第十七話「困惑!謎樣的北方六郡」

樓主 情話 misadaisukia

《七轉八起!東方藍天地之下》第十七話「困惑!謎樣的北方六郡」

蹄蹄的馬蹄聲似從後傳出

我趕緊躲到樹叢裡,並在外面插上

「墨昕香往前走四百里」的牌子

是四匹馬,上頭載著四名身穿武具的士兵

「大人,你看」馬匹停下,一名士兵指著我剛才所插上的牌子

他們四人現在離我不到一呎的距離

「靠…最好妳這樣做有用…」夜塵小聲說

「別吵!死貓!」我趕緊捂住夜塵的貓嘴

萬一被發現我就把牠丟出去當煙霧彈!

「嗯?樹叢裡好像有聲!?」其中一個士兵朝我這裡看來

弊!糟了慘…

「喵…喵嗚…」夜塵掙開我的手,發出本能的貓叫

「哈,什麼嘛?原來是貓」另一名小兵說道,請示方才被稱為大人的將領

那名武將點點頭,又再度策馬往我牌子上所指的方向奔去

哈,好樣的!這樣都行騙過?

仔細察看四下無人之後,我才從樹叢出來

「剛才那人,是西軍孫權陣營底下的黃蓋」夜塵一說,我大吃一驚

「孫權!?那豈不是又有劉備和曹操?」我大叫,而夜塵點點頭

我說作者阿,你實在真的很厲害

小妮子何德何能可與三國時代的人物相匹敵?

隨便來一個小蝦米我就身首異處了啊!

「那該不會東軍除了服部半藏,還有織田信長、德川家康和上杉謙信吧?」我隨口說說,而夜塵疑惑的看著我

「妳和他們很熟嗎?」夜塵一說,令我不禁背脊發涼

作者…小妮子想換角

不知大人能不能成全這個小小願望?

「主上和東軍的人很熟嗎?」一個渾厚的男嗓,從後頭傳出

猛的一回頭,糟!!

竟是方才策馬兒去的黃蓋及其侍衛,此時他們的坐騎已消失,明顯是先繞道停馬再折返回頭

「不熟!不熟!」我急忙搖手道,眼裡盯著黃蓋手握那把長四尺的鐵錐兵器

「那就好,我們靜絮大人想請主子至幻城一趟作客,殊不知…」還未等到說完,我早已拋出夜塵向其直飛

墨昕香專屬遁逃招數-「一貓還我命!」

跑!求生本能使我向後狂奔,這隻蠢貓就送給你煮三杯補身

「喂!妳想讓我去送死啊!?」夜塵在我不顧後頭的奔跑中在我的頭頂出現

疑?我記得這隻蠢貓是式神的嘛?

能夠無限補彈真是太好了

我緊急煞車回身,雙手捉起夜塵舉高,以左腳支撐全身並以右腳跨出大步伐,以四十五度角做出單迴旋週轉動作使夜塵在我的一連串動作中藉由作用力從我的右手中拋出

墨昕香專屬投貓絕技-「這次失敗沒有下次!」

沒想到,黃蓋亦不是省油的燈,見我將夜塵再次拋出

立刻將手中的大鐵錐扛至肩後

見到是好球帶的直球,面閃微笑一個箭步雙手持著鐵錐揮出

將夜塵應聲打出了個高飛

唉呀!?早知道就來個伸卡球了,沒有外野手不能來個接殺真是可惜

還在探望是否會飛得更高更遠來個紅不讓而失分

一個黑影由高姿態空中將夜塵給接下

落地時雙手舉高,表態已接殺了這球

「OH!SHIT!」黃蓋大喊

「黃蓋,你出局了,識相點就快滾吧!?」我單手指著因被接殺而面容懊悔還跺腳的黃蓋

「主上當我是傻子嗎?」黃蓋突然正經了起來

「……」配合我還破我的梗,那你是來亂的嗎?…

「我只是要帶主上回幻城而已,我不會對主上做出什麼事的」

「我呸!你這和說要帶小女孩去看金魚有什麼兩樣!?你當我三歲小孩好騙啊?」我回嘴,而黃蓋皺了眉頭

「那主上就休怪小臣無禮了」黃蓋舉起他的鐵錐指向我,我亦抽起當初搶奪服部半藏的武士刀刀身
黃蓋見狀,挑了挑眼露出了有些期待的表情

(喂…快救救我…)我向心中的武姬求救

『但我看起來妳好像很帶種?』武姬似笑的道

(嘩…別鬧了大姐…我死了這七轉八起就沒有下文了)

「請主子小心了!」黃蓋提醒道腳步帶點碎步的邁向我這,我亦暗暗叫慘

當黃蓋朝向我這方向揮動鐵錐的同時

不知道作者有無幫我保個高額的意外險!?

事實證明是有的

當我因過度驚嚇不自覺閉上眼睛蹲在地上龜縮時

再掙開眼,有個黑影在我面前,以一把長五尺的薙刀直擋下了黃蓋橫向的鐵錐

黃蓋一臉驚駭,似又非常畏懼此人似的

退後幾步好取開彼此距離

「抱歉主上,鬼若丸救駕來遲」他淡淡的吐露,隨即又狠瞪著黃蓋

「東方藍皇室叛黨,不但助假王在西南方作亂,還膽敢踏上北方領土襲擊東方藍當朝聖上?」

嗯?或許把我奉的太高了…不過我喜歡這稱呼

我始終猜不到這人是誰,根據芥川所說,皇城內並無任何武將

這人並沒可能是皇城錦衣衛或著是東、西廠的人

也就是說,這人或許是北方六郡的其中一名武將

鬼若丸…這名子…有點熟捻的在歷史課上聽過,不過突然想不太起來

「北方六郡根本不懂朝中所發生一切事因後果」黃蓋手中兵器垂下至地面,分明無意和這人比鬥

「證據皆在眼前,叛亂亦是事實」

黃蓋知道無法再解釋下去,只好認命的向後和侍從們退去

哈!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那名男子將手中薙刀放置地面,轉身向我單膝跪下

黑然的髮色,外表近三十許的樣貌。頭上頂著髮束,留著武士頭的他令我猜想一定是古日本方面的某人

「東方藍北方封邑源郡-武藏坊弁慶參見主上」他震震有詞的說道

弁…弁慶!? 東方藍連這種人物都有嗎?

武藏坊弁慶是平安時代末期的僧兵,原名是武藏坊辨慶,後來因為常用漢字和當用漢字的限制下,使用了新寫,現時在漢字語圈中,多以弁慶作記錄。他的經歷經常被當做日本神話、傳奇、小說等的素材,為武士道精神的傳統代表人物之一。關於弁慶的史實記載資料很少。

《吾妻鏡》的一書中,記錄了他在元治元年也就是西元1185年,跟隨源義經在京都一帶遊覽,但描述他的句子極少。例如:「辨慶法師以下相從」 「相從豫州之輩纔四人,所謂伊豆右衛門尉、堀弥太郎、武藏坊辨慶」

傳說弁慶是一位名叫湛増的寺院住持強奪某大納言的女兒為妻,懷胎18個月而生的(弁慶物語是3年)。生出來的時候已經有兩三歲小孩的大小,髮長及肩,牙齒齊全。湛増視之為妖孽,本欲殺之,賴為叔母所救,帶到京都撫養,命名為「鬼若」。據說弁慶是在紀伊國出生。

弁慶在比叡山落髮出家,從此改名為「武藏坊弁慶」。之後四處遊歷,曾到過四國和播磨國等地。傳說弁慶曾在京都五條大橋(一說在清水觀音寺附近)進行「刀狩」,只要看上往來武士身上的太刀便要求比武,在遇到源義經之前已經收集了999把太刀。源義經武藝高強、身輕如燕,讓弁慶輸得心服口服。從此弁慶便跟隨在義經左右,成為義經最親密忠誠的家臣。

弁慶跟隨義經開始討伐平家,也成功為義經打勝了不少戰爭。平氏覆亡後,功高震主的義經受其兄源賴朝迫害,四處躲藏,弁慶一路相護,最後由北陸逃到奧州,投奔藤原泰衡處。得知義經在奧州的賴朝,脅迫泰衡討伐寄居在衣川館的義經。弁慶捨命護主,力戰之後仍究寡不敵眾,傳說弁慶是身中萬箭站立而死,即著名的「立往生」。

弁慶見我有些不可置信的模樣,也不敢貿然起身

待我回神,發現弁慶向木頭般的固定不動,我才知道是我怠慢了弁慶

「請…請起」弁慶甫站起,從懷中盔甲內取出一團像極白色毛球的物體

「我剛剛來的時候接到這東西,不知道是不是主上的?」

不提醒我倒真的忘了夜塵的存在

「哎呀…這傢伙也不是很重要的嘛…」我笑著將夜塵給壓扁,抖了抖、拍了拍,最後拔了夜塵臉上的一根貓鬚

「好痛!」夜塵大喊,又變回原本的樣子

「主上的式神似乎很不錯,北方六郡的郡主目前都聚在源郡等著主上的駕到,還請主上接受臣的接送和保護」

哦?原來早就準備好了? 真是方便了我


板務人員:

3130 筆精華,10/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