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318

主曲‧魔術師

樓主 小緹 TINALESS
【二十一、主曲‧魔術師】

元親被一之關樂器行錄用,是在他遇見某位熟人的兩個星期以前。這名熟人還是久到不能再久、可能還會引起他某種複雜心情的超級熟人。當稻姬怯生生抱著壞掉的小提琴出現在店門口時,他才發覺很久沒有這種類似腦神經短路的衝擊感了。

早晨莫約十點,稻姬從窗簾外面透進來的微光裡醒來,照例在廚房自己弄了些簡單的飯菜。她打開桌上父親放置在便條紙上的鮪魚罐頭,搭配白飯和清湯,一面讀其上的文字一面細細地咀嚼飯粒和鮪魚纖維雜揉在一塊兒的味道。早飯吃完以後稻姬清洗完碗盤,因便條中忠勝提到的事而重新規劃了一下今天要做的事,然後回房穿好牛仔外套,拿出提琴箱,出門前在佛壇前簡單做了個儀式。
時間還早,由於父親本多忠勝在便紙中的小小請求再對應於現在的時刻,稻姬並不想那麼快就忙完所有的行程,她坐公車到市區以後就下了車,本來她想在去音樂教室與老師報假以前先到更南邊的樂器行去的,不過無來由的她認為還是先暫緩吧。她有些漫無目的地一路低著頭走入一條大街,身旁的人三三兩兩,出遊的人們各各神情愉悅,互相對夥伴投以微笑,反觀稻姬自己的臉沒什麼表情;她看到一家咖啡店的落地大窗映出自己的身影,於是她湊近玻璃,發現臉色還真是憂愁得有點難看。
咖啡店內的客人都穿得頗為體面,感覺上一半是來這邊忙工作、邊盯著筆記型電腦螢幕邊喝咖啡吃套餐的人,另一半則是一些年紀較長的成年人,不是在看書就是幾個朋友在聊天。稻姬瞄了瞄客人的模樣和店內的擺設,不自覺都吊起嘴唇了,不過她還是推了門進去,她提著小提琴在櫃檯前排隊,一位剛點完餐的女士正好從隊伍前頭往她身邊走過去,不小心碰到她的琴盒,女士驚呼了一聲,半是有點恍神的稻姬像是突然被刺到似地,反應性對她連聲說對不起,甚至道歉的聲量都有點太大了。稻姬很狼狽地把琴盒拿直抱在胸前,雖然沒什麼人會暗地譴責她那不算什麼的小疏忽,不過她就是覺得咖啡店裡的所有人好像都在看她。
稻姬點了杯最便宜的咖啡,挑了個玻璃窗前的單人座。除了錢包證件她沒有另外帶其他東西,所以在店裡隨手拿了本雜誌來翻,不過即使如此稻姬還是沒正確使用那本雜誌,她把眼睛放到窗外的世界去,而不是文字的世界去。
事實上,稻姬也不是只帶零錢和小提琴出門而已,她把父親寫給她的便條紙都折好放在錢包裡帶出門來了。咖啡只剩下半杯以後,她才將便條紙再拿出來讀一遍。

  給稻:
  起床了,感覺有好一些了嗎?如果還是不行,就不要勉強去上提琴課。爸爸都知道,小提琴不小心摔壞也是修過就好,本來就不是稻的錯,這沒什麼好內咎或不開心的。
  爸爸有事先到學校去了,稻一定會出門的對不?假日好好放鬆心情,有想做的事就隨心所欲去做吧,每件事都慢慢來。不過別忘了昨天所約,下午五點到花園高校來一趟,這邊的油桐樹很美,來看看吧。
  有事的話,連絡手機。

                           忠勝

本多忠勝是在花園高校擔任書法和歷史科的專任老師,用簽字筆寫下的便條,橫來束去,每道筆劃實實在在地剛勁有力。除了站在教室講台的敦敦教導,另外還在學生體育部扛起社團監督一職,零零總總的事加起來,是個大忙人。高中是相當一般的男女混合制的升學高中,分成普通科和術科,但是稻姬念的學校是女子高中,因此,即使本多父女平常都是在兩間風格有所差異的高中執行他們的義務和本分,稻姬上課、忠勝教學,兩人是分隔兩地的。
花園高校雖說是稻姬父親熟悉的學校,不過稻姬卻一次都沒去過。就像是普通的家庭一樣,除非是離家很近的學校,否則除了學園祭或家長會等大型活動,做父母的一年陪孩子到學校的次數,用一隻手也算得出來。所以刻意利用這種對環境的不熟悉,增加新鮮感,忠勝想再為鬱悶的女兒換個心境。
就是之前和風魔小太郎對峙時讓小提琴給摔壞了。稻姬回家以後才發現情況不太樂觀,脫線的弦可以修理,但脆弱的表板遭受撞擊後,產生的裂痕就會讓小提琴喪失高雅的外型。用比喻來說,拿在稻姬的手上,就好似一個精緻的芭蕾舞娃娃,斷了一條腿一樣。
昨天星期五稻姬整個人窩在椅子上,持續看了一整天的卡通和連續劇直到父親回家為止,螢幕上的真假演員極度誇張的悲傷或快樂,讓她一點都無法融入。今天是星期六,但一直處在封閉空間的稻姬,轉換到這間咖啡廳來,還是覺得今天跟昨天完全是同一天。
「今天天氣很好吧。」
稻姬本認為是鄰座的客人在聊天,但是過了一會兒一個腳步聲和杯子放在桌上的聲音,她發現原來是在對她說話。
「昨天下午還下了陣雨呢,這幾天的天氣可能不太穩定。」
不去看那個人稻姬還以為他是個青年或中年人,沒想到拿著杯子移坐到她身邊的是個國小五、六年級的小男孩。
「……嗯……?」稻姬睜大眼,露出有點詭異的尷尬笑容,連這個發出疑問的應聲都帶著很奇怪的上揚音。小男孩對她笑了一下,稻姬的恍神他不以為意,然後就看向窗外對街來去的行人和比鄰排列的商家。
好奇怪,稻姬看著他想,生有一頭白髮的小男孩。白髮近看就像是半透明的淡米色絲線,瘦到快要是營養不良的身材穿上亮藍色的防雨帽衣。他的氣息一點都不生嫩,反倒很是穩重,有一種太過超齡的違和感,小男孩喝了口咖啡,就左右依序把隨身聽的耳機摘下來,任它繞著脖子掛在肩上。
混血兒嗎?稻姬覺得他不像日本人,甚至不太像地球人,但是這麼想太恐怖了。稚嫩的皮膚像是新生兒,成熟的聲線比他的外在年齡大了五歲以上吧?
男孩又對不知如何反應的稻姬笑了一下,嘴唇很小,在細白的肌膚中央顯得異常紅潤。稻姬忽然察覺自己很沒禮貌,縱使很沒邏輯,還是覺得自己很失禮,難道是因為對方感覺起來年齡比自己還大嗎?
男孩子也沒再對她說話了,只是插著口袋一直看著窗外。稻姬拼命揣想這個男孩為甚麼想跟她搭話,畢竟他從稍遠的位置移到她身邊的座位也是事實。稻姬很謹慎地想了好幾樣的可能,最後她小聲地對那個男孩說。
「請問……」稻姬把手臂下壓的雜誌挪向小男孩:「是想看這本雜誌嗎?真不好意思,我也沒有想要看,就這樣佔用……」
男孩子聽了以後,稍微呆愣一下,嘴一抿笑了出來。
「我不太想看雜誌,現在不太想啦。」
「不過,」他頓了頓問:「妳帶的東西是不是小提琴啊?」
稻姬點點頭。
「嗯,那還真有趣呢。」
但是小男生也沒說有趣在哪,兩個人也沒在說什麼話了。
再過了一下子,稻姬幾乎把咖啡都喝光了,她想去個廁所,頻頻回望著通向洗手間的通道兩三次,小男孩這時候忽然又插進來一句:「需要我幫妳看一下小提琴嗎?」
小男孩對稻姬親切地笑著,這張笑容,怎麼說,有股很世故老練的感覺,不過不至於會給人惡意不舒適之感。稻姬有點猶豫,她脫口而出:「但是,這把小提琴已經壞掉了……」緊接著她堵住嘴,因為她說了不該說的話。
「啊?壞了嗎?那真是可惜啊。」
「嗯……」稻姬神情黯沉了,只要發生一點小事,都會讓她在意個一整天,所以才會連覺都睡不好。
「請放心,我沒必要偷小提琴,我可是外地人啊,是旅客啊。」小男孩好像故作淘氣狀地說著:「而且偷一把小提琴對我來說沒什麼用啊。」
是……這樣嗎?稻姬不可能就這樣放下戒心,但是到洗手間去還帶著樂器挺不方便的……
「就……交給我看管,好吧?」
──讓我這麼做,不得有異議,就這麼說定了。
稻姬聽了他這句話,不知為何,忽然間就妥協了。反正,只是個小男生,沒有什麼關係吧!
「……?……好……,那麼就麻煩你了……」
接著稻姬就往洗手間去了。
「好啦,真是好掌握啊。接下來就是──」
小男孩微微笑開,雙手放到琴盒上面,姿勢大膽而隆重,雙手一舉,分別擺到琴盒的頭與尾端。
「如果她能回來這裡也再好不過……哎,我怎麼會無聊成這樣……算了隨便吧。」
他喃喃唸了這句話,但是按於這雙細手底下的琴盒也沒產生任何變化,過了一會兒,他就把手放開,又捧回那杯半冷的咖啡。
從洗手間回來的稻姬半是緊張地走過來,一般來說懷疑別人大部分都顯得自己很沒禮貌,稻姬想掩飾,可是並沒掩飾得太好。她看到小提琴還擺在原座位的桌子上,就鬆了口氣,對小男孩說聲謝謝。
男孩把那本雜誌拿來看了,他好像滿投入的,所以僅是看了稻姬一眼,笑了一下表示善意。時間接近中午了,稻姬拿回琴盒就離開咖啡店直接往樂器行所在的南京區而去。

與音樂教室有生意上交情的一之關樂器行就在眼前,稻姬來這邊沒有幾次,印象也非常模糊。只記得……老闆好像是位留著鬍子的老爺爺吧?她抬頭看著製作精美的店招牌,緊抱琴盒,小心翼翼往店內張望而去,那個還停留在稻姬記憶內的老爺就站在裡頭的櫃檯後頭,一嘴叼著煙斗,正站在那來回走動。
「有什麼事啊?」
稻姬嚇了一跳。一名男子藏匿身形又突然現身似地出現在三色堇的造景之前,他以只有五步之遙的距離,盯著稻姬好幾分鐘都沒出聲。
咦,這個人……?
男人的右眼底下所紋上的刺青,她又再露出些微的吃驚,所以有那麼一下顯得極度呆滯。然而這名高瘦的男子似乎是期待稻姬在嘴巴上回應些什麼,而不是用五官的配置來告訴他,所以他只是再看了她一眼,便不予理會了。
高瘦的男子有一頭披肩的灰色頭髮,還反耀著藍色的光澤,如朝海顏色的光澤。他一手插著長褲的口袋,另一手提著一袋二人份的便當,他低下頭去,直接朝店裡走去。
「啊……」
稻姬依舊呆立在原地,鞋尖急促地往前一踮,她不知道到底該先思考損壞琴身的事,還是先揣測這個男人的事情才好。男子,也就是元親,並沒有聽見她自喉間發出的猶疑,卻感應到稻姬的心情一般,恰巧回過頭去看稻姬。
元親想在進屋前確認一下稻姬會不會跟著進來,他老早就看到她手上的小提琴箱,所以當然可以很清楚猜想她光臨的目的。但是稻姬眉毛間透露的表情又漸漸產生變化了,可能是想到有關於元親的事吧?不過以元親而言,對方怎麼想,他也許非常有興趣,但很難對他造成影響。
──如果不進來就算了。元親往後瞥了稻姬一眼,正打算完全不理會她地回到店裡去的時候,稻姬正好也怯生生地往前挪步,有點勉強又不太好意思地靠了過去。

元親推門而入,稻姬跟著進到店裡,剛才還在櫃檯附近踱步的老闆卻不見了。稻姬左右搜尋一會兒,元親把便當放在櫃檯上,轉過身靠著櫃檯,將滑下肩膀的卡其色薄外衣拉上去,默默盯著光臨本店的稻姬。
「有什麼事?」元親又冷冷地再問一遍,早上那名小男孩陌生人反而比他親切多了。
「那個,在此之前……」稻姬很謹慎地說道:「你是元親大人嘛。」
「嗯,要不然是誰呢。」元親這般回答,讓稻姬覺得他怎麼跟印象裡的有點不太一樣。「來修妳手上的那個嗎?還是來幹嘛的?」
其實稻姬的光臨也是令元親聯想了很多,他只是沒表現得太外露罷了。稻姬皺了個眉頭,感覺元親好像不怎麼喜歡見到她,於是她從錢包裡拿出音樂教室的名片:「我是來修小提琴的……」
「嗯。」元親把名片取來,前後各瞄了一眼,還給稻姬。「妳拉小提琴嗎?還真是優雅啊。」
「欸……嗯,很多人都喜歡這麼說。」
元親對如此回應的稻姬無聲地哼笑了一下,不知道到底是輕視還是一個無意的舉動。他往櫃檯後走去,那邊有扇通往裡面房間的小門,在他進去之前稻姬突然又喊住他:「元親大人,應該有在玩音樂吧?」
「是有啊。」
「是電吉他之類的嗎?」
「不,我玩BASS。」元親更正。
「這麼說元親大人應該有組團?」
「是啊。」
元親的回答實在是簡潔明瞭啊,完全就是不想深入細談。稻姬想還是算了,沒想到元親緊接著又提:「不過我也是會其他的……」
稻姬點點頭,換她沒再說話了。
「三味線我還是會彈的啊,沒有荒廢。」
「喔,這樣哪。」
有點莫名又無聊的對話,本來稻姬想關心一下元親,所以提了一下有關音樂興趣方面的問題,而且也跟她自己的興趣相連,沒想到等元親突然有點意思要跟稻姬說上幾句時,換稻姬不想搭理元親了。這是怎樣?是某種類似於報復的奇妙心態嗎?元親忽然覺得有點有趣,他不進後台的小房間了,走到離稻姬不遠的鋼琴那邊去。
怎麼了?稻姬不知為何元親忽然要接近鋼琴。
「這個要我立刻彈也是可以的喔。」
「啊?元親大人會彈鋼琴啊……」稻姬有點吃驚。
「是啊,隨便彈給妳聽怎樣?」他有些戲謔地笑著對稻姬說,並一手捲起披在肩上的頭髮,用圈在手腕上的黑色皮筋一把綁起。元親又回看了稻姬一眼,這時候胡亂紮起長髮的他就跟以往的他變得更加相像。
元親十指排列在白色的琴鍵上,每根指頭又細又長。他一眼掃過自己的手指和琴鍵,也沒看譜地隨意演奏。
音色像水滴從琴鍵的敲擊中匯流成小河般地,從這架鋼琴湧現於這間樂器房。啊啊,稻姬聽了不禁握住拳頭遮住了下巴,她似乎有點感動。這是什麼曲子呢?顯然不是古典教義派那幾個大師的作品……
「──這乾癟渾球不好好幫客人服務在那邊彈什麼鬼的我的寶貝鋼琴啊!」
大爺級吼聲突然鎮住了元親的鋼琴曲,元親和稻姬都來不及看來聲何人──縱使元親老早就知道會是誰──,前者就突然被一個飛過來的巨掌打到他的後腦上去。
元親的頭被那個巴掌一打,瞬間好像矮了一截,他摸向腦勺回過頭去,眼睛都瞪大了。一之關大鬍子怒氣沖沖站在他身後,那支拿在手上的煙斗好像就要飛到元親身上去地指指點點:「你這隻小鬼又彈什麼鋼琴啊?嗄?要我FIRE死牌打出來才會學乖?嗯?」
不消說稻姬當然被這位老闆的粗暴行徑給嚇壞了,原來這老闆還是中年人,只是打扮長相都有點老氣而已。元親閉上嘴,在老闆惡毒的注視之下伸手要稻姬把小提琴提過來,稻姬照辦地交給元親,還簡單說明了壞掉的地方,元親聽完就提著琴盒走到櫃檯去。
然後大鬍子老闆一改凶神惡煞,不斷哈腰向稻姬陪罪,還說元親不是個東西之類的。說到最後稻姬也很想幫元親講話了,這個老闆未免把僱用來的員工看得過於謙卑了,太責罵元親也不是很好啊。
「嗯?」
在老闆又罵又道歉之下元親充耳不聞地打開琴盒,突然發出這麼一聲。
「啥啊啥啊?又怎樣啊?」大鬍子老闆居然又喊回去,元親狠狠在想,要不是稻姬在場,平常只要有點踰越這塊老化石就往他的臉飛踢了!
元親非常克制自己地沉住氣,把小提琴從盒子中拿出來,他反覆檢查,然後很懷疑地看著稻姬。
「稻小姐,妳是剛睡醒出門的嗎?」
「元、元親大人,你怎麼這樣說呢?」
稻姬有點生氣,元親這話真的太沒禮貌了。
「因為,小提琴沒有壞啊,跟新的一樣。」
老闆很容易就對元親的態度莫名不爽,他抽出嘴齒間的煙斗,大步而去又推開元親,半是搶過小提琴。稻姬固然心情不悅,但也是到櫃檯附近去親自檢查了。
元親不理會他們自己到旁邊拿出便當,掀開鰻魚飯的盒蓋打算要用餐了。過了一會兒,元親坐在旁邊吃了第一口飯以後,稻姬才很納悶地問向自己:「……這,怎麼可能呢?明明上次就被摔壞的啊……」
「會不會是拿錯小提琴了?」老闆關心著詢問說。
「可是我只有這支小提琴……」
既然小提琴沒壞,也是不錯的事嘛!老闆這麼安慰稻姬,想幫稻姬找個台階下,稻姬頓時覺得很窘迫,她一直對雇主二人道歉,老闆硬是押著冥頑不靈的元親,也忙著向稻姬至禮。
大鬍子老闆親自將一臉不解的稻姬送到門口,他回到店裡以後,坐到元親對面的椅子上,邊瞪元親邊把另一個餐盒打開。

板務人員:

3130 筆精華,10/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