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261

【拜訪者】

樓主 小緹 TINALESS
【六、拜訪者】

在寂靜無聲的寢室,睡著一個人影。
以寢室的裝飾看來,這是一個不追求時尚,生活平實無華的人住的地方。因為是棟町家,所以格局就是古代和式房間那樣,除了白色只畫上線條的簡單紙門,還有乾淨的塌塌米、一張桌子和放置物品的櫃子,加上那個睡著的人,就沒有額外的裝飾了。甚至,連牆壁都沒有掛東西,呈現一片白色,雖然顯得年代老舊而且有剝落後整修的痕跡,但舒服又清潔。
人睡得很安穩,似乎因為太過安穩,連呼吸的跡象都感覺不出來了。從屋簷上看下去,那個人是個成年人,而且是可以叫他大叔或大伯,他也不會生氣的那種年紀。這人怎麼連睡覺的時候都戴著頭巾哪,不會很不舒服嗎?潛伏在屋樑上的女忍者翹起嘴巴想。
過了一會兒,女忍者嘻嘻笑起來。她輕輕下到塌塌米上,沒有發出一點聲響,然後對著上衫謙信的鼻子奸邪的又笑了聲。
正當女忍者伸手想拔他鼻毛的時候,謙信突然醒了,板著一張蒼白的臉陰沉地說:「妳打擾別人睡覺是想做什麼啊?」
「嗚啊哇哇哇!!」本來想快速拔走鼻毛然後瞬間溜走的女忍者活見鬼一樣,嚇得彈到後面,還差點撞壞紙門。
「大伯你什麼時候醒的啊?」女忍者很誇張地喘著氣,上杉謙信不慌不忙坐起身來,調整一下頭巾:「當妳在上面竊笑的時候,我就已經醒了。」
「怎麼可能那麼厲害……」女忍者跪在原地悻悻然地,換成她覺得被人騙了,就遭受到天大的委屈一樣,把手叉在了胸前。
「……其實在妳還沒來的時候我就醒了,只是不想睜開眼睛而已。」
真是個奇怪的大伯,女忍者這麼做結論。
「怎樣?」
「什麼怎樣?」女忍者嘟起嘴,抬高下巴看他。
「信玄那個傢伙有事情找我嗎?」
「人家只是單純的想來……」女忍者突然不想講『拔鼻毛』這幾個字,於是臨時換了別的說法:「看看大伯你的睡相而已,你的樣子就跟死了沒什麼兩樣。我只是擔心大伯會突然死掉,所以才來看護你呀……誰叫大伯每天都喝那麼多酒。」
謙信當然沒有把她這席話認真看待,一副就是已經對女忍者版謊話免疫的模樣:「上次妳畫花我的臉都還沒跟妳算帳呢。」
目前住在信玄家的女忍者,和謙信家只隔了一間町家和一條小巷而已。每當女忍者覺得過份無聊,待在信玄家又感到膩,有時就就近騷擾謙信,當作小小的娛樂了。女忍者前幾天帶著化妝用品抹花謙信臉的事情,謙信還沒有跟信玄打小報告,他大概是認為這種小事只要跟當事人理論就好,不需要找什麼監護人或是對方的上司之類的。也或者是跟信玄講的話,只會被信玄一笑置之,此外還可能被嘲弄一番,總之就是一點好處都沒有。
「好吧,待會我會去找一下信玄,妳要回去吧?說我有事情想跟他說,盡量不會打擾到開店,麻煩幫忙說一聲吧。」
「姆~~~喔。」女忍者伸伸懶腰,百般無聊的應答。其實她溜出來的時候,信玄按掉每天都嫌撥早的鬧鈴,還在睡懶覺呢,這個老爺爺也是連睡覺的時候都戴著面具,真不愧是一對宿敵。本來想鬧卻鬧不成謙信,這下變成要回去鬧一下信玄老爺爺了。

幫信玄在外面等人的女忍者,雙手枕在腦到後面,靠著牆,吹著口哨。她的脖子上圍了一圈像是圍巾的毛茸茸東西,實際上那是一隻小花貓,她的腳邊也有一隻純白的貓。從門外一直到屋內,可以看出這間町家的主人是飼養了很多貓的人,擺滿各式花草的前院有貓,圍牆上走著貓,玄關鞋架上躺著貓,客房裡也有貓悠閒得溜搭著。信玄的家是一間貓宅邸。
在客房坐墊上泡著茶的信玄,看到女忍者把兩個人帶進來了。居然是兩個人啊,信玄見了,哈哈笑了出聲:「哎呀,除了喜歡把我家的酒都喝光的謙信渾蛋,還多了個義元老弟啊。」
「真是熱鬧熱鬧呀。」信玄丟下這句話,就開始分送茶水。被人罵是渾蛋的謙信冷冷哼一聲就坐下來了,除此之外他還用白布包起長長的東西攜帶而來,擱置在桌子底下。今川義元毫不惹事地坐在一旁,看到客房裡的貓,還有房間一側敞開紙門對著漂亮前院的景色,感到很開心的模樣。女忍者則是離這些人遠了一點,趴到打開紙門的客房那頭,和躺在地上亮出白白肚子的貓兒玩耍。
今川義元愉快地喝下茶水,身為藥師開著藥草舖的信玄在茶水裡面加了香料,比一般的茶水好喝很多,他嘖嘖了聲,表示相當滿足。義元不是跟謙信住的,他住在夾於信玄和謙信中間的那棟町家,三個人分別開了不同的商店,獨立經營著,當然既然已是認識的友人,常常都會互相串門子,彼此接濟一下,順便交換情報──注意一下這個城市有沒有其他人的消息。剛剛女忍者在等待謙信之前,謙信經過今川義元還沒完全開張的香鋪,順便請他一道過來的吧,所以兩個人才會一起出現。
默默喝下這杯熱茶,在冒著悠悠白煙後面看著義元高興的樣子,謙信對信玄說了:「我想要跟各位提的,是有關我店裡的事。」
「你的店?怎麼了嗎?」信玄舀起清水,加到一旁的鍋子裡,爐灶裡的火燄滋滋作響。
「嗄,難道是被偷了?」
「不是……我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謙信直截了當否定。
「最近那個頭條……什麼銀行竊盜不是很轟動嗎?當然會想到那裡去了,哈哈,要不然是什麼?」信玄抱起胸來,饒富興味又問。
「更明確來說,是我店裡的東西。我所做的工作,就是維持那些藝術品的生命。」語畢,謙信取出桌下的白布,白布裡面包著東西很長,呈竿子狀,而且不只有一把,有三把之多。他以莊嚴的神情出示這三件物品。
「喔~~~」不只信玄,連今川義元都探過頭去看那三件東西的輪廓,由白布大略顯現出的線條細看,是武器沒錯。
「稱武器是藝術品,真不愧是軍神哪。」信玄摸摸下巴,表示他在想著什麼:「可以打開來看一下嗎?」
「哼,就算是一般的藝術品,也可以是殺人的武器。」
「隨你怎麼說了,拆開來給大家看一下吧。」
謙信在義元期待的目光下緩緩拆開白布,第一件是謙信自己的武器──天之叢雲;第二件是刀刃如同兩道獅牙的精良二叉矛──天之瓊鉾。出現這種東西,不僅今川義元的圓臉都起變化,信玄也唔了聲,捏捏鬍子。最後一件更是叫信玄吃驚了,是幸村所持的愛槍──炎槍素戔鳴。
三把武器都閃著金色的光澤,這都是不可思議的武器,在多麼黑暗的地方,都能發出這種神光,庇祐著主人。除了跟著謙信來到這個世界的天叢雲,身為刀劍鑑定師與研磨師的他昨晚無意在倉庫發現了其他兩件武器,使他相當驚訝,這樣雖然不能證明所有的人都來到這裡,但是依循之前和信玄、義元共同做出的結論──武器似乎都是會跟著主人出現在這個世界,似乎可以說的通了。縱使不清楚是甚麼原因,不過事實似乎如此,因為連同信玄、義元和女忍者,都還持有他們自己的武器。
昨天女忍者氣呼呼地回到家,說是遇到政宗、稻姬、慶次和光秀一干人,本來是要搶來政宗的武器當證據給大伯和老爺爺看,順便問出幸村的下落,結果兩頭都落空,完全失敗──失敗的結果信玄倒是不以為意,他比較中意他聽到的中間那段部份。在知曉政宗握有自己的武器,連光秀也是,信玄就覺得這結論十之八九不會錯了。
但是,本來應該在慶次身上的天之瓊鉾,怎麼會在謙信的倉庫裡呢?看來結論要被修改一下才可行:雖然不能確定武器一定就在原主人手上,但只要武器在的話,人也會在就是了,相反過來也是同樣的道理。這麼說來,幸村一定也在這座城市裡的了。
「好漂亮,似乎大家的武器都是發著金光呢。」今川義元突然說,謙信看了他一眼,也說:「發著金光有著神力的武器,是啊,義元兄弟說到了重點。」
據女忍者目擊,政宗和光秀也拿著金光閃閃的武器。拿這種一看就很兇惡的武器,大搖大擺走在街上其實很惹眼,不過只要不拔刀,在這種會提供人扮相扮成戰國江戶人物的京都裡,也許比較不會出問題一些。
「這些武器,都是更久遠以前的人,在吾國的土地上還同時存在神與魔之時,神給人類力量所具現形成的。再後來的人們,大致上是到了我們這代,也有一些厲害的刀匠好不容易收取那些快消散的神力,打出這麼神聖的武器。」謙信拿起天叢雲,光好像火焰般沾附在他的兩手上:「秉持神力,終結亂世是嗎……?」
「就好像你一樣,你該不會覺得大家都在模仿你吧,你這混帳傢伙!」
信玄又調侃起謙信,大笑出來。水在灶子上滾了,今川義元喜出望外地跑到爐旁,幫忙泡了壺新茶。
「我只是秉持著神的信念,嚴肅看待每場戰爭,也希望自己不要淪落。……你這死肥子。」
這兩個人老是談個事情,本來好好的,卻暗地裡罵起對方,最後又會喝一大堆酒然後狂笑,怨氣莫名奇妙就這麼一筆勾銷。本來在和貓玩的女忍者咻地出現在信玄背後,嘟起不滿的嘴,很不能忍耐地等他們笑完以後,偷襲信玄的耳垂高喊:「肚子餓啦!我要吃飯!喵~~!」
「桌子上有干貝啊,配幾杯茶,一下就飽喔,多方便哪!」
「懶惰死爺爺又再耍賴不煮飯了~~~」
「小女孩要自己學作飯,才可以抓住心上人的心喔。」
「死爺爺你想暗示的別以為我聽不懂喔!不過我現在只是想吃飯嘛!我、要、吃、飯、啦!」
謙信這時說:「幸村是在京都不會錯了,小姑娘,接下來只要找到回去的路就行了。」
小姑娘以前的話女忍者是懂,之後的話就不清楚是什麼意思了。
「哼,幸村大人的事,我早就知道囉。」
謙信皺皺眉頭,不是昨天好像得了什麼絕症一樣,一直在地上滾來滾去,還幸村大人長、幸村大人短的嗎。他接過義元給的茶,歪著頭喝下去。

鬧區大街上,商家才剛開門,由於是早上,也不逢假日,所以人數相當稀少。身材窈窕的貴婦走在鋪設石版的人行道上,絲質長裙開了一邊岔,若有若無掩蓋著長腿,修長的裸足套著黑色高跟鞋,每走出一步就在石版上發出聲音。她穿著一身黑的連身窄裙,類中國式的旗袍結合了西方蕾絲和剪裁,領口鑲圈皺領,微露香肩,豐滿的身材緊挨於半敞的領口下呼之欲出,一串紫色項鍊繞著白皙細頸。貼身的衣服自脖子經過胸口再到腰際以下,用蕾絲編織了條淺藏在花叢中的蛇,像是活生生把她給纏住似的。貴婦盤著頭髮,右手夾著一支長桿的煙斗,艷麗成熟的瓜子臉上橫掛一對高傲的眼石與一撇上揚的嘴痕,她所散發的濃艷氣息足以讓所有路過的男人為之臣服。
女人不慌不忙走到一座公共電話前,拿起聽筒播了號,她對另一端交代了話,就掛上話筒,她眼神無目標地一瞟,對著看不見的人笑著,嘴角上揚的笑意更是叫人不寒而慄。
結束對話了,這個豔麗的女人,濃姬,這時才察覺到了別人。她轉過身,目光閃爍,接著笑了出聲,自己都默認有點驚訝呢。
「請問……來找我,有什麼事呢?」濃姬瞇起眼看著那個人,嘴角的笑意,又變得更加深厚了。

板務人員:

3130 筆精華,10/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