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247

【奔走】

樓主 世界好混亂 TINALESS
【十、奔走】

阿國十七歲的時候,決定到全國各地募集出雲神社的修繕費用。
當出雲神社的神主大人得知阿國的意願後,幫她打理好了一切,在臨走前還送給她一只末端附著櫻花墜飾的髪簪。雖然只是一只簡單的髮簪,但是樸素優雅,相當適合阿國的黑色長髮,阿國接過那髮簪的時候,還不忘神主大人當時候的衣著,她老人家已經因為年近人瑞,整個腰身都彎了,狀況不好時還需要別的巫女攙扶,骨瘦如柴的身軀僅包裹著簡單的白色神道服,全身上下可辨識出神主身分的地方就是額頭上的紅色神印和挽高插著金色神飾的蒼蒼白髮。
這幾個月下來,巫女們發現出雲神社的內部多年失修的地方,有嚴重增多的跡象。例如上樑結著蜘蛛網的部份,隱藏著木頭被老鼠啃食造成梁身毀損的狀況;供信徒拉鈴的大繩結與底下的油錢箱,甚至木板條受潮而腐爛。表面上莊嚴節儉的神社,私底下有民生用財短缺的問題。
──神社裡的女孩們,都像是我的女兒,年邁的神主大人說,但是修繕神社的費用不是筆小數目,我怎麼能夠捨棄女兒們,去唆使她們做些敗德的事呢?
神主大人非常煩惱,她指的是在神社以外兵荒馬亂的亂世裡,被大名們捨棄在京洛中央,城中那些住在破爛失修宮房內的皇家侍女與貴族血脈下的女性。民間流傳她們連購買草鞋的銅錢都沒有,只有在暗夜裡跑到下町找男人交易,賺取心酸的皮肉錢。
阿國在得知神社急需捐款與神主大人的憂慮後,幾乎是同一時間找神主提出她的想法。神主大人又招來阿國秉燭夜談,問問她的兩全之道究竟是什麼,阿國說她只要帶著一把傘、一把扇子就可以四處去旅遊了。神主大人聽了以後立刻知道阿國的算盤打的是什麼,也沒有和她爭辯,就答應了她的請願。
在出雲神社附近的人,沒有誰不曉得阿國與生俱來的天份,那就是舞蹈。不清楚到底是幾年前開始,每當節慶到來,出雲神社的重頭戲之一就是阿國的祈神舞。和一般祭典舞蹈的神職人員不同,阿國手持著畫著太陽、弦月與浮雲的摺扇,在每年的構火前、月色下、或其他的巫女並排翩翩起舞。阿國柔美的身段即使加上快節奏的太鼓,手腕猶如湍急的河水迂迴崎嶇的山道,非常自然順暢,就連轉個腰,移動步伐,都散發著女神的神姿。出雲這地方本身就是古代神話的發源地之一,濃厚的神道氣息不單單存在於神社,也漫佈在全境。有的人看過阿國的舞步,說她的舞可以使四周的暴戾與不安停息,另外也有人說可以忘卻痛苦得到快樂,阿國收起扇子走回自己的房間,偷偷把這些話藏在記憶裡,也沒有隨便跟人說嘴。人類剛開始訂定節慶,除了祈求自私的利益,期待風調雨順,之後又隨著社會的演進演變成順帶安撫艱苦日子、用以犒賞自我的歡笑作用。
──啊,人類的社會性真是麻煩的東西哪。
阿國某天在井邊汲水的時候,對著停在石磚上的麻雀說。
這天,所有人聚集在出雲神社巨大的紅色鳥居下,為阿國送行。神主大人沒什麼錢財,她把一匹以前信徒留下的白馬交給阿國,算是整間出雲大社送給她的餞別禮。
多麼奇怪的感受,既是離情依依,又感傷和歡喜!──國子!到了各地神社以後,拿出這封神主大人的信函,就可以受到款待──最近發生那麼多戰爭,一個女孩子人家遠遊,要小心一點啊──把姊姊妳的舞蹈傳遞給其他的人看吧!讓大家都笑得開開心心!──有什麼事就稍個信回來喔!──等湊好了錢,想必阿國姐是名滿天下不輸天皇和大名的人了吧!──可是太悲傷了,阿國要去的地方是日本全國,除了回家以外絕對不會到出雲!
沒有流眼淚,微笑著對婆婆與姐妹們道別,她沒有騎上馬,牽著繩子走遠,眼前大地遼闊,微風輕哨。她曾經以為出雲大社堅實高挑的大殿堂就是全世界最雄偉的地方,但是眼前的景象一掃心中角落的幽暗,看見了想像中的世界。阿國鼻子裡吸進清草的清新芳香,傾身像是快跌倒似的,引誘她飽食一頓,好平靜好新鮮的空氣。鄉村早晨的迷霧像是童話故事中圍繞龍珠的神氣,飄邈無常,身在其中卻摸不著,她通過關所又把馬兒繫在山間茶屋旁喝點茶水,無奈碰上午後陣雨,又多花了銅錢買了幾個甜點,吃了最後一份恰巧在竹窗的縫隙看到雲層後散發出來的微弱光芒。
越後的龍騷動不安,甲斐的虎也直撲京洛而來,自從應仁之亂以下,人民口中除了生活瑣事,還傳送許多戰爭的軼聞。──從京洛來的行商人說天皇的居所的狀況真是慘不忍睹,不過最近一個尾張崛起的傻瓜居然在桶挾間突襲後瞬間上洛,並賦予天皇正名!──那只不過是好聽的說法,還是先喝茶,比那些大名來得重要吧!茶屋老闆送上茶堵住他的嘴。突然,阿國隔壁桌的客人認出她,問說,您是最近中國地方一帶滿有名的阿國小姐嗎?聽說您的舞藝精湛。
阿國的舞蹈正是她到處募款的方式,最近三、四個月內很快就有了名聲。大家都在說出雲的阿國、出雲的阿國,正在為貢獻的出雲大社籌備修繕費用。阿國收下了店裡大家合資的錢幣,拿出扇子,跳起了舞。
總有一天,一定會去一趟京都,據說信長的上洛讓城都增色不少,市街開始繁榮,人民的生活也更良好。聽說那個地方因為大名的忽略與聖地化鮮少發生戰爭,尤其是信長保護天皇以後,京洛幾乎處在偏安的狀態。據說京洛裡還因此潛藏了舉止特異的人物,也就是傾奇者。簡單生活生長的阿國,不像武家或貴族調教出的兒女,反而偶然在社裡見到其他地方來的旅者,會引發出她心底異於常人的好奇慾望,隔著海的九州以南也是她心底幻想的圖書。
終於避開許多武家們的鬥爭,越過群山萬嶺來到久違的京洛。在那裡跳起的舞蹈,贏得許多京洛之民的歡迎,春攖片片飛落,阿國站在臨時搭建的戲台上,迴旋著舞傘,腳尖在地面畫了兩個勾玉的形狀,優美地收攏了展現在觀眾眼前的落櫻圖樣,那螺旋宛如自空中散落的櫻瓣消失後,是阿國白皙秀麗的臉,一時之間他們如同那些空中不斷落下的櫻花,歡心鼓動喝采不已。
傾奇者,阿國在京洛遇到一個小偷,一個十分照顧她的長輩,名字叫石川五右衛門。石川五右衛門也非常喜歡阿國的舞蹈,不過旁者只要不笨就可以知道,有點愛屋及烏,那位大老粗也喜歡阿國小姐的人。石川五右衛門老是喜歡闖一些名聲很大的貴族或武士之家竊取稀世珍寶,不僅填飽肚皮也幫助窮人的義賊,但是京洛的實質統治權變成織田勢力之後,就有人來干擾京洛市井之民的生活了。本來無意將紙傘當成武器的阿國,意外利用舞蹈讓打架的武士們丟開武器,在這裡她也碰到了前來干涉的前田慶次,自此以後阿國就唸唸不忘這個人的身影。
──沒想到這位大人那麼不講理啊,人家什麼壞事都沒有做,隨便帶著士兵打擾京洛人民的生活,我可是會生氣的喔。
阿國嘟著嘴對初次見面的慶次說。
──啊、小姐,很不好意思哪。不是我先動粗的呦,是洛中的渾小子愛找碴,大爺我才會在那麼窄擋手擋腳的地方拿出二叉槍的啊!
慶次豪氣的打扮和爽朗的個性給了阿國極端深刻的印象。
──你問俺的名字?大爺俺可是人稱石川五右衛門、啊、的大泥棒啊!
五右衛門擺出張牙五爪式的傾奇者動作,結果被慶次吐槽,只給了他兩個安慰掌聲。
──搞清楚京可是俺的地盤哪!
阿國幫著五右衛門捍衛他的京洛,呀,很多人都負傷了,這不是普通的打架嗎?
──滿足了滿足了!這場喧鬧的勝利之名就給你們吧!傾奇者們!
──真是一個充滿魅力的人,好想再見到他啊。
阿國看著躺在松風背上,漸行漸遠的慶次說。
──咦?
原來如此充滿奇特魅力的男子,前田慶次,是當今世上所公認的傾奇者首領人物。也聽說他是個除了會磨練戰場武藝的戰士,也是精通各類文藝的雅士,喜歡嘗著原野的風,過著愜意的毫放生活。不知道慶次大人喜不喜歡自己的舞呢?看著我的舞,慶次大人也會感到快樂,忘記所有的悲傷嗎?但是慶次大人也會有不高興的回憶嗎?雖然阿國都不知道,但是她總是祈禱往後的旅途上也能拌著神給予的幸運,再次和慶次相遇。
心中懷著不起眼的願望,錢袋中的募款愈來愈充裕,阿國也離開了京洛。週邊的戰事愈演愈烈,神社上懸掛的白紙,在陰雨下微微飛動,她撐起傘在山間泥地間趕路,停在某座地藏王菩薩前面,細雨飄進她的傘內,打濕了頭髮和臉頰。遠處她好像看到軍隊聚集的幻影,望了望天際,除了厚厚的雲層以外,別無他物。
太陽什麼時候才出來呢?這場雨忽大忽小,似乎永遠不會停止似的。阿國突然想念起出雲這個故鄉。
阿國也曾經位民兵勞過軍,一揆眾起義時,在雜賀屬的軍營裡跳起了伊勢長島之舞,大家也都歡笑不已。雜賀的領頭孫市大人也是位稀世的奇人,還老是喜歡叫阿國勝利女神、勝利女神的,倒是阿國自己也不害躁,難道是得意忘形了?不過其實阿國根本沒那些心機呢。

就這麼在輾轉各地之間,阿國看過楓葉、看過吹雪,看過雨後河畔邊成群的蜻蜓,夜晚林間的螢火蟲,不知不覺戰國時代已經到了末期。阿國在旅遊的時候見過好多人,這是身為巫女的幸運嗎?連一般人都見不太到的人都見著了。
──戰爭多無聊啊,看我跳舞吧!
有時阿國糊裡糊塗闖到大名們的戰場,只能這樣戰鬥,要不然一介巫女還能做什麼呢?很神奇的是大家都見識到她的舞蹈的威力了呢。
──我的舞怎麼樣呢?
阿國對著不小心被她打敗的人說,敗者也只有俯首稱臣的份。
──像是在作夢嗎?
──原來這是夢啊......
恍惚間的人還被阿國唬弄過去了。
在戰場上有活著的人,當然也有死去的人。很多人都死了,換得了豐臣政權了興盛。織田家的信長被光秀所殺,剩下的展開權力爭奪戰,結果是由那位秀吉勝出。每每借住神社寺廟的阿國,得知那位曾經給她援助的本願寺顯如在臣服信長下後也死了,很是傷心。不過是幾個月前幫助我的好心人,就這麼死了。阿國想。戰爭到底是什麼東西呢,既然她說戰爭很無聊,她又怎麼會爲戰爭而傷心?她在借住本願寺的時候跟顯如聊過天,雖然因為個性上的問題有點牛頭不對馬嘴,但是阿國想請他不論何時別人有難的時候都要幫助別人。
僧侶常常在幫平民療傷,尤其是心靈之傷,顯如不知道阿國在指什麼。是不是我做的有什麼不對呢?顯如居然還這麼問阿國。
然而,信長死了,之後秀吉也病死了,德川家康清除豐臣政權以後,終於豎立和平的典範,這時候阿國的修繕費用早就都酬好了,翻修出雲大社之後,煥然一新,神社的巫女們又開始慶祝神社的復興,跳著感激之舞。
那麼阿國的慶次大人呢?她們還是有見過很多次面,只不過時間都相當短暫,不過對阿國而言每次都是愉快的回憶。
──國子,妳在想著喜歡的人嗎?
初回出雲大社的阿國來到井邊,發呆的模樣被神主大人撞個正著。
──神主婆婆怎麼知道哪?難道我的心是透明的嗎?
阿國還是不害羞的、很大方的說,眨著靈動的大眼。
──如果有著喜歡的人,怎麼不去追求看看呢?
──嗯......婆婆說這個話,好奇怪啊,我不是供奉神的巫女嗎?
──呵呵呵。對國子來說是行不通的,我知道的喔。國子已經是跳舞的女神子了啊。
──討厭啦,甚麼女神,有人還曾經叫我勝利的女神呢。
──什麼?勝利的......還真是奇特呀。
神主大人苦笑著說。
──阿國就是阿國,不是什麼女神,我喜歡跳舞,倒是真的喔!
阿國喜歡舞,在募集完修繕費用後,她再次離開出雲,來到德川時代的首都江戶,在歌舞昇平的時代,阿國辦過大型的舞蹈會,也將自己創的舞蹈傳給別人。
不是以往簡陋搭建的舞台,這次的歌舞搭建起豪華的大台子,垂著燈籠的燭光瑩瑩發亮,夜晚的粉色櫻樹一叢一叢重重的花團壓得枝幹都垂下來了,正好擋在舞台上頭,成為漂亮的搭景。阿國整理好和服,梳好髮型,將舞扇插在腰帶上,身後跟著女舞者,由後台走到前台。
一進入台上,首先眼前是一片亮的刺眼的白光,原來那都是河對面眾多商家前垂吊的燈籠行成的光幕。經驗老成的阿國微笑著,幫忙掩飾生疏演員的緊張,自腰間取出摺扇,向觀眾致敬。
嘩然聲不斷,阿國敬禮以後,全場安靜下來,三味線的弦音鏗鏘而起,還有小鼓清脆的聲音,阿國和眾多女舞者齊一的舞步,眼睛看著手中旋轉的扇子,還有劃一的闔扇聲響,婀娜多姿的年輕身材在扇子的遮掩下隱藏又顯現,瞬間一轉身啪地打開扇子,在指頭上轉了一圈,背著觀眾又闔上。
比起扇舞,阿國更擅長拿起傘來跳舞。她跳了個帶有故事性的段子,故事很簡單,音樂的急徐代表心情的起伏,手與傘的聯接也有象徵涵義,她撐著傘緩緩走到台子的一側,代表她來到一個新的地方;收傘轉一圈擱在肩上,嫵媚的眼眸盯著沒人的那方,表示那邊有個她喜歡的人,可是她卻沒有隨便靠近,阿國唱起了歌,歌聲婉轉動聽,歌詞表面在說男子老是居無定所的、喜歡追求高超的武藝、騎著快馬躍過無數的野地,但就是不好好停下來看看更細小的東西,像是樹上的雀鳥或是河裡的小魚,哪天錯過了彩虹色的鳥或是佈滿月光鱗片的錦鯉,卻發現已經關在哪家農家的籠子裡......暗喻了暗戀著人的少女的心。其實阿國也是很主動的女性,將傘舉在前面,主動找去了人家家裡,家裡空空如也,但要離開的時候撞見了那個人。其實他們是可以在一起的,因為彼此都喜歡,也都清楚對方的心意。只是現實不勻許哪,男的喜愛自由,女的需要隨著村人出外遊歷。他們連自己將來會出現在哪裡都不知道,要怎麼見面呢?
那就只要有這份心意就好,只要見面就能感到快樂,也不用怕是不是真的在一起。阿國把打開的舞傘雙手扶著放在肩上,朝著遠處似乎在目送那人的離去,嘴中帶著甜甜的淺笑,沒有一絲哀愁。結束之後台下歡聲雷動,阿國最後的演出,也落幕了。
──謝謝!歡迎再來!
其實阿國已經不會再演出了,櫻花落得更多,多得簡直快淹沒人海,這些是碎紙和彩帶嗎?

「所以戰爭就像花朵,都只是一時的華麗而已。」
在光秀和蘭丸敘舊時,阿國領著政宗和慶次逃走,她突然說這句話。
「但是花還是以原來的姿態,保留了下來呢。」
「慶次大人,你說呢?」阿國又對慶次說。
「......是啊,原來花朵才是最終勝利者,阿國小姐妳贏了。」

她到底去了多少地方呢?京都怎麼是個那麼大的城市啊?
在過馬路的時候,阿國直盯著前方,突然笑了。
「喔、啊?阿國小姐?」
石川五右衛門吃驚的表情,讓阿國覺得好可愛啊。
板務人員:

3130 筆精華,10/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