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430

《雨、櫻花……下》 (koreeyong創作)

樓主 小嘉 koreeyong
【創作】雨、櫻花……(下)

營帳裡,雙手交握著的守一臉擔心地不停來回渡步著。她是在擔心妹妹的貼身護衛──齊滕小池所帶來的信件。
信件裡頭寫什麼?是妹妹還是家裡頭出事了?又或者是……
一切的猜測在看到與六拖著沉重的步伐來到自己眼前,還有那不解的神色時,全都有答案了。
「守……妳……」
他已經知道了。


  如此地愛你 花刺痛的傷
  我不想抵抗 該要如何學會隱藏


知道與六想說什麼的守苦澀地一笑,「原本只是想看你多一眼才走的,怎知道會被你發現……」
此時剩下的,就只有沉默和令人難受的窒息。
「與六樣,還記得雨櫻花嗎?」
「妳還記得?」他以為她已經忘記了……
「因為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是跳這隻舞。」


  輕輕的 呼吸身邊有你的空氣
  我還記得你 說櫻花很美麗


在兩人第一次見面的夏天,身為景勝樣侍從的他坐在酒樓上無聊百般地四處張望,她為了出雲神社籌募的事而在舞台上和另一位出雲的巫女一起表演著。
那時候,跳著雨櫻花的嬌小身影緊緊抓著了與六無意間望向舞台的目光。
當兩人的目光對上時,要不是那自出雲來的巫女──阿國及時以番傘撐著她,她肯定會因為他的注目而從舞台上跌下。
但讓人感到好笑的是,與六竟然因她的險些出事差點就衝動得從二樓跳下!好在上杉謙信當時在場,要不然啊……這尷尬的事讓他被夜明佐、景勝樣和謙信公,而她則被阿國笑上了好一段日子。
一想到第一次見面的窘事時,與六和守不禁失聲笑了出來。很快的,這短暫而歡樂的笑聲又被無盡的沉默取代。
「那,請讓我再跳一次雨櫻花吧。」對於守的提議,與六並沒有發出反對的聲音。

站在剛才自己躲著的櫻花樹下,手上出現一把藏於袖子內的紅色舞扇,守輕言道出雨櫻花這舞蹈的開場白。
「有些人短促的一生,只為履踐一場,死亡的盟約,無悔無懼。」
語畢,紅色的木屐隨著守那有節奏感的腳步響起了【喀喀】聲,舞蹈開始。
雨櫻花,是講述一個名為雨的男子和一個名為櫻花的女子的故事。
雨是一個身份低微的武士,櫻花則是名門武將之後。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雨和櫻花見面,一見鍾情的兩人絲毫不顧忌雙方的身份而開始相戀起來。
深知雨的心願是成為一位武將的櫻花父使計將雨派遣上前線,并逼使櫻花嫁給某大名。不願違背與雨立下的誓言的櫻花在絕望與無法反抗服從父親命令的情況下,以死來結束了自己的性命。
幾年後,如願成為有名武將的雨在衣錦還鄉的同時也知道了櫻花不在的事實。在河畔回憶著過去與櫻花的時光,雨的心中盡是哀傷感。櫻花的魂魄因感覺到雨的思念和呼喚而出現在雨的眼前,只是她的心意卻再也無法傳達。
才要開始轉身時,與六準確地抓著守那纖細的手腕,「與六樣?」
「還會有再見面的機會嗎?」
「緣。」低頭想了一會,甜兮兮的笑臉在守的臉上出現。
「要保重喔。」


  不願意 再輕易從你身邊離去
  不忘記 寫下櫻花飄落的那場雨


不著痕跡地將自己的手收回來,守開始了剛剛未完的舞步。
雙手以極緩的速度將舞扇舉過了頭,張開雙手,將原本握在右手的舞扇拋至左手上,再將舞扇拋至右手上,如此重覆著將右左手握著的舞扇動作數來次後,然後開始轉起身。
雨櫻花這隻舞的最高潮是在尾聲時,飾演著櫻花這角色的舞者藉著舞台上的隱藏機關來使自己消失在舞台上,這動作也表示出櫻花在世間的消失。這動作說起來是不難,但要真正做到天衣無縫和讓人無法看出破綻,這又是個難題。
當然,對早已熟悉雨櫻花這舞蹈的守而言,這並不是件難事。
──逢いたくて 愛おしくて  (想要相會 愛戀不已)
──触れたくて 苦しくて   (想要碰觸 痛苦不已)
──届かない  伝わらない  (無法到達 無法傳遞)
──叶わない 遠すぎて    (無法實現 遙遠莫及)
在歌曲即將結束和轉到最快的那瞬間,守將舞扇拋上半空,接著出現的是大片飄落,因沾上了雨水而在微弱的月光照耀下閃閃發亮的櫻花瓣。待櫻花瓣散去後,剩下的就只有舞扇,守卻消失得無影無蹤。
讓人感到奇怪的是,這裡並不是舞台,身為舞者的守又如何消失?
恐怕……這答案應該只有與六才知道吧?
「今はもう 君はいないよ……(現在 你已經不在……)」月光花的最後一句自與六的嘴慢慢吐出,這也是剛才守並沒唱出的句子。
再一次看著方才從小池手上接下的信件,右手支著額頭的與六閉著眼,緊緊咬著下唇以掩飾自己想哭出來的衝動。
「與六樣,景虎樣那裡有動靜了。」外頭傳來的是傳信兵著急的聲音。
「我知道了。」與六低沉的聲音有著無法掩飾的悲痛,盡管如此,他還是迅速地走回營帳。
戴上頭盔,從容地拿起伏鬼兼光的與六將手中那已被自己握成一團的信紙扔向火爐,然後頭也不回地走出營帳。
隨著火焰慢慢吞噬那信紙,上頭的內容也慢慢顯現出來,就只有短短的五個字。

【守姊姊過世。】


  不放棄 心中刻下了永遠愛你
  你說我和你 都為了此刻著迷


同一時間,越後。
手上拿著月‧夜簫的黑髮男孩和一位身著靛色和服的女子站在一棵櫻花樹下,櫻花樹下還有一大灘未干的駭人血跡,四周寂靜得足以聽到男孩那細細的啜泣聲。
「母上……」

最後,手中剩下的僅是那幾片粉色的櫻花瓣。

─終─
板務人員:

3130 筆精華,10/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