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62

【短文】~*寒暑*~左近中心

樓主 阿了 ragnarok0329
= 寒暑 =

真是糟糕……

我明明答應殿,要將天下這一塊大餅交給殿的。

非常抱歉,殿……

看來左近,是無法替您達成願望了。

*  *  *  *
水?
「是呀,水(Mizu)……」
「不是!是三(Mitsu)!」
他真是吃飽沒事情做了,竟然在這裡跟左近討論起自己的名字。
「就像水做的一樣啊。」
「笨蛋!女人才是水做的。」
到底討論這個有什麼好玩的!他實在不懂。
還有!左近的言下之一是覺得他和女人一樣嗎?用水做的嗎?很愛哭的意思嗎?
「應該要做水成,不要叫三成。」哈哈哈……
「左近!」哪來的爛名字!?
看著左近在紙上寫著水成兩個大黑字,三成心中只想把紙撕碎的衝動。
他不想跟他說話了!
三成就像個要不到糖吃的孩子,將桌前的茶一飲而盡。
鼻子輕哼一聲,頭也不回的背對著左近。
立夏,總是讓人覺得煩躁。
「殿?」
生氣了喔?
「殿~?」唉呀唉呀,殿就是這樣不喜人家這樣開他玩笑。
不過每每看到殿生氣的樣子,心中卻覺得十分……高興。
「殿,不然我彈蛇皮線給你聽?」
從櫥櫃中拿出蛇皮線,一雙勤練武藝的大掌撫上細弦,有一點不是那麼熟練的彈著。
「呵……好難聽喔……」
「會笑了喔,別生氣嘛,殿,剛剛左近只是開個玩笑話。」
「不準你再說我是水做的!」
話才剛說完,三成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回過神後,自己已經在左近的懷抱裡。
「吶,殿,如果有一天,左近比您先離開了,您會為左近而哭嗎?」
他沒有親人了,要說有,也只剩殿而已了。
既然沒有親人,也沒有會掉淚的人了。
左近從後頭擁著三成,下巴頂在三成的髮頂,突然語帶正經。
「不準你說這句話!」
在這個充滿著戰爭的亂世中,死在戰場上,是所有武士的願。
但他怎麼能接受,左近不在他身邊的那一天?
他會崩潰的……。
「左近!我不準你比我早離開人世,這是命令。」
一向冷靜處事的三成,面對左近的問題,卻顯得驚慌失措,不該如何回答。
那就不要回答!
於是,三成將問題丟還給左近。
「殿……」
這是一個非常難遵從的命令呀。
在年齡上,左近也比殿您大上好幾歲,難道要左近跟死神多奮鬥一些時日嗎?

*  *  *  *
在關原之戰的時候,殿非常的緊張,面對東軍的強勢,殿表現的十分堅強,在眾人面前。
「我不想輸……」
在眾人面前不能表現出弱勢的殿,在私底下才會說出喪氣話,看得出來殿壓力很大,他的語氣有些哽咽。
要創作一個大一大万大吉的世界呀……。
「這一塊名為天下的大餅,就由左近親手交給殿吧。」
這一場戰……
沒有勝算吧。
只是一下也好,他不想看到殿難過的樣子。

還是輸了……

抱歉呀,殿……

左近,食言了……
真想死在殿的懷裡 唉呀?怎麼有水滴?
「殿……?」
該死呀,怎麼連睜開眼睛都那麼花力氣?
「紀之介告訴我,你在這裡,我們輸了……紀之介也死了……」
是嗎?大谷也先走一步了嗎?
「殿,您……哭……了?」
「閉嘴!別再說話了!」三成無法想像自己的聲音,是多麼顫抖著。
左近就躺在自己懷裡,他連將他扶起的力量都沒有了。
刺鼻的血腥味在鼻息間不斷,提醒著三成時間流逝。
「左近……有殿您……替左近……傷心……就滿……足了……」
使勁抬起一隻手想替三成拭淚,也花了比平常多好幾倍的時間。
好累呀……
殿,原諒左近先比您走一步了……。
「不要!」緊抓著在自己臉頰上拭去淚水的大掌,但大掌已經沒有力氣,只是靜靜的被緊握著。
「左近?」不、不可以……
「睜開眼睛,左近……」
搖了搖逐漸冰冷的身軀,三成的淚早已決堤。
「左近,起來,這個時候不適合開玩笑!」
「我是水做的,我就是那麼愛哭!你快點起來幫我擦眼淚呀!」
三成幾乎崩潰,但是,懷裡的左近已經不會有任何的反應。

*  *  *  *
玩過戰二、帝王傳及OROCHI之後,算是一篇心得的短文。
因為覺得日語的『水』和『三』發音很接近,有的一個靈感。
算是阿了手中第一篇悲文,不怎麼悲吧?
BY阿了
阿了的天空
板務人員:

3130 筆精華,10/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