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105

戰國無雙同人創作-慕魂(19.中)

樓主 葉由 jennyman1209
十九(中)
  暗夜,眾房間裡一片漆黑,唯獨三成房內正燃著根蠟燭,蠟燭的光芒微弱得彷彿被風輕輕一吹,便會熄滅似的。他手執兵書,邊研讀,邊思考山崎之戰的對策──他們已因上村紫凝,而比明智光秀的行動還要慢了好幾步。加上據探子回報,明智光秀已攻陷了本能寺附近的地區了。一雙黑眸雖略有疲意,卻依然炯炯有神。

  「喀、喀。」輕柔的敲門聲響起,三成只是裝作完全不在意地靜靜看著書,但眼角卻瞄向紙門處。
  「我進來了。」一看,原來是赤櫻。她手執盤子,盤子上的是盛有數串糯米丸子的淡綠色碟子。將碟子放在桌上,她囁嚅著。「因為看見夜深了,但三成樣還沒睡覺,似是在忙於辦事……所以……」
  「妳走吧。」正當赤櫻不知所措地低頭,俏臉泛紅,繞指著,三成卻不留情地下逐客令。「關於昨晚的事,就不用再說些什麼。」
  「……」赤櫻明白他所指的,是昨晚她被不知何方的忍者所追殺──縱然連她自己對此不明所以。千鈞一髮之際,他救了她的那件事,亦是她想要向他道謝的那件事。柳眉輕皺,似是帶有愁意。隨後,踏著緩慢的步伐,拉開紙門離開房間,再將紙門關好。
  明月銀光灑落,紙門上淡淡的粉櫻,似是與她黯淡的臉成強烈對比。
  三成樣……跟以前一樣……
跟以前一樣也沒有改變過啊……


    出發の章


  書房。
  秀吉與眾人圍著木桌盤坐。
木桌上擺放一張地圖,地圖上靜靜地站立著的好幾隻「凸」字型棋子則代表己方的軍隊們。
  「現在必需將已召集的兵力給分配好,攻上在天王山守備著的明智軍。」與平日的淘氣得感覺上難以依靠的他相比起來,此刻的秀吉簡直是判若兩人。「而這裡──」秀吉指了指天王山頂的位置,「若果我們能順利佔據的話,定必能大大降低明智軍軍心。亦由於該處地勢該高,我們可利用此地形優勢,給予他們重擊。」

  「……」本是毫無動靜坐於一角,雙手抱胸的三成,此時才懶慵開口。「在此處設置大筒,炮擊明智軍。」
  秀吉對三成露出讚賞的眼神。

走出書房,寧寧步入附近的凝的房間內。輕敲數下,再推開紙門。
  「孩子,妳就不必去了。待此戰完結後,孫市會來接妳回去的。」溫柔地看向凝。孫市早已與她倆擦身而過。這孩子一直以來的辛苦,她明白。可是短期之內,若再讓她上戰場的話,不但會拖累眾人,而且……她亦不忍心看到這孩子受傷,甚至死亡。
  「……」凝沉默。固執地別過面,特意不去看寧寧。

  「怎麼了?妳跟那孩子……吵架了嗎?」寧寧柔聲問道。那孩子所指的,自是孫市。難怪自從凝醒來後的這一、兩天,孫市都沒黏住凝……

  「……」良久,在寧寧滿是母愛的目光所注視下,她頓了頓才回道。「他不讓我去討伐明智光秀。」卻依舊別過臉兒。
  「來,孩子,看著我。」寧寧雖然以命令句來跟她說話,但聲音聽來卻極為柔和。「看啊……眼睛都哭紅了呢。」

  「關於妳希望親自討伐明智光秀的事,孫市那孩子的事情,就由我來解決吧。」微笑。

  「三成樣。」身穿有數片紅楓圖案的黑和服,嬌小的赤櫻昂首,看向坐於白馬上,一臉冷漠的三成。「這、這是給你的送別物,希望你能平安戰勝……」深琥珀水眸裡,流露的盡是不捨。纖手因緊張而用力握住,以淡藍絲綢製成的手帕包裹好的禮物。
  三成並沒答話,只是冷冷地看向她。向後輕揮手中闔上的志那都神扇,弧度不大,但跟隨在各大將身後的其中一名隨從,立即識相地替三成接下赤櫻手中的禮物。

雖然經寧寧的勸說下,他與她已經和好,但還是有種尷尬的氣氛流動於他倆之間。最後,經寧寧與秀吉的商議,決定讓凝與其他武將一起,留守被他們佔據後的天王山,並吩咐那些武將要好好保護重傷還沒復原的凝。
「嘖,為什麼要我跟她一起,同坐一匹馬上……啊啊!痛!痛!」正當在軍隊中間的孫市嘀咕時,被寧寧親自安排同坐於同一馬匹上,他身後的凝扭住耳朵。
  「嗯?你在說什麼?」凝笑問。
「變臉還真厲害……啊!耳朵要斷開了!」正當孫市以更小的聲量在嘀嘀咕咕著,卻又被耳朵兒出奇的尖的凝聽到。少不免又挨一下被扭耳朵的痛楚。

  「感謝市公主今次的同行,以及幫助呢!」在軍隊中央的寧寧,笑看著身後坐於馬車內,在眾人口中、心目中,有戰國第一美女之稱號的她──織田信長的妹妹,織田市。在市的示意下,隨行於馬車兩側的數名侍女其中兩名將簾幕捲起,令市無需隔著簾幕與寧寧談話。

  「不,寧寧夫人過獎了。」穿著一身淡櫻色系服裝,容貌脫俗出塵的市禮貌淺笑,並續道,「市也希望能報明智光秀的寢反之仇,令兄長……」說到此,她雙目黯淡起來,低下螓首,停止了交談。一雙侍女把簾幕垂下。
  「市公主,快要出發了,請坐穩吧!」明白她的痛苦之處──兄長信長已死,以及數年前其前夫被信長所殺的這個傷口,還沒癒合,還在流淌鮮紅的血液──並非她的肉體,而是她的心靈。寧寧也沒強迫市繼續講話下去,只是善意地提醒市,然後轉回頭去,對著她身前,被她視為兒子的正則打氣。「正則,要加油唷!」

  「……」寧寧對正則的打氣話語,她片字也進不了耳──該說是她的心情,令她根本完全聽不進任何說話。
黯然地低下頭的市,星眸中隱含霧氣。

  自從改嫁予柴田勝家後,她無不思念過他。
  儘管勝家樣對她有多好,對她的愛有多濃厚,對她的眼神有多癡情與迷戀……她都知道、明白的。
  但她卻沒因此而忘記過他。
  但她卻沒因此而對他的愛意有絲毫的磨滅。

  每次,看到漫天紛飛的紫藤花瓣,她都會憶起……
他替她別上紫藤花在秀髮上,那俊逸的臉容、深情的雙眸、溫柔無比的嗓音,還有……
  他與她之間的約定……

永遠、永遠都和對方在同一片天空下,一起感覺平靜安逸著幸福的約定。

  『若果永遠這樣,就好了。』她對著將她擁入懷裡的他,小聲道著。
『市……』他聽後,情不自禁地擁得更緊,似是想要牢牢地保護、愛護著他所心愛的她。

  『我會活在,你的懷抱裡。』幸福地微笑,市喃喃道著。
  『我會活在,妳的心裡。』他低喃。

也許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終有一日會離開她吧?
  所以,才沒承諾會永遠活在她的身旁。
  僅僅承諾,會活在她的心中。

  一切,已成過去。
  再也,回不來了。
  淺井長政,她那永遠的夫君、永遠的愛。

  『我愛你。』
  『我愛妳。』

  元龜元年,織田信長借征夷大將軍──足利義昭的名義,令越前朝倉家家督朝倉義景上洛。朝倉義景無視。
隨後織田信長連同德川家康進攻朝倉家。
朝倉義景向六角家,以及──淺井家求援。

  淺井長政在父慫恿之下,決意倒戈相向,與織田信長軍、德川家康軍等展開多場戰役。

  天正元年,淺井與朝倉家滅亡。
  在自己的居城,小谷城中,淺井長政,自刎身亡。
  短短三年左右的時間,卻產生了一連串的命運的劇變。

  此時,位於軍隊最前頭的秀吉掃視軍隊一遍,作最後的軍隊檢查,防止有任何的錯漏。
  「出發──!」秀吉一聲號令,便拉緊韁繩。軍隊漸行漸遠……

  晴空下,櫻樹上淡粉色的櫻花,在微風的拂過後,徐徐飛舞,再落下……




板務人員:

3130 筆精華,10/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