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105

戰國無雙同人創作-慕魂(8)

樓主 葉由 jennyman1209
  「呵欠。」小聲打了個呵欠,坐於茶館內的凝百無聊賴地望向街外的景象,本來與她同行的阿國在別的村子裡--因為阿國身處的村子都因她的歌舞表演而擠滿了人,令凝只好在這兒喝喝茶,看看天,等待阿國的歸來。「黃子。」話音一出,一隻黃色小狗隨即拋下與牠纏鬥中的黑色小狗,直奔凝身前並睜著烏溜溜的大眼注視著她。
  「店小二,勞煩兩個飯糰。」心裡偷偷揚起一抹陰森微笑,之後一如柔弱形象,輕聲喊道。
  「汪!汪!」兩個飯糰送上後,凝無視小狗的抗議吼叫聲,自顧自地吃著飯糰,還不時把飯糰放於桌上,令小狗因爪子撈不到想吃的飯糰而汪汪大叫。
  「嗯,也許要替你找個主人呢。」忍住想笑的衝動,凝輕撫依舊拼命想要吃下那飯糰的黃子光滑的毛髮。

  「蘭丸哥哥。」舉命護送以使者身分執行任務的蘭丸,她策馬緊隨騎上白雲的他。
  「什麼事,阿若?」蘭丸依然專注地望向前方,務求以最快速度抵達目的地。
  「其實……這次要辦什麼事情?」

  「……出使岐阜,傳令給織田信忠大人。」沒對她的糊塗感到不耐煩,蘭丸耐心地回道,薄唇不自覺揚成一好看弧度。阿若點了點頭以示明白,然後暗地裡因自己的糊塗而吐了吐舌,驀地,眼角餘光不經意地瞄到一熟悉的紫影。
  「哦??」不自覺地因對姑娘強烈的親切感而轉過頭,一直遠望在茶館裡那已因馬匹的奔馳而逐漸化為紫色模糊小點,與小狗玩得興起的那位姑娘。蘭丸並沒理會她的疑惑,只是白雲因他的動作而速度變得更快,令她回過神來,接著跟上他的速度。「咳咳……」輕皺巧眉,她騰出右手輕掩櫻唇小聲咳嗽數聲,然後執回馬匹韁繩。
  兩匹馬兒奔馳遠去,在大街上揚起了片片塵土。


    殺父の章

  
  「父親啊父親……你到底在哪裡?」終於把飯糰拿給黃子吃,凝昂首欣賞蔚藍天空上的幾片雪白浮雲,若有所思地喃喃道著。

  「死了沒有?還沒的話就趕緊去死啊。」一語驚人。感受到凝的殺氣,黃子顫抖了一下。

  「嘶!」馬兒無故停止疾跑的動作,阿若並沒驚訝,只是望向地上元兇--那顆淡灰色的石頭。向轉過頭以眼神詢問她的蘭丸點了點頭,他旋即明白似地繼續策馬奔騰。
  「就是說嘛,」阿若若無其事似地翻身下馬,嘴裡還以雖小但恰巧能令丟出石頭者聽見的聲量道。「認為自己生存的時間太過長了嗎?」
  「我的乖女兒啊……就在回程的時候,順道戴妳爹一程,把織田信長送進樂土裡去吧。」
  「……」阿若頓了頓,沒想到他竟單刀直入,直接提出命令,接下來,她在稍稍穩定情緒過後,才輕張櫻唇回道。「這位老伯伯,你認為我會背叛信長公嗎?!而且阿若也不認識你啊。」
  「妳!」繪山華盛聽後立刻氣結,只能從緊咬的齒間縫隙中勉強擠出此字,旋即心念一轉,臉上盡是溫和得令人毛骨悚然的模樣。「若妳希望繪山阿若這女孩身份外露,而被織田信長所殺的話,爹並不會責怪妳。」
  「嗯?女孩?」阿若閃爍神秘得教人捉摸不及的眸光,「你看我這身男裝,會是女孩嗎?而且……」她「唰」地張開鮮紅扇子,輕搖螓首,腦後束成馬尾的深啡髮絲因此微微舞動,之後擺出一副準備作戰的姿勢。「阿若,會阻止你的。」為了自己,也為了信長公……亦為了蘭丸哥哥。

  「阿若,如今父親已戰敗了……」男子臉上儘是虛偽得容易被人所看破的表情。「以後,就需要妳來令我統一天下!」
  「是的……父親!」年幼的她雖聰明伶俐,卻因年紀尚小而不明白事情的是與非,只知必需報從。「阿若會努力練武,然後接近織田信長,以替父親報復!」
  「……乖孩兒,這是妳今後所使用的武器。」男子望著跪於地上的阿若,並把一雙紅色為主的扇子遞給她,而她則恭敬地以雙手收下。
  「哈哈哈哈哈……」阿若父親眼見她如此服從他,自豪及野心等因素令他不自覺地大笑起來。陰暗房間內只有月亮照射進去的絲絲銀光,映照出阿若跪於地上的嬌小身體,以及阿若父親站立於她身前的高大身軀。

  「還記得當年嗎?當我以為你對我態度轉好,然後毫不留力地替你賣命時,原來,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利用我的手法罷了。」阿若輕描淡寫地講道,昂首望天,望向那數片在蔚藍晴朗天空下的白雲。「你說是吧……」阿若低頭,凝視她的父親的似是被火焰嚴重燒傷的容貌,暴瞪的雙眼及滿身已轉為殷紅的鮮血。「我的存在……到底……」此刻看似無憂的浮雲,竟似是在嘲笑著她的憂愁。「……還是找蘭丸哥哥去吧。」輕輕搖頭,她並沒回視那早已離開人世之間的父親,準備躍身騎上馬時,肩膀卻不知被誰抓住。

  「這位標緻的小男孩,要不要伯伯跟你玩耍哪??」回頭一看,只見一名毫不認識的醉漢,那沒拿著酒器的右手正撫著阿若的肩膀,還語無倫次地講著令人不解的語句。
  「……」阿若只是平靜地睜著那雙水眸,接著甩開醉漢的右手。「嘶!」快速地躍上馬,因馬的蹄聲而稍微清醒了點的醉漢,只見眼前騎著馬匹的阿若正朝他微笑。正當馬兒快要將驚嚇得動彈不得的醉漢給踩踏致死時,阿若輕拉韁繩,改變快要踩踏到醉漢的馬匹的奔跑方向。聽到逐漸遠去的蹄聲,醉漢邊灌著酒給自己以喚回自個兒的心神,卻一邊因過於驚嚇而把嘴巴
張得老開,令酒如泉般傾瀉到衣上。

  她還跟她的姊姊還差不多嘛。
  只見不知何時與自個兒的馬匹一同停留於暗處的信長「哼!」的一聲,便輕拉韁繩,揚長而去。



板務人員:

3130 筆精華,10/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