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555

《那古野的櫻花》 遇見,尾張大傻瓜(4)

樓主 飄落在信長肩上的櫻花 luis0594
織田信長小說:《那古野的櫻花》 遇見,尾張大傻瓜==================================================================

< 第四話 >
進到被織田信友安排住宿的房間裡,這才有時間告訴信長我見到美濃公主的事,以及公主跟阪井大膳的對話。
「那是故意講給妳聽,再藉由妳傳達給我,很聰明的女人。」他聳了聳肩。
「‧‧‧‧她好嗎?」信長側著頭感興趣的問。
「公主‧‧氣質高雅,長得又美麗像朵很出色的花唷~ 」但心裡不知為什麼湧起了一股失落。
” 對啊,我拿什麼跟她比呢? ”
聽我這麼說完,他又露出了很奇怪的表情。

他起身一把抓起盆栽裡的花往窗外扔,又是沒來由的舉動‧‧‧
「真依。」
「之前說妳是不起眼的小鬼,現在我要更正。」他摸了摸我的頭。
「我喜歡這樣的妳。」說這句話時在他眼裡,我卻找不到任何戲謔和嘲諷。
「信長‧‧」他逕自地將頭枕在我的大腿上。開始滔滔不絕說著他如何駕馭老鷹抓到許多獵物,總有一天他會奪取天下。
仔細看著,這真是一張既像惡魔又像天使的臉。

「公主找回來,妳也留下吧?」他突然冒出了這句話,卻是一付理所當然的語氣,好像覺得我一定會答應似的。
我很想回答說” 好 ”,但口中卻怎麼也擠不出任何字,反而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畢竟我還是得找到回二十一世紀的方法,我還有爸爸媽媽、還有學校的課要去上、還有衣服要血拼、還有電玩遊戲要打‧‧‧‧‧無論我有多麼在意眼前的這個人。

到了午夜,不同於平時吊兒郎當的個性,他的目光變得像鷹隼般蓄勢待發。
我佯裝肚子痛朝門外大聲嚷嚷,守衛們跑進來探究竟,其中一個被信長伸腳絆倒,爬起身後一記重拳又讓對方躺在地上,他隨即搶奪到武士刀。
「守備很鬆懈,所有人都被調度了。」
「是去哪?」左衛門也從隔壁房間跑出來。
「攻打我的那古野城啊!」
「啥?」左衛門驚恐的下巴快掉下來了。
「呵呵‧‧我這個少主跑到敵城,老頭子還待在末森城,信友怎會放棄這大舉侵攻的好機會呢?但我可是有備而來!」左衛門聽的臉上滿是疑惑,仍舊摸不著頭緒。
「趕快先去救公主吧!我記得她在花園對面、走廊底,最右邊的房間」我拉了拉他的衣袖。

沿途有不少的守衛阻擋,信長奮力揮刀,但敵人太多令他有些應接不暇‧‧
「你們先過去!!」慌亂之餘,我和左衛門朝宅邸的內裡跑去,看到走道旁放著一排排薙刀,便隨手拿了一把。
哎呀!怎麼這麼重?半拖半拉的終於走到公主被囚禁的房間。
「左衛門‧‧啊?妳是白天的‧‧」她起身看到了我,面露驚訝,而門外另一邊又來了一群士兵,左衛門馬上衝去門外抵抗,但還是有兩名士兵跑進來。
「信長的黨羽嗎?休想離開!!」其中一名士兵竟揮刀向我砍來,我急忙使盡全力也將薙刀揮了過去!但我畢竟不是練武藝的料,薙刀利刃沒命中目標,但木製刀身卻打的對方滿頭包,痛的蹲下摸著後腦杓。
「妳這臭小鬼!」糟糕!!我忘記還有另一人,正惡狠狠朝我逼近‧‧
「信長!!」我完蛋了嗎?只能大叫救命!
「把薙刀給我!」在我嚇得冒汗時,公主從我手上搶去薙刀,不偏不倚砍中對方,我則趁隙逃跑。

要跑下樓梯時,脖子衣領被往後一扯,這時信長也正要跑上樓梯,和我距離大約十尺之遙。
「真依!!」他連忙將手中的長刀朝我這方向用力一擲,感覺到長刀飛過來的力道,刀鋒擦過我的頭頂,命中身後的目標。緊揪著我衣領的那道力量消失了,身後那士兵倒下的同時,我也從樓梯滾下去。
更多的士兵一擁而上,信長繼續奮戰著,對付包圍他的好幾個敵人,動作像一隻兇猛的雄獅。
這會是大家口中所稱作的傻瓜嗎?在我看來,他終日奔跑山林騎射狩獵,才能練出這般敏捷的身手吧!

而一個身形單薄的女子身影也從另一邊出現,也拿著薙刀在對抗四周的敵人。
躲在角落這時的我,看到他倆的視線交會了!兩人先是楞了一下說不出話,似乎都在用眼神上下打量著對方,這時四周敵人已肅清的差不多。

「妳就是真正的美濃公主?很勇敢。」信長一手插著腰,又露出那英俊的無賴笑容。
「殿下‧‧信長?」公主微微俯身,美麗的臉龐染上紅暈。
「信長!敵人又來了!」左衛門汗流浹背的跑過來,隨後又聽到許多雜亂的腳步聲接踵而至。
「走吧!到馬廄去!」信長伸手拉住公主的手腕一起逃跑。
左衛門也拉著我跑,但我羨慕的眼光彷彿還停留在剛剛,他們站在一起好相配啊!無論是外表或氣勢,彼此合作無間捍衛著對方。

沿路仍舊有數不清的敵人襲來,血四處噴濺著,敵人七橫八豎死在信長刀下,看到這景象我手摀著雙眼直發抖,這時信長把我拉過去,讓我將臉靠著他胸口。
「好多血‧‧‧‧這是什麼時代啊?!」我緊抱著他,並抓著他的衣領不放。
「相信我,我們會安全離開這裡。」
「快放火!」他指使著左衛門拿起火炬在城裡放火。

「信長,那古野不會有事吧?」左衛門放下火炬,這時四周已經黑煙瀰漫,整個清洲城冒著火舌,一團慌亂,僕役跟侍女們都四處尖叫逃散。
「我保證沒事。」他只簡短的這麼說。

「真依,安全了。城裡引起這麼大的騷動,就沒有人會來注意到我們。」他輕拍我的頭示意我張開眼睛,這時我才看清楚已經身在馬廄。
信長把馬牽過來,那是我們從那古野出發來到這裡的那匹灰色淺葦毛馬。這時我注意到他右手臂的衣袖被劃破,正泊泊泉湧出鮮血‧‧‧‧

我掏了掏口袋,卻找不到手帕或衛生紙,轉身看四周有沒有什麼能止血的東西,這時看到公主從袖子裡拿出了手巾。
“呃‧‧‧‧看來我不必多此一舉了” 我邊吐著舌頭,覺得自己剛才的舉動很沒必要。
但公主卻走到我面前。
「這個拿去幫殿下包紮傷口。」她將手巾塞到我手裡。
「不可以啊,妳才是信長真正的夫人啊!」我直覺地往後退。
「可是殿下他一直擔心妳。」她微微一笑,好像看透我心事。我如果能像公主這麼獨立就好了,沒幫上忙卻老是礙手礙腳。

「真依妳上來。」我又像個麵粉袋被信長提起來,坐在他身後,公主則和左衛門另騎一匹馬。
「我不是你老婆啊‧‧‧」我抓著他肩膀怯懦著。
「妳現在還是我的公主!」他斬釘截鐵、不容辯駁的語氣讓我呆楞了一下,心裡卻湧起甜甜的暖意。
「你受傷了。」在他身後的我,一邊幫他包紮著血流不止的手臂,他笑了笑,好像毫無痛覺似的駕馭著馬飛奔。
但才疾行到一半,突然地面劇烈的搖晃起來,這感覺有點熟悉,因為我也是經由這樣的震動來到戰國時代,此時眼前的古代建築物跟二十一世紀的高樓別墅,兩種影像交疊起來讓我的雙眼又感到一陣暈眩。也許是因為地震所產生的時空扭曲,我才漂流到這裡,現在又看到這項徵兆,是否代表著我應該回去了呢?

過了一條長橋後,沿著河岸往前疾馳,穿過片片雜草樹林,在黑暗裡潛行著。我回望著清洲城,遠遠看到一絲火紅正漸漸擴大。

「殿下!」回那古野的半路上聽到了吆喝聲,黑暗中有群人正向我們這邊靠近。
「阿犬!」認出對方是信長先前派回去的那名隨從,身後則是一起前來支援的人手。
「信友退兵了,曬旗竿的計策已經生效。」
信長點點頭,好像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信長不理左衛門的疑惑,而策馬趨身走向河岸邊。

只見河的對岸,信友的軍隊聚集卻不知為何一直裹足不前,亂哄哄的不曉得在鼓譟什
麼?仔細一看,透過微亮的月光,依稀看到一大片黃底紫色花紋的旗幟,擋在信友大軍幾百尺前的草原上飄揚著,看起來約有幾千支,這也許就是讓信友畏懼的原因吧!會是織田信秀的軍隊特意埋伏在他們面前嗎?

隔著一條河的距離,加上黑暗的陰影遮蔽,使對方沒有意識到我們的存在。這時信長卻拿起了火繩槍朝對岸發射。
”砰!!”的一陣聲響,子彈飛過對岸,遠遠看到那為首的武士聽到槍聲,連忙嚇得彎身緊抓著頭盔,其他人也一團亂的左顧右盼找尋槍響的來源。

「信友怎麼半夜帶著大軍出來散步啊!那一千支旗竿嚇著你了嗎?」信長宏亮的聲音響徹了天際。
「信‧‧信長!!」隔著這條河做屏障,對方縱使恨得牙癢癢也莫可奈何。
「告訴你!你如果是白天攻擊一定會識破我的計謀,那可是花五十個人作成的旗竿啊!在夜裡看起來像是嚴陣以待的大軍吧?」
「可惡你少得意!我現在就過去,把你殺個片甲不留!!」信友失控咆哮著。
「沒時間了吧!回頭看看你的清洲城,再燒下去要變廢墟啦!!」這時後方的清洲城火苗已經蔓延到照得天際明亮,看來信友再不回城,清洲真要如信長所說的要燒成灰。

「你們聽著!我織田信長不僅會統一尾張,還要奪取天下,等著看好了!!」說完信長揚聲大笑,繼續策馬疾馳離開。



板務人員:

3130 筆精華,10/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