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216

關於血の通った約束的翻譯

樓主 jojochen joe12345678


說來話長,可是又不能長話短說.

其實關於血の通った約束的中文翻譯,我一直很在意.因為對GunSlinger Girl的故事愈有體會,愈覺得這簡單的一句話,實在寓意深遠.克拉耶絲與拉帕羅的故事,其實可以說都凝縮在這句:血の通った約束之中.直譯的話是很容易,但是如果沒有將這簡單的話語的背景,以及其中蘊藏的情感給翻譯出來的話,整個故事都會減色不少….漫畫中文版的翻譯是: 以血交換的誓言…很可惜,我覺得這個翻譯並沒有達到上述的標準.

以血交換的誓言....當我們看到這句話時,會想到什麼呢?


以血交換的誓言,血,這個字自然不能當作血液解釋,拉帕羅又沒捐血給克拉耶絲.這裡應該是把血當作生命來解釋,問題來了,這樣的翻譯顯然是來自最後拉帕羅的死亡.也就是說,翻譯成以血交換的誓言,指的是拉帕羅以生命換來的約定.對照後面的劇情,好像是合理的翻譯......?

但是!

首先是動機. Rabarro在與Claes,作出約定的時候,雖然已經打定主意要反抗公社.但不見得有想到自己一定會死,也就是說,他並不是抱著一去不回的想法在跟Claes,說話.這種狀況下,翻譯成:以血交換的誓言(意指以生命換來的誓言)就顯得很突兀了.尤其是對聽者Claes,來說更是如此.如果是這種意思,儼然Rabarro在對Claes,表示自己將死去.將擔任官當成第一生命的Claes,豈能保持平靜?

再來更重要的是,從這句話的深層意義去考量,.為何Rabarro要留給Claes「血の通った約束」?


讓我們來看看,所謂「血の通った約束」是怎麼來的吧.



Rabarro對公社的工作,其實是抱持著相當事務性的態度,對他而言,這只是重回軍警察的手段.在挑選自己的義體時, Rabarro對Jean微微不耐煩的說道:選誰不都一樣嗎? 最初,拉帕羅只把克拉耶絲當成一般士兵來指導,並不打算跟她有教官與學生之外的關係,對義體也並不了解.直到室外靶場的事情發生, Rabarro第一次領悟到,義體近乎愚蠢的忠實,以及,他的義體-Claes,還只是個連自己的身體都沒法靈活運用的小孩.


這個體認給他的心理帶來了衝擊.後來為了讓Claes多活動自己的身體,而帶她去湖邊釣魚露營時,儘管嘴上說對Claes個人並不感興趣,其實他的心境已有所變化.在公社裡,他們忠實的扮演教官與學生的角色,但是在湖邊,兩人都暫時忘卻身分,輕鬆的交談,Rabarro這時已經不把Claes單單看成學生了,至少在那些風光明媚的湖邊時…


基礎訓練到了一定的程度, Rabarro給Claes來了一次實地訓練,要她在深夜,安靜地收拾掉地下鐵的小混混們.令他大吃一驚的是,Claes不僅沒有「安靜」的打倒小混混,甚至腹部還被插了一把匕首(注一).沒有擔任官在身邊, 即使面對充滿殺意的對手,Claes都沒有辦法掌握開槍的時機.儘管擁有驚人的運動能力及強韌的身體,義體終究只是少女.


將故事導向最後結局的是,在射擊練習場的義體互擊事件.射擊中手槍卡彈,不明就裡的Henrietta竟然去窺視槍口.這個舉動引爆了Rabarro的怒火,狠狠的毆打Henrietta,連趕上來阻止的Jose也遭到池魚之殃.護主心切的Henrietta,舉起一旁的長椅要砸過去,而Claes對威脅自己生命的混混,不能迅速的拔槍.對自己的同伴卻毫不猶豫,毫不留情(注二)的開槍射擊..雖然Rabarro反應夠快,及時揮開了Claes的手,避免了不幸的發生,但是Claes還是因此再次接受條件賦予.

這件事在Rabarro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陰影.最後一次與Claes見面時,他是這麼說的:


「到現在為止,我一直想把妳訓練到能獨當一面,但是看到最近的妳,我卻開始感覺不安.」


一路走來, Rabarro了解到義體的真相:把擔任官隨口一句話,不經思索當成絕對的命令.面對暴徒都不懂要及早出手的少女,對自己的同伴開火則毫不遲疑.在條件賦予的範圍內, Claes沒有自己的思想跟感情,只會一昧的遵從命令,這種抹消人的意志,把人當成道具的做法使Rabarro難以忍受,終於決定反抗公社.

分離前,他把房間的鑰匙,一副Claes用過的眼鏡,以及一份最重要的禮物一同交給了Claes.


「所謂的板機,一定要想清楚才能扣下,不論公社下了什麼命令,作戰以外就不能使用力量.我希望在你戴著眼鏡的時候,要當個文靜的Claes.這不是可隨意改寫的命令,而是血の通った約束だ」


為了少女的條件賦予而苦惱的Rabarro,最後想起的,想必是Claes還是正常的小孩時的身影:一位戴著眼鏡,家裡擺滿了書,自己也對書愛不釋手的小女孩.我認為,透過「血の通った約束」, Rabarro想守護的,乃是Claes的「人性」, 「血の通った約束」.,正是「人性的誓言」.不同於Jose對Henrietta的疼愛, 也不同於Hilshire對 Triela笨拙但誠實的感情, Rabarro用自己的方式,將自己認為身為人不可放棄的部分,留給了Claes.


雖然Rabarro一去不返, Claes成為孤獨一人,從此再沒有出外作戰.然而她也不必因為條件賦予,不經思考,毫無感情的去殺人.她總是靜靜的讀著書,戴著Rabarro留給她的眼鏡.當我們看見這樣的Claes時,不期然的會再次想起,那「人性的誓言」…..










注一: Rabarro囑咐Claes正當防衛之外不准開槍,不過以當時的狀況來看, Claes顯然沒有掌握開槍時機,直到被刺了一刀之後才開槍還擊.

注二:漫畫版可以看的比較清楚, Claes開火前,還將射擊模式從單發調成半自動的三連發,一點也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