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107

Page 02

樓主 光熱斗 frank7996
 
 
【武士刀殺人事件簿‧Page 02】
 
 
  急促的腳步聲自走廊傳來,議論中的眾人暫時停下話語。
  「高木警官,鑑識報告出來了。」鑑識人員轉進房門,走到高木警官面前遞出報告。
  點了點頭,高木警官接過單薄的文書,在紙張上掃過幾眼後便眉頭微皺。
  「有什麼發現,高木?」看著高木警官的眼神從訝異到困惑,毛利小五郎側過身體,試圖閱覽高木警官手上拿著的報告。
  高木警官不發一語,先是低著頭看了一眼榻榻米上的刀痕,接著視線對向與刀痕成一直線的窗口,注視著橫跨中庭的對面走廊。
  「怎、怎麼了嗎?」正好住在對面房間的渡邊正夫忙出口問道,神色慌亂:「雖然我有修習劍道,但也不可能隔著一個走廊把武士刀丟過來吧?」
  高木警官轉回頭,像是要讓渡邊正夫安心卻又語帶保留地,含糊著用詞:「當然,請渡邊先生放心。我也相信就算從三樓丟武士刀,是不可能像這樣刺中死者……」
  目光在報告上的文字與在場的三位房客間來回,似乎是理不出什麼頭緒,高木警官將報告交給一旁的毛利小五郎。
  「毛利先生,這份鑑定報告上有幾個疑點,與一開始看見案發現場時所做出的推斷差異極大……」
 
  □
 
  第一,是血跡。
 
  「第一個可疑的地方,是死者山崎桐一的死亡原因。根據現場的血跡與武士刀創口,原先研判是遭武士刀穿過後頸部而死亡,然而剛才法醫整理出的初步檢驗報告指出,頸內有被其他尖銳物穿刺過的痕跡。」翻到鑑識報告的第一頁,法醫的檢驗報告上條列著創口的檢驗結果
 
  沒錯,有兩次謀殺。
  抬頭盯著正向毛利小五郎說明疑點的高木警官,柯南暗自思索著。
  雖然高木警官對於死者的死因說明很含糊,但假如刀刃的確是從咽喉穿透,位於外側的頸動脈不會被割破,同時也就不會造成現場的大量出血。
 
  
 
  第二,是刀痕位置。
 
  「另外……初步模擬現場的結果,刀痕的角度與推測死者死亡時的姿勢並不合乎。由頸部傷口的穿透角度來看,案發當時死者應該是以低頭的姿勢坐在桌子前方,但留在榻榻米上的刀痕卻無法與死者傷口的角度吻合。」將鑑識報告上的其中一段指給毛利小五郎看,高木警官對刀痕的角度問題也感到詫異:「一開始看見榻榻米上的刀痕與頸部的傷口時,我和鑑識人員都認為山崎先生是在房間被武士刀殺害的,但這個角度實在……」
 
  刀痕可能是另外佈置的,或者是現場有經過變動。
  榻榻米上的刀痕角度大概是十五度。雖然武士刀本身的弧度可能會在榻榻米上留下較為傾斜的刀痕,但接近十五度的刀痕不可能出現在現場。
  從刀痕的位置到公寓另一端,距離大概是十五公尺……渡邊先生的房間,所以剛才高木警官才會看著渡邊的房間。但是如果角度約為十五度……
  柯南的視線移向更高的四樓。
  從三樓到四樓,高度大概是四公尺,假設這道刀痕不是在房間內造成的,那應該是從對面的四樓利用某種手法……
  弓道。
  雖然不知道是怎樣將類似武士刀的刃器射進來,但刀痕肯定和練習弓道的久保田先生離不開關係。
 
 

 
▲ 房間示意圖
 
 
 
  「唔……」
  毛利小五郎沉吟了許久。雖然不敢肯定究竟想到了什麼,但毛利小五郎卻似乎像是有了頭緒,一邊思索一邊點頭。
  「如何,毛利先生知道行兇的手法了嗎?」高木警官不無期待地問。
  牽起一抹自信的微笑,毛利小五郎睜開雙眼,閃動著智慧的光芒。
  「很明顯的,兇手就是……」
  伸手一指,指尖對準了────
  「久保田先生,你就是殺害山崎先生的兇手!」氣勢磅礡地宣告了破案宣言,毛利小五郎續說著:「手法太簡單了,久保田先生你一定是從對面的四樓用弓將武士刀射進房間,被山崎先生躲過後在榻榻米上留下刀痕,接著急急忙忙地衝進房間,拔起刀把山崎先生刺死!」激動地比劃著動作,毛利小五郎口沫橫飛地推理著。
 
  啊啊……先不說怎麼把「武士刀」這麼扯的東西用弓射過來,但叔叔你已經漏了一點……
 
  「可是毛利先生,」雖然看似很欽佩地聽完了毛利小五郎的推理,高木警官還是提出了疑問:「頸內的其他尖銳物要怎麼解釋?」
  啞口了片刻,略一思索後毛利小五郎用旁人聽來像是強辯的「合理」解釋道:「一定是拔出刀子的時候太大力了,不小心割到旁邊,看起來就很像是被來回刺過的痕跡啦!」
  法醫的鑑定沒這麼遜吧……
  搖搖頭不繼續關注毛利小五郎的推理秀,柯南繼續注目著房間四周。
  說起來,對只有一個人住的山崎先生而言,這間十坪大小的和室大得有點離奇了……因為現在有許多人站在房間內,十坪的寬闊給人的感覺並不明顯,但是獨居的山崎先生特別將自己的房間拓寬成十坪大小,房間內也沒有放置過多的擺設,彷彿是為了讓不少人在這間房間聚會……
 
 
  剛才送上報告的鑑識人員又走進房間。
  「高木警官,三樓的監視器檔案已經還原一部分了。」鑑識人員拿著筆記型電腦,現場便蹲身將影像檔點擊出來:「其他時段的影片因為刪除方式不同,沒有辦法進行還原,不過這一段影片只是用一般的方式刪除。」
  模糊不清的監視器畫面,上頭顯示著時間,三點。
  「正好是推測死者的死亡時間。」高木警官示意所有人來看三樓監視器拍攝到的畫面:「毛利先生,先來看案發時的監視畫面吧。久保田先生是不是兇手,等到看完監視器畫面後再作進一步推理。」
  三點零一分。
  設置在轉角處的監視器,所能看到的就只有從山崎桐一到久保田太郎兩人房間的這段倒L形走廊,以及在久保田太郎與渡邊正夫兩人房間交會處的樓梯口。不時轉動的攝影鏡頭正轉到山崎桐一房間前的走廊,空無一人。
  三點零二分。
  逐漸轉動著鏡頭的畫面,移到了通往四樓的樓梯口……
  「等等!這邊有人影!」
  指著樓梯口模糊的黑影,一閃即逝的身形竄上了四樓。
  接著,影像中斷,一片雜訊。
 
  「果然……」證實了剛才的推理,毛利小五郎很得意地看著依舊是睡眼惺忪的久保田太郎:「久保田先生,沒必要再狡辯了!」
  「……只是一道模糊的人影,應該沒辦法證明是我……」久保田太郎用有氣無力的語調反駁著,並望著高木警官:「警官先生,可以退到剛才的畫面嗎?」
  高木警官立刻將時間軸拉回人影出現的畫面並停格。
  「偵探先生……這個人的衣服跟我所擁有的服裝並不相同。」指著畫面中的人影,久保田太郎請鑑識人員幫忙證實:「在我的房間中,只有工作衣與練習弓道的服裝,進行蒐證過的警察先生應該可以作證。」
  「毛利先生,久保田先生確實沒有畫面中這個人影所穿著的服裝。」鑑識人員證實了這一點,讓毛利小五郎意氣的神情立即崩解:「雖然影片的清晰度因距離與天色而嚴重模糊,但畫面中這名人影的服裝是一般的休閒服,這點很肯定。因為角度與監視器轉換視角的時間,無法看見兇手的容貌,只能從體型和服裝推測這道人影的身分。」
 
  語畢,鑑識人員拿起手上的另一份報告:「另外,這是剛才對四間房間進行魯米諾檢測的結果。」
  拿過這份報告,高木警官像是唱名般念出檢測結果。
  「久保田先生,在你的房間內並未檢測出血液反應;渡邊先生……你所擁有的一把武士刀上同時沾有山崎先生和你的血跡;後藤小姐,在妳收藏的兩把武士刀上也檢測出山崎先生的血跡……
  渡邊正夫與後藤愛紗同時露出無奈的神情。
  「這一個星期房東先生有過來跟我借武士刀觀賞,那個時候我拿其中一把經常擦拭的武士刀給房東。我之前曾經不小心被那把武士刀割傷過,房東先生可能也是一不注意就被割到吧……」
  渡邊正夫對檢測報告提出解釋,接著後藤愛紗也為自己辯說:「山崎先生經常有向我借古董欣賞的習慣,那個動作粗暴的男人也不是第一次被武士刀劃傷了,在武士刀上留下血跡沒什麼奇怪的。」
  看著在場的眾人,看來目前的證據似乎還不足以找出兇手,高木警官讓鑑識人員先去繼續進行證據的整理工作。
  「先出去吧,既然暫時沒辦法從現場推斷兇手身分……」走出山崎先生的房間,高木警官翻了翻筆記本,在心中對目前的資料進行一下歸納:「現在要到各位的房間蒐證,除了幾項已檢測過的物品,還有些資料希望三位能夠配合告知。」
 
 
 
 
 

 
 
  十坪……我竟然給他這麼大一間的房間……(捂臉)
 
  嘛……這篇是邊打瞌睡邊寫的,寫得很亂七八糟請見諒……(睡眼惺忪)
 
  (自己測試了一下,引言回覆的畫面實在很精彩……(囧))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