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4
GP 275

FILE.83 嬰兒的下落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入口就只有這一個。」

  叼著菸的淡金髮高大外籍男子,將口袋裡的小矮人帶到一雜草叢生之處。「如果你想逃過前面那些看守的傢伙的耳目。」

  「才這麼個地方啊?難怪曾經標榜要強調治安。」

  當小矮人跳到門把上想靠進一步打開鐵門時,望著轉頭回去的男子。

  「你下一步如何?愛爾蘭。」

  「──把我從<闇>中解放的酬勞,我只報到這裡為止了。」對面外的都市郊外套上外套的愛爾蘭說。「只是在為伯……『匹斯可』復仇前,我暫且不會離開。」

  「什麼啊,還真倔將,趁機逃到國外不是很好嗎。」

  「只要我還記得『老大』的樣子,我這輩子永遠逃不掉。」

  當愛爾蘭拋下沉重的話將走之際,喬治突然想起一件事。

  「那個叫藍的中國人,也見過你們家『老大』是嗎?」

  「你說那個可憐的小子?」

  愛爾蘭沒入荒郊的寒霧之中。「若要說誰見到『老大』最慘,大概就是他吧。」


───Pandore Coeur

FILE.83  嬰兒的下落




  「跟你們說多少遍了,!」

  一起搭車來到杯戶飯店員工托兒所的禮花和三十郎、惠子,只見那名約四十歲上下托兒部門所長神經質地回應。

  「我說嬰兒領回去了,你們聽不懂是嗎?別來一直糾纏!」

  「喂喂!妳這女人等一等,」三十郎叫住這個女性。「那天我明明是當著面把小孩交給妳的吧?妳怎麼翻臉不認人連家長的小孩都不記好?」

  「我管你們的!你們這些不知道哪個國──」

  像是說錯話一般,所長看著三十郎,突然將自己的嘴給硬是閉上。

  「啥?我們是什麼──」「總之我們不知道什麼丟失的嬰兒!沒有要請我們照顧小孩的話就請不要打擾!」

  所長用力將禮花三人推出去,難堪的面容瞬間轉為笑臉迎向其他小孩。

  「嘖!這什麼托兒所所長,早知如此誰稀罕給她帶小孩!」

  『不過她的兩顆球維持得不錯,拿來陪小朋友還真浪──』髮夾隨即被主人給拋到走廊盡頭。

  「那個所長的態度似乎不太對,」禮花以直覺判斷。「比起說她對其他人都很兇,她比較像是有什麼預設立場把我們看扁。」

  「聽妳這麼一說好像……因為我們是年輕父母加上打雜的關係嗎?」

  「可是那女的突然閉嘴不說,好像有什麼想隱瞞的部分。」

  「在這裡窮緊張不是辦法,在報警之前我們先去多問一些人看看……」

  「Why do you just keep idoling around!You nxrd!」

  奇怪腔調的英語從飯店的工作走廊傳來,讓打算從員工出口離開的禮花三人突然被嚇到。

  「Si…sir, I was just preparing the supper from Mr. Habataki' comma--」

  「So I said that you can bypass my order? Let me teach you what you dammit bastard really desearve!」

  在恐怖的喊罵後,緊接後面的是一連串的毆打聲。

  「難道是虐待員工嗎?這家飯店……」當聽到像是上司的人離開的腳步聲後,惠子偷偷打開走廊的門。

  惠子認得,那套是之前在飯店看過,負責廚房助手的制服。

  穿著制服的中年男性,有著黝黑的皮膚與無辜般的圓潤眼睛。

  加上那深刻的輪廓,一眼就能看出對方不是日本人。

  那一瞬間,禮花突然感受到,那樣的輪廓似乎在哪裡見過。

  「呃……」惠子勉強用生疏的英文試圖溝通。「Are, are you all right?」

  「Who…… are you?」男人問對方是誰。

  「We, we just pass…… here and see you, so did you have a …… fight? A fight with your……boss?」惠子詢問對方是不是被上司施暴。

  男人沒再說話,就只是硬撐起身子,拖著看起來行動不良的雙手撐開房門。

  「Sir! Wait a minute……」

  「怪了?上次來還沒在中央廚房有看過那樣的人。應該會記得很清楚……」

  當三十郎這麼一說,禮花和惠子卻忽然用力瞪著他。「诶?妳們怎麼了?」

  「難道上次……那個冒名代替的員工會是……」



  「學姊,真的很謝謝妳今天幫忙的報告!」

  同時擠在咖啡廳同一排座椅的禮子、愛子與瞳,對著眼前正在飲用香草熱茶的長髮女性致謝。「岸本學長把該用的資料弄丟,害我們以為都完了!」

  「不用跟我道謝啊,我只是剛好留存那一份資料而已……」

  「不會不會!今天想吃什麼都由我們請客!錢的部分就由小瞳出……」

  「喂!愛子妳這傢伙胡謅什麼!」瞳笑鬧地將愛子推開。

  「妳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呢。」長髮女性說道。「妳們會一起去聯誼嗎?」

  「啊不,愛子已經和岸本學長交往了,小瞳和我都一直沒對象。」

  「還是趁大學趕快找定伴侶喔,不然出社會準備律師或司法證照考試可是很忙的。像我最近都沒辦法聯絡──」

  「啊,沙羅?妳在這裡啊。」

  將三分聖代遞上的咖啡廳侍者,對禮子的學姐表露驚訝。

  「晴月!」端莊的學姊顯露出禮子從未見過的開朗笑容。「啊……我跟妳們介紹,他就是我現在交往的對象,他是美術系四年級的晴月光太郎。」

  「晴月?是那個去年得學生新人賞的晴月嗎?」小瞳想到。「那學長怎麼還在這裡打工?明明都快畢業了。那樣的成績通常會去留學吧?」

  「是啊,不過我還得籌錢準備和另一個學長合作、開辦新的設計畫廊。現在不趕快存錢不行啊……」

  禮子偷瞄學姐,她凝望著晴月的雙眼,顯得既濕潤又溫和。

  如果學姐的家人支持他們,以學姊的家境來說,資助晴月只是小菜一碟。

  所以顯然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學姐以後工作順利,你們有想過以後的事情嗎?」

  「啊,禮子還真現實呢,」學姊笑著回答,並公然牽著晴月的手。「不過不管家人怎麼說,我們都會在一起的──」


  「班代,這節商法概論要開始了喔!」

  在圖書館趴睡的李子,被蘆川叫起來。

  「整個中午都在看綠山小姐給的舊案子,弄得很疲憊吧。」

  「也不是,只是睡眠不足……」

  夢到一年多前的事,禮子比起疲憊,更顯得煩躁。而現在的她,真想回到當時否定學姊的話。

  就像愛子和瞳也離自己遠去,想要和重要的人常相廝守,是不可能的。

  但是,當時的學姊……

  『……啊啊,這不是禮子嗎!』

  『啊啦,原來兩位認識?』『嗯,禮子也是我那個時候的直屬學妹喔!這樣我們就是母校的一家子了。』

  『真的嗎?喂喂、禮子學妹,妳的白鳥學姊在學校那時是不是有男朋友啊?這樣我就可以和她未來的老公通風報──』

  『才沒有那種對象呢。對不對?禮子。』

  那種像是催眠般的口吻,到現在都還在禮子的腦海盤旋。

  白鳥學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件案子好像真的讓妃律師和白鳥學姐很頭疼耶。」

  老實的蘆川依然在整理案件的資料。「伊藤律師事務所,一直擔任稻尾財團的法律顧問,但在董事長不再國內期間,發生了嚴重的事件。」

  「呃……那天我還是沒聽清楚,」被學姊的婚事搞得暈頭轉向的禮子問。「實際情況是……」

  「長期被擱置的『西摩多市』地權,和政府與承辦建築商之間,契約期限不履行的責任,官方要求稻尾董事出面。」

  『沒說笑吧,苦艾酒? "西摩多市"啊。』


  「……是誰在說笑啊。」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