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261

FILE.82 週末褓姆秀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你們有看到惠子人嗎?」

  經過足球社教室的青子和快斗,正在對執鞭的紅子與仰臥起坐的禮吾詢問。

  「今天值日生的工作還沒做完就匆匆跑掉了,不知上哪去。」

  「桃井沒在打工吧?也許又去看房東婆婆的小孩了。」

  「真是的!快斗,今天你來幫我!」青子馬上把旁邊同班的快斗拖走。「如果不想要我告訴伯母,昨天的便當的青花魚是我幫你吃的話。」

  「妳這偏心的混蛋!」


  看著以半邊耳朵被青子拎著走的同學快斗走人,禮吾惡毒地狂笑,然後被紅子丟出的板凳砸重。「看什麼看?專心練。」

  「疼疼疼~~這樣小心沒有朋友啊!經理大人!」

  「反正不管我怎樣,還是會有一堆男人主動靠過來。」


  紅子說完這句似乎別有含意的話,便撿起板凳繼續在筆記上寫東西。

  「一堆男人主動靠過來……」

  禮吾突然很生硬地站起來。「不、不能這樣啦,小泉!」

  看到禮吾警張的樣子,紅子突然表現出意義不明的暗笑。「喔?你這是……」

  「正常的打工,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找──」「誰跟你說援助交際啊!!!」

  在門外突然閃開的奇怪紅光中,一名駝背的老年男性,現身在紅子面前。

  「紅子大小姐,今晚有"那個世界"的客人會來家裡用餐,請盡早回去準備。」

  生平第一次看到集許多醜陋於樣貌上的男性,禮吾擔憂地顫抖。「诶?該、該不會這先生是小泉妳的"吃飯賺錢的"──」

  「你再說就打斷你的下巴!他不過是區區的下人罷了!」

  紅子把手中的筆記打到禮吾臉上。「你自己乖乖做完三百下!我要回家了!」

  「真的嗎?好險,原來是小泉的家人……」禮吾試著對老僕人問候。「這位先生,小泉就麻煩你囉。」

  聽到禮吾陌生的問候,紅子的老下僕看起來有點難堪,點頭就跟著紅子走。

  「三百下……今天明明說五百下就好啊……」

  禮吾把丟到自己手上的筆記攤開,上面是記滿琳瑯滿目的每周訓練成效,以及練習賽預約場的的時間表。

  「……算了,看在經理大人的面子上吧。」


───Pandore Coeur

FILE.82  週末褓姆秀



  「你們把小嬰兒弄丟了────!!???」

  「噓~~!!」惠子和三十郎把禮花的嘴用力蓋住,然後偷窺正在院子裡著歌修剪盆栽的房東春江。

  「被聽到就完蛋了,我們跟婆婆她說把小薰送去鄰居推薦的七天六夜遊嬰兒郵輪之旅!」

  「這樣她也相信……不管了,實際情況到底怎樣?才剛放學回家就聽你們來求救。」禮花嚴肅地雙手插腰。「到底當時怎麼回事?」

  「為了去看房東婆婆的約會狀況,我們特地去飯店,結果被誤認為臨時應徵的廚房服務生,」惠子回想那天晚上的經過。「當時他們說會把小薰送到飯店員工的育兒房。」

  「結果呢?你們事後沒回去領回小薰?」

  「後來發生太多事,想到她的時候已經在那個老頭的車上了……隔天早上我馬上跑去求證,卻發生很奇怪的事情。」

  『小孩?不是已經被領走了嗎?』

『啥?』三十郎對飯店托兒所保母張著嘴。『開玩笑!我才是小孩的親人耶!』

『那個客人說他是會場餐廳部門今天來的臨時人員,所以我想應該是……』

  「你說過,你們是頂替某個原應來到飯店工作的臨時工吧?」

  「情況有點……奇怪。」惠子憂慮地說。「如果發現抱錯小孩什麼的,附近警察局那邊問過,但最近都沒有走失的嬰兒……」

  「難道是他們故意抱走小孩嗎?」

  禮花思考著如何求助。「我想我們還是該再回飯對做一次確認。」

  「我想還是需要有人幫忙吧?要不要請喬治先生來呢?他應該會幫我們保密…….」

  「那傢伙?不準!我可以看到他用什麼樣鄙視的眼光嘲笑老子!」

  「又是金棒教授又是喬治叔叔,你未免樹敵太多了!」禮花二話不說拿出行動電話。「喬治叔叔在嗎?我跟你說」「不不不不不不!!」

  電話彼端持續寧靜、最後斷線,禮花歪著頭掛下電話。

  「好像……有好一陣子沒看到喬治叔叔了。」


  「那我們就打擾了。」

  禮子踏進紅毯鋪地的空間,精簡的木色裝潢,讓人完全感受嚴正的氣息。

  「妳們就是妃律師提到的杯戶大學實習工讀生嗎?」

  端著茶盤的稍長髮年輕制服女性馬上高興地招呼禮子。「快請進,律師外出馬上就會回來了。我是這邊的助理律師栗山綠。」

  「是的,謝謝您。」禮子坐到沙發上,望著牆壁上幾個公會頒發的獎狀。

  「真不錯,可以有大學時代的學弟妹來到這裡打工。聽說你們是幫助菲律師擺脫那個難纏的關係家屬是嗎?」

  「學『弟』妹?」「喔,連市政府的感謝狀都有呢。」

  禮子還在想著是不是自己今天打扮太中性化時,就看對著身後正在撫摸獎杯的藍正道,噴出滿嘴熱茶。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誰准你來的!!」

  「诶?妃律師不是說缺三個人嗎?所以……」忘了告知禮子的蘆川歪頭。

  「我們這邊另一位資深律師鹽澤負責一個家族案子,要到札幌出差半個月。雖然最近沒有新的案子急著排,但雜務實在是壓得喘不過氣來。」

  栗山笑著看藍。「所以妃律師說會到學校留意,多一些人是無妨的。」

  『你這傢伙不是已經在酒吧打工了……沒事來攪什麼局啊?』禮子以生動又的唇語暗示藍,不過笑嘻嘻的藍裝作沒看到。

  「栗山小姐也是杯戶的法學組畢業的嗎?真巧啊。」

  「是啊。不過我畢業後又出國留學一段時間,同屆的同學蠻多都比我早就開始進入這行了。大家現在都在這一帶喔。」

  「這一帶?」

  蘆川和禮子從高樓的落地玻璃窗向眺望外面的米花市中心商業區,同一條馬路上確實有無數家的相關單位,從大小的律師、偵探事務所及證件辦理單位。

  「嘩~~在這邊要找到你們這家事務所,一定要靠口碑吧。」蘆川讚嘆著。「我們家都有雇用專屬的律師團隊解決事情耶。」

  「呃……解決什麼"事情"?」禮子滿臉汗顏地問。

  「我在大學的一個直屬學妹,還沒畢業就被挖到對面的『伊藤』了。就是對面最大的那一棟。」

  綠山望向那棟對面與這邊妃律師事務所遙遙相望的建築,掛著令人瞪眼的偌大金字招牌:『伊藤律師事務所』。

  而且相對於妃律師這邊只占兩層樓,對面的事務所可是占了整棟樓。

  「伊藤……聽說就是那個有蠻多合作企業法律顧問及建設的大型事務所吧?」藍摸著下巴說。「在這樣的企業內定真是了不起。會感到忌妒吧?」

  「每個事務所都有它規模大小的不同,那沒差吧。」禮子不在意地說。「何況妃律師在刑事訴訟這邊不是號稱『司法女王』嗎?這樣對面也比不上……」

  「那也僅只限於『司法』而已。」

  抱著一袋文件嘆著氣進門的褐髮眼鏡女律師,嘆著氣進門回應禮子。

  「妃律師!那個案子對方怎麼回應?」

  「廠商不願正面回應,應該是形同破局了。這下必須交到我們手上。」

  「是怎麼一回事?」

  「對面的『伊藤律師事務所』已經指派律師準備這一次的訴訟,要來和我們協調。也必須盡速將稻尾董事遣送回國。」

  禮子似乎聽到某個熟悉的名字的同時,卻突然看到熟悉的人。

  「綠山學姊!好久不見了,自從從杯戶畢業以來──」

  「……白鳥學姊?」


  妃英理的身後,那位伊藤事務所派來的女律師,

  以極為驚恐的樣貌與禮子重逢。「禮子……」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