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3
GP 248

FILE.81 東方的名律師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那天在飯店發生多起不明恐怖攻擊與殺人案……好恐怖喔!」

  年初嚴寒的冬日,一起幫班上同學搬書的蘆川向禮子探詢。「妳那時候有沒有受傷?」

  「呃,倒也還好……」禮子低聲回應。「大概是傳說中導演的鬼魂出沒?」

  「可是,比起鬼魂,問題應該……」「不要跟我們打哈哈!」

  文學院主研究室中的激烈爭吵、及外面大量的記者,讓兩人不得不停住腳步。




飛逝的菸灰、不斷流動的美酒,現在社會巨人林立,大家注意別踩到我喔!

唯一拯救真相的是一個外表看似小矮人,魔力卻過於常人的潘朵拉之心!




───Pandore Coeur

FILE.81  東方的名律師




  「誰管你說你是他親生兒子?我們也是他戶籍上的子女啊!」蘆川瞥視玻璃窗內,三名中年男女毫無節操地對俵教授辱罵。「你不過是他外面生的雜種!」

  「哇塞!說得真難聽……」「他們就是導演前妻的養子女?」

  「你的繼承財產也該是我們的!不要一個人獨吞!」

  「請等一下,馨小姐、香菜子小姐、芳三先生。」

  站在俵教授旁邊的,是穿著某間律師事務所制服的女性。

  禮子似乎有印象,這個戴著眼鏡,年約三十多歲的精明女性,常在刑案教學範例的影片出現。

  「教授除了繼承以外,也有透過當初授與的學校機構所得處置權.而且,你們似乎是想把導演的電影文物變賣償還你們的債務?」

  「誰管妳是哪間事務所的所長!這我們的家務事!給我滾一邊去!」

  「家務事也罷,國家干涉就不行了吧?」

  南条突然領著一般看來中規中矩的公務員,打斷律師與酒卷一家的對談。

  「南条小姐把資料交給我們,已經提前追認,這些文物將收留於東京電影博物館了。」文化省的承辦人員們說。「所以這些文物並不會列入民事程序中。」

  「妳說什麼!?」看來是大姊的女人生氣地和南条對槓。「那些廢紙賣的錢可以供我小孩上私立名校耶!誰準妳把我們家的東西給──」

  「我們熱愛導演的作品、更不會說導演的手稿是垃圾,所以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更有資格處理他的東西!」

  南条那如敲鑼般的字字響亮,別說是跌坐地上的酒卷一家,連野外的記者和禮子都差點沒了呼吸。

  「話說完了嗎?」南条笑著轉身。「那各位請來,談談後面程序要怎麼……」

  「南条…….真的……」

  南条回頭,淚流滿面的俵教授以圓大的紅眼,似乎無法充分表達謝意。

  「父親天上看著……一定會……感激不盡。」

  看著南条幸福地婉拒道謝時,禮子放下心中大石地離開紛擾的走廊。



  「導演的事完全解決,真是太好了。」人群散開後,蘆川笑得很燦爛。「連同喬治上次的殺必死真是太棒了!」

  「殺必死?」

  「喬治明明之前就不肯扮聖誕老人,派對那天還是乖乖穿著聖誕老人裝回來~~真是可愛!好想帶回家養啊!」

  禮子無意吐槽,但她知道喬治那天去了哪裡。

  而現在,不知覺間,似乎也越來越滲入問題的核心。

  那天在飯店發生的一切,起因究竟是……

  禮子的沉思被突然止步的蘆川打斷,兩人注意到女廁前有中年男性擋在前面。「那個人是在……」

  「變態──!!!」

  單純的蘆川不假思索大喊,讓看來面色不友善的中年男子被嚇跑,禮子正擔心是不是蘆川誤會人家,卻看到女廁出來的事剛才的女律師。

  女律師靠近禮子和蘆川。「謝謝妳們兩位,幫我擺脫了麻煩的個案關係人。」

  「咦?呃……沒什麼關係啦!哈哈!」

  「其實對那樣的男人只要一招就能處理好……算了。」

  女律師的感覺一副是不需要其他人幫忙,雖然不知道原因,不過她還是禮貌性地道謝。

  「妳是剛才幫忙俵教授的律師?剛才那個人好像……是俵教授戶籍上的弟弟嗎?真是糾纏不休。」

  「兩位同學是俵教授的直屬學生?」

  「不,我們是幫他出展的法學院學生……」

  「法學院!」女律師露出了莞爾的笑容。「正好找到我需要的人才。」

  「──呃?」



  「還不畫快一點!」

  從堆滿研究器材中空出一塊地的研究室間,系主任金棒以手肘靠桌,擺出了令圍觀的學生都看不下去的詭異姿勢。

  「要不是俵那傢伙推薦你,我可不想花時間擺同樣的姿勢一整天呢!」

  「是、是的,不好意思……」

  提筆作畫的青年耐心地聽進金棒的嘮叨。「不過,您下週就要把完成的肖像掛在學院大廳了嗎?如果按您的要求再久一點的話……」

  「我花錢叫你做事,不要給我有意見!」

  「教授今天脾氣真糟,」旁觀的學生評論。「一定又是碰上什麼不順心的是遷怒別人。」

  「什麼啊!老子約會失敗干你們家什麼事!」

  不幸脫口出學生可以當一整個月茶餘飯後題材的金棒,直接叫畫家停筆。「我、今天沒那個心情,明天這時間再麻煩你繼續。」

  「呃、知道了。」害怕金棒的畫家點頭收拾走人。

  『就算他舅公不能回來,至少也能帶他一起過來……』

  得知三十郎與春江的關係,約會話題一直繞著三十郎打轉,

  簡直就像是和三十郎一起約會一樣。

  「弄得好像我是第三者……不!不對啊!我可是正大光明追求春江的!管他什麼,下次老人會的新春茶會我去定了!」


  「妃律師事務所的妃英理律師!?」

  班上幾名同學看著蘆川收到的名片,興奮地圍繞著看。

  「就是那個號稱法庭女王的女強人律師啊,她今天有來這裡?她和你們說了什麼?該不會是已經內定系上有誰會去她那邊了吧!」

  「沒那回事啦,妃律師是來辦文學院俵教授的繼承案,」蘆川解釋。「她說事務所那邊有臨時工缺,希望有法學院的學生去幫忙,就……」

  「妳們可以去那邊實習?真幸運~~!」

  「那邊的注意一下!」抱著紙箱進教室的禮子對喧嚷的女同學們呼喊。「這些是系辦公室和學生會的通知,下禮拜有畢業直屬學長姐的餐聚!」

  「餐聚?畢業生!」蘆川顯得很興奮。「好久沒和學長見面了!」

  「上一屆畢業的直屬學長姐有新的消息嗎?班代。」

  「我看看。」禮子拿出系辦的公告單。「天野學姊有通過檢察官第一試,百入和素村學長到鐵氏企業擔任顧問助理了。還有……」

  「有沒有寫到白鳥學姐的婚禮啊?」

  當蘆川天真詢問時,禮子當場待在那邊。

  「咦?妳說什麼……」「學姊的婚禮啊!班上女生上週都有收到請帖喔。」

  「對啊,白鳥學姊不是班代的直屬學姊嗎?怎麼沒寄給妳?」

  「『直屬』學姐是什麼意思?」

  在課桌上趴睡的藍剛醒來問道,一堆噓寒問暖的女同學就自動過來幫他解答。「喔,是我們慣例上會讓各年級座號相同的學生互相指導啦~~藍同學是留學生所以沒有!」

  「這麼說我們二年級,也還有直屬學弟妹囉?」

  「對啊對啊!我的直屬學弟很可愛唷!」蘆川炫耀說。「倒是班代的直屬學弟一天到晚都不來上學,在學生會經常丟臉……」

  「少囉嗦!呃,所以我說是白鳥學姊要結婚了?」

  「是啊,下個月!要和交往的對象結婚。」

  學姐的交往對象?

  雖然僅只有一年的相處時光,但去年畢業的白鳥學姊是個讓禮子印象深刻的學生。

  據說她有不錯的身家背景,但不顧父母意願選擇了律師這條路,所以她是過著限制生活費的生活、半工半讀上來。

  她也不辭辛勞地關心靠獎學金進來的禮子的功課,可說禮子現在班上的地位一半是她的功勞。

  但是,為什麼卻只有自己沒收到她的喜帖?如此善解人意的學姐……

  「也許是弄丟了吧!我回家再去信箱和房東婆婆那邊看看。學姐和學長的婚禮那麼重要,如果沒被受邀的話…..」

  「班代妳在說什麼?什麼學長和學姊?」

  「啊?不就是我們學校畢業的學長姐結婚……」

  「喜帖上說新郎是哈佛大學法學院畢業歸國的律師……姓什麼日陰的。」



  禮子手中的資料,因為錯愕與呆滯而一張張地落下。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