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244

FILE.80 危險的捉迷藏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呼~~真是驚險啊。」

  禮吾和三十郎倒抽一口氣地橫躺在轎車後座座椅上,被擠到一邊的禮花給硬推回去。「差點就要讓暗影把飯店破壞掉了!」

  「也多虧三十郎先生呢!」看著奔馳在公路上的夜景,前座的惠子稱讚說。「成為持有者之一,及時阻止了南条小姐的憎恨。」

  「也許吧,」看著劍柄的三十郎,沒能忘記剛才的情景。「不過是把遺失很久的東西…….真正地撿回來罷了。」

  「這麼說來,剛才教授提到的,」禮吾詢問駕駛中的金棒。「你說那個組織成員『苦艾酒』,真正的名字是克莉絲汀娜什麼來著……」

  「克莉絲˙溫雅德,在一部由法籍導演所拍的傳奇影片出道並飾演女主角,因此被譽為傳奇的美國女演員。」

  和俵教授混久後,像字典般解釋的金棒說。「雖然那部片包辦那屆美萊葛獎近乎所有的提名和獎項,溫雅德卻沒再參與過任何演出,很少出現在大眾眼前。」

  「是因為進了組織才減少露面嗎……」惠子問。「當初她怎麼會進這行?」

  「天曉得,好像是她有個知名的影星親人推薦她──」

  「橙井小姐人在這車上嗎?」

  「耶?」三十郎突然迸出的問題,讓禮吾訝異。「剛才喬治的來電簡訊說他帶禮花和朋友去喝酒,大姊人應該還在飯店……」

  「好奇怪,怎麼拿這個劍柄在手上,就感覺得到其他人的位置……」

  當三十郎此語一出,感應到禮子位置的禮吾和惠子,望向窗外快速道路上鄰近的一輛黑色保時捷。「莫非……」


───Pandore Coeur

FILE.80  危險的捉迷藏



  「不用忍耐,想拿出來沒關係。」

  「啊…….诶诶诶?」在琴酒的保時捷上想避免談話的禮子,盡量擺出凝望夜景的安靜姿態。

  「座椅換成不易然皮質,不怕會出事,老煙槍小姐。」

  「呃……」這輩子還沒碰過香菸的禮子,硬擠出抗拒的理由。「今天喝多了,有點不──」

  「有點反常呢,妳不是老說盛宴後得用菸味清喉嚨?苦艾酒。」

  聽到伏特加如此描述,禮子只好硬著頭皮從琴酒帶來的皮包抽出打火機。

  「不過,妳不是很少回來日本嗎?什麼風又把妳吹回來了?」

  「呃──」忍試著嗆鼻煙味的禮子硬擠出模稜兩可的答案。「有放心不下的事情,所以回來看看……」

  「我想也是,『供應商』那邊的確很傷腦筋。」

  耶?「香緹說負責"那邊"的人已經被人盯上,自身難保了。」

  「原本除掉吞口和匹斯可就能斷掉線索,不過這樣還要再進一步下去,包含找到道尾長久,堵住他的嘴。」

  「那邊是……"哪邊"?」

  「沒說笑吧,苦艾酒?」從前座伸手摘下禮子口中香菸的琴酒取笑著。「"西摩多市"啊。」

  「西摩…多──」「老大,前面好像有臨檢啊。」

  「別理他們,反正他們也查不到明天就會換掉的車牌──」

  一陣震動的雷聲,忽然正好擊中琴酒正前方的路面。

  「什──」面對路上的坑洞,琴酒不得不將路線轉向交通警察的位置,但意圖直接加速衝過。「竟然打雷,什麼鬼天氣。」

  說來奇怪,油門是踩了,但速度不減反增,像是有什麼阻力向後推。

  「撞邪了!」伏特加盯向窗外。「好像有陣強風把我們減速了!」

  「那邊的汽車!請停下來!」長髮的交通女警揮棒說。「請接受我們的酒測與長相過濾!謝謝配合!」

  「誰要配合啊!」琴酒將排檔和油門按到最大力,不料竟在路面上磨出火花,前引擎蓋甚至憑空燃燒起來。

  「先生!您的車出問題了嗎?我馬上幫您處裡!車廠嗎?這裡是宮本…...」

  裝作要和女警求助的禮子趁著跳下車,看到鄰道其他方向有一輛熟悉的加長轎車敞開車門,便越過安全島趕緊跳上去。

  「什麼啊!我們的車不用你顧!」伏特加完全不理女警的好意,硬是撞開她。「苦艾酒!現在該拿他們怎麼──」

  「唉呀,兩位駕著豪華跑車的紳士怎麼如此狼狽?」

  金髮的重型機車女騎士經過停下。「需不需要幫忙載你們一程?」

  伏特加用捏緊自己的臉皮,緊盯著本尊苦艾酒的臉孔看。

  「原來如此,」琴酒一邊冷笑,在女警的事故通報單上簽下假名。「比苦艾酒更高竿的人……出現了啊。」


  「嚇死我了!和那幫人那麼近距離接觸。」明明是寒冬卻渾身發汗的禮子趕緊脫下大衣。「真多謝你們順路經過。」

  「哼,不用謝啦。」金棒不屑地從後照鏡看報廢一半的黑色保時捷。「幫春江的熟人一個人情罷了。」

  禮子往駕駛座一瞥,不知是不是錯覺,他的音調輕體來十分平淡。

  「想要攻擊教授的南条小姐的暗影已經消除了,三十郎也成為了潘朵拉的持有者囉!」禮吾的雙手把在三十郎肩上,像是要炫耀新買的球鞋一樣。

  「綠色鑽石的劍柄…….真的嗎?」禮子並沒有顯得很興奮。「你願意坦然面對春江婆婆了?」

  「啥?妳說這是……」

  「因為那把劍柄,是你以前和春江婆婆分開以後,丟掉的信物啊。」

  突然的剎車聲令乘客們注意前方,原來金棒差點撞到下交流道的前車。

  「教授?你今天怎麼怪怪的?」「沒你們事啦!繼續開車!」

  「不過比起這些……感覺事情還沒結束。」

  禮子把今晚遇到的事一五一十說出來。「最後在車上時……琴酒提到了『供應商』所在的地點。而且……」

  關於"那一天"的線索,禮子直覺越來越逼近自己。「稻尾長久應該…..和『供應商』有莫大的關聯。」

  「這麼說來,小嬰兒交給其他人照顧了嗎?」

  禮吾詢問之後,車上沉默了好一陣子,然後發出慘叫。



  『對不起,偵探先生。我做了很盧莽的決定。』

  回到辦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話答錄機。

  『就算不照他們的指令,我也難逃他們的狙殺,我決定順他們的心意,請原諒我。你所需要的資料,都裝在明天的匿名快遞中。』

  喬治想關掉答錄機,卻發現沉默之後的最後一段話。

  『另外……我還有一個任性的小小請求。』




  「聖誕老人裝的大叔娃娃耶!」

  白雪紛飛的夜晚,一對年幼的兄妹看到一身鮮紅色裝束的喬治從窗戶爬進來後,等不及想把他擺到娃娃屋去。

  「我說我就是聖誕老人啦!什麼洋娃娃啊!」

  「騙人!聖誕老人才沒這麼小呢!對不對,哥哥?」

  「嗯!世上才沒有聖誕老人,那是爸爸說的!」

  「對對!爸爸送我們的禮物,都比聖誕老人給其他小孩的禮物還要好!」

  喬治看著兩個小孩的反應,忍不住噗哧一聲。

  「那你們誤會了一件事唷。」喬治告訴兩個小孩。「因為你們的爸爸,就是聖誕老人。」

  「耶?」「你們的爸爸今年開始,要去更遠的地方送小孩禮物。而你們是他的孩子,所以才不以聖誕老人的身分送禮物給你們。」

  「難怪爸爸一直沒有回家!」小哥哥高興地詢問喬治。「媽媽和奶奶怎樣都不肯說爸爸何時回來!」

  「嗯!爸爸一定是去全世界送小朋友禮物了!」

  「所以囉,這是他要我轉交給你們的禮物。」

  喬治從窗戶外停下的玩具遙控機上取下兩只大盒子。「只要你們乖乖的,你們爸爸以後每年都會讓我轉送你們禮物。」

  「謝謝你,大叔娃娃!」喬治轉身離開後,小女孩招手說。

  「笨蛋,」喬治依舊糾正她。「叫我聖誕老人啦!」




  真是麻煩的苦差事,喬治不停嘟囔,邊開遙控飛機回去事務所正在舉辦的聖誕派對。

  「不過,如果你留下的那些資料可以拯救數千人以上,」

  喬治含著的菸屁股,逐漸和白雪澆熄。

  「也許這只是小菜一疊呢,吞口。」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