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244

FILE.79 落下地點的祕密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疼疼疼疼~~」

  原本遭到攻擊而墜落的禮子差點因為撞擊失去意識,

  撞到中空大廳下面裝飾用的布帘後,舊旁邊墊布的防音牆滑到最底下了。

  也許當初這中空大廳的設計,就是要預防有人跌落所做?

  「不管了,現在要想辦法回到上面與他們會合……」

  禮子來到最底樓的自助吧餐廳,但由於是白天開放,現在是空無一人的狀態。

  「這邊也出不去……」禮子檢查過各邊鎖上的出口。「飯店裡的人大概都被暗影襲擊,用呼叫設備也沒人會來吧……」

  沒有正途可以離開,唯一的旁道只有空調機旁邊的通風道。

  「出事以前……必須盡快與他們會合。」

───Pandore Coeur

FILE.79  落下地點的祕密


  「姐!」「不要慌!」

  禮花也打算跳下去追上禮子之時,被髮夾的閃爍告誡。『禮子小妞有<金>保護,不會有事!把這裡的後患解決掉!』

  「Why!」

  被禮子的鎖鏈擊中並封鎖,完全無法動彈的愛爾蘭怒吼。「You can even never realize my pain!」

  「沒人能了解你的痛苦……」雖然對英文苦手,幸好潘朵拉對闇影的解讀能力,禮花依然聽得字字清晰。「龍舌蘭的話……不是這樣的。」

  「Te……Tequilla?」愛爾蘭對這個名字有印象。「You……」

  「龍舌蘭……恰克叔叔,把我從從失去父母的痛苦解救出來。」

  禮花忍著痛苦的回憶訴說。「他教給你的一切、都還在我心裡。我絕對不會忘記他,因為在我心底……依然以他為榮。」

  「I’m proud of……」那份共鳴,讓愛爾蘭的陰影快速退散。「Pisco…..」

  「所以,正視你心底的榮耀吧!」

  禮花抽下髮夾,以閃耀的光芒吞噬愛爾蘭。「
當之心、是榮耀的象徵!以潘朵拉之名,將內心的陰影化為榮耀的光芒!


  將昏卻的愛爾蘭抱起的喬治,和禮花一起確認四周無人傷亡。

  「妳們姊妹還真是比外表成熟。」喬治感慨地說。「面對這樣的敵人也毫不退縮。」

  「有時候……一直在想。」

  禮花思索著愛爾蘭的狀況。「像恰克叔叔、這個愛爾蘭先生一樣,在他們組織有這樣情形的人,還有其他嗎?」

  「……也許還有很多人,只是,」

  喬治撫摸故作鎮定的禮花的頭。「那個組織也有像妳這麼勇敢的孩子有的話,就天下太平啦。」

  『嘿!不要趁機吃豆腐啦!』髮夾吐槽喬治的行為。

  「喬治叔叔這麼輕浮,離恰克叔叔還差一大截喔。」

  「……我這年紀不會有妳這樣大的孩子,不過聽了真讓人不舒服。」

  「廢話不多說,先把姐和琴酒他們找出來──」

  「真是辛苦你們了,喬治先生。」

  濃厚的水霧,突然在禮花右後側的硬一個通道散開。

  「讓<闇>拖延琴酒他們逃離的時間,多虧你們讓愛爾蘭活命。」

  「藍……正道?」喬治想起這個唯一能安然一起品酒的組織成員。「你用<水>製造水霧的屏障,讓琴酒和伏特加脫離<闇>的控制?」

  「只是碰巧啦。」藍捧著手上的資料磁片。「來這間飯店辦一些"正事"。」

  「這間飯店,是不是藏著什麼?」

  喬治一針見血地質詢藍。「吞口、匹斯可,都圍繞著這間飯店打轉。這不是偶然吧?然而你卻也毫不忌諱地現身在我們面前。」

  「──因為這個問題,你們在不久的未來就會察覺到。」

  「?你這意思是…….」「啊,機會難得,等飯店的人恢復意識後,再去這裏的酒吧來兩杯吧。」

  「喔,當然求之不得。這回換你請客!」談到酒,喬治嚴正的審問態度完全消失。「我要這邊的招牌˙血腥瑪麗喔~~」

  「喂!」禮花了解為什麼姐姐會為這兩個人抓狂。「不要處得這麼泰然──」

  「還有那位髮夾,這邊的混血招牌女酒侍常登上花花公主周刊喔。」

  『嗚喔喔喔喔喔!』血脈噴張的髮夾不惜硬拉禮花的髮根向前行。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


  「就算是高級飯店,果然也不會連通風道都一乾二淨……」

  全身斟滿汙垢的禮子從唯一鬆開的氣窗跳下,淨想著身上這件借來的禮服如此可惜。「禮花洗的時候又要碎碎念了。」

  禮子的抱怨,在下一秒被周圍的景象中斷。

  被紅色的布幔和歐式建築的梁柱圍繞,似乎是辦公室之類的地方。

  外面是可一眼望見的杯戶市中心。

  雖然大概只有四五層樓的高度,但被鄰近燒矮的建築物擋住,沒有任何光害,又隱蔽得恰到好處。

  這種讓周遭視線模糊不清的光暈,實在是印象深刻到一個極點。

  「奇怪,明明沒來過,又不是在別人的雜誌或照片看過這個……」

  遞交鉅款的影像,突然如立體影像一般佇立在禮子的眼眶。

  這裡是她和喬治尋找已久,

  稻尾長久極力想銷毀的,底片中的場景。

  「誰!是誰在那裡!?」

  拿著探照燈打開後方深鎖大門的男人,以神經質的口吻叫喚看到的身影。

  「怎麼了?Mr.橘。」

  「……不,」男人以探照燈探查四周,看過每個柱子和布幔之間。「是我太敏感了,只不過是停電罷了。不好意思,苦艾酒小姐。」

  苦艾酒?

  腎上腺素作用、跳回正上方通風管氣窗的禮子,看著和那個男人在一起的金髮美女。「這名字…….是禮花提過的組織成員……」

  如果、和組織成員以及稻尾有牽扯、又是這個房間的持有者,

  和苦艾酒在一起的這個男人,肯定就是照片中,和稻尾有交易的……

  「反正都是事先說好,選在"我這邊"進行計畫。」

  咦?「稍微對警方牽制一下,不管匹斯可或吞口,他們半點證據都抓不到。」

  「也是呢。」苦艾酒附和。「能舉行"宴會"的場所,果然得由Mr.橘提供才行。」

  剛才的兇殺案、還有匹斯可的死亡……都在他們的計畫之中。

  那麼,這個似乎不是組織成員的男人,和這一切的關係究竟是……

  有必要弄個清楚。但是該怎麼做……

  「唯一的困擾是,弄得那麼暗,不知道何時才會恢復供電……」

  「不用擔心,苦艾酒小姐。抓著我的手不放──」

  「唉唷!」

  黑暗中看不見、地上突然竄起的短小鋼筋,正好將苦艾酒稍微絆倒。

  「苦艾酒小姐?」「不、我沒事!請繼續往前走……」

  牽起對方的手繼續向前走的男人,完全沒發現自己把苦艾酒留在原地。

  「那個……Mr.桂……不不不,Mr.橘。」

  故作平靜的禮子,披著苦艾酒的皮試圖向男人套話。「剛才那個房間,真的有人闖進去的話,有關什麼緊要嗎?」

  「是太暗了,妳沒發現嗎?那邊可是經理以外的人進不得的房間。」

  男人持著手中的鑰匙說。「不就像妳不是常說那句話嗎?」

  「呃…….什麼?」

  「Secret makes women more beutiful. Isn’t it?」

  秘密,使女人更美麗。

  金髮碧眼的外國美女,隱藏的秘密來自於與這個男人的關係嗎?

  這麼說,剛才這麼輕易就頂替掉她,似乎也太順利了點……

  「好了,苦艾酒小姐。到這裏就安全了。」

  「啊?」不知不覺已經從安全樓梯走到飯店側邊巷子的出口,外面有一輛黑色加長的法拉利轎車正在等候他們。

  坐在裡面的,竟是剛才從愛爾蘭身邊逃開的琴酒和伏特加。

  「辛苦你們了,苦艾酒、橘。」伏特加從車窗致謝。「供電恢復、警方會再追究下去,此地不宜久留。快上車隨我們離開,苦艾酒。」

  咦咦咦咦咦咦咦!!!!「我……我想…….」

  「妳的重型機車?我們飯店會幫妳託運回秘密地址,不用擔心。」


  哪裡美麗了,秘密太多簡直讓人狼狽不堪啊!!

  原本想以如廁這類破壞苦艾酒形象的藉口逃開的禮子,在心中如此吶喊。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