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3
GP 230

FILE.78 性命攸關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禮子小妞,是妳的手機在響嗎?』

  在一樓和其他來賓圍觀火災現場的禮子接起手機,發現喬治的緊急簡訊,

  以靛色的鑽石圖案的圖檔代表"盡快找到我的下落"。


  「被無知的路人看到,真是意外。」

  趁著愛爾蘭躲避前一發子彈而遠離之際,琴酒高傲地警告橙井姐妹。「不過,也不過只是沒有三兩斤的小蟲子。有自知名的話就給我……」

  「不記得我……了嗎?」

  壓抑著憤怒,禮子對琴酒質問。「在我面前把愛子帶走……」

  「卡莎可?那個女的?」琴酒叼著菸的嘴角露出不屑的白牙。「那種無所謂的事情,我早就忘──」

  地上竄起的鋼筋,差點就擊中反應出乎敏捷的琴酒。

  「如果可以忘記……我也很想忘記啊。」

───Pandore Coeur

FILE.78  性命攸關


  「目的?」

  第一次看到組織成員的惠子,不知情況地躲在三十郎與禮吾後面發抖。「妳的意思是什麼?我們沒有……」

  「持有潘朵拉,會成為我們組織和其他列強的侵奪目標,你們理應只能選擇死或加入我們一方。」

  苦艾酒看準新人惠子如此說。「你們現在漫無目的地淨化”卡莎可”製造的黑暗,以為可以殺出另一條血路?」

  「我們是不知道潘朵拉怎麼樣……可是,」禮吾大力反駁。「淨化那些人,只是為了解救他們!跟我們怎麼樣完全無關!」

  「做這種爛好人的發言,恐怕組織也不會要你們。」

  無懼於三名持有者在眼前,苦艾酒意圖再開槍攻擊。「那麼就別怪我了。」

  「克莉絲˙溫亞德!」

  聽到本名被叫喚的苦艾酒停頓了一下,馬上就被轎車間接撞擊的餐桌弄倒在地。「你們都快上車!」

  「金棒教授!」禮吾等人關上車門詢問。「你認識那個人嗎?」

  「你們不知道?她是經常在國外的電──」「愚蠢的老頭!放下他們!」

  三十郎將劍柄向外甩,一陣陣雷光擊落在苦艾酒身邊,趁此時金棒開著汽車向大廳窗外逃逸。「待會見!金髮小姐!」



  『禮子小妞!不要衝動!』

  禮花的髮夾加以警告。『讓那些人發現妳是潘朵拉持有者就──』

  「什麼啊,這飯店的建築差到這種程度。」幸而琴酒如此自我解釋。「女人,再不長眼睛,當心現在就讓妳腦袋開花……」

  「琴酒!專心看著我!」

  愛爾蘭突然從後面突襲,兩人應聲趴進雪面。「唔!」

  「老大!」伏特加正要開槍射殺愛爾蘭,卻被眼前奇怪的星光幻象偏誤。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禮花質詢。「該不會、宴會廳那個議員被射殺的事件,是你們搞出來的吧?」

  「女娃,少多管閒事!幹那件事的傢伙已經躺在樓下了!」

  絲毫不管禮花相對地嬌弱,伏特加抓起她的手摔往牆上,幸好潘朵拉的力量將她緩衝下來。「姐!小心!」

  「快放開他!」眼見橙井姐妹介入成功,喬治努力告誡愛爾蘭。「別做對你沒好處的事!想想以後要怎麼面對組織的事情吧!」

  「我管得了那麼多嗎!現在我就和這傢伙同歸於──」


  「既然如此,就讓我好好利用一下。」

  熟悉到不行的聲音,在禮子正後方的隔壁大樓中散開。

  「
闇之心、是絕望的象徵。以潘朵拉之名,將內心的希望化為絕望的黑暗──

  「那個是──!!」察覺到不對勁的喬治趕緊變大,卻晚一步阻止暗黑的影子從愛爾蘭背後抽出。「禮子小姐!小心!」

  「老大!」伏特加將被愛爾蘭壓製的琴酒抱開,意圖想從安全門逃跑。

  「等一下!不要逃──」「琴酒!納命來!!」

  瞳孔轉為深黑,愛爾蘭以猙獰的面孔,將包覆的暗影向飯店內部延伸開來。

  「嗚……!」連行動都變得遲緩,禮子、禮花、喬治身體漸漸變得使不上力。

  『你們撐著點!我來開路!』

  髮夾一說完,便放射黃色的強光照亮完全變暗的飯店內部,禮子等人立即向愛爾蘭與琴酒追趕而去。「追上去──禮子小姐?」

  「愛子!妳在這附近吧?愛子!」

  追逐著稍縱即逝的聲音,禮花雖然明白,還是得將禮子強拉走。「現在追上那個人要緊,其他稍會再說!」

  順著安全門回到旅館內部,幾分鐘前理應還是被雅致燈光照亮的旅館內部,卻已被恐怖的暗影給包覆。

  「已經變成這樣了……」盡量不踩到那些已經一個個昏倒在地的服務人員,禮子三人有種要快不快的困擾感。「琴酒他們也許也昏倒在別的地方了?」

  「那兩人知道潘朵拉的事情,也許知道要怎麼避開<闇>的攻擊。」

  喬治探向一片漆黑的大廳。「那兩個傢伙就是帶走妳朋友的人嗎?」

  「……竟然……不記得我。」

  禮子極不諒解地想著琴酒剛才的態度。「明明把愛子從我身邊……」

  「之前被他們殺害的工藤新一,不是也在國外活躍嗎?」禮花說道。「也許他們不愛看報紙,甚至記性差得可以咧。」

  「可是……」「那個叫愛爾蘭的組織成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他似乎是另一個成員"匹斯可"很重要的人。匹斯可槍殺吞口後,也在地下被解決掉了。」

  「"匹斯可"……」禮花想起這似曾相識的名字,

  但這同時,她也想到對愛爾蘭所謂的"很重要的人"。

  『不好了!小妞們,快退後!』

  髮夾發出了警訊,當禮子等人踏進六樓中央那油七樓貫穿到四樓的中空大廳時,注視到那盞原本掛在其上的豪華吊燈。

  理論上,黑暗裡應壟罩了整個飯店。但禮子等人所見到的這盞吊燈,卻是比飯店四周還要深暗,暗到像是將一切捲進的黑洞。

  「是愛爾蘭!」禮子感應得到源頭。「他的身體和這盞吊燈結合了!」

  「注意腳邊!」吊燈上的束繩突然掙脫,將外圍禮子加以束縛,如蜘蛛般拉往吊燈中心。「呀啊啊啊!」

  『禮子小妞!』原本可以以光芒排除黑暗的髮夾,因禮花的驚恐失去作用。「姊!」「禮子小姐!」

  「Nothing left…」

  吊燈上的愛爾蘭以外文喃喃自語。「Pisco……the first light in my miserable life……I have nothing left within the world……」

  「……開什麼玩笑。」聽得懂愛爾蘭的喪語,努力緊抓欄杆不被吊燈捲進去的禮子反駁。「我不知道實情,可是你沒資格做這種事!」

  「……」牽動黑繩的愛爾蘭速度逐漸緩慢。「What……」

  「就算他……你人生中的光芒,」想著繩索的束縛,一種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從禮子不得動彈的手蔓延。「那個人,並不是消失了就終結你的光芒,而是為了讓你了解自己怎麼脫離黑暗!」

  纏繞手腕的黑暗突然畫開,被橙色鑽戒的光芒。

  「你有自知之明的話……就不要再被黑暗束縛了!」

  「那個是!」在黑暗的吊繩纏繞之外,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條金屬製的鎖鍊朝吊燈用力綑綁。

  「
十誡鎖鏈!」

  數以百計的細長鎖鍊,打破所有黑暗,將愛爾蘭與吊燈完全綑綁的同時,

  擺脫黑暗束縛的禮子在數秒的失重後,朝中空大廳向下墜落。

  「姐!!!」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