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2
GP 212

FILE.76 遺物之謎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發生什麼事了!」

  「地下室的儲藏庫那邊……好像爆炸了!」

  「難道是有人接觸引燃物品嗎?」

  在人群紛擾的聲音中,禮子直覺,和組織一定有什麼關係時,

  禮花卻以驚恐的表情面對著爆炸的發生。

  連續的悲劇、讓她喘不過氣的記憶,好像隨時會發生,

  就算是在別人身上。


───Pandore Coeur

FILE.76  遺物之謎



  「咕啊!」

  停靠在十樓的電梯一打開,令人窒息的紫色毒霧立即入侵廣大的國際會議廳。

  在電梯雙門打開剎那,恨不得快點脫離的眾人從電梯門外滾出。

  「俵!」金棒向後探望,南条企圖將動彈不得的俵教授抓起之際,另一個人以身體用力朝南条衝撞。

  「三十郎!?」看到惠子與三十郎的出現,禮吾和春江訝異不已。「為什麼會……」

  「再不讓開,你們就得陪著他一起死。」

  咄咄逼人的南条在魔力影響下,已經不再戴著平時謙卑有禮的假面具。

  「陪著他一起去地下見酒卷導演。」

  「什麼……意思?」沒弄清楚狀況的三十郎望著俵教授。「是說這傢伙……和那個什麼導演有關係嗎?」


  「他是我父親。」

  俵教授依稀說出的答案,讓在場所有人為之震驚。

  「導演的……?」禮吾提出疑慮。「那個導演不是沒有孩子嗎?」

  「是和正室外的其他女人生的……更確切地說……是在結婚之前所生的。」

  露出不想在此時此刻講出的表情,春江猜到答案到。「莫非……這是你今晚原本要在酒會中公開的事實?」

  「難怪啊!想說你怎麼弄得到『彩虹手帕』舊片的正捲,」金棒苟同地說。「你是在美國光明正大地"繼承"他的遺產吧!」

  「父親他……和母親在學生時代相戀,」

  俵教授訴說著自己的經歷。「但是外祖父卻已經安排她出國留學,也硬要安排她嫁給國外的僑商…….雖然分開了他們,外祖父卻沒想到留了我這個種。」

  「國外……?」

  「父親就算被逼結了婚,也一直癡癡等著母親回來,最後和他的妻子不歡而散。」說到這裡,俵教授的眉頭更加緊縮。「還願意守著"東京橋的約定"……」

  「出國、約定,難道這些……」

  「不錯!這些就是『彩虹手帕』的劇情,」

  南条用一種物品般的眼光看著俵教授。「而且是真實發生的事情……唯一的差別是,那個約定的對象過世得很早,而且還留下了一個孩子,就是這個男人。」

  「可是這樣……又有哪裡不對嗎?」惠子質問。「這個教授想要公開這些事,對大家都好吧?這樣也還他一個名份……」

  「但『彩虹手帕』就毀了啊!」

  南条憤怒地指稱。「導演唯一原創劇本、短短上映期就被譽為日本電影史的神作…….竟然是親身經歷!徹底破碎了我對導演的憧憬!」

  散發的紫色霧氣不斷擴大,南条的憤怒瀕臨界線。「我要把這段歷史存在過的證據……全部毀掉!」

  「小心!三十郎!」

  南条朝三十郎追逐的同時,其他人朝廣大會議廳的散開逃竄。

  「放開那男的!」南条命令扛著虛弱的俵教授的三十郎。「區區一個服務生,這件事和你完全沒關係!」

  「诶?服……」三十郎差點忘了自己假冒身分入場的打扮。「──那不重要!那個導演的彩虹手帕我也看過──不不不,聽舅公提起過的!」

  「聽過?像你這樣粗淺的圈外人,怎麼會了解我們影迷的心情!」

  「和是不是圈外人沒有關係!」

  春江未畏懼南条的威脅站出來說話。「電影是給人看的,作為導演拍攝作品,也是為了要把自己的心情透過電影傳達給所有人!」

  「什麼……」

  「導演他……不能把自己的情感公布於世,才想拍這一部作品來傳達心情的吧?不能直率的表達自己的心意,那是最痛苦的事情啊!」


  ──最痛苦的事情。

  春江這句話,點醒了三十郎的糾結,

  也詮釋了兩人當初分離的因果。

  『你敢拒絕松平將軍的婚約!?』

  那年春初,父親用力地將自己摔出道場。『你以為這個家是你做主的嗎!』

  『那正好不是嗎?把我趕出去吧!硬要別人放棄,這算什麼婚約!』

  『由不得你!』父親強硬地回答。『劍家絕對不可以丟掉任何顏面!』

  『武士的精神,就是為了自己堅信的事物而戰吧!』三十郎用力反駁。『你從小這樣訓練我,不就是這樣告訴我的嗎!?』

  『在權貴面前,誠信、道義和率直,全都是垃圾!』

  父親以猙獰的面孔把自己鎖進後院倉庫後,丟下最後一句話。『我馬上把婚約的事情告知綠川家,你給我好自為之!』


  曾經有一度,自己完全放棄了相信武士的一切。

  婚後過著頹廢的生活,直到妻子病逝,為了養育孩子才重新振作。

  不幸蔓延到孩子和媳婦,自己也咬緊牙根把孫女道子拉拔長大,灌輸著家傳的武士精神,想把父親的陰影完全抹滅。

  但是如今,他想起了自己最欠缺的東西。

  那就是率直。

  那是自己對春江,和春江對自己都來不及傳達的意念。

  「電影之所以承載感情,才能感動人心……像妳這樣以冰冷的眼光把它們當成藝術品看待,完全是錯的!」

  「住嘴!妳這個老女人!」紫色的毒霧向春江襲來。「給我去死吧!」

  「婆婆!」禮吾立即上前。「
火焰拳!」

  火焰的來襲中斷了南条的攻擊,但驚嚇過度的春江已不支倒地。

  「不行了,這裡很危險!」禮吾江春江抱起。「我先把她送到安全的……」

  「不准阻擾我!」

  南条又將毒霧對準禮吾和春江,此時俵教授竟從三十郎身上跳開,對南条下跪。「拜託!不要牽連他們,這件事是我的……」

   「哼,老實一點不就得了?」心靈著魔的南条將俵教授的臉摀緊。「上你的課真的很愉快……我就給你上最後一堂課吧──」


  木刀,用力地砍向南条的手腕。

  「!!!」奄奄一息的俵教授倒地,手腕的傷痕令措手不及的南条向後退步。

  「妳,真的惹惱老子了。」

  咬著牙的三十郎,已經不管眼前的人有著非現實能理解的黑暗之力。

  「傷害春江、和她最尊敬的導演的兒子……還自以為是替天行道?」

  那嚴正的神情,把南条殺戮的氣勢完全比了下去,連一旁的禮吾、惠子和金棒都被震懾忘了幫忙。

  「我不知道,妳比他們了解那個導演多少,有一點老子我可以確定。」

  三十郎已拳頭,抵住自己的胸口。「不論是要公布醜聞,或者為導演說話……那份率直的心意,比什麼都重要。」

  他已經想起來了。

  他所遺忘的武士之道。

  「所以,老子我不認輸!」三十郎將木刀對向南条。「為了率直地迎戰一切!」


  綠色鑽石的光芒,以光芒劃破了逐漸濃厚的霧氣。

  「這……難道──」

  三十郎抽出了隨身帶在身上的劍柄,感覺到源源不絕的力量。


  大火在背戶飯店地下的儲倉,不斷蔓延。

  沿著牆壁爬行的黑衣男性與喬治,只感覺到火苗的核心越來越近。

  「你要找什麼?雖然不知道誰把這裡弄成這樣,但──」

  「不行!」男子不顧蔓延到褲管的火舌,不停奔走。「再慢一步的話──」

  清晰的槍響,讓男子停下腳步。

  在走廊盡頭的房間中,一名白髮的西裝男性伴著血泊躺在地上。

  「用了五發才閉上嘴巴,一把年紀還這麼硬朗。」

  而在旁邊檢查著槍枝的伏特加,對琴酒如此抱怨。

  「也罷,這樣就一勞永逸──」「伯…父…….」

  不斷喘息的男人,瞪大眼睛看著躺在地上的亡者。

  「晚來一步了啊,」琴酒轉身,以戲謔的笑容。「喪家之犬先生。」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