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2
GP 208

FILE.75 黑暗中的殺手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請各位來賓不要出去!大廳發生命案了!」

  大量的警方將現場入口完全封鎖,離案發現場有段距離的禮吾、春江與金棒陷入不知情的恐慌中。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有人被殺了?」

  「難道是俵教授──」試著努力感應<闇>氣息的禮吾,看到表教授安然無事地站在警方旁邊。「……不是他?」


  「吞口……死了!」

  喬治第一反應是看著身邊的那名潛入者,卻發現吊燈砸下的那個剎那,驚訝的他只是呆滯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沒……趕上!」潛入者咬牙切齒地說。「再不阻止匹斯可的話──」


───Pandore Coeur

FILE.75  黑暗中的殺手


  「誰是『匹斯可』?」

  「!!!!」聽到小矮人說話,就算表露出對玩偶的喜愛,潛入的男性依然敏捷地將槍口對向小矮人。

  「別緊張啦,我不是哪部科幻童話來的二次元角色。」喬治見門開山地說。「我是被你們那什麼『APTX』搞成這樣的。」

  「你……是來復仇的?」

  「嘛,製作那種藥的人也不是你,我想你們組織應該有解藥才會來混這淌水。」

  「區區小矮人口氣真囂張……不怕我殺你嗎?」男子的手指在鈑機上游移。

  「得了吧,你現在沒那個閒工夫解決我。」

  喬治敏銳地解析對方的行動。「不是潛進來要幹什麼勾當,是要來阻止"那個人"殺害吞口……這是怎麼回事?」

  「哼!誰會告訴你,現在先找到『匹斯可』要緊──」

  「被殺的吞口,在他生前我有見過他幾次。」

  「?」「吞口會不接受我的警告,貿然前來遭到殺害實在很奇怪,其中和那個男人一定有什麼關係。」

  「…………」

  男子從腰帶上抽出一個奇怪的塑膠製品,一攤開往頭上套,竟然變成了完全不同的東方人樣貌。「易容術?」

  「……想跟上來就跟吧,小矮人。」


  「所以,吞口議員是被頭上掉下來的吊燈砸死的不是嗎?」

  位置離案發現場頗近的禮子,盡可能向目暮警官說明。「放映幻燈片的時候會場那麼暗,不太可能特地把死者帶到下面啊。」

  「這倒也是……。」

  「那、能不能讓我們離開這裡了?重要的放映會就這樣被破壞了。」

  焦急的禮子不知真正的南条人在何方,又發生如此意外事件。她想盡早離開大廳,結果得到的回答卻不盡人意。

  「不好意思。我們非得盡快找出可以人犯,才能放心釋放你們。」

  「怎麼這樣……」「沒問題的,甜心。」

  南条的男友打開手機說。「我和這間飯店的經理很熟,剛才已經通知他請安排十樓的會議廳了。」

  「會議廳?」

  「啊!是樓上新裝潢的國際會議廳吧?原本預定下個月要安排聯合環保協會來日本的場地,如果能借到真的太好了。」一旁的俵教授附和。

  「所以就說這樣不行啊!」目暮警官上前制止。「從這邊要移動到十樓,這樣不論偵查或各位的安全都有問題,會造成我們的困擾的!」

  「那麼就由主持人徵求各位的意見好了,雖然議員發生這麼不幸的事情,但來賓們應該都不想讓悼念酒會就這樣被取消。」

  「那,那倒也是,我想一想……」

  聽似是當紅日劇的來電鈴聲響起,禮子看著接聽的暮暮警官表露吃驚的樣子。

  「什麼……再滯留來賓一段時間……什麼?你知道犯人是誰了嗎?工藤!」

  一個意外的名字,再次落入禮子耳中。

  一種痛處,又在禮子心中隱隱作弄。

  「不好意思,工藤說他馬上就會鎖定嫌疑犯了,請各位放心。」目暮掛上手機。

  「工藤?工藤新一?那個有名的高中生偵探嗎?」

  在這樣的場合都可以插手……禮子並沒有多去注意這種違和感。

  「那麼就依照樽見先生的意思,安排新的場地好了。那麼負責的經理是……」

  「是敝人,警官先生。」

  蓄鬍的精瘦男性向眾人接近,一種說不出來的氣勢令目暮和禮子有些驚訝。

  那既不像是攀權附貴的貪欲,也不是經驗老到的自信,

  而是一種有企圖心、什麼都要往上爬的企業家氣勢。

  「敝姓橘、橘真丈。日協飯店企業的關東區代表經理。」

  連握個手都會讓目暮警官差點抽筋,令他趕緊握完放開。「您……您好。」

  「真是的,舉辦這種文藝活動就是這麼麻煩……一停止就會得罪各界人士。」表態強硬的橘經理如此說。「我已經通知開放會議廳了,剩下就請便吧。」

  「好,好的……真是多謝您高抬貴手……」

  經理煞然離開,連起初反對的目暮警官都不知為何,懾服於他的氣勢。

  但禮子卻隱約感覺,那名經理些許奇特的似曾相識。

  「怎麼了?這位小姐。」

  連單純的問話聽起來很像恫嚇,禮子點頭拉開距離。



  「奇怪了,禮花怎麼一直沒回來,明明發生了命案……」

  留在原地的春江和禮吾左右觀看,卻找不到禮花的蹤跡。

  「那孩子該不會被捲入命案了吧?」

  「不至於吧!而且她應該會用手機連絡我們……」

  『各位來賓,請注意左前方的出口,遵循警方與飯店人員的指示往十樓移動!』

  「耶?」在主持人的聲令下,人心惶惶的來賓們趕緊跟上腳步,也看到了被警方釋放的俵教授。「教授!」

  「是你們……真是折騰人,差點就被誤認為殺人犯了。幸好聽說有名偵探協助警方找到真正的嫌疑犯,酒會才能繼續。」

  「接下來就是你的電影播放前致詞了吧?」一邊隨著人潮來到直達電梯所在的大廳,金棒鼓勵說。「好好幹啊!」

  「是啊,多虧你們今天一起捧場,我才比較放──」

  「教授!不要進去!!」

  「啊?」

  還沒反應禮吾突然的喊叫,前腳第一個踏進電梯門口的俵教授,看到的是電梯內無盡的詭異紫煙,

  踏進電梯的乘客全都暈倒在地,裡面等候多時的南条,將俵教授的脖子架住。

  不消幾秒,教授也失去意識,眼看電梯門就要關上。


  「嘖……真是的!竟然讓那老頭溜掉了!」

  憤憤不平的三十郎邊引導來賓在一樓大廳行進邊抱怨。「整整兩小時動彈不得……是誰選在這裡殺人的啊!」

  「有人遭遇不測,不要想這種事啊。」一邊的惠子舉著醒目的看牌說。「往好處想,沒有牽連到春江婆婆他們不是嗎。」

  「是沒錯啦……等一下要趕快殺到樓上去逮住那傢伙!」

  「诶?」胸口的胸章感應到異狀的惠子,將臉別向電梯的方向。

  一陣混亂和尖叫,讓她意識到黑暗力量再次作祟。

  「呀啊啊啊!電梯裡面有鬼啊!」

  「各位!麻煩請讓開!」四處騷動的來賓之間,惠子和三十郎根本穿不過去。「不讓開的話只好--」

  一陣強風將來賓硬是分開,讓出一條通道讓惠子和三十郎快速前進。

  「文學院畢業的南条!?」金棒和禮吾用力擋住開開合合的電梯門,試圖將俵教授回來。「妳在搞什麼!現在這種時候--」

  「必須滅口不可......」平時對俵教授畢恭畢敬的南条,突然換上一副冰冷的嘴臉。「為了不破壞現在一切......」

  「這位小姐!不要做傻事啊--」上前也努力要把俵教授拉開的春江,反而被南条用力蒯到電梯的角落。「呀啊!」

  「春江!」趕到後面的三十郎動怒。「妳竟敢對她--跟你拚了!」

  「櫻同學!不要!」

  用力衝上前制止南条的三十郎,和金棒、春江、禮吾、惠子一起塞進電梯,

  電梯門瞬間關起、並向上升往十樓。



  「真是的,發生這麼掃興的事情,不過既然是惡名昭彰的吞口議員也就罷了。」

  好不容易離開會場,一直想找機會撇開"男朋友"的禮子,手卻還被緊緊握住。

  「那個,達令,我想去一下化妝室……」

  「哎呀?現在外面人這麼多、連化妝室都在排隊,先忍到上面去再講吧。」

  「那個,我真的忍不住了--」

  「阿姨~~妳在這裡啊!」

  熟悉的聲音讓禮子驚訝回頭,另一隻空著的手被禮花牽起來。

  「這位是?」「呃--啊,前輩的女兒!話說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跟爸爸和媽媽走散了~~現在人太多、我走不到服務台!」

  「這樣啊?達令,我想我得帶她去聯絡一下父母,你自己先上去吧。」

  「呃、那還真沒辦法啊......那甜心,會場再連絡囉。」

  趕緊牽著禮花在人群中蹲下,迅速變回原狀的禮子總算鬆了口氣。


  「變身了還被別人牽著鼻子走,真沒用。」

  「好啦~~多虧妳人在。禮吾和婆婆他們呢?怎麼沒走在一起?」

  「……其實剛才,我遇到了組--」

  貫穿地下室的中庭,突然暴起一陣烈火。

  震碎了整個大廳的窗戶,禮子和禮花著急地探頭下看。「!?」




  「真正的晚宴……開始了呢。」

  在飯店中庭另一端觀望的苦艾酒,冷笑看著一切的發生。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