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2
GP 196

FILE.73 變成青年的老人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喂喂,等一等啊!」

  三十郎阻止孫女們和道場門生捧著一堆奇怪的草圈、蝴蝶結和彩帶在道場四周黏貼纏繞。「你們這是要做什麼!把神聖的道場弄成這副德行幹啥!」

  「下周就是聖誕節了啊。」道子理直氣壯地說。「孩子們都想要在道場這邊慶祝啊,其他的家長們也都同意了。」

  「喂!就不用經過我,不不不,舅公他的同意嘛!」

  「學校的聖誕晚會我會中途離開,帶同學們過來喔。這樣爺爺就沒意見了吧。」

  「诶?」言下之意是,這樣道子就不可能和別的男生怎麼樣……想到這裡三十郎只有勉為其難地點頭了。「好啦!隨便妳啦!」

  「哼,這還差不多。」

  道子正準備要拆開鈴鐺袋,屋簷的雪堆突然被用力撞開的屋外正門給震落。

  「诶?」「櫻三十郎!是男人就給我出來!」

  「禮、禮花,有事好好講嘛……」

  三十郎趕緊披上棉袍出來,看到的是盛裝但表情凝重的橙井兄妹。

───Pandore Coeur

FILE.73  變成青年的老人


  「真慢啊……」

  望著飯店正上方鑲著寶石、覆蓋白雪的明亮大鐘,距離酒會開始還有半小時。

  「雖然不是說晚到不能入場,可是也要尊重一下教授他們啊……」

  在持續下車入場的來賓中,禮子突然注意到一位熟面孔。

  配戴眼鏡的成熟女性,是這次和俵教授共筆撰寫酒卷導演傳的南条。

  「啊,南条學姊──」

  禮子注意到南条不是一個人出現。

  一名長頭髮,打扮和氣質充滿時尚氣息的男性,與南条親密地並肩。

  「诶?」乍看將近四十歲的這位畢業學姊,禮子還以為南条是不婚主義者,對於她有年紀相近的戀人有點意外。

  那個男人應該是名人,一起出席的話代表是公開交往的對象?

  「達令。我要先去跟經理他們訪談一下,你就先進場見同行的合夥人吧。」

  「嗯~~甜心,到時見囉。」

  「呃~~」

  一身雞皮疙瘩掉在禮子身上亂竄,頓時她總覺得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是不久之前,最好的朋友告訴她找到男朋友的那時候,


  『那次約會時發現,誠文跟我不但穿的衣服是同個顏色,連想看的電影都一樣耶!禮子,妳不覺得我們是天作之合嗎?』

  『拜託,是學長自己配合著妳吧,少花痴了!』

  『呵呵!不管怎麼樣,誠文都對我最好了,不是嗎~~達令~~』

  『嗯呃~~算了。反正不管你們怎麼樣,我都會支持你們在一起的。』

  ──就算天人永隔也是。

  禮子自我振奮,現在的要務是保護好俵教授,不要再想以前的事。

  直覺南条應該知道教授的什麼秘密,禮子試圖追上南条。


  「吞口議員!聽說您最近拒絕出席所有會議,為何您今天會現身酒會?」

  「請問您有打算說明掏空資金的真相嗎?議員!」

  「請不要打擾了!酒會就要開始了!」

  在秘書和飯店人員的勸阻下,叨擾的記者除了受邀者外都只能被排除在入口外。

  但喬治在意的並不是吞口。

  而是在他所處的大樓夾層正上方,一名身穿毫不懼寒的黑色單薄緊身衣、瘦壯淡金髮男子,隱藏在大樓死角向下注視著這群媒體。

  如果沒錯的話,這個人是外國人,

  而且和曾經意圖槍殺自己的香緹、科倫一樣,是那個組織的殺手。

  難道是……要來暗殺吞口的?

  「可惡,聯絡不上……」

  沉重渾圓的腔調,來自那名正在使用對講機的殺手。「?」

  「必須趕在……他下手之前……」

  喬治的視線轉向另一邊,吞口已經順利進入會場,而黑衣男子以解捷的身手,爬到鄰近巷子的大樓,並跨上杯戶飯店的屋簷。

  「等、等一下!」喬治趕緊追上去,正要用迷你滑翔翼飛到男子所在之處,

  一陣寒風吹起,滑翔翼起飛不當,誤偏了方向。

  「!?」好死不死,這陣風以極快的速率,讓滑翔翼翼頭與黑衣男子的後腦勺距離驟降為零。「咕啊啊啊!」

  「痛痛痛痛!這是什麼鬼東西……\」

  喬治的心臟幾乎要暫停,在被黑衣男子一把揪住身體時盡全力摒住呼吸。

  「這是什麼……人偶?難得看到大叔的玩偶做得這麼細緻……」

  在放鬆心防以為會被置之不理的喬治,卻被套上繩索固定在黑衣男子的腰帶上。

  「家裡的收藏又多了一個。」

  喬治在心中大聲嘶吼,就這樣連同男人潛進了旅館的通風口。



  「這個是電影女主角當時穿的洋裝,一直被保存在股東的收藏中。」

  在二樓展示廳,俵教授向春江、金棒一一介紹貴重文物。

  「然後,這是劇中男主角花盡手上的錢,幫女主角買喜歡的羽絨帽。」

  「啊!這我知道,那時候洋行老闆還看主角窮,不肯賣給他呢。」

  從踏進展示區以來,春江一直保持著記憶猶新的興奮感,連金棒都感到訝異。

  「喔喔……春江小姐還真是喜歡這部電影啊。只看過一次,連這樣的細節都記得如此清楚。」

  「這麼多東西,等下還能看到舊片重放,真應該帶三十郎來的。」

  停下腳步,金棒聽到了那個極力阻止自己和春江約會的少年的名字。

  「以前和他舅公看過如此珍貴的作品……就算他舅公不能回來,至少也能帶他一起過來,讓他了解這時光的種種……」

  舅公?記得橙井禮子說過,三十郎服用APTX後,對他人宣稱自己是原本的身分"劍三十郎"的姪孫"櫻三十郎"。

  這麼說來,春江小姐以前和那個傢伙,不就是……

  「這麼說,您和那傢伙的舅公,還看過這部電影啊。」

  「呃,金棒先生,我想你……不太需要太在意他們。沒關係的。」

  春江生硬地避開話題,讓金棒了解其中些許不對勁。

  原本以為,找個同樣年齡相近的興趣就能更接近對方,

  但是看著春江面對些回憶,對金棒卻有著說不出的無形距離。

  「兩位,酒會的時間就要到囉。差不多看到這邊了。」

  對春江熱烈談論電影的反應感到高興的俵教授,突然稍微轉換語調。「酒會上,有些關於電影的製作實紀,會在那時候公開。」

  「啊,是和您所編寫的導演傳記有關吧?那就拭目以待了。」

  金棒和春江此時都沒有察覺,俵教授隱藏在心底的言下之意。



  雖然穿著一身絨毛黑色小洋裝的禮花,完全不會和道館連想在一起,

  但就哥哥禮吾來看,禮花這來勢洶洶的氣勢還真像來踢館的。

  「你、你們今天,不是和春江她一起去……」不明白禮花來意的三十郎問道。

  「是啊!只是看到婆婆到離開前都還掛念著你怎麼樣,就很不爽!」禮花毫不顧禮節地叫罵。「掛念你這種頑固又死要面子的糟老頭!」

  「啥!妳說誰死要面子啦!我成全她和金棒那個真正噁心的糟老頭去約會,有什麼不對啊!那傢伙還得感謝我咧!」

  「哼!他願意對婆婆誠心相待,憑這點就比你更有資格跟春江婆婆走在一起了!你算什麼,明明不想跟春江婆婆走在一起,又管她和誰在一起幹嘛!」

  「這……我可是為了她好啊!你也知道她不想再見到我──」


  「春江婆婆真的是這麼想的嗎?」

  採取溫和態度的禮吾,讓三十郎感到錯愕。

  「春江婆婆,不是真心要和做為"劍三十郎"的你畫清界線,只是不想要再破壞彼此的生活、不想再為以前的分離難過。可是她真的不想再見"劍三十郎"一面嗎?」

  被禮吾瓦解自己的理直氣壯,三十郎愣了下來。

  曾幾何時,以前的自己不也是這樣?

  還沒服用APTX之前,在橙井禮子找到自己,重新聽到春江的消息之時,自己也曾經拒絕再與春江有任何瓜葛。

  但變成"櫻三十郎"之後,偶然與春江再次重逢,之後心就再也離不開她了。

  其實自己,無論怎麼樣,都還是想見春江一面的。

  春江她……也是想再次見到我嗎?

  「用自己的想法揣測別人,其實是想保護自己……就算吃了APTX變年輕、想展開新的人生,其實什麼都沒改變、什麼問題都沒解決。不是嗎?」

  禮吾語重心長地說。「春江婆婆也不會得到真正的幸福。」

  「哼!哥,跟這傢伙說這麼沒用啦!」氣憤得禮花將哥哥拉走。「該去趕酒會了!這筆帳回來繼續算!頑固老頭!」


  看著橙井兄妹離去,三十郎突然感覺到心中有什麼填滿了。

  自己只是在逃避,逃避面對春江的一切痛苦。

  但是能夠給春江幸福的人,不是金棒也不是橙井一家,

  只有自己!




  「乖乖睡喔,小薰……惠子姐姐在這裡抱著妳……」

  安撫著小薰入眠的惠子,感覺比上次來綠川家時輕鬆不少。

  「櫻同學教的方法真的有效呢。不知道他和春江婆婆他們現在怎麼樣…」

  「惠子!趕快換衣服!」

  綠川家大門被用力拉開,三十郎衝進來對惠子下令。

  「诶诶?櫻同學,你不是應該……」

  「現在能幫我的只有妳了!快和我一起去杯戶飯店!」

  「酒會那邊?為什麼……」

  「我想清楚了!我不會讓金棒那傢伙稱心如意!」

  三十郎用力宣示。「我要破壞他們的約會!!!!」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