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2
GP 194

FILE.72 危險的約會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嘶~~好冷啊!!」

  披著棉襖的三十打開自家道場的竹門,拿著鏟子猛力朝雪地揮去。

  「道子!妳還要窩多久,還不起來幫忙一下!」

  「不要咧!難得三十郎你回來家裡幫忙,就體貼一下嘛……」說完屋裡又傳來孫女道子的陣陣呼睡聲。「好想要冬眠~~」

  「唼!老子我不是說過不會再回綠川莊嗎?什麼難得回來?」

  寒空的清晨,連隨口吹出的霧氣都要凍結。

  三十郎除了想起將進的年末外,還有道子一再提起的學校聖誕晚會。

  「明明就是要加緊準備年慶的時候,年輕人怎麼都喜歡去玩了,哎,什麼舞會還是約會──」

  不經意的詞彙,讓三十郎想起,今天是『那個日子』。

   望著有如心境般靜止的靄靄白雪,同時也淡化了他的雜念。

  「……祝她玩得愉快吧。」


───Pandore Coeur

FILE.72  危險的約會



  「這件好看嗎?」

  從春江家更衣室中,禮子和禮吾等著走出更衣室的,一席淡鵝黃色洋裝外包覆純黑掛衣的禮花。

  「諸羽特地幫我挑選的……畢竟是悼念酒會,出租服店的款式有限,只能跟她借了。」禮花有些難為情地問。「果然不太習慣…...」

  『就妳這胸口沒半點肉的黃毛丫頭來講,已經算是可喜可賀了。』

  「人家的青春期還沒過完呢。」禮花將髮夾丟到腳底下踩。「不過,姐和哥穿平常的服裝沒問題嗎?」

  「也不算平常啦。」禮吾有點不習慣地套著灰褐色襯衫。「比起隊衣,這種一般的休閒服一年也穿不到幾次。老姐就……」

  「就什麼?」穿著黑色連身緊裙和深色長筒褲的禮子有些敏感地反應。「我天生沒什麼女人味,怎麼穿都無所謂吧?」

  「呃,也不是那個意思啦。」雖然禮吾和禮花並沒有否認。「是去悼念酒會,又不是舞會,不用這麼計較吧。」

  「……所以,要監視那個人對嗎?」禮花問說。「那位俵教授。」

  「嗯。不知到他本人和那個影片對被<闇>操縱的人有什麼關聯,但還是要提高警覺。尤其是他上台致詞的時候。」禮子告知。「而且,教授的態度也……」

  「不用告知喬治和桃井嗎?」

  「喬治的話已經知道了,惠子她……」

  禮子面像起居室中、抱著嬰兒開心地嘻玩的惠子。「……她應該很高興今天能留守下來吧。而且只有我們幾個就夠了……」

  「小薰的臉頰好嫩……诶?禮子學姐你有說話嗎?」笑不攏嘴的惠子抬頭問。

  「呃,什麼都沒有,沒事……」

  「辛苦妳了啊,這位惠子同學。」已經換上之前那件外出和服的春江,端出茶水和點心招待惠子。「明明放假,還要妳今晚幫我們在家照顧這孩子,隔壁的太太今天也不在……人多的場合再帶小薰一起去實在是不放心。」

  「我不介意的。可以和小薰一以玩很開心啊,再說小薰一定和我一樣對電影沒興趣。對不對啊?小薰~~」

  「噗~~啊!」

  果然不用考慮她了,禮子三人心想。

  「那球球和小勳就麻煩妳了。時間也差不多,記得金棒先生說這時候會……」

  叭叭叭!

  響亮的鳴叫聲讓春江家眾人望向敞開的屋門外,然後全部傻眼。

  一輛全部金碧輝煌、連排氣孔和車燈都如此巨大,土氣到不行的加長型改裝轎車,駕駛者是穿著不知如何形容的暗金色閃亮西裝、暴牙蛀牙兼具的怪異老頭。

  「呃……呃呃……金棒先生?」

  「喔喔!美麗的春江小姐,是不是對我這台改裝過的高級轎趕到怦然心動呢?」

  何止怦然心動,被嚇跑都還在正常範圍內吧!禮子內心吐嘈。

  「難道,呃,我是說,今天是要麻煩您用這輛車載我們過去杯戶飯店?」

  「正是如此!怎麼樣?是不是有點驚喜?」

  「呃……嗯。那就承蒙您的好意了……」

  看著春江開門上車,禮子打從心底佩服她待會上路後拋盡顏面的十足勇氣。「那我……我們也上去吧!」

  「還有沒有東西忘了帶?」

  春江知道禮子等人很不自在,便多提醒。「可以一睹日本電影歷史性導演的重要展出,是難得的機會啊。可不能敗興而歸。」

  「是啦,無視陪伴對象的話……」

  「而且,」後座上的春江,靜靜地微笑。「等三十郎回來以後,就可以再告訴他……當年和他舅公看的那場電影是什麼滋味。」

  那個當下,禮花的牙齒用力咬磨。

  「──姐,你們先上去吧。我有事離開一下,酒會開始前會到飯店的。」

  「诶?」禮花忽然頭也不回地朝街外跑去。「等一下!禮花,妳怎麼了!?」

  「老姐!我也跟她去!」禮吾緊跟在禮花後面。「我會帶她過去的!」

  「真是的,搞什麼……」雖然禮子猜得到妹妹的想法,但僅僅默許,便關上車門。「好吧,金棒教授……上路吧。」

  「呵呵!別以為這只是一輛空有形體的大轎車──」

  金棒按下方向盤左側奇怪的綠色大按鈕,轎車突然展開巨大的金屬機翼。「這可是陸海空三用的超豪華轎車!」

  「我不管你想發明什麼怪玩意──」禮子抱著春江,眼看車體在白雪紛飛的半空中疾馳。「至少遵守交通規則啊啊啊啊啊啊!!!!」



  雪花覆蓋的東京天空,緩緩飄落在人來人往、厚重大衣擁擠的杯戶市區。

  而環繞在人潮之中的最醒目者,便是被精巧的燈光環繞,

  杯戶市區的地標,杯戶飯店。

  「這個時候的住宿旺季又來……」

  飯店前的賓客車道上,被兩名秘書包圍的短髮蓄鬍中年男性捧著資料。

  「這兩個套房方案可以採用,剩下那個要等企劃團隊歸國之後再行議論。」

  「經理,可是這個,不讓前理事長過目的話……」

  「所以呢?」男人以嚴肅的目光注視秘書。「現在這飯店的經理是我,不用管他。」

  「呃……是。」

  「啊!橘經理!」

  偶然從後方計程車下來的杯戶大學教授俵芳治向其招呼。「剛好趕在預場的時間到來,百忙之中抽空真是辛苦您了。」

  「不會。」橘經理向俵教授致敬。「這是籌備多時的酒會,飯店的董事們和贊助商也都很期待這次的展示,加上您展示影片的援助,相信能令小店蓬蓽生輝。」

  「哈哈!那真是不敢當,」俵教授告別。「那就先告辭了,酒會臺上見。」

  望向橘經理忙碌的身影,俵教授的表情突然稍微不悅。

  「飯店的董事期待的……這個人還真是利益取向。」

  「教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喔?橙井──」以學生如預想中的赴約,但外面的人行道上並沒有她的影子。

  然後,巨大三路合用改裝機械轎車把它的機翼縮進去,車子在三公尺高處隨地心引力直接墜落在雪地上。

  「痛痛痛……」禮子抱著撞到的尾椎細喊。

  「嗯,有點失敗。」金棒看著前方冒煙的引擎蓋說。「看來下次要先行試飛了。」

  「原來你沒有試開過啊!!」

  「喔喔,你又發明了新玩意啊,金棒。」俵教授以讚許與看戲參半的語氣招呼。「既然是拿學校的經費,記得乖乖用學校的名義申請專利啊。」

  「為什麼學校會養這種吃裡扒外的教授……」

  「喔,對了,俵老師,我來介紹。」金棒完全無視禮子,將春江從車裡牽出來。「這位美麗的女士是我的……那個喔。」

  「那個是哪個?」禮子很想在俵教授面前把金棒翹起的小指頭折下去。

  「喔喔,真是位莊重的女性呢。」俵教授向春江致敬。「請跟我一起入場吧,在主持開始前,我會為你們做展示物的介紹。」

  「好的,這就麻煩您了。」

  將轎車駛入停車場後,禮子等人隨著俵教授前往一樓正廳的接待處出示邀請函。

  「請在這邊簽下來賓姓名,您們抽到的順序分別是紫色、綠色、橙色、黃色。」

  「紫色?什麼意思?」

  「這是配合這次『彩虹手帕』的重新公開紀念,根據影片重製的手帕。」服務人員將手帕隨機發出。「上面印有本次酒會的紀念圖騰,請妥善珍藏。」

  「喔,還真有心…..啊。」

  禮子突然想起。「禮花和禮吾過來之前,他們沒有邀請函,避免他們打手機來找不到地點,我在這周遭等他們過來好了。」

  「這樣好嗎?」「沒關係的。雖然是跟著金棒教授,不過俵先生也在就沒關係。」

  「喂!妳這什麼意思!」禮子沒理會金棒的吐槽就轉身走人。


  小型的玩具軍機在逐漸變暗的雪空中飛行,逼近杯戶市中心約二樓的高度。

  爾後軍機消失,變成牽著降落傘的小矮人,站腳在只有老鼠能爬行的雪簷上

  小矮人以望遠鏡注視對面飯店後門被記者與警察包圍的黑色轎車。

  「明明都警告過他了,竟然還這樣在公開場所現身……」

  喬治正打算親自向從車裡出來的吞口問話,但自喬治所在的正上方窗呼,一位身穿黑衣的男性向地面一躍而下,朝吞口所在的人群逼近。

  「──呃!?」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