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88

FILE.71 回憶的電影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納命來!毛利蘭丸!」

  揮舞著鐮刀的步兵影子,以模糊的聲音對目標吆喝。

  「俺要為森元就將軍、以及藩的子民報仇!」

  「要報仇是你家的事啦……」

  在廣大休息室內被影子們追趕的禮子喊叫。「但我可不是什麼將軍啊!!」


───Pandore Coeur

FILE.71  回憶的電影


  「哼哼……真是太小看汝了,服部平藏。」

  戴上墨鏡的蘆川擺出空手白刃的姿勢。「吾將不計代價破滅汝的一切!」

  「妳在幹什麼啊!!」

  「诶~~可是人家電影中,毛利是這麼反駁對方的啊。」

  「所以不就說我們不是將軍呀!」

  禮子還沒吐槽完,步兵手中鐮刀的影子,朝俵教授後方的椅子揮下,

  這張椅子立即斷成兩半。

  「怎、怎麼一回事啊!?」俵教授還無法意識時,步兵更加抖擻地高揮刀鋒。

  「大逆不道的賊人,去死吧!」

  「教授!」無計可施的禮子,突然注意到蘆川剛才的表現。「蘆川!最後那個將軍是怎麼打敗這隊士兵的?」

  「诶?我想想……」蘆川看著螢幕思考。「趁對方不備,對腳踝刺下去。」

  「好!」禮子發動戒指的力量,剛才砍斷的椅子的金屬支腳,士兵隨即倒下。


  「
鋼刃……護罩。」

  以教授和蘆川聽不見的極低音量念出招式後,士兵的殘影隨即被金屬劃破。

  暫停的電影繼續播放,一切回復到沒事的狀態。

  「教授,有怎麼樣嗎!?」

  電影社的學生們紛紛進來休息室。「剛才在樓上聽到很大的聲響!」

  「不,不知道,看電影時突然發生奇怪的現象……」

  「不會是那個吧?教授。」

  畢業的學姐南条從學生們後出現。「導演的忌日之前所發生的靈異現象。」

  「真的嗎?學姐?」

  「要說的話……也許是因為…… 」南条以故作神秘的口吻告知,尤其針對俵教授。「因為即將再次公開的『彩虹手帕』被謠傳過,是禁忌的影片也不一定。」

  在學生們紛紛討論是否是導演顯靈的同時,禮子卻能清楚注意到,

  俵教授那微微顫抖的牙間。

  那絕不是靈異現象,而是<闇>在作祟。

  但如果,俵教授知道這衝著他而來的憎恨是什麼,又為何無動於衷?

  「為什麼『彩虹手帕』是……被禁忌的片子?」


  「沒記錯的話,『彩虹手帕』,是導演自己當時要求撤掉的。」

  「耶?」在廚房幫忙的禮花與禮吾,忽然聽到春江婆婆這麼一說。

  「明明是一部好片子……卻沒有留下什麼記錄,也沒辦法重製成影帶……能夠等到這部片子重見天日實在太幸福了。」

  「如果公開了,照現在影業這麼發達,過陣子應該就真的會出DVD了唷。」

  禮花提醒。「那部片子有這麼好看嗎?是什麼樣的劇情?」

  「沒記錯的話,大致內容是這樣……大正末年,一位富家千金和貧困青年發生戀情,結果卻被家人硬生生分開,千金被迫帶到國外留學結婚。

  出國之前,千金與青年在日本橋上分開的那幕,交給了他七條不同顏色的手帕作為離別的證明,宣示從此不相往來。

  但青年並沒有就此忘記千金,持續奮鬥經營著家裡的商鋪,逐漸富豪了起來,然而青年拒絕任何人提親,依舊等著千金回到日本,每過十年,青年就將一條手帕繫在日本橋頭。

  就這樣,時光流逝,終於,到最後一條手帕繫上橋頭時,變為老人的青年等回了白髮蒼蒼、喪夫的千金,兩人終於能永結同心……」

  「诶?七條手帕,每次十年,所以總共……」算術不好的禮吾用手指點了幾次。「嘩!好歹九十歲了吧!真這樣的話實在太強了!」

  「诶~~繫手帕在橋上擺明是破壞環境吧?」對老套劇情不感興趣的禮花吐槽。「所以這算是一部黃昏之戀的羅曼史囉?」

  「诶?黃昏之戀……」

  禮花、禮吾,甚至春江自己,此時才查覺金棒這麼熱烈邀約的真正原因。

  「呃,我想,金棒先生沒有什麼意圖吧!呵呵。」

  「不,那意圖已經夠明顯了……」

  「不過,跟三十郎去看的那次,他也沒有任何意圖喔。」

  「诶!?」禮花和禮吾訝道。「妳和三十郎看過那部片!?」

  「是朋友介紹去的首映。在現在米花的那間老戲院『Kineca7』。」

  春江回憶說。「而且除了影迷與國內當時的影界人物,在下檔前看過那部作品的普通觀眾不在多數呢」

  「所以,三十郎才會這麼在乎嗎?」

  禮花合理推測。「妳要和別的男人,一起去看那部當時約會的同部電影?」

  「這......」「喵~~~!」

  「啊,不好意思了,晚餐的魚頭等一下下就好了喔。」春江趁機走出廚房撫慰家貓球球。「先麻煩你們了。」

  「……悼念酒會就在後天了吧?」

  禮吾邊攪拌滾水中的什錦湯邊說。「他們這樣下去沒關係嗎?」

  『嘛,反正老了都要下墳墓了,到時候天國見不就行了──』

  「在我們眼裡看大有關係,但他們都直說沒關係,能拿誰怎麼辦?」

  禮花將髮夾丟入滾水的什錦湯中。「往好處想,那個奇怪的老教授怎麼樣都不可能打動婆婆芳心的,只是窮緊張罷了。」

  「婆婆好像說過,她是不重視外表的人喔。」

  「呃,這……」「而且,那部電影問題應該在於,」

  禮吾若有所思說。「分離卻苦苦守候對方直到白髮蒼老……更像他們的寫照吧。」



  「『彩虹手帕』是教授您自己提供的!?」

  直接到俵教授辦公室對質的禮子得知。「大家都不知道嗎?」

  「是,那部影片是在美國教書時,在公開拍賣會上那道的母片,可能是酒卷導演過世後被法拍的財產……在日本我只有和南条、主辦委員會提過而已。」

  「所以,是不是有誰想用奇怪的方法來阻止您公開這部影片?」

  「知道這件事的人都衷心期待著這部影片再次上映,照理沒這可能啊。」

  「可是南条學姐說,那部是被謠傳為『禁忌的影片』不是嗎?導演傳記上提到當時將這部片強制下檔並隱藏起來,到底有什麼內情?」

  「我要是這麼清楚,不就寫道傳記去了嗎?」

  俵教授起身離開。「接下來還要去上歷史系的課,那些以後再談吧。」

  「教授──」。

  留不住拒絕回答的教授,禮子知道其中有問題。

  教授想隱瞞什麼?又為什麼會遭人襲擊也不願公開和尋找理由?

  「可是,要是教授因此遇害……」

  這意味這,得等到公開當下才能展開行動嗎?



  「議員……有名訪客要揭見您……」

  因為平日被怒罵成慣例,不得不保住黨內飯碗的秘書,鼓起勇氣進入了吞口議員辦公處外休息的二樓陽台。

  「妳……不會不知道現在我只要一個人靜一靜吧?都快午夜了。」

  吞口的語氣意外的不像平常暴怒,反而帶有滄桑疲累的語氣。或許是最近競選參拜的行程太多了,秘書體諒地想。

  「是、是的,無意打擾您。但對方說是您認識的人。很漂亮的金髮外國女性,很像是電視出現過的明星……」

  聽到秘書敘述的特徵,吞口的表情突然僵硬,但還是點頭允諾。

  「……妳下班吧,我跟她單獨談。」


  與秘書擦肩而過的金髮女子進入陽台,並帶著曖昧的笑意。

  「算我拜託,我真的不知道稻尾的下落,苦艾酒小姐。」

  吞口開門見山地對女性說。

  「我想也是。」苦艾酒閉上眼睛。「但是你這邊的把柄,和他那邊所殘留的證據,都對我們組織不利。這點,你必須找到他本人才有方法澄清。你不也是為了媒體和聲譽傷透腦筋嗎?」

  「妳這話的意思是......」

  「這是匹斯可的訊息。」苦艾酒遞出一封信件。「照這上面的指示,紀念酒會上,他會把稻尾長久帶過來唷。」
  
  「......此話當真?」

  「信不信由你唷。」苦艾酒從陽台上直接跳下,落在慣用的暗紅色重型機車上。「這次機會錯過,下場是什麼,不用說吧?」

  機會?

  逼到這個節骨眼,組織還會給自己全身而退的機會?

  
『哪怕你只參與不到一分鐘也好,他們都要盡力削除你。』

  不用拆這封信吞口也明白,這是圈套。組織已經決定不管稻尾,要先解決掉自己了。

  如今自己還再能做什麼?

  突然的鈴響,從稻尾內襯的手機響起。

  「純子?抱歉,馬上就回去了,孩子們睡了嗎?最近家裡被媒體纏得很兇吧?呃?」吞口打了個停頓。「今年的聖誕禮物?」

  
『勸你早點想通,免得再害到其他人,也為了你自己好。』


  今夜第一片雪花,降落在吞口西裝胸口時,他作了個決定。

  「今年......」吞口溫和地說。「聖誕老人會來喔。」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