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80

FILE.68 櫻花凋零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啦~~嘟啦啦啦~~~嘟啦啦啦啦啦~~~」

  杯戶大學化工所的研究生們這陣子一直處於極為兩難的窘境。

  尤其從上週,他們的主任每天都快樂似神仙,心不在焉地在實驗室晃來晃去。

  「那天要穿什麼衣服呢~~結束之後,該帶她去哪間餐廳呢~~」

  「那個,教授,請看這個標本適用哪一類的試劑抑止氣體──」

  「媽的!沒看到老子在想事情啊!」

  怒吼之後,金棒的靈體又繼續沉浸在愉悅的花花世界中。

  「嗚啊~~約會~~約會~~!」

───Pandore Coeur

FILE.68 櫻花凋零



  「那位美麗的春江小姐說,這是她從鄰里會所拿到的水果。」

  一進辦公室馬上對症下藥的禮子,讓金棒馬上從靈性的快樂轉化為面對現實的快樂。「喔喔!橙井同學,還真是麻煩妳了~~」

  「不用客氣,」禮子趁機會緊抓著金棒實驗衣上的錢包。「只要把上次的加班費如數還來的話。」

  「不用客氣!記得幫我向春江小姐美言幾句~~嘿嘿~~」

  這個教授,果真迷房東春江迷到一個不可置信的境界,

  要不是房東人太好,換做自己,八成會賞個幾掌警告肖想吃天鵝肉,禮子想。


  「和那些只想著約會的女人撇清關係,我要重新過起櫻三十郎的生活!」

  禮子想起,三十郎跑回老家,也已經快一週了。

  他會就這樣不會回來嗎?

  「那個,教授,」禮子探問。「你有真心想要追求婆婆她嗎?」

  「廢話!如此賢淑理想的女性我可是等了好幾十──」

  「就算是她有與前夫的家庭,以及有其他掛念的對象?」

  孫女們各自成家,禮子當然是要強調後面那句。

  「什麼啊,管她心裡有誰,老子我當然還是會勇往直前追求她啊!」

  對於這個答案,禮子找不到什麼可以反駁的地方。

  「……如果那個人也可以這麼坦率就行了……」

  「啥?妳說誰!難道有別的混蛋也看上春江小姐啦!」

  金棒過於神準的直覺,讓禮子差點把三十郎的名字拱出來。「隨,隨便啦!說到那個,之前拜託那件事呢?」

  「那件事?」

  禮子將隨身的膠囊盒擺上桌。「要是這玩意流露出去被組織發現,大家就沒命了。雖然不想信任你,不過最熟的人暫時也只能拜託你了。」

  「我說過啦,老子我壓根不想管──」

  「我看看,」禮子搜尋手機裡的電話簿。「紅子同學和諸羽的電話是……」

  「我是認真的啊!我的專長只在礦物和電子機械研發,藥學根本不行!」

  「我們學校也沒醫學系啊,你沒有認識的熟悉的人嗎?」

  「哼,我連半個朋友都沒有,更別說熟悉的人了。」

  說的也是,禮子想。

  「要說的話,學生時代有精專藥學的同僚頂多只有阿笠......」

  「阿笠?」

  「哼!不提也罷,那種傢伙!」金棒絞盡腦汁思索認識的人。「隨便啦!我會拿去藥學會問問能不能買通研究。」

  「呃,那就拜託您……」「喂,金棒教授!」

  進入辦公室的,是禮子不太熟悉的中年男性教授。

  「給學校的代表邀請函送到了。」男人遞上兩條信封。「後天的電影導演過世追弔會。」

  「喔!還真是麻煩您啦,俵老師。放棄去的機會給我,真是多謝。」

  「學校對舊片有興趣的師生太少,不過我畢竟是電影研究社的顧問,怎麼樣都得去的。」男教授又問。「不過你怎麼突然問說想看啊?」

  弄明白的禮子再給金棒輕視的眼神。「那個是……追弔會?怎麼會去那種地方約會……」

  「是春江小姐自己想去啦!她也是那個過世導演的影迷!」

  「不過,就算攜帶眷屬,邀請函也只需要一張。」男教授注意到旁邊的禮子
。「啊,這邊的女同學,可以來嗎?」

  「……诶?」禮子指向自己。「我?」



  「不對!我不是說揮劍要舉得更高嗎?連這基本功都不弄好,去什麼比賽!」

  講話一直帶火氣的三十郎對自家道場門生怒吼。「氣死我了!全都給我加揮三百下!沒練完不准回家──」

  「有破綻!」

  從三十郎正後方揮來的竹劍,讓命中太陽穴的他一命嗚呼哀哉。

  「各位小朋友,這個可惡大哥哥說的鬼話不用放在心上!」道子將竹劍放下,親切地端出鍋子。「今天的點心時間是熱騰騰的紅豆麻糬湯!」

  「哇~~道子姐姐人真好~~!」

  「道子!妳太寵這些小鬼啦!」

  「我還沒討教你這陣子是怎麼回事!」道子擺出老媽子的姿態怒吼。「突然說要搬來這裡住,又把火氣全發再小朋友們上!這樣子當教練對嗎?」

  「那、那是我不對,我道歉。但妳才不會了解我生氣什麼,還不是春江婆婆她──」

  「我是不清楚,可是她人那麼好,一定是你犯了什麼錯又歸咎到她身上!」

  相處不久,但道子似乎已經把身為『櫻三十郎』的自己摸得一清二楚。

  「……爺爺也是,不夠坦率,更不會承認自己犯錯。」

  「耶?」

  「爸爸過世的時候,爺爺也是在喪禮上一滴淚也不留,被左鄰右舍罵說無情。可是之後將近十年,爺爺一直抱著爸爸小時候的被單睡覺,」

  ──有過這麼一回事。

  只剩下自己和孫女獨留的這個家族,自己經歷了比常人還多的離別。

  「……我也是啊,能多出三十郎這個親人,其實很高興。」道子緬懷地說。「不管錯在誰,至少為了爺爺的面子,能好好和婆婆她相處嗎?」


  「被……單啊。」

  回到"借住"舅公三十郎的房間,他望著久違的被單發呆。

  「……哼,我才沒有故意留著這件,是道子太小題大作了!」

  本來就沒什麼東西的這個房間內,三十郎想起匆匆離開綠川莊的那天,好像只隨手帶了幾樣東西。「我到底拿了什麼……」

  一打開包袱,顯眼的綠色鑽石,在疊在衣物上的劍柄中閃爍。

  「啥?這、怎麼胡裡胡塗收了進來……」

  「不要再來見我了。」

  不由得記起,和這把劍柄相關的痛苦回憶。

  「好好對待,你未來的妻子吧!」

  當時眼睜睜地,看著年輕的她,狠下心將自己贈與的髮簪丟到井裡。

  失去她,與後來失去至親的妻兒的痛,所差無幾。

  「對……對不起……」

  望著再也打撈不上來的髮簪沉入水中,當時的自己,將一切淚水注入井底。

  以及不停訴說著無法當面給予的道歉。

  「就算如此,就算我們形同陌路……」

  當時的自己,抽起隨身攜帶的劍家家傳信物,綠色鑽石的劍柄,

  丟入井底,與髮簪相伴。

  「就讓這些東西,代替我們,一起──」

  「──真是懷念的……夢啊。」

  「我和那個人,在那年春天,就已經結束了。」

  緊握劍柄,三十郎喃喃自語。「只有我還沒從夢中……醒來吧。」



  「三十郎先生那樣子真的沒有關係嗎?」

  禮花、朝美、諸羽三人在喬治的事務所裡消磨時間,邊吃茶點邊聊實況八卦。

  「哎,男人都是沒有情義的生物啦,拋妻棄女也行,在外灑野也行……」

  「諸羽,為何妳說得如此具體?」

  「說到那個,妳們家房東婆婆要去的,應該是這個吧。」

  朝美在事務所放置的報紙上找到報導。「酒卷昭導演過世的電影哀悼紀念會!」

  「酒卷昭?」

  「啊,這個我知道,以前爸爸很喜歡舊片。」禮花說。「他是日本電影界的督導先驅,影響了非常多現代當紅的導演、劇作家和小說家,有非常多經典作品。」

  「哎,不過聽說這個人也一樣是家務事纏身至死方休,果然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諸羽,妳對男人是不是絕望了……」

  「能不能安靜一下啊?」辦公桌上的小矮人抱怨。「我不想對淑女抱怨,不過這裡可不是給小女孩閒話家常影響偵探工作的地方呀。」

  『囉嗦。反正接不到案件,事務所快倒了吧。彆腳偵探。』髮夾出狠話撂人。

  「誰說的!別以為我名偵探喬治當假的──」「诶,酒卷導演的?」

  茶水招呼的蘆川看向報紙上的資料。「家父也有出資酒會呢。哎,他可是個忠實影迷呢......」

  「诶?流氓組頭?出資?」

  「對啊,酒會上會展示一些珍貴電影器具,資料還要請保全呢。家父有出現在贊助人名單上面有吧?我看看,大賀辰也、吞口重彥、稻尾長久、然後......」

  喬治以最快的速度把嘴裡的香菸拋進菸灰缸,身體變大衝向報紙前見個端倪。


  「──稻尾……長久!」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