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79

FILE.67 約會的戰爭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妳說啥?要和那個叫仲代一起去電影院約會?!」

  染上霜灰的綠川家屋簷,被巨大的怒吼震動。

  『不要想成那樣!是和班上一票同學一起去!何況上次櫻君打敗仲代後,我也對他死心了。』

  「妳死心了,對方不見得死心了!妳爺爺叫我要好好管管妳,既然要繼承家業,還不如多些時間在練習上!」

  『囉嗦!你不過是和爺爺同一國的,年紀輕輕的老頑固!』

  緊接最後一句氣話,孫女以猛烈的摔話筒取代掛斷。

───Pandore Coeur

FILE.67 約會的戰爭



  「這個野丫頭!要不是變成這樣,根本不該搬出來留下她自己顧家……」

  望著庭院間被白雪覆蓋的枯枝,三十郎微微嘆氣。

  想到服下APTX變回十七歲的樣貌,也已經數個月來了。

  「變年輕了,時間也感覺變快了嗎……」

  「噠~~呀!」

  一雙粉嫩的手,抓住三十郎的褲腳拉扯。

  「啊啊!小薰!」三十郎將女嬰抱起來。「曾奶奶去買晚餐的材料,馬上就會回來了~~要不要玩變變臉啊?」

  搬到綠川莊的大半時間,一半是回到自家道場上課,其餘則是耗在房東家中幫忙帶小孩。「噠!」

  「好!爺爺我……不不不,哥哥我的嘴可以拉到這麼長喔──」「我回來了!」

  房東春江拉開玄關,三十郎正將嬰兒要抱上前去,電話又響了起來。

  「沒關係,我接就好。」春江卸下厚重的外衣拎起話筒。「耶?金棒先生?」

  聽到來電者的名諱,三十郎的警報器在心底啟動。

  「喔,我最近很好啊……金棒先生工作也順利吧…….什麼?約會?」

  「噠?」無知的女嬰,看著照護她的褓姆躲在紙門後面握拳。

  「金棒先生是想……诶?電影?我很喜歡看電影啊。」

  接著,褓姆開始不自覺手槌地板。

  「紀念映會?真的嗎!讓我確認一下時間……」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牙齒已經在屋柱上摩擦的三十郎,看著春江盛情談話的樣子,更加上火。「什麼啊!這麼不知廉恥的老頭,竟然聽信他……」

  「婆婆要去看電影啊?真好啊。」

  在後面半蹲一起偷聽的禮吾,讓三十郎差點岔氣。

  「你你你──你這小子想嚇誰啊!」

  「今天是火鍋大會,我在放學路上也買過來了。」禮吾舉起菜籃說。「擔心春江婆婆的話就坦率點嘛。」

  「呿!年輕小鬼就省著多嘴吧,別教訓老子我。」

  「可是,我們現在年紀相近啊。」

  「差得遠了!」三十郎的手掐近禮吾的鼻尖。「就算是我五十多年前,也沒像你們年輕人現在這樣如此散漫!我們家道子和那掛人就是最好例子!」

  「哎?禮吾已經回來啦。」

  結束電話的春江探出頭來,三十郎馬上定格。

  「太好了,今天菜都買夠了吧?」

  「當然,球球和小薰的份也有喔!」禮吾舉起另一袋去骨鰱魚。「只有我們吃太不公平了。」

  「禮吾真是貼心啊。三十郎也辛苦了,最近和金棒先生出去,都麻煩你照顧嬰兒。今天火鍋不用客氣,婆婆我盡情招待吧!」

  「啊,真是謝謝婆……」三十郎突然聽到哪句話不對。「啥?」


  「你不知道啊?」

  在廚房幫忙洗菜的三十郎,向禮花求證。「金棒教授他,一直去春江婆婆常來的社區老人會湊熱鬧喔。」

  「連春江婆婆常參加的文藝活動和興趣都摸透了。」禮子在一邊使力切肉。「現在連系所那邊都知道,金棒他有追求對像這件事了。」

  「什麼啊!真不知廉恥,年紀一大把還這樣困擾春江……」

  「婆婆可沒有困擾的樣子喔。」禮吾邊剝著熬湯的蔥段邊搧眼睛。「看電影不是也很高興接受了嗎?」

  「哼,那算什麼,我和她那時候也看過電影啊。」

  「耶?那個時候?就有電影了?」

  「喂!別當成幾百年前的事啦!」三十郎罵道。「那時候全米花市才一間電影院,也是跟場上的小夥子們帶春江一起看的!」

  「不過,那時候和現在看電影的品質完全不同了吧。」禮吾說。「婆婆欣然接受,不是因為金棒教授的關係,不用緊張啊。」

  「緊張?我只是擔心春江的安全,被那個老頭騙了!」

  「真是不坦率。」

  禮子和禮花以某種異樣眼光投射三十郎,便端菜出去。


  「那對死姊妹!到底知不知道怎麼尊敬長者……」

  走在走廊上的三十郎,毫未聽進橙井姊妹的批評。

  「電影?管他什麼電影!也要想想是和誰看──」

  三十郎突然計起另一通氣人的電話。「對!就是道子!春江她明明這個年紀了,卻和那丫頭一樣對男人卻還那麼無知!真是氣死人……」

  「三十郎,你在那邊嗎?」

  探頭到春江的臥室,看到另三十郎訝異的景像。

  一席優雅的墨綠色竹謄和服,包覆在年事已高的春江身上。

  雖然春江根本不是那種保養出色、尤有風韻的女性,但那種保守穩重的氣息,卻彷彿是男性理想中陪伴到人生黃昏的女性樣貌。

  「這是……」「這一件,好不好看?」

  呆望春江華服好一會的三十郎,終於吞下口水回應。「很、很好看!」

  「這樣啊,你們年輕人也喜歡的話就太好了。」

  春江下了決定。「那下週末和金棒先生出席電影會就決定穿這件了。」

  「嗯,就這樣決──诶诶诶诶诶诶诶!!!!」

  三十郎衝前握住春江。「妳不是開玩笑的吧!真的要和那個怪老頭約會!?」

  「說是約會,也只是我有想看的電影啊。」春江笑說。「金棒先生拿到知名電影的紀念會入場邀請,是難得一見的……」

  「這樣的話,那我──」

  自覺差點說出口的瞬間,三十郎及時反應修正。「我舅公怎麼辦!」

  「呃?」

  「我、我是說,如果舅公回來看到妳和那樣不搭對的對象走在一起,我……」

  「你可以這麼說嗎?」

  乍聽之下,三十郎以為耳朵有毛病,

  但春江那從未脫出口的嚴肅口吻,卻是他確實認識以來首次聽見。

  「金棒先生性格的確很特別,但對人並沒有惡意。他也畢竟是長輩,你可以對他這麼不敬嗎?」

  「我……這……」

  「我知道三十郎是個為別人著想的好孩子,我把你當孫子看待,你也都想為我及你舅公著想。但是……」

  春江稍作停頓,並接續下一句重話。「我和那個人,在那年春天,就已經結束了。」

  那段苦澀的記憶,又侵蝕著三十郎的腦海。

  「在我們分別選擇別人時,就注定不會再……你真的不用再介意我們,因為我也沒有介意過你,來到我這裡……」

  「但是我會介意!」

  把自己當成三十郎甥孫的三十郎,氣憤對春江回嘴。「我為了生活不得已借住您這邊,我、我不希望,您真的沒有把舅公他,當作沒這一回事過!」

  「三十郎,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不用留在這裡,你我都不用再介意對方下去了!」三十郎高喊。「我這就回去劍家道場!」


  「诶诶~~!」

  看到三十郎大小包扛出房間的橙井一家馬上出面制止。「不要這樣衝動啦!」

  「別管這傢伙了。」人偶大小的"室友"喬治無要緊說。「氣頭一過肯定後悔莫及。」

  「我才不後悔!明明就不是我的錯!這樣也不用管什麼約會了!」

  「組織的事怎麼辦?這樣就沒機會找到APTX的解藥變回來囉!

  「就當我命衰好了,和那些只想著約會的女人撇清關係,我要重新過起櫻三十郎的生活!」

  「不論再變年輕幾次,問題還是會重複下去。」

  喬治跨上裝載新鮮鍋物的迷你貨車。「只要改變的不是你自己的心。」

  「……誰聽你的!」

  「三十郎!」不聽禮子等人的告誡,三十郎頭也不回地走出綠川莊。





  『春江!跟緊一點喔!』

  當時和現在一樣的自己,拉著年華尚未逝去的她,一起在廣闊的夜幕與人潮中,

  朝著古式放映機投射的露天布幕前進。

  『位子就在前面了!這齣電影的戲聽說很好看喔!』

  『一定會很好看的,』

  她的笑容,比片中女主角的一顰一笑,更加牽動人。『因為是和三十郎看啊!』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