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75

FILE.64 記憶中的恩人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我們這個時候,應該是要搭上趕往羽田機場的特快車再遠走南美才對。」

  米花川上游的礁溪山區,曾經有這個一個夜晚。

  一個做為帶頭的男人,獨自與三名幹部在離公路不遠的石壁約談。

  「不太懂特地說要留下來是什麼意思......老大。」

  「沒關係,你們三個人可以先走了。」

  帶頭摘下墨鏡。「我則一個人,要向警局報到。」
  
  「那真的不是開玩笑啊?」其中一個長臉的小弟賊笑。「說要為了那個被你槍殺的銀行職員自首。」

  「並不是玩笑。」帶頭嚴肅回答。「我說過很多次了,被江湖中人稱為"影子計畫師",並不是因為我真的很厲害--純粹只是竭盡所能想找到不枉死任何生命的賺錢方法罷了。」
  
  「對啊,害我們也會錯意了。」

  另外一個較為矮胖的同夥,向著帶頭舉槍。「以為你真有本事才跟著你的。」

  「--我不會抖出你們的。」面對著意料中的反叛,頭目不以為然,向著沿岸倒退。「所以不要再白白背負人命了。」

  「從認識到現在,人命長人命短,我們受夠了。」

  「對......對嘛!除掉幾個人命可以換錢,白白能到手的錢,別想攔著我們!」

  聽至此,頭目只以最後一個微笑應對。

  「意思是,我的命不值錢啊。」

  「說得好。」槍響在支幹密布的河崖間響起。「不過,等你向閻王報到後,葬儀費會記得賠給你的。」


  

  「要取我的命......可以啊。」

  古川迎接,胸口將再度染滿鮮血的下一秒。「這條不值錢的命,用在這裡正好。」

───Pandore Coeur

FILE.64 記憶中的恩人



  「請不要接近!現在這一區已經被警方封圍起來!」

  多輛警車包圍夜店街的主要出入口,而包含圓谷一家在內的家屬紛紛聚集。

  「警察先生!我家的孩子在裡面!」「我家的也是!」

  「請不要急!我是負責這區的白鳥!」水藍色西裝的刑警以擴音器告誡。「各位務必鎮靜!我們必定會將諸位的──」

  話未結束,町內遠處竄起的爆裂聲與水浪,令家屬們紛紛驚慌。

  「朝……」圓谷太太不禁失聲。「朝美!!!」



  「──如果一命可以還一命,就用我的來抵吧!」

  海老原的刀,不得不抵在擋住視線,差點切入的朝美頸部。

  「有沒有搞錯?我、我不敢說從剛才的話完全了解你們過去的事……」

  老闆訝異看著,顫抖著嘗試據理言詞的朝美。

  「可是連我都懂了,你卻還沒有清醒嗎?老闆這麼努力地工作,把錢都匯到銀行慈善基金會去……不就是要為這件事而贖罪嗎!?」

  朝美的顫抖,是在恐懼中混雜憤怒。

  「把店開在這種危險的地方,更是為了從中接濟幫助許多人不要走上和自己一樣的犯罪之路啊!」

  朝美的話,一一正中那些連自己都無法解釋的下意識行為。



  『這裡是……哪裡?』

  二十年前,被射殺棄江,原以為就此屍沉大海的自己,

  竟大難不死,漂到當時還沒有任何店家的杯戶一町目河岸。

  『別說話,快把嘴裡的水吐出來。』

  灌滿水、被翻滾的岩石刮到面目全非的自己,眼中那名救命恩人身影十分模糊。

  只記得他隱約戴著單邊眼鏡,穿著奇怪的全套白色西裝和斗篷,還有個同樣純白的大禮帽。

  『咳咳!不要管我!』

  那時的我,還想選擇撐著身子再跳下去。『我一無所有!沒有任何未來了!』

  『如果你不是叶才三,放你自尋死路也不關我的事。』

  『诶……?』

  『我不能放棄……同樣過去、同樣身分……連名字都和我一樣的家伙。』

  『你……到底是誰……』

  『趁沒人知道你的存在,就繼續努力下去。』在自己再次陷入昏沉之前,男人再次囑咐。『用撿回來的命,在這裡繼續贖罪下去。』


  
「對……啊。」

  記起一切的古川,再次理解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我是為了……」

  「還不夠嗎?」朝美對海老原一再質詢。「他都犧牲到這種地步了!」

  「閉嘴。」

  海老原丟下刀,取而代之,那雙手長出的爪牙比短刃更利更長,

  上半身的西裝被撐破,海老原整個身體已經變成爆滿青筋的青色軀殼。

  「再多少錢,都別以為賠得起美海的性命!!!」



  「哎呀呀~~」

  被操縱的帝丹學生們不斷在水渦中掙扎,但還是持續要向藍加以攻擊。

  「我也看得於心不忍呢,這些無知的年輕小夥子……差不多了吧。」

  「
鋼刃護罩!

  刺穿所有被操縱者要害的鐵刃鋼筋,令他們瞬間秒殺倒地。

  「真是累死我了。」

  大水退去,站在中間的怪物深支,變回了橙井禮子的模樣。

  「趁亂中在街上先把帶頭的小弟先解決掉,再變成對方甚至假裝被操縱……這種戰術真是卑鄙的你會想出來。」

  「哎?哪位卑鄙啊?」藍當作聽不懂。「同樣有潘朵拉的令妹剛才也察覺到妳藏在裡面,才爽快走人吧。」

  「大概吧。話說町外怎麼好樣有很多警用大型探照燈的樣子?」

  「哎呀。應該是影片已經送達了吧。」

  「啥?」「我在酒吧安裝的隱藏式攝影機,在店內某處被嚴重破壞時會自動側錄,再順便送達警方電子信箱。這樣做方便多了。」

  「你做這麼多…….目的到底是什麼?」

  「很簡單啊。」藍揮著手離開。「報老闆的恩情。」



  「哈......哈......」

  順著髮夾的指示,諸羽和禮花所來到的,是不久前曾經拜訪過的,苜蓿草酒吧"CLOVER"。

  「真的是這邊嗎?怨恨的氣味出現的地點......」

  『沒錯。估計那個被操縱的人和目標物、朝美小妞都會聚集在此。』

  「可是,為什麼這間店--」「禮花!諸羽!」

  才剛轉頭,肩負著奄奄一息的酒保的少女出現在酒吧門口的樓梯上階。

  「朝美!怎麼回事!?」「等會再說!麻煩先解決後面被操縱的--」

  朝美連要求都還沒能說盡,就被禮花硬拉入酒吧並深鎖大門,而諸羽的大刀在下一秒抵下了怪物的來襲。

  「這裡交給我!妳們兩個好好照護那個酒保!」

  「謝謝妳!」禮花問候許久不見的好友。「朝美,酒保先生他......」

  「--別白費力氣了......」

  「耶?」

  「我早該死……很多次了……」


  意識不清的古川緩緩說。「不論是背叛我的小弟……那些我所牽連損失的仇人……我一直等著被親手制裁的這一天。」

  「別說了!怎麼可以想著死這種──」

  「幾個月前……以前的小弟……曾經在報上……用我的名字刊登旅遊邀請……」

  古川突然提到許久前的新聞。「明知他們要算清舊帳……我該出面指認他們,但是卻……不敢出面……結果……他們都沒有好下場。」

  朝美想起,收留在店內舊報中那幾份關於之前對自相殘殺的搶匪報導。

  一直以來,他都在注意,自己的罪行是否被世人遺忘。

  「我很懦弱……不敢殺人見血,不敢公開承擔一切……什麼開這家店想要贖罪……也只是一種替代心裡罷了……」

  古川眼眶裡的朝美逐漸模糊。

  「拜託,打開門吧。讓我接受他的制裁──這是妳在這些日子來最好的回報。」


  「騙人。」

  朝美冷冷回應。

  「若是如此,為什麼要替這間店取這個名字?」

  「……啊?」

  「女兒最喜歡的……苜蓿草……」

   朝美望著店內的白色鋼琴,憤怒嚇道。「用這個名字開店、種植苜蓿草、留下她的鋼琴──都是因為你很期望能再見到女兒一面!」

  連古川自己都不明白的一切,至此時才從朝美的口中完全理解。

  「你明明……就沒有放棄過那種可能……可以補償別人、幫助別人,自己也可以得到幸福的可能!那不是軟弱,默默的努力一定能得到回報!」

  「努力……就能得到回報?」

  「對!只要肯努力,不管別人說什麼、背負任何罪惡,幸福都一定會──」


  母親的影像,突然出現在朝美的腦海。

  為什麼會在此時想起她?

  ──對了。   我也是。

  不論鋼琴或棒球,不管別人說什麼,只要我有努力──


  「我說過,外面種的苜蓿草,長出四葉了吧。」

  「呃……?」

  「我就找給你看。」朝美衝出被封鎖的店門。「讓你相幸福真的存在!」

  「不可以!朝美!!!!」

  不顧外面被操縱的海老原襲擊的風險,朝美蹲身在店外的花圃中。

  「抵擋我復仇的人──」海老圓馬上就將目標鎖定在朝美上。「也全都去找美海吧!!!!!」

  「不要!不要找了!」諸羽臉花拚命喊叫,也無法制止沾滿泥濘挖土的朝美。

  「我……我──」

  古川含淚咬著牙根允諾。「我……相信了!所以──」

  「找到幸福吧!!!!!」



  金色的兩截球棒,從收在鋼琴邊的球袋竄出,

  並將暴怒的海老原橫空打飛。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