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1
GP 173

FILE.63 酒保的真面目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撞球?那什麼啊!』

  『書都不想念,還想玩那種墮落的遊戲丟家裡的嗎!』

  『人家米花的撞球隊成績怎麼樣,妳以為比得過人家啊!』


  「殘留在這裡的……恨意……」

  在大量年輕人出入的一町目的下撞球館中,

  一名佩戴紫色鑽石耳環的女子朝母球揮杆,讓最後的深紫四號球入洞。

  「就全部由我接收了。」

───Pandore Coeur

FILE.63 酒保的真面目



  「呼……呼哈!」

  拖著一個成人的朝美,在陌生的街道極盡所能奔走。

  然而,當她走到堆滿酒箱的後院,無可避免碰到了死巷。

  「不……不行了……」

  想抓住一絲改變方向的機會的瞬間,追逐的幫派早已將此地團團圍住。

  「愚蠢的丫頭。不論逃到哪裡,咱們都能輕易捏斷妳的脖子。」

  其中一個女頭目站出來呵笑。「看吧,古川?這就是你不乖乖照實,還把無辜小女孩牽進去一起葬身的下場喔!」

  「阿……朝……」

  虛弱的老闆呼叫朝美。「沒關係…….把拋到前面……這樣他們還可以饒妳──」

  「別說那種話了!」朝美喝止。「那間店還需要老闆啊!」

  「我……這種人啊……」被灼痕與傷疤侵蝕的臉上,仍維持著溫和的笑意。「絕對是不得好死,就就像他們說的,不用拖妳下水……」

  「還在嘀咕什麼!」女幹部喊叫。「別不當一回事!早說過,我們這些做小的,遲早會爬到上面──」

  「沒有錯。」

  原以為是以小搏大的朝美,正咬緊牙以為恐怖的暴力降臨,

  但下一秒,所有的幹部成員,都被深支等人擊倒在地。

  「──在老家或那該死的學校,都沒有任何人支持我們打撞球,只好流落到這裡的撞球館幫派。」

  經歷過多次災難的朝美,即使沒有潘朵拉的力量,也能輕易察覺。

  「為了得到權勢,我們也是會不擇手段向上爬的。」

  那發黑發青的面容、以及眼球充紅的血絲,和違反自然的紫色鼻息。

  並在下一秒,突然爆裂的肌膚與爪牙。

  「所以敢擋在前面的──都下地獄去吧!!!!」

  那是被<闇>之力操縱的正常現象。

  「呀啊啊啊啊啊啊!」


  深支等人的爪牙更進一步要伸向朝美時,銀色的刀光從正後方劃開。

  「
翼斬

  還沒來得及弄清楚怎麼回事前,被羽翼般的銀光衝擊到酒箱上方的朝美,注意到可爬上逃出死巷的路。

  「老闆!撐著點!」朝美將老闆拖上酒箱。「我們就要安全了!」

  「真是的!」及時趕到的禮花抱怨。「沒想到傳聞中撞球社被幫派吸收是真的!」

  「?那是……」以天之尾羽張殺出血路的諸羽,注意到酒箱堆上的人影。

  「是朝美!等一下!」

  「算了,反正這群危險的家伙也快被我們收拾光了,朝美就……」

  『不對。』

  髮夾異常冷靜地說。『雖然很微弱,但是那個目標和她正在快速接近。』

  「啊?」諸羽和禮花大喊。「關朝美什麼事?」

  『朝美小妞身邊那個男的,沾染到了”闇”的味道。他們就是那個銀行職員的目標。』

  「什麼!?就算你這麼說──」諸羽向後砍擊被後襲來的怪物。「我們也抽不開身啊!」

  「這裡可以接手給我喔。」

  從慌亂的巷尾口,出現的藍眼黑髮男子這麼說。

  「
深海迴流。」

  及時逃上酒箱的禮花和諸羽,眼看從下水道竄起的巨渦將深支等人包圍。

  「藍學長?」聽聞藍是隸屬組織的諸羽,和禮子一樣保持警戒。「什麼意思……」

  倏間,禮花從水渦之間,感應到了什麼熟悉的能量。

  「我們走吧。諸羽。」

  「啊?」被果斷的禮花拉走,諸羽不解問。「你相信那個人!?」

  『妳不會發現的。』髮夾說。『一開始就佈下的障眼法──』


  「主任!」

  圓谷家持續被打響的門鈴,讓焦急的主任夫婦與長子不得不一起出來迎接。

  「有什麼事……有什麼非得在現在處理的公務嗎?」

  「不得了了!主任!」帝丹中學學務處的助理們出示數張模糊的照片。「有匿名人士寄給警局和本校撞球社學生在杯戶酒家區鬧事的影片!」

  「什麼?但是這麼急著聯絡我……」

  「失蹤的令嬡,也出現在影片中的酒吧!」


  「到這裡……應該就安全了!」

  順著樓梯下階,朝美來到的是,空無一人的撞球館。

  在剛才的混亂中,這邊的工作人員和玩客應該也逃光了。

  「沒問題了……嗎?」

  如果是潘朵拉引起的事件,禮花她們一定能及時出面,朝美心想。

  「沒問題的。所以,靜靜等著時間到來就好了──」


  「對。結束的時間到了。」

  撞球桿清脆的敲響,傳達到朝美和老闆耳中。

  深紫色的四號球,滾到老闆倚靠的桌球角,滾入洞中。

  朝美抬起頭,放下撞球桿的男人,取而代之握起鋒利的短刃。

  「現在就是為你的罪孽付出代價的時刻。」

  是剛才的流氓?不!不一樣──

  配戴眼鏡和破舊西裝的男人,晦暗的倦容上浮現恐怖的笑意。

  那個是,連深支那群人全部累加都不及的黑暗。

  「叶才三……不,古川大!」

  這是朝美從別人口中,首次聽到老闆全名的瞬間。



  「啊咧~~」在桐島偵探事務所的禮吾翻閱一整疊的銀行收入明細讚嘆著。「這種東西都弄得到,真有喬治先生的呢。」

  「也還好啦。跟海老原對談時順手抄了他的員工代碼,駭一駭密碼就出來了。」

  小矮人喬治一派輕鬆在桌上抽和身長近似的大雪茄。「他的怨恨就是這裡來的。」

  「啥?」

  「差點就假設錯誤了……一開始就被同伴暗算的搶匪老大叶才三,其實沒有死的可能性。」喬治說。「剛好追訴期剛過,只要一給海老原知道他的存在,冒死都絕對會親自下手。」

  「所以海老原先生透過這些知道他活著?可是銀行資料裡面會直接出現叶才三這麼響亮的名字嗎?」

  「新聞有說過,『古川大』是叶才三慣用的代稱。雖然兩個都不是本名……」

  「啊,有了有了!」

  禮吾順著找下去,終於在捐助匯款的欄位,發現了"古川大"的戶名。

  匯款對象,是銀行自己成立的受災家屬基金會。


  「真是諷刺。」

  海老原逐步接近,力氣盡失的朝美和虛弱的古川。

  「要不是最近慈善業務移轉到我手上,我在這行做這麼久,都還沒發現你竟然還有持續接觸本行……」

  表情沒什麼變化的老闆,持續聆聽。

  「我找了很多你的資料一再確認……果然……你的手腕,還留著當時的傷疤。」

  說到這裡,海老原的語調突然提高。

  「那時候為了保護行內的顧客小孩,奮不顧身上前的美海,留在你身上的爪痕」

  聽到那個名字,老闆依舊平淡的臉色,像是訴說『果然如此』。

  「然後,你就失手開槍──奪去了她的性命。」

  「等等!你們到底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美海的靈魂得不到安息,所以──」

  海老原的刀柄緊扣在胸口,朝毫無抵抗的古川俯衝。「一命抵一命!」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