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72

FILE.62 憎惡之街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工作"還順利......嗎?」

  裝作不經意的禮子,在今天最後一堂課這樣問鄰座的藍。

  「喔?很輕鬆啊。除了幫忙掩護幾次暗殺稍微棘手了點......」

  「沒人在問那個鬼組織的事!」禮子趁同學喧嘩間大膽說出口。「打工!我在說打工的酒吧!」

  「喔~~還以為橙井同學妳對我有興趣了呢。雖然我在組織從沒掩護過什麼。」

  「鬼才有興趣啦!而且到頭你還是在說謊嘛!」

  「很輕鬆啊。」藍悠閒地整理講義。「能學習調製各種美酒,品嘗它們,又能服務各式各樣來歷的顧客,日本人都很有趣呢。」

  「我N百年前說過在日本未成年不能喝酒,沒聽進去是吧……」

  禮子對自己持續的吐嘈趕到嘆氣。

  「我要說……"組織"不就已經是你的"正職"了?又是學生又是打工……不都只是你的掩飾身分,有必要嗎?」

  禮子的問題,讓她看到,很少見的藍的停頓。

  「妳這麼想的話,就這樣認為吧。」

  藍提起背包走出教室。「今天也要去那兒打工,有興趣就來喝杯招牌酒吧。」

  「喂!我要好好把你的耳蝸打開來檢查──」


  遠距數十公尺外的黑暗力量,從禮子的戒指傳達到神經系統。

  她感覺得到,一直持續觀察的未爆彈,開始倒數計時。


───Pandore Coeur

FILE.62 憎惡之街


  「正確嗎?」

  「不會錯的,那就是姐和喬治叔叔一直提到的對象。」

  神不知鬼不覺上了同一班公車,禮花和諸羽觀察著海老原的一舉一動。

  不僅僅是那份讓禮花己乎喘不過氣的濃黑煙炭,

  此時的海老原,簡直就像是活死皆非的殭屍。

  『一夕之間竟然惡化成這樣……』禮花感覺到頭上的髮夾抖動。『是什麼把那個男人"憤怒"的開關開啟了?』


  從沒有想過,會這樣子無故逃學將近一週,

  甚至生理時鐘也日夜顛倒,到清晨會不自禁入眠。

  「今天也麻煩妳了,阿朝。」

  現在的我,拚命練習著老闆特地去二手書攤買來的琴譜,

  準備每天能便會給顧客的曲單。

  「是的。」

  拉開鋼琴後的窗簾,映照一整片被燈紅酒綠和夜色渲染的米花川,

  並被用心栽種的藥草與花卉包圍。

  每天每天,能在這樣理想的景緻下,彈奏著能讓一切展現生機的曲奏,

  就好像永遠會這樣一般。

  「冰檸檬清茶。」

  「?」送到朝美琴桌邊的,是釋放著嫩綠與亮黃的玻璃酒杯。

  「沒像一般酒店付樂手半毛薪資,還要勞煩妳這麼多。放鬆一下吧。」

  「不!是我叨擾這裡這麼久,我多少該做點什麼。」

  「不,妳做的已經夠多了。要說的話……」老闆的語調突然改變。「並不是什麼事妳都能幫上忙。」

  「呃?」「臭老頭!給我死出來啊!」

  幾乎天天聽到的破碎崩倒聲,變成朝美認知中的慣例。


  「奇怪了……剛才是在這條街啊。」

  進入夕橙、又轉為夜黑的天色下,已經是被繽紛的燈光所壟罩的杯戶一町目。

  「下了車站,沒想到會到不久前才來過的夜店區……沒想到就這樣跟丟了。」

  「嘛,路這麼複雜跟丟。也是難免的。」

  『放心啦!髮夾我一感應到,隨時會給妳們指引正確的方向!』

  「也是,不過最好快一點……」

  諸羽緊拉著禮花前進,看著週遭不是穿著曝露拉客的坐檯公主,就是有奇怪成年人出入的賣店和遊樂場。

  「雖然憑我們的力量,可以收拾掉來襲的家伙,但也該省點力氣……」

  「欸,諸羽,真的不能把朝美……送回家嗎?」

  「啊?」以一種以為自己聽錯口氣的諸羽以嫌惡聲回應禮花。「妳是不是燒壞腦子了?主任那樣子妳也看到了!」

  「可是,其實還是好好談談比較──」

  「哎呀,是兩個可愛的小妹妹啊!」

  充滿磁性、做作又黏膩的腔調,還沒反應過來的瞬間,禮花和諸羽以為碰上了奇怪的尋歡客,

  但一個濃妝豔抹、長髮盤旋,外加長滿鬍渣的長下巴的女性,讓兩人心臟凍結。

  「要不要來我們店喝茶?喝一杯嘛!店內的姐妹都會好好疼愛妳們喔!」

  「不……」兩人從內心吶喊。「不要啊!!!!」


  鋼琴後的小角落,是朝美現在唯一可以躲藏的地方。

  因為店內四週的桌椅到吧台,己乎都被破壞殆盡。

  這次,不僅僅是深支這夥人,甚至還聯合了他們所直屬帶隊的成年幹部。

  「嗚……」被整個人摔到角落的老闆,扶著被打出血的鼻梁。

  「聽說你很照顧我們家小弟,很感謝嘛!」

  與其說,彈鋼琴是朝美唯一所能的回報,不如說她不能真正解決老闆的問題。

  隱藏在這條街上日益嚴重的問題。

  「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嘛,古川。」帶頭的男人,對老闆的骨盆再補一腳。「你在我們這邊也是老字號了,難免時間一久會忘掉某些規矩。」

  「規矩?」老闆苦中作樂。「老實說吧,你們老大是個重情義的人,還願意讓我隱身在這裡……你們這行的規矩早就被你們扭曲了。」

  「反正他們的時代也快結束,」幹部扭曲地笑著。「不久就是我們這些下屬出頭天的時候了。對吧?深支。」

  「是啊。」被點名的深支跟著冷笑。「之前竟敢讓那個工讀的對組裡最有前途的小弟我那麼難看……也太放縱了吧。」

  「還是不要扯了,深支。動手吧。」幹部命令著。「這家伙的臉都那麼難看了,再用刀劃幾下也沒影響吧──」

  不行!

  已經撐不到藍學長過來支援了!

  可是一被他們看到,留在這間酒吧的事絕對會被學校揭發──

  『比起行善,我的行為……更像贖罪吧。』

  伴隨那句話的表情,此時深刻浮現在朝美眼前。


  「哪來的資格說這種話!」

  衝到深支等人面前的朝美,將老闆傷痕累累的手臂扛起來。

  「這間店對老闆的意義,有多麼深重……深重到連重要的家人都不能相見…..」
  破口而出的聲響,迴繞整間店廳。

  「只知道以暴取勝的你們,別自以為了解老闆守護這個地方的心情!」

  說罷,朝美以自己都不相信的速度,將老闆從吧台後門迅速帶離。

  「喂……不是整人企劃吧。」其中一個染滿紅髮的女孩說。「那不是我們學校主任的女兒嗎?」

  「對啊!好像還是深支你們同班的……」「有意思!」

  深支的牙齒咬得極為用力。「把那個老頭和圓谷朝美……一起幹掉!」


  「呀!讓姐姐抱抱~~!」

  「妳看妳看!這女孩的臉好白嫩喔!」

  「真的耶!白拋拋、幼咪咪的~~」

  在炫麗的金黃舞燈下,禮花和諸羽的雙頰正被吧台內的酒家姐妹們不停磨蹭。

  『啊哈哈哈~~~』禮花頭上的髮夾也不忘墈油,不停擠壓舞女們的雙峰。

  「蝶野姐姐~~」諸羽正要將髮夾丟進酒杯時,旁邊的舞女對剛才將兩人帶來的人妖呼叫。「這兩個可愛的女孩能不能留在這裡工作呢?」

  「別開玩笑啦!」「可以的話我也想啊~~」

  名叫蝶野的人妖嘆著氣。「但看這兩位妹妹樣貌端正,肯定是年輕不知世事才會跑來一町目吧?這裡喝杯茶,姐姐我會叫計程車把妳們送回去喔!」

  「好像不是壞人耶,諸羽。」禮花悄聲說。

  「不要這麼輕易相信別人。」諸羽並未輕易卸除警戒。「我們是來這裡找人,不是遊蕩的。這位『姐姐』。」

  「不管是哪種,最近外面都不太適合活動喔!」蝶野憂惱地說。「『月葦組』的下層最近吸了妳們制服的那所學校學生,變本加厲猖獗呢!」

  「幫派?」

  「這間店因為受到老太夫人的關照,等於免死金牌的。如果有什麼需求,妳們小女孩這樣也不是辦法……」「姐姐!」

  負責坐檯的舞女突然進入包廂。「那些傢伙突然到這一帶鬧事了!」

  「什麼!才剛說完……」蝶野從黏人的姿態一轉為掌管大局的男性聲嗓。「不是說好互不侵犯嗎?到底在搞什麼──」

  黃色的鑽石,忽然從沉澱在酒杯汽水中的髮夾大力閃爍。

  「<闇>……」

  禮花的眉頭用力深皺。「出現了。」

  「什麼?海老原到附近了嗎?」諸羽急切詢問。

  「不對。」

  禮花精準判斷。「一大群人……一起被操縱了。」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