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1
GP 170

FILE.60 消失的少女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啊啊……俊子!』

  『錢尼先生!請不要怪我,我父母反對我和外國人結婚!』

  『沒關係!我們遠走高飛,一起到海的另一邊吧!』

  『啊!錢尼先生!』『俊子!』


  『嗚嗚……太感人了!』小學五年級的圓谷朝美在自家電視機前狂抽面紙。『他們兩人要一起私奔啊!』

  『這種事應該跟父母說清楚啊。』當時還在念幼稚園的弟弟則以中年人的口吻默默反駁。『太不負責任了。』

  『光彥你不懂!總有一天你也會離家出走的!』

  朝美開始天花亂墜地幻想。『啊啊!迫於現實與無奈而離開家裡的男女!好棒!如果有朝一日我也是這樣──』






  我現才真的懂了。

  被逼得走投無路,茫然中感受的盡是絕望。

  只是我想不起來,當初憧憬的到底是拋下一切,還是被剝奪一切。



───Pandore Coeur

FILE.60 消失的少女



  「好吵……」

  肌膚感覺得到屋裡的窒悶,朝美被小房間外的摩擦聲吵醒。

  她起床開門探看,看到的是被白日的光照透的酒吧,

  以及酒保裝的背影打水拖地的景象。

  「醒來了嗎?」

  注意到朝美甦醒的老闆,走近向她問候。

  酒保老闆臉上醒目的傷疤,讓朝美驚醒到快速釐清眼前的狀況。

  「我……昨天……」

  「哭得很慘,非常誠摯地拜託我讓妳留在這裡。」

  老闆走進櫃台,打開烤箱。「三明治要燻雞還是鮪魚?」

  「呃……?」

  面對老闆完全沒有警戒的善意,朝美花了些許反應時間。「……鮪魚好了。」


  「深支,深支同學!」

  帝丹中學一年A班的晨會上,很想把這行跳過去的禮花,沒什麼耐性地把這個姓叫完。

  ……又和撞球社那些人去鬼混了吧,禮花心想。

  雖然該社團在各班翹課情況有嚴重的趨勢,但社團的問題還是該由學校控管。

  「那麼圓谷,圓谷朝美同學來了嗎?」

  雖然是好友,講台上的禮花還是禮貌性地敬稱,面對著空無一人的座位。

  「橙井,妳沒聽說嗎?」旁邊的班導提醒。「圓谷失蹤了。」

  「啊?」禮花和台下的諸羽震驚。「怎麼回事!?」

  「昨天她在學校似乎發生了一些事,被送到保健室......後來圓谷主任去見她後,她不知為何從窗戶爬出去,整晚沒回家。很有可能需要報警。」

  「該不會和撞球社那些傢伙一樣,跑去遊蕩了吧?」班上幾個因為主任不喜歡朝美的同學如此批評。

  「不!怎麼會有......」「不會有那種事的!」

  棒球社的男同學們此刻卻意外大力支援。「圓谷一直都很努力培我們練習,又忙著音樂比賽,她不會像撞球社那樣鬼混墮落!」

  「誰知道?那個主任把她逼得狗急跳牆,最好就這樣子離家出走不回來好了。」

  「你們真是夠了!不要再針對朝美作無謂的猜--」「橙井同學和鐵同學,在嗎?」

  進入A班教室的,是棒球社社長,黃瀨美苗。

  「隊長!」「美苗學姐,你知道朝美發生--」

  衝上前的朝美和諸羽,卻被站在美苗身後的主任,給硬生攔下。


  「什麼都不能說?」

  咬著三明治,默默閱讀老闆從信箱收來的早報的朝美,聽到老闆對她的第一個問題。

  「我,我是......」

  「難言之隱的話也不用勉強,因為曾經流浪來到我這酒吧避難的,也不在少數。有時候是翹家不知世事的年輕小夥子,但妳怎麼都不像那種樣子。」

  「不在少數?」引起好奇的朝美,漸漸對被恐怖傷疤覆蓋的老闆降低戒心。「他們後來都去哪裡了呢?」

  「不一定。」老闆邊擦酒杯邊說。「如果是被人追趕,我會把他們藏好並連絡警察,大大部分都是自己離開的。」

  「自己離開?」

  「這裡是個過渡,讓他們想清楚下一步要怎麼做。」接著,老闆為朝美遞上一杯柳橙汁。「有的不知道去哪裡,有的,現在也不在了。」

  不在了。

  朝美頓時才意識到,杯戶一町目是怎麼樣的地方。

  貧與富,與生死都是稍縱即逝地轉換。

  但這個人在這種環境,不畏懼這些開了這架保護傘。

  「為什麼,老闆您會在這裡開這樣的店?」

  此時的老闆望著玻璃外河水閃爍的晨光,簡單地給予回答。

  「......因為是過來人。」

  喝盡最後一滴果汁的同時,老闆卸下背心準備走進房間。

  「要,要休息了?」

  「我可是經營日夜顛倒的行業,妳這作息正常中規中矩的學生,在這酒吧白天的時間可是無所是事的。」

  老闆提醒。「能陪妳的,只有那架小電視和報紙而已。也奉勸妳最好不要隨便出去閒晃,別忘記這裡是什麼地方。」

  「呃,我......我當然不會出去!」

  「那麼,小女孩,『早安』。」

  一個人留在空曠酒吧,果真如老闆說,除了看那架電是真的不知該做什麼。

  「乾脆我也繼續進去睡嗎......」這麼想著的朝美,注意到酒吧角落被布巾覆蓋的,如櫃子般大小的物體。

  熟悉感突然上升的朝美,掀開布蓋一看,果然如她所料。

  是架具有歷史的踏板鋼琴。

  「好舊,但保存得真好......」

  瞬間,朝美想起她的母親,以及鋼琴大賽的事。

  她不願回想,但手指還是不由自主碰觸琴鍵。

  觸碰的瞬間,清脆的琴聲令她生出驚喜。


  如果,沒有音樂比賽,也沒有母親的命令,

  她是不是能像這樣單純地觸碰著鋼琴?


  「就說了,她沒在我們家嘛!」

  被帶進輔導室的禮花與諸羽、棒球社社長美苗,面對主任的質詢。

  「不管妳們是不是在說謊,」主任沒多予理會禮花的辯解。「不得已要將到警局申報失蹤時,警方會親自去查證妳們話語真偽的。」
  
  「雖然不知道怎麼了......但圓谷同學就這樣消失,我們也很心急啊!不是只有主任而已啊。」美苗也跟著幫腔。

  「妳們沒有說這種話的資格。」

  主任級為冷酷的語氣,讓禮花不自覺毛骨悚然。

  「從情況來看是朝美自己失蹤的。那孩子這陣子以來變得那麼奇怪,不專心準備念書和比賽,還分心浪費時間在棒球上。以為我不知道是妳們暗中教唆她的嗎?」

  「我們根本沒故意這麼做!主任!」

  「就算不是故意,也很明顯妳們沒弄清楚狀況。」主任繼續說。「朝美和妳們不同,需要花時間致力在鋼琴上。是妳們讓那孩子變得不倚不正--這是事實。」

  「對。我們確實改變了她。」

  從今天進來就故意不擺好臉色的諸羽,開始對主任正面對話。

  「但是,我們從來不會希望她放棄努力和成就、甚至落到失蹤的地步!」

  「妳們還只是孩子,根本不懂什麼是現在該努力、重視的事情。不等到出社會,怎麼會知道我們做父母的事怎麼用心良苦......」

  「不。唯獨朝美,她比誰都清楚。」

  諸羽肯定的語氣,讓主任的訓詞赫然停頓。

  「正是因為她清楚,她才會像這樣子選擇離開。」諸羽起身走向教室外。

  「等一下!我話還沒說完--」「妳應該不會希望耽誤我們上課太久,對吧,主任?」

  表態強硬的諸羽使眼色,禮花和美苗也只好起身敬禮離開。
  
  「主任。」

  最後離開的禮花,還是以善意的語氣留下最後一句話。

  「朝美回來以後,希望妳能認真聽她說,離開的理由。」

  留在輔導室一人的主任,此刻,只有焦慮地看著時鐘,等待申報失蹤的時間到來。


  『哇塞~~那個女魔頭還真不是普通恐怖呀!』在外人面前保持沉默的髮夾,馬上不吐不快地把想法宣洩出來。

  「這樣不行。」氣憤的諸羽打量著。「朝美絕對是因為主任離家出走的,就算在外面沒發生事情,被主任逮回來一定更糟!」
  
  「如果......主任能了解朝美的想法,就好了。」沉住氣的禮花憂慮。「到底該怎麼辦?」

  「這還用說嗎。」
  
  諸羽的拳掌用力摩擦。「比警察和主任早一步--找到朝美。」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