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56

FILE.56 CLOVER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苜蓿,豆科多年生植物。

  江戶時代是荷蘭貨運船用做包裝戶物的物料,所以又被日本人稱作「詰草」。

  據說,有四片葉的苜蓿草,可以帶來幸福──




  流動的憎恨沒有形狀,漂流的孤獨找不到蹤跡,任何未來的希望都取決於心!

  唯一解救世界的是外表看似青春洋溢的女子中學生,魔力卻過於常人的潘朵拉之心

───Pandore Coeur

FILE.56  CLOVER




  「所以沒人異議的話,三葉草會列入窗台盆栽的種植選單中。」

  禮花向著黑板,寫上班會表決的結果。「園藝股長,還有事嗎?」

  「最近,男生在外面打鬧弄破盆栽好幾次,無意義動用班費。」朝美站起來嚴正說道。「麻煩安分一點行不行?」

  當那幾個被視線集中的痞子型男同學無動於衷時,竹刀用力打中牆壁。

  「不說話?」最後面的諸羽站著說。「不說話是代表默認了吧。」

  「對對對對不起!我們不敢再犯了!」

  「那麼,」禮花如判官做出審決。「麻煩你們好好協助園藝股長整理心花圃。」

  台上的禮花對諸羽會心一笑,不過沒人發現級任的班導也嚇到腿軟。


  「這學期換禮花當班長果然是正確的選擇。」

  「诶?」班會結束後,收拾教室的禮花聽著朝美的感言。

  「我沒辦法很平心靜氣去對那些男生說教,妳和諸羽比我有用多了。」

  「他們也不可能怕妳吧。」諸羽暗諷說。「主任的女兒又惹得起。」

  「不過真的很傷腦筋呢,盆栽持續被弄破。」

  禮花的視線移往位在一樓的教室花圃外,緊鄰著學校的球場。

  「棒球這種破壞性的運動,說真的不能全怪他們。」

  「喂!不是說要來收拾幫忙嗎!」諸羽探出窗以木刀恐嚇。

  「抱歉!今天練習會很晚,什麼都等明天早上吧!」其中一人很誠懇地道歉。

  「真是!一天到晚拿社團當藉口還能做什麼?」

  諸羽以眼角餘光冷殺男生時,忽然對手錶大叫。「啊!劍道社的練習--抱歉!先走一步了!」

  『真矛盾。』

  禮花招手笑別時,髮夾刻意背著吐槽。『她在社團的時間分明比誰都多吧。』

  「不過,有社團的生活看起來真的很快樂呢,」禮花聳肩想著。「和我們這些回家社生活完全不同。是吧?朝美……」

  那幾分鐘間,禮花發現,朝美的視線一直集中在窗外。

  集中在剛才那些在棒球場練習的同學身上。

  「今天下午鋼琴教師也會去朝美家吧?」

  在禮花無意的提醒中跳出發呆。「啊!對對對!」

  「聽說校際發表會就要到了,要好好努力喔。」

  朝美笑著提起書包,但離開前,她忍不住多朝球場再看一眼。

  看著那些她向來相處不來的男同學,揮灑汗水與球棒的樣子。


  「我回來了。」

  在東京灣帶還算不錯的米花中上級商階住宅區,圓谷家是其中一個。

  「喔,回來得正好。」矮朝美一截的男孩應門。「幫我看不會的題目吧。」

  「又是那些莫名其妙的高年級科學應用題?」朝美垮著腰嘆氣。「沒有像正常小學男孩子的興趣嗎?光彥。」

  「什麼啊,知識的探究是沒有疆界的啊。」弟弟光彥將朝美拉進房間。「何況這也是爸爸在大學的專門啊。」

  「呃、也沒錯啦……」

  隨意要坐在床邊的朝美,注意到一起掛在壁櫥上的物品。

  短小的玩具球棒和手套。

  「爸升任教授之前,記得也是常帶我們去球場的。」

  「有這麼回事呢。」光彥說。「爸爸那時花很多時間在我們上。」

  「只有你才對吧。」朝美開始看弟弟不會的題目。「我只是陪空的,棒球通常是培養父子感情的玩意。」

  「可是記得姐那時候也玩得不亦樂──」「光彥,我不是教過砂岩的特性嗎?」

  「诶?有嗎?」朝美將弟弟拉回習題上。「這個問題不是在談論海水侵蝕?」

  「不,所以侵蝕會和質地差異產生關聯……」

  「有人在家嗎?」

  「來了。」朝美下樓應門。「連城學長。」

  「令堂還沒回家嗎?」拜訪的青年抽出提袋的琴譜。「在她回來前,先看一下這次發表會的事。指定曲想好了嗎?」

  「呃……算是吧。」朝美拿不定主意地說。「想來想去,還是想試試看李斯特的森林練習曲……」

  「很少人會挑的高階曲目……但妳平時練習不錯,挑戰是可以的。」

  鋼琴家教替朝美指點彈奏時,心裡還是在意著偶然掀起的回憶。

  原來,棒球不是她從未接觸過的東西。

  但她沒有多想,斷定那只是和她永遠無關的事物。


  「Si、Si、Fa~、Si、Si、Fa~」

  隔日同時間最後一堂課,朝美彈奏著音樂教室的鋼琴。

  學校並不會教鋼琴,而是她被指定為中音直笛練習彈奏背景曲目。

  「很好,這樣就可以了。」音樂教師拍手喝止。「圓谷,今天也麻煩妳了。」

  「不會……」「喔!練習了練習了!」

  同樣那票男孩子衝出教室,不到幾秒就出現在朝美從二樓望出去的球場。

  「真是群沒教養的猴子。」諸羽今天也是拋出惡評。「不過打球倒是很團結。」

  「朝美,妳很在意他們嗎?」禮花突然問說。「每次都看妳注意他們練習。」

  「是她們太惹人厭了?還是……」『妳有中意哪一位嗎?朝美小妞~~』

  「別、別亂說!」朝美將指揮棒精準地K中髮夾。「我要打掃了!請盡早出去吧!」


  將朋友們趕出教室的朝美,背著關上教室門的瞬間,只感覺到心中的石頭。

  「我表現得……很在意他們啊?」

  同時映在朝美眼前的,是亮黑的大鋼琴與窗外鬧哄哄的球隊。

  「真是的,都要比賽了,我不可以再想那些有的沒的……」

  才正要把視線揮別窗外的朝美,突然留意到奇怪的景象。

  在校園角落外,有著原因不明的追逐情境。

  「那個是……」視力還算不錯的朝美眨眼,弄清追與被追的對象。

  追逐者是穿著校內制服的混混,被追逐者則是……

  提著皮箱、帶著奇怪眼鏡和陳舊剪裁西裝,怪裡怪氣的老紳士。

  「那是什麼……不會是校園暴力吧?」

  沒有通知強勁的諸羽、直覺想一探究進的朝美已經踏出樓梯了。


  「我說~~買一套嘛~~算你們特價喔~~」

  「死老頭!少管閒事!」追逐的少年們說。「什麼鬼推銷員啊!闖進學校,叫警衛把你帶走!」

  逐漸跑不動的老人蹲下喘氣,在那群不良學生一擁而上之際,

  被一雙手拉進旁邊的儲藏室。

  「怪了!那個老頭怎麼不見了?」東看西找的少年們自討沒趣地走人。「下次再看到一定要讓他好看!」


  「謝謝妳啊……小姑娘。」

  被朝美相救的老人感謝說。「差點就被那些沒禮貌的年輕人給宰了。」

  「撞球社那些人是我們學校著名的混混,」

  朝美解釋說。「米花和綠台國中的撞球社很有名,但這裡完全是掛名的……你推銷也沒用。而且不管怎麼說本校是禁止推銷的啊,你到底是怎麼進──」

  「妳有想要的東西嗎?」

  還沒回答完朝美的問題,老人先發制人搬丟出感謝的問候。

  「本店能提供所有最好的運動用品,為了答謝妳,只要妳說一聲……」

  「那個,我不是為了要東西才救……」

  「最近剛好有的珍貴的二手──球棒,也可以給妳。」


  那個剎那,被心底的影子有機可乘地牽住鼻子的朝美,

  連自己都驚訝地、輕易地答應下去。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