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1
GP 156

FILE.54 自我的軌跡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如果,純粹是如果,

  如果回到那時候,一樣在人群來往的商店街中,望見被遺留在路邊的鑽石徽章──知道會變成現在這樣,

  她再會做出相同的選擇嗎?


───Pandore Coeur

FILE.54  自我的軌跡


  「三十郎!注意!」

  「!」制止沒多久的藤江再次爬起,雙臂猛烈朝三十郎持續撞擊。

  「
鋼刃護罩!」接著在紫色迷霧中現身的禮子,以強力的金屬將藤江團團圍住。

  「好!」三十郎將木刀對準藤江。「這下你無處可逃了!」

  「不行!不要傷害他!」

  惠子的呼喊中,失去注意力的禮子等人讓好不容易制伏的藤江再次逃出。

  「糟糕!」四肢著地的藤江朝樓梯向上方向逃走,三十郎則轉頭怒視惠子。「妳怎麼搞的!差一點就可以把那個被控制的傢伙……」

  「藤江同學也很痛苦,不可以再讓他受傷害了!」

  惠子毫不猶豫地追上直衝,她那瞬間的氣勢讓禮子等人深深吃驚。

  沒錯!

  不可以再傷害下去了!


  衝至平日無人的頂樓,強而有力的紫色嵐氣卻幾乎將上來的惠子差點刮走。

  「你也是來取笑我的吧!!!!」

  抱著頭在樓頂嘶吼的藤江,也不留情地對惠子出手。

  「惠子!」禮子等人趕上來之際,原以為惠子也要就這樣被打飛,

  但後腳絆倒的藤江撲了個空,撞破惠子正後方的頂樓圍籬。「藤江同學!?」

  就在藤江要從五層樓高空中墜落之時,惠子率先將藤江的右手抓緊。

  但說實話,憑原本藤江體重加上潘朵拉影響膨脹,惠子這個弱女子就算卯足全力也根本支撐不下。

 「放開我!!!」藤江持續嘶吼。「讓我死!讓我和叔叔在一起!讓我們都不要聽到任何人的嘲笑辱罵───」

  「為什麼,還是會走上絕路呢?」

  惠子簡單的問題,制止了藤江的哀嚎。

  「……『認清自己才不會走上絕路』,這是藤江同學說過的……」

  壓抑拉住藤江手臂的疼痛,惠子仍硬撐著傾訴。

  「但是一直悶在心底不表露任何痛苦、害怕失敗挫折更封閉自己,同樣什麼都得不到,而且心理的傷只會更重──」

  因為自己也是。

  因為自己選擇不坦白率直,選擇悶不吭聲承受所有創傷,才無法踏出第一步。

  不能留住自己重視的人事物,根本是自找的。

  「所以不會讓你傷害了,」

  惠子用盡最後的鼻息作最後的吶喊。「不會再讓你傷害自己了!」



  粉紅色的光芒,不合常理地從徽章上的藍灰色鑽石邊緣洩漏出來。

  隨著輕微的碎裂聲,鑽石的表面逐漸支離破碎,並完全剝落。

  光芒終於傾瀉而出,並露出鑽石的新顏色,

  那如春季中紛飛、散落花瓣的粉紅鑽石,在惠子的胸口閃爍。

  「那……那難道是──」

  鬆開手的惠子,在粉紅光芒中逐漸飄浮,嘴唇在下意識中擺動。

  「
蜜桃清風──」

  桃花花瓣,在以樓頂為中心刮起的為風中飄颺。

  舒服甜美的水蜜桃香氣,使得在風中搖盪的藤江舒緩平靜。

  好舒服、

  好像以前,被叔叔疼愛的溫柔──

  「
風之心,是溫柔的象徵、」單膝跪下的惠子,以祈禱的姿勢淨化。「以潘朵拉之名,將內心的陰影化為溫柔的光芒──


  花瓣散落開,恢復原狀的藤江安穩橫躺在地板上。

  「藤江!」禮吾上前照護藤江確認無恙。「桃井!妳辦到了!」

  「啊……?」一直處於無意識狀態的惠子,完全不記得剛才的自己。「我?」

  「受到"風神"所詛咒的潘朵拉,暴戾的屬性被改變了。」紅子上前說。「對持有者強力認同而自行轉換,實在是很罕見的例子。」

  「也就是說……我──」盯著徽章已經變化為粉紅鑽石的惠子,開始理解不可置信的真實並喜極而泣。「我終於也是──」



  「又……又踢進去了!」

  圍觀的眾正規隊員,看著連續射進球門指定區域,個個下巴鬆垮。

  「怎樣,我不是亂蓋吧!」禮吾拍著胸脯說。「藤江是苦練就有代價的人喔!」

  「那個胖子藤江竟然……是世界末日到了嗎?」

  「不是,」隊長土入站出來說話。「代表我們正規的要多加緊練習了!」

  「好了,履行承諾吧!」禮吾將藤江推到土入前面。「藤江以後就是我們的後補了!」

  「哼,我不是說過為了那個女人而來的傢伙都不是真──」

  「紅子同學,我喜歡妳。」「很抱歉,我不接受。」

  藤江跑到旁邊和女經理短短三秒鐘的對話後,馬上就笑著臉回到土入面前。「這、這樣就不算為她而來了吧?」

  「好~~啦!拿你這胖子沒轍!」「好啦!明天下午大夥去紅茶店,當作藤江的迎新會吧!」

  看著藤江融入球隊中的畫面,在球場上席作觀候的惠子深深祝福著。

  「太好了呢,藤江同學。」

  「真奇怪,昨天下午怎麼莫名其妙,大家都昏過去了。」

  坐在繪子旁的快斗不解地說,再鄰座的青子又補充。「聽說是瓦斯外洩,總計得好像發生過什麼事卻都不記得……」

  「呃嗯……」惠子不可以說,是紅子開了喪失記憶法陣。「不過球隊的學長都好寬容,都不介意藤江他叔叔的事……」

  「那個啊,已經證實是假的了。」

  聽到快斗簡單的回應,惠子不禁打了個驚嘆號。

  「白馬那傢伙向山田他們很鄭重地澄清,說什麼是他誤信出紕漏的資料,那起自殺案和藤江叔叔和什麼偶像沖野洋子都沒關係。」

  「對啊,白馬同學會為藤江那樣道歉,還真難得。」

  惠子驚訝著白馬所作的彌補時,青子又補上一句。

  「對了,白馬同學昨晚打電話來說,他要提早到明天早上回國了。」

  「耶?」「他中午就離開學校,準備行李了吧。」

  「班……」惠子向青子開口直問。「班機是什麼時候!」


  凝望著新東京機場外飄颺的白雲,與前幾次往返於倫敦間一樣晴朗。

  但這次歸來,他深感到一種全然的不同。

  自己所抱持的那份自信和價值觀被徹底扭轉,被那麼不經意的存在。

  「白馬同學!」

  似乎是奔跑過來的關係,白馬回頭所見的惠子蹲著腰氣喘吁吁。

  青子、紅子、禮吾及快斗等同班同學,也在後面緊接過來。

  「……桃井。」

  對方首次呼喚自己的名字,惠子的驚異非同以往。

  「為什麼……要再對大家說是自己的錯?」

  惠子掏出心底最在意的事。「又這樣對班上不告而別……」

  「因為我實在沒有臉再見藤江。」

  白馬的視線移轉到藤江上。「你很恨我吧。」

  「前天在學校昏倒時,大家都既不清楚發生過什麼事,不過桃井和橙井說我神智不清下有打過你吧。」藤江摸著頭笑說。「反倒是我要道歉。」

  「我在態度上欠你的,比你想像中還多不是嗎。」白馬自嘲。「把警視廳的隱密資料掏出來,昨晚向家裡的婆婆坦白後被罵到差點耳聾了呢。」

  「既然誰也不欠誰,就重新開始吧。」

  禮吾站出來,將白馬與藤江的手交疊。「下次回來時,藤江肯定會成為我們球隊的核心,到時候你要目不轉睛看著他啊!」「橙井!」

  「哈哈,我很期待喔。」

  「白馬少爺!差不多是時候了!」

  海關前的僕役要將白馬招走前,白馬已依個動作取代告別,

  轉身蹲下腰,在惠子手背留下『紳士』之吻。

  「啊啊……诶诶诶诶!!???」

  「我得謝謝妳,」白馬抬望惠子。「是妳那一掌讓我從現實中清醒。」

  「那、那沒什麼,是我那時候太激動、實話實說罷了……」

  「希望下次見到妳時,」白馬起身。「有幸到咖啡店聊聊嗎?」

  白馬提出的邀約,在後面的青子本以為惠子會婉約答應時,

  「──如果你能完全矯正那紈褲子弟德行的話。」

  惠子那跌破他人眼鏡的耿直回答後,白馬笑著允諾。

  「這個約定,我會實現的。」



  從廣大玻璃遙望升起的飛機,惠子撫摸著胸口的鑽石徽章。

  她知道,逼使自己認清,遠比不過現在改變自己的美好。

  為了持續白馬的承諾,她會繼續下去。

  「惠子,很抱歉這段時間冷落妳這麼久,」

  青子領著後面的同學們問。「要和大家一起去喝茶逛街嗎?」


  沒有別的答案,惠子轉身朝招手的友誼前進。「來了!」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