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156

FILE.53 藤紫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怎麼會!

  我明明,沒有和任何人說過!

  就算是桃井也不可能查那麼清楚!

  不論怎麼樣,一切都完了!

  永遠別想出現在班上,永遠不能在大眾面前抬頭──

  「那就破壞殆盡吧。」

  在校內焚化地角落縮成一團顫抖的藤江,聽到有人靠近更加防衛地躲避。

  「既然你內心這麼恐懼絕望,我就達成你的期望。」

  聲音聽來不像校內的學生,藤江緩緩抬起頭,

  只注意到靠近的女人左耳上,那閃耀加深內心恐懼的紫色鑽石。

  「
闇之心、是絕望的象徵……」女人的耳語,不停從藤江的耳植入內心深處。「以潘朵拉之名,將內心的希望化為絕望的黑暗──


───Pandore Coeur

FILE.53 藤紫



  「找到藤江了嗎?」

  禮吾與青子、快斗會合在走廊上,而兩人都只有搖頭。

  「到底跑哪去了……說那麼傷人的話,他們真是有夠過分的。」

  「藤江同學他……要是跑去自殺……」青子緊張地冒出冷汗。

  「不要這麼悲觀!」快斗拉起青子的手繼續奔走。「禮吾!你去看看之前帶藤江到過的球場什麼的!」

  「知道啦!」


  肌膚白皙的褐髮少年,在新聞社的剪報室,看著年初的社會新聞。

  當他卻興地對那起自殺案微笑時,少女衝進教室。

  「……是妳?」

  「為什麼……」被逼緊的惠子質問。「要做那種事?」

  「那種事是哪種事?」

  像什麼都沒發生過的白馬,一臉自然面對著惠子。「保健室緊鄰著體育館,又不是密閉空間,聽不聽是我的自由。」

  「怎麼這樣,那可是藤江同學不想讓任何人知道的……」

  「不知道不代表沒發生過,這是在警界幾十年來的父親告誡我的。」白馬回應。「與其貪生怕死一輩子,不如幫他了斷。」

  「所以你就動用父親的關係把他的事全都調查出來?可是現在班上──」

  「所以我才好奇會怎麼樣呢。」

  白馬的語氣,聽得出他自己所堅信的理由。「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橙井禮吾那個和我一樣具知名度的高中生,會和他那種無名小卒混在一起。」

  「诶……?」

  「應該要感謝我吧,」白馬此時的笑容,讓惠子的視線越來越扭曲。「這麼一來,他就有那個名聲如願去接受橙井禮吾的幫助──」

  沒有任何猶豫的掌聲,在靜謐的走廊間響起。

  訝異的白馬撫摸臉上的擊痕,出手的惠子則凝視著地板。

  「在你的眼裡,只有名聲才是一切,什麼都不重要。」

  惠子顫抖著,把她對白馬所有負面的想法一吐而出。

  「和我一樣心情的藤江同學……用多麼痛苦無奈的心情面對叔叔的死亡……抱著什麼想法把這個秘密告訴我……還有抱著什麼意念繼續活著……在你的耳裡什麼都聽不進去──」

  她終於,有勇氣對白馬全部說出來。

  「你為什麼就是不能試著了解身邊的人!


  緊繃臨界的剎那,走廊和教室的玻璃窗瞬間全部破裂。

  「!?」惠子與白馬探出頭來,一股不明的暗紫色濃霧瀰漫校園四周。「怎麼回事!」

  緊接在不明像之後,隨即對面大樓的教室發出連連慘叫。

  「那是──我們那邊的教室!」


  「今天回來這麼早啊?」

  騎著單車抵達公寓入口的禮子,偶見同時間歸來的三十郎。「道場順利吧。」

  「哼!一群不懂敬老尊賢的小鬼,又背著我說原本的我的壞話!」

  「所以你之前的時候都沒人這麼說嗎?」禮子思考。「是不是證明現在的你很有親和力。」

  「親和力?殺人見血的劍士之路需要那種東西嗎!太天真了!」

  「是是是,總之你孫女沒意見就──」

  戒指久違地發出警訊,剛跨腳下來的禮子又騎回單車上。

  「三十郎!你有空嗎?」禮子呼喊。「又有人被操縱了!」

  「啥?」三十郎跟著跨上去,兩人火速朝目標騎奔。

  「奇怪了,這方向好像很熟悉……」

  騎過市中心的橋墩,禮子俯下注視到下坡上的江古田高中。「難不成……」


  「咳!咳咳咳!」

  惠子與白馬,僅僅兩人在走廊上行走。

  不是學生們已經逃難,而是幾乎都倒落在走廊之上。

  「到底發生什麼事?難道是發生中毒情形……」

  「不,是被攻擊的。」白馬蹲下探看昏卻的同學。「有些人的頭部撞到牆壁。」

  詭異的氣氛,讓惠子想起在車站前廣場發生的事。「難道──」

  在查驗同學的傷痕時,黑影從惠子正後方的教室竄出。

  「白馬同學!小心!」

  白馬躲開的同時,膨脹到大得不像話肉拳撞碎正後方的牆壁。

  惠子瞪著黑影看,儘管身體扭曲變形得魁梧畸形,從僅存的鴨莊羽身框眼鏡仍能看出是誰。「……藤江同學?」

  「喝~~啊!」

  雙眼腥紅的藤江朝惠子與白馬揮動身體,猛獸般的攻擊型態讓他們明白所有人一一倒下的理由。

  「藤江同學!是我!快醒醒啊!」

  「為什麼啊!」藤江張裂的嘴咆嘯著。「為什麼我的人生注定被踐踏啊!」

  聽到這句話震懾的,是白馬。

  「為什麼!叔叔也是,始終受人家欺凌還不得好死!我也是嗎!永遠只有不幸降臨在我身上~~!」

  「不是這樣的!藤江同學!不是你的──」

  「是我不對!」

  江惠子擋在後面,白馬拋開恐懼正視著藤江的目光。

  「沒有顧慮別人感受,還自以為是接人瘡疤當作正義……我這種人最該恨!」

  「白馬同學!現在不說這種話的……」

  還不及惠子阻止,白馬已經被藤江的重拳擊至牆角。「啊!」

  白馬撐起身子,不管差點脫臼的肩膀與染血的面頰,繼續面對藤江。

  當然,凌虐並不會就此停止,惠子愣著眼看白馬無數次地撞擊。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白馬無數次持續的道歉中,最後一擊將他整個人撞毀窗戶,騰空飛出──

  「白馬同學!!!!!」

  「偉大的飛行魔神蓋因啊,請求您將所有人送離殺戮吧!

  走廊彼端的紅色光芒隨著符咒碎紙飛來,被附著的所有昏迷同學包含白馬都不可思議地消失。

  「
火焰拳!

  飛出的赤火則燒過藤江的衣襟,讓他驚叫連連。

  「沒事吧!桃井!」趕過來的紅子與禮吾呼叫。「妳也快點逃吧!」

  「啊……」「你們!全都瞧不起我吧!」

  藤江的眼紅得比剛才更變本加厲,靜對沒有招惹他的紅子與禮吾進行攻擊。

  「什麼都毀滅!什麼人都不在,這樣就不用再受到旁人冷眼──」

  「現在的年輕人聽說都叫什麼『香蕉族』還真沒錯啊。」


  從藤江頸部飛過的木刀,瞬間就將肥重的他完全壓制在地板上。

  危急時分間出現出現青色褲裙的劍服青年,惠子瞬間不由得脫出一個字詞。

  「……武士?」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