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0
GP 155

FILE.52 箝口結舌的秘密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面!面!側!」

  從這一週前,劍家道場原本老桑的教導聲嗓,換成了年輕人澎派的聲音。

  「好!今天留到這裡!」三十郎呼喊。「剩下需要做比賽個別加強的,等道子姐姐回來後再繼續!」

  「這個新來的老師好酷喔,」三十郎脫下防具時,無意間聽到學生們的議論。「不像以前那個老芋仔兇巴巴~~」

  「對啊對啊!一定是罵人罵太兇,才會體力不支不得不來上課~~」

  「喔,不代表我不會兇巴巴喔~~」

  兩位小學生恐懼地轉頭,年輕的三十郎如厲鬼般凝視。「給我再揮一百下!」

  「嗚啊~~!」在學生泣不成聲同時,三十郎側著臉暗自憂鬱。

  「老子我以前……有這麼糟嗎?」

───Pandore Coeur

FILE.52 箝口結舌的秘密



  「等一下,也是要和白馬同學出去嗎?」

  「啊?啊呃……」下課才剛鐘響,惠子的第一句話就看破青子內心。

  「對不起,原本說改成今天要跟妳去逛街的,但今天必須去拿上次和白馬同學在洋裁店訂做的衣服……真的很抱歉」

  「沒關係啊。」

  惠子反應冷淡,拿起書包就直接要向教室外走。

  「那、那個──」青子向前試圖澄清。「希望妳不要想偏,指是因為白馬同學對我多照顧了些,所以我才──」

  「對,」踏出教室的惠子面對外面,說出她一直隱藏的真心話。「不論妳和白馬同學,彼此內心的份量永遠大過我。」

  說罷,她頭也不回地奔離學校。

  「惠子!」


  不知道跑了多久,她終於氣喘不支地蹲在路草叢生的柏油路邊。

  絕望之餘,她終於對自己至今最信任的朋友說出這句真心話。

  但白馬、潘朵拉等等的出現,讓她的理智與努力維持現狀的精神漸漸潰堤。

  曾經以為白馬的離開或潘朵拉的消失就是結束,但聽到藤江那段陳述,她終於確立那些都是在欺騙自己。

  因為,正是自己把自己逼到現在的樣子。

  「我該怎麼做……?」以雙膝蓋住臉節的惠子,朝著制服裙子內哭泣。「才能……把那些煩憂的事情拋到九霄雲外……」


  『Amazing grace ! How sweet the sound……

  陷入絕望中的惠子,耳畔邊突然竄境某種聲嗓。

  令人極為舒適放鬆的喉音。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

  被聲音吸引抬起頭的惠子,才發現自己駐足在附近米花川的河堤邊。

  河的對岸,佇立著一位長髮飄揚的女子,貌似是哪個唱團的女高音。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清澈的聲音在夕陽間,像讓惠子是迴盪在天堂景致一般舒暢。

  「是『奇異恩典』吧,那個人唱得很好呀。」

  惠子抬頭,一名騎著單車的短髮眼鏡女性,與自己同樣面向河面的夕陽。

  「啊,妳就是禮吾班上的桃井惠子沒錯吧?」試圖換上兼談心對象的長輩的口吻,禮子示出善意。「可以聊一下嗎?」

  「抱歉,我現在不想和別人──」

  她馬上注意到,那個人手上有和夕陽一樣染上金橙色的鑽戒。「潘朵拉……」



  「什麼都……無能為力嗎?」

  接收惠子沒傾訴過任何人的苦惱,與她一起坐在河堤的禮子點頭。

  「不論是誰,都有迷惑的時期吧。」禮子告誡。「儘管事事不順心,但要求太多,不是也很不實際嗎?」

  「但我很怕不只是這樣……」

  惠子抱著頭說。「白馬同學和潘朵拉,我不恨他們,但他們的存在更讓我覺得自己欠缺很多,而且不斷失去……」

  「失去才更懂得要極力爭取啊。」

  這句話,讓惠子抬頭正眼看著禮子。

  「我在妳這年幾時更不起眼,完全只是別人眼中的老土書呆子呢!不過不太一樣的是,我家父母很早往生,我高中時都只為了上穩定未來的大學而努力,妳那些問題我反而沒想過那麼多……」

  試圖找例子的禮子,對惠子提問。「是最好的朋友嗎?」

  「啊?」

  「那個叫青子的女孩,是不是妳最好的朋友?」

  不疑有他,惠子肯定地點頭。

  「我最好的朋友,被潘朵拉奪走了。」

  禮子冷不防說出的話,讓惠子完全鎮懾。

  「我得到潘朵拉完全基於偶然,說實在我甚至應該恨它的存在……不過,為了那個朋友,我才決定要繼續使用潘朵拉的力量。」

  原本只是單純想,得到潘朵拉去解決紛爭打擊惡人,

  卻不知道眼前有這麼個因它而失去的人,相形下的自己真的很膚淺。

  「……我果然還是沒資格。」惠子對著禮子失落。「不論是青子或潘朵拉……」

  「不,」禮子更正面地鼓勵。「妳更該好好把握他們,不論朋友或潘朵拉。總有一天他們會知道,妳才是在這裡守著他們、不離不棄的人。」

  「守著他們……真的可以嗎?」

  「我多少也算是個過來人,請相信我吧。」

  禮子騎回單車上。「禮花差不多已經做飯,我得回去了。下次見!」

  看著禮子在夕陽中離去,惠子逐漸感覺,那樣乍看不出色醒目的人也可以過得很自在積極。

  終於開始感覺,自己心底有什麼決定在醞釀。


  「要交給我們?」

  放學時分,主動過來說話的惠子第一句話就是這樣,讓紅子與禮吾十分吃驚。

  「小泉同學有說過……就算不交出來,這個鑽石也會落到別人手中吧?」惠子掏出徽章。「我想知道它的持有者是什麼樣的人。」

  「沒問題嗎?」紅子問。「不能成為潘朵拉之心的話。」

  「……沒關係了。」惠子搖頭。「因為承擔它,也是要背負和失去的。」

  「嘛,桃井沒事就好啦啊!」禮吾對貌似達成協議的惠子和紅子喲賀。「沒有持有者,但找到潘朵拉也是可喜可賀了!」

  「哼,隨你們高興──」

  「大消息!大消息啊!」

  拉開教室前門的班上男同學,對鄰近友好的死黨們呼喊。

  「新聞報導在偶像沖野洋子家自殺的人,是我們班藤江的叔叔!」

  當那句話竄入惠子腦海時,她那瞬間全身定格。

  「什麼什麼?那是什麼新聞、山田?」

  「就是今年年初那起不明原因的自殺案啊!案主就是沖野洋子喔!」

  「啊?自殺的人是那個胖子藤江的……」

  怎麼可能?

  如果是那件事,藤江同學不是只告訴過我嗎?

  「藤江同──」「咕啊啊啊啊啊啊啊!」

  臉色極為鐵青的藤江聽著同學間的流言蜚語,終於抱著頭衝出教室。

  「藤江同學!」惠子沒能來得急拉住藤江,但那些無情的同學仍然繼續說嘴。

  「果然,是那傢伙的叔叔,難怪會被偶像明星甩掉!哈!」

  「我說!妳們這些傢伙差不多點吧!」

  看不下去的快斗和青子上前,對嚼舌根的同學怒吼。「他又沒得罪你們。」

  「就是啊!那種沒根據的花邊消息,一定是有人故意亂傳的……」

  「才沒那回事咧!」

  山田交出捏在手上模糊的偵辦紀錄。「是白馬那傢伙剛才自己告訴我們的!」



  那不該聽見的名字,再次將惠子的雙眼壟罩在陰影下。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