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149

FILE.48 新的契約者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唷!大家早安──」

  這是橙井禮吾生平最平順的一天之一。

  早上打開教室拉門,從門縫蹦一連串彩帶瞬間火化為灰燼,

  接著飛進教室來幾隻白鴿,也從逐漸發燙的禮吾肩膀上夾著尾巴逃開。

  「哎呀呀~~」

  禮吾從口袋掏出銅板,丟到愣在一邊的同學身上。

  「下次要討債,麻煩別用這麼老套的方式可以嗎?」

───Pandore Coeur

FILE.48 新的契約者



  「第一次看到快斗的魔術被破解啊!」

  班上的女同學馬上對禮吾讚嘆。「也可以教教我怎麼治他嗎?」

  「青子!妳這是什麼意思啊!」

  「嗯,很抱歉,」得意的禮吾嘻笑迴避。「這是秘密喔。」


  「還真是如魚得水啊。」

  禮吾才回到座位,右後方的紅子看完經過並冷嘲說。「……把潘朵拉用在這種雞毛蒜皮的地方。」

  「嘿,物盡其用嘛!」禮吾擺首。「總比濫用或落到那些人手上好吧。」

  「『那些人』……啊。」

  「說到這個,之前在北海道的潘朵拉就這樣沒了嗎?」掏出第一堂課課本的禮吾邊問。「特地去那一趟就這麼浪費了。」

  「誰知道?必要的時候再見機……」

  「各位同學注意!」禮吾的班導師踏進教室。「『那位同學』回來了!」

  「诶?」

  引開禮吾與紅子目光的,是跟著進入教室那皮膚白皙、氣宇軒昂的少年。

  隨著週遭女同學浪潮般的歡呼和男生不滿的氛圍,僅只有平心靜氣的紅子與不知所云的禮吾兩人排除在外。「诶?诶诶诶?」

  「各位同學,我回來了。」少年直接在講台上宣示。「因為學校習修及家父的緣故,這次有幸又回到江古田來兩週,懇請各位同學能多加協助……」

  看到陌生的少年早已和女同學打成一片,禮吾只有向後面的紅子指點迷津。

  「白馬探,警視廳總監的獨生子,具有高智商的英裔混血、名遍整個倫敦的高中生偵探,又被譽為真人版福爾摩斯候補……」

  紅子如資料庫搬讀出少年的資歷。「──他上次歸國來寄讀江古田是你還在青少盃時的事。」

  「喔!這麼說難怪只有我不認得他……」

  禮吾思考半天歸納出另一個結論。「──不對啊,我在這裡的時間遠比他長,怎麼上次回來那些女生都沒這樣歡迎我?」

  「等級不同!你認了吧。」

  「小泉!妳在說什麼啊──」「橙井禮吾同學,是吧。」

  禮吾還在和紅子爭辯時,沒注意到那名少年已經來到背後。

  「在今年全國青少盃取得前鋒的地位,在倫敦留學時甚至還在『世界足球』上看到你的名字出現在英足協會訪談中……很榮幸在此與你見面。」

  「诶?哎呀呀,我沒你說得那麼崇高啦……」向來沒有什麼榮辱感的禮吾真的毫無知覺地否定。

  「我對你有興趣,」白馬自動靠到禮吾右方的空位。「就這段期間,我就來好好認識你吧。」

  「呃啊?是隨便你,不過好歹過問一下隔壁吧。」

  禮吾所說的,是白馬另一邊的鄰座女同學。「這邊OK嗎?桃井。」

  「啊……」發了一會呆的女同學,似乎也到現在才意識到白馬的存在。

  禮吾印象中的女同學桃井惠子,是個溫溫吐吐中規中矩的女孩。

  跟做事比較一板一眼又行事積極的大姊相較,她實在是沒那麼不討喜,而更正確來說她像是團體中的綠葉。

  「可,可以啊……」因此在她接受的同時,雖然其他女同學感到惋惜的同時卻也沒有多大反感。

  「那就多謝妳了。」

  只是就在白馬決定好座位的那天當中,桃井惠子與他並未再有任何對話。


  「拜託──請讓我入社!」

  下跪在練習球場社團辦公室外的制服少年,一再下跪哀求。

  而被他擋住去路的,是剛換好隊服入場的禮吾與球隊隊長。

  「那個……拜託你先起來好嗎?」

  雖然禮吾並沒有看不起對方,但他肥胖的身軀連蹲跪都難以進行的模樣,真的看了忍不住叫人不耐煩。

  「拜託!我真的很希望入社!不管打雜什麼我都願意!」

  「那個……我們這邊畢竟是正規的運動社團,需要的是有體力毅力的運動精神。」隊長勸說。「我知道你和橙井同班,但這樣怎麼說會給他困擾……」

  「我想……不用那麼小氣啦。對了!」

  禮吾想出了權宜之計。「這樣如何?明天早上上學前來球場集合,我來看你訓練後適不適合入社。就這麼說定可以嗎?藤江。」

  「可、可以嗎!」同班的藤江扶起歪掉的鏡框。「真的很謝謝你、橙井、那明天就麻煩你了!」

  看著拖肥胖身軀漫步離開的藤江,隊長有些佩服地望向禮吾。「你人也還真好,願意幫那種動機不純的傢伙。」

  「動機不純?」

  「自從她入社以來,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位拜託入社的人,當然都打發掉了。」

  隊長轉頭,所看的是正在社辦室納涼化妝的那位新經理。

  「也對,多虧小泉這麼受歡迎,我們才有機會增加成員不是嗎。」

  「這可是給我們正規軍帶來負擔的,何況其中還有原本其他社團主力的傢伙,拒絕之前很多顧問老師向我們施壓,感覺就像禍害!」

  「土入隊長你不用說得這麼難聽吧。」

  「哎,看在她來後提升咱們的士氣,也懶得追究了。」

  隊長土入一貫平日抱怨,邊回去球場練習。

  「是哪位大爺這麼抬舉本小姐啊?」

  剛才全聽進去裝作悶不吭聲的紅子聲腔冰冷,讓禮吾瞬間發起哆嗦。

  「诶?別放在心上,土入隊長那樣子其實心底很高興啦。」禮吾調解。「而且應徵者多,證明妳很有魅力啊……」

  「你是這麼想的嗎?」

  「耶?不對嗎,小泉妳確實是──」

  一瞬間,禮吾突然感受的是紅子這個問題的不對勁。

  她的意思,似乎是暗示著某個自己應知道卻沒察覺的事實。

  「……算了。」紅子聊起長髮進入練習場。「反正你很遲鈍。」

  被留下的禮吾,對紅子這耐人尋味的話語,也只能持續一頭霧水。

  「我對她……有什麼誤解嗎?」



  「妳真幸運呢!惠子。」

  放學後的市區邊緣,禮吾班上的兩名女同學並肩而行。

  「白馬同學竟然會挑到妳的隔壁,很多女生都在羨慕妳啊。」

  「在這之前,白馬同學都是挑青子妳旁邊被移走的空位吧。」

  惠子一箭中的的見解,讓青子瞬間凍結。

  「啊,啊啊,是有這麼回事呢!哈哈!」

  「因為大家都明知,白馬同學對妳有意思啊。這次的目標則是橙井同學。」

  惠子也跟著青子停下腳步。「妳是活躍新聞的警視廳二課警官獨生女,橙井同學又是矚目的運動新星,這就是物以類聚嗎?」

  「啊,怎麼這樣講,我爸爸那副德性根本沒什麼好驕傲的。」

  「可是,雖然你們不在意,那也是事實吧。」

  聲音逐漸細弱,惠子的無力感也跟著加重。「雖然對白馬同學沒有偏見……但很羨慕你們呢。」

  「欸,不要亂想了,平常的惠子就很好了啊。不需要羨慕什麼!」青子在分歧的街道上告別。「明天見!」

  「嗯,明天見……」

  就算明白青子的好意,笑著告別的惠子還是不知所以,

  不知自己心裡空虛的去處如何填補。

  「如果,有什麼機會讓我改變…….就好了。」



  一陣風嘯,颳起市區周遭的街道碎屑。

  風的強勁讓惠子看不清視線,手裡的書包差點也要落地。

  「好強的風……」

  那陣風暫停後,繼續行走沒多想的惠子,腳邊傳來金屬碰撞的細微聲音。

  她低頭探看,發現數秒前還沒出現在街道地磚上的物品──

  鑲有灰藍色鑽石的細緻徽章,就這麼被她拾起。


  「這是……什麼?」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